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來自遼寧省的求助信

求助人:劉玉榮

人氣: 8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3月30日訊】

凌海市人大:

我叫劉玉榮,是本市貧困山區一生從事教學工作的女教師,現年五十六歲,獨身至今,遼寧省凌海市翠岩鎮人。冤獄出來後,無家、無房、無工資、無任何收入,靠借宿、 靠親友接濟生活幾年了。為此,向政府機關部門求助。

我的家鄉位於凌海市貧困的西北山區,小時候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讀書成為我 的奢望。小學畢業時,媽媽說,你三個姐姐都沒讀幾天書,就上生產隊幹活了。你也別念了,也上生產隊幹活吧,年終也能多領點口糧。我沒聽媽媽的話,堅持要上學, 媽媽尊重了我的選擇。媽媽也深知,沒文化是受窮的根。

我的願望是當一名老師,讓所有像我一樣想讀書的孩子都能有個前途與希望。「老師」又是一個高尚的職業。開學了我上了初 中、又讀了高中,1980年「十年制」高中畢業高考落榜後,只能到生產隊幹農活了。

後來鄉裡招民辦教師。我符合條件報名了,一九八四年,考了全鄉第一名。我被錄取 了。開始任教的第一所學校是劉家溝小學。離我家六七里地。都是溝溝坎坎的鄉村土 路,上坡下嶺,過小河,騎自行車也騎不了幾步。

當時學校的環境很苦。沒有辦公桌。校舍在山坡上,沒有院牆,幾間石頭砌的房子, 山牆歪扭著,好像要倒下來一樣。沒有窗戶。用大塑料布遮擋。風一刮呼呼啦啦的, 教室裡也沒有一套完好堅固的桌椅,不久又把我調到同樣偏僻同樣遠的郭荒小學,這裡校舍略好一點,校園也沒有圍牆,上下課聽敲鐘聲,(一塊廢鐵軌),在這裡我一干就是四年。其中的艱辛說不盡。上下班走的路。冬天得起大早,天沒大亮就得啟程,晚上天黑才到家,可以說是兩頭不見太陽。嚴寒冬天,凍手凍腳,戴口罩,戴帽子,到學校滿頭的冰霜,口罩凍得像冰罩 一樣,趕上大頂風車子一步也騎不了。夏天烈日當頭,出門就一身汗,到了學校,身體很多部位衣服都濕透了。真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到了春天常常是風沙撲臉,睜不開眼睛,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沒有很強的意志,是很難堅持的。

我就這樣堅持下來了。

四年後我調回了我村的學校。我擔任二年級班主任,一直把這班學生送到小學畢業。 在這幾年裡我對工作認真負責,想把每個學生都教好,我把當天沒學會的學生留下來義務輔導成為我教學常態。

我大部分備課都是在家裡備課,星期天休息,我幾乎都在備課。鄰居來串門總說我,你咋不出來聊天呢,你總寫,總也看不見你出來。

那時我和這三十幾名學生形成了共同奮發學習的整體。畢業考試全鄉通考,中學老師監堂,考完回到學校,班長抱著個盒子來到我面前,把盒子放在辦公桌上說:「老師這是咱班學生獻給老師的紀念品。我們給老師買了一塊石英掛表。」我當時很感動,我說這得多少錢啊,你們又不掙錢,趕快退回去,門口已經站滿了學生,齊聲說:「 老師你收下吧。這是大家獻給老師的心意」。

這些天真的孩子太讓我感動了,我對孩子們說:我總批評你們,特別是那幾個頑皮的孩子,我對你們要求很嚴厲的,你們不恨老師就行了,孩子們說:「老師都為我們好,我們知道。」

就是這班學生,參加通考、抽考,歷年都是名列全鄉前一二名的成績。再接新的班級 ,成績同樣也都是提升到全鄉前三名,我也因此多年被評為鄉優秀教師。也因此我在鄉裡,在學生家長中,我也小有名氣。

