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死亡」

作者:杜若

我希望,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能放下姿態,就像流淌的低水,一直不斷的奔流,一直到流向大海。(fotolia)

  人氣: 168
【字號】    
   標籤: tags: ,

週末收拾衣櫥,看到了那張肺部X光片。那是很久之前,在醫院拍下的片子,片子顯示左肺有一個很大的腫瘤,腫瘤大到比拳頭還要大,已經把位於正中偏左的心臟壓到了右邊。

當時,我的身體狀況極差,每天都在劇烈地咳嗽。每走一步路,稍微顛一下,全身都會無比的刺痛。幾乎每天都在難以承負的疼痛中度過。那時,三天兩頭都在流鼻血,我不敢洗臉,生怕一不小心觸動到鼻子,馬上就鮮血淋淋。

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刻,人們都在酣睡時,我不能躺下睡覺,只能坐在陽台上煎熬著,伴隨著令人窒息的哮喘,胸悶,腎衰竭……多少個夜晚,我就是在這樣的疼痛中坐等到天亮。

那時,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也不知道死究竟是什麼?心裡對死亡充滿了恐懼和忌諱。

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的緣故,我迅速康復了。所有一切劇咳、刺痛、臟器衰竭、流鼻血的現象都沒有了。我不再因為輕微的碰觸就渾身疼痛,可以劇烈地跑和跳,可以爬很高的山,走很遠的路,也不會覺得辛苦。

因為辦理身分證件的關係,再次回到醫院做體檢。當初幫我拍肺部X光片的那位阿姨看到我,吃驚地說:「你還活著?」

我說:「是啊!我給您跳跳看看。」我在原地猛烈地跳了十幾下,沒有大咳沒有大喘。她問我呼吸情況,我說很通暢,沒有任何的不適。她只是覺得不可思議,很難置信,心臟被腫瘤壓倒右邊,還能做劇烈的運動。

我給她看我煉功的照片,照片上有特別的光景。醫生說:「這些電子工具確實能拍到人的眼睛看不到的景象。就像X光可以拍到人體內部,但是我們的眼睛就看不見。」醫生難以解釋這個現象,只是叮囑我:「你還是繼續煉功吧。」

雖然身體早已康復,但是心靈深處依然懼怕死亡,依然忌諱「死」這個字眼。不久前的一天,在極其的寧靜中,忽然靈光乍現,就在一瞬間,豁然明白了「死」是什麼。

想起了以前的經歷,我問自己:先前的腫瘤照片已經明確地顯示,你已經死過一回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既然生命早已走到了盡頭,那顆憤憤不平的心還要保持「戰鬥」狀態到什麼時候?日常中,不管遇到大小事情,一旦勾起人心和怒火,就像條件反射一樣,將心中的不滿和憤恨表露無遺?

現在終於明白,死亡的意義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惡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寬容;只有負面的念頭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補充;只有是非的念頭死去,心中才會有寬博的仁愛,不分你我,不分敵友,一樣地去愛。

這些早先的經歷原來就是神諭啊,早就在告訴我:要放下人中的是非恩怨,坦坦蕩蕩地面對,在捨棄私念和執念的過程中,更新的生命才會產生。

跳躍的思維,使我徹底放下了對死亡的恐懼,放下了「死」這個忌諱的字眼,一片寧靜光明和喜悅在心中升起。一切好像都歸回到原有的位置,使先前的無序變得平穩有序。@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