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中美對隱私泄露的態度為何如此不同?

自谷歌退出中國大陸,百度幾乎成為寡頭,佔據大陸搜索引擎市場80%以上的份額。(AFP/Getty Images)
人氣: 4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31日訊】這兩天,百度CEO李彥宏因公開發表了雷人語錄而被輿論推至風口浪尖。他說,「中國人對隱私問題的態度更開放,也相對來說沒那麼敏感。如果他們可以用隱私換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就願意這麼做」。這話一經公開,便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不僅遭到無數網民的炮轟,甚至連喉舌央視都按捺不住了,立刻跳出來對其言辭予以糾正。

針對李彥宏所認為的中國人自己「願意」用隱私換取便利的看法,央視在評論文章《誰說「中國人願意用隱私換便利」》中表達出了強烈的反對意見。該文稱,「在使用權面前,中國用戶『不得不』讓渡隱私權。即使國內用戶的習慣,恰如李彥宏所講,為效率可以放棄隱私,但那並非他們『願意』,而是『不得不』」。

相比李彥宏招人唾棄的言辭,央視一句「不得不」似乎能起到「小罵大幫忙」的作用。乍聽起來,中國人信息被泄露、隱私被侵犯,不是因為主動願意,而是出於被動無奈的這番解釋說的很是推心置腹。但其實這種說法也是在耍流氓。試問,如今有哪個國家民眾會在自己的隱私多次、反覆、長期遭到侵犯時,卻只能攤開兩手、表示無奈呢?被願意也好,無奈也罷,中國人始終不能為自己慘遭魚肉的處境尋找出路和對策,豈不咄咄怪哉?

從央視出來幫腔的姿態來看,李彥宏這番言論所引發的民怨眾怒似乎不容小覷。實際上,中國人怒不可遏的一個重要原因更在於,此前扎克伯格因臉書身陷信息泄露事件而公開道歉的態度,不巧與李彥宏的說辭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臉書信息泄露事件被曝光後,扎克伯格就一直在想方設法、利用一切傳播手段高調、公開道歉,希望能藉此挽回經濟上的損失以及西方各國民眾的信任。針對臉書也曾在2014年時泄露過數百萬人數據的尷尬往事,扎克伯格老老實實的承認,「這是對信任的違背,很抱歉當時我們沒有做的更多」。同時,他也拿出坦誠的態度表示,「我們有責任保護你們的信息,如果我們做不到,我們就不配提供服務。」

中國人從扎克伯格的言辭和態度顯然就能看出,原來信息被泄露並不是什麼無傷大雅的小事,而是已涉及到違背企業誠信、甚至觸犯法律的大事。而公民個人的隱私更不像李彥宏所說的那樣,是能以便利、效率來進行交換的商品。對此,有網民指出,「首先請問他(李彥宏)自己的隱私願不願意公開,那些官員們的隱私能不能公開,那些操作這件事情的人,他們的隱私能不能公開?」

與此同時,中國人還能在無意之間比較得出,一個臉書僅有的幾次信息泄漏事件就能迫使其CEO低頭認罪,而百度,經年累月在信息上動手腳、並由此引發命案,卻從未付出過任何代價。此外,僅就信息泄露而言,中國境內所牽涉的公司又何止百度這一家?

前一陣兒,針對鬧得沸沸揚揚的「大數據殺熟」,中國有專家表示,「這樣的現象非常普遍,很多企業很難抗拒