在教學的同時,自身經過刻苦努力,於一九九二年我考入了錦州第一師範學校。在職邊教學邊進修,一九九五年畢業,民辦教師轉正了,戶口農轉非,同時我在農村分的地也被收回了。我成為一名正式教師。民辦教師我幹了11年,每月工資26.5元,鄉政府在年底按每月補貼50元。轉正後我每月工資開400多元。08年入獄前,月工資漲到1,400多元。

由於家鄉山區貧困,我又是非常傳統的女性,看到周圍與同事多有成家後不好的結局與悲劇,當今世上傳統、本分的好人太少了,要找一個投心對意、可信賴之人對我來說太遙遠了,因此我決定一生獨身,就紮根在山村從事教育事業,把全部精力、愛心 ,都投入到家鄉孩子身上,這就是我幾十年沒有成家的重要原因。

一九九五年,我又調到中心小學工作,擔任四年級班主任,我一如繼往全身心投入教育工作,我的工作得到了鄉裡、校裡、和學生家長的認可。對我給予了肯定。

十幾年從教身體多病,不太重時自己一直都是硬撐著,怕誤了學生的學業,後來嚴重 了,手腳浮腫、胃脹胃痛得不行。

錦州幾大醫院都醫治過,都沒有明顯效果,一九九六年,我接觸了法輪功,僅學、煉一週多的時間,我的身體就好了,真達到無病一身輕。我太高興了,這樣對我熱衷的教學工作就更有信心與熱心了。法輪功治好了我的病,我當然十分感激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出版了很多書,我們都可以上網下載,不收一分錢,這麼好的功法,我是最大受益者,我通過學、煉、修、我越來越認識到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他是有悠久歷史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這個特殊歷史時期,李洪志先生把他拿出來在世間傳,大法的核心就是重德,按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這個大法與古往今來所有修煉方法都不同的最大特點之一,就是在人類社會中修煉不用出家,人類社會中任何一員都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在正常生活狀態下修煉。真修者,修的好的人, 他必然是社會上各行業中品行最佳、最優秀者,這是大法中要求做到的,也是在大法中實修必然的表現。用更明確的話說,就是在修煉過程中,不斷的要求自己做好人,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最後達到高境界,佛家講修得正果之人,道家講修道得道、成為真人的人,西方宗教講達到升天堂標準的人。

一九九七年,中學缺教師,中學校長點名要把我調到了翠岩中學,我在中學擔任從初 一到初三的十個班的思想品德課教學,同時還擔任一個班的班主任,可以說一個人幹的是兩個人的工作量,但我毫無怨言,因為我要按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自己。我要求自己要真心、誠心對待我的學生及工作,我要愛我所有的學生,我要善待所有的人,我要寬容所有的人,包括對我不好,甚至傷害過我的人。我選擇了老師,最好的老師就得甘心像蠟燭一樣燃燒自己,把光和熱奉獻給學生,在初中十多年的工作中,我帶的班級紀律都是全年組最好的,其間,經常有慕名而來我班就讀的學生。小學校長把他的女兒放在我班裡學習。還有一班的一個班長他把他的桌椅搬到我班來聽課。我和這個班長談心跟他講,人可貴就可貴在能替別人著想,如果你是班主任老師,你的班長像你這樣做,你的心裡該多難受哇!你要為你班主任著想啊,你如果需要我幫助或輔導什麼你個別來找我,我一定幫你。就這樣他愉快的回到了他的班級。

