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促進投資關鏈 許嘉棟:政治和諧、兩岸和緩

許嘉棟說明,從2000年至2009年,台灣經濟成長的動力主要來自淨出口。 (中央社資料照)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莊麗存台北市報導)面對未來世界經貿局勢,台灣產業結構要如何調整並掌握新契機?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陳冲認為,國家的產業競爭力不能只靠匯率,政府應擴大投資以帶動民間消費,台灣產業應融入全球供應鏈體系,此舉不但有助產業競爭力,也可以降低匯率波動的影響。

前央行副總裁、東吳大學講座教授許嘉棟指出,過去這段時間,央行在協助經濟成長方面,已經做得夠多了,但要提高台灣的經濟發展,不能單靠央行,因為已經很難再靠著壓低匯率,進一步來提高進出口,以帶動經濟,這空間其實已經沒有了,事實上這不正常,而且外國也會有意見。

前央行副總裁、東吳大學講座教授許嘉棟認為,未來的新台幣匯率,預計央行干預的力度會下滑。(東吳大學提供)

他認為,未來「央行獨木難撐大廈」,要提高台灣的經濟發展,不能單靠央行,必須要靠其他政府部會的政策,共同配合來努力,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至於國內的企業家、外資是否願意到台灣來投資,這實際上是未來要努力的重點。

台灣經濟成長的動力是來自於哪呢?許嘉棟說明,2000~2009年,台灣經濟成長的動力主要來自淨出口,但2010~2017年,經濟成長主要來自國內需求。由於台灣淨出口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例已經太高,因此,央行已難藉由壓低匯率進一步提升出口。

許嘉棟表示,2000~2009年,台灣經濟成長的動力主要來自淨出口;但2010~2017年,經濟成長主要來自國內需求。(中央社)

未來新台幣匯率 央行干預力度下滑

許嘉棟認為,未來的新台幣匯率,預計央行干預的力度會下滑,過去是靠央行政策及市場供需力量來決定新台幣走勢,最近在美國關注之下,未來新台幣由市場主導程度將上升,大都是短期資金的進出、美元升貶。

他表示,為了協助台灣經濟發展,央行有貨幣政策與匯率政策兩項工具,但政府還有其他工具可以運用,現在民間超額儲蓄充沛,可近一步擴大公共投資,且我國公共債務占GDP比例,在國際間相對處於低點,加上我國政府幾乎無外債,不會陷入主權債務危機,若政府要舉債擴大公共支出,「其實有空間可做,只是看願不願意做」。

最後,許嘉棟表示,政府應該要檢討如何改善國內投資環境,以促進國內投資,並吸引外資直接投資。然而,當下國內投資太低、外資又進不來,為何外資不來、國內企業不在國內投資呢?

他強調,影響台灣經濟發展與吸引投資的關鍵是在非經濟因素,就是「現在台灣藍綠對抗、兩岸關係緊張,企業家及外資怎會有信心來台投資?國內政治如何和諧、兩岸如何和緩一點,這才是促進投資更大的關鍵。

責任編輯:姜泉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