我是教思想品課的,說真話這個大法真是高德大法,對我個人的修養、為人、處事、 工作、包括教學都有很大指導和借鑑作用。按這部大法去做人,那一定是一個越來越高尚的人。為此我買了電腦,打印機等,通過互聯網,隨時能看到大法師父與全世界大法學員的消息與資料,同時也能為當地其他法輪功學員能看到大法消息提供一下幫助。我深知當今政府、學校及社會各方面的人還大多不了解法輪功真正是什麼。這些年又打壓那麼嚴重,我當然也有怕心,所以我一直沒有出去講真相、去發材料、搞宣傳等。那時我的全部生活除了全心全意工作外,多了一個早晚在家煉功和學法(法輪佛法)。就是這樣,在二零零八年奧運前,所謂的維穩大排查。凌海國保警察突然把我的家給抄了,把我綁架到看守所,送至監獄,冤判六年。在看守所、在監獄其間我受到了無法描述的折磨與非人虐待、酷刑。我一生沒離開過學生與學校,沒想到人間還有這樣的警察夥同犯人一起行惡的行為簡直就是獸與魔鬼才能幹出來的。我被多次迫害成病危。在此就不細說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監獄把我迫害出了嚴重腦出血,監獄醫院治不了了,放棄了醫治,獄方主動給我辦了保外就醫。獄警押送由錦州附屬醫院去的救護車把我從瀋陽遼寧省女子監獄接出來,住進了錦州附屬醫院,附屬醫院(遼西最大最好最權威的醫院)確診後也沒有太好的治療方案,給我打針輸液和在監獄時一樣,根本就輸不進去 。三天後醫院同意我出院回家,我妹妹給我在錦州市內臨時租個樓房,我被抬出醫院 ,抬上了樓,上樓後,我只要清醒我就聽師父講法錄音。我能動我就盡力煉功。就這樣才使我的身體奇蹟般逐漸向好的方面變化,從這點上也足已證明法輪功功法的超常 。才使我今天還能寫這封信。

在我入獄之前,我和母親住在一起相依為命,因我入獄後母親日夜想念淚水洗面,過度悲傷成疾,兩年後故去。我與母親的住房,當地修水庫整體搬遷,我家的房子折價後被拆除,我一回來,人、家都沒了。拆房補償款屬於我的那部分經我姐、我妹交給了我,我回來後住院及這幾年的生活主要花這筆錢 。由於監獄對我長達五年半的酷刑與迫害 ,對我的身體各方面損傷非常嚴重,只說表面上,頭髮快掉光了 ,滿口牙齒全部鬆動已經掉了一大半,剩下的牙沒有能用的了,想拔牙、鑲牙又沒錢 ,兩、三年來只能吃稀飯和流食度日,五十幾歲的人像個七老八十的樣子。

老天與善良的人和了解我的人,都可以為我作證,我沒有違法更沒有犯罪。我的一切行為都在憲法賦予公民權利範圍之內的行為。我對我的教育事業做到了衷心熱愛、兢兢業業、嘔心瀝血。我對我的工作和我教過的學生及教育系統上上下下各級領導和同 事,我都問心無愧。我相信凡是正義的人、有天理良知的人,都會站在善良、無辜者 、被迫害者這一邊的。

我要生存,我從監獄回來已四年多了,我早已到了法定退休年齡了,隨著我的身體、 精神逐漸恢復後,我邊問邊找,我找過教育局、人事局,他們不管,說我是被開除人員。我找勞動局、事業保險單位、社保局他們說辦不了或不能辦。實在是求助無門, 故才向政府人大等部門求助。

人大有關領導:你們是人民代表,是代表人民的各級最高權力機關,比各級政府部門更有權力,你們得為民做主,為民發聲啊!像我這樣一生全心、全力全部為貧困山區教育事業付出的人,到最後老了落得個無家、無房、無地、無工資、無任何收入沒人管的人,這個國家,這個政府能這樣餓死、困死人嗎?

在此我請求本市人大各位領導,為我發聲,給我個公道。(我如何冤獄在此不提不論)

我從教那二十五年,其中該交的保險也都交了。政府有什麼暗箱政策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按普世公理、天理,老有所養,也應該給我個相應報酬與養老金吧。

在此聲明,我不要誰對我的施捨與救濟,不收任何捐贈,只求個普世公理、公道,只求一個能使我生存的最基本條件與權力,得到我應該得到的,供給我老有所養就可以了 。

謝謝!
求助人:劉玉榮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8-03-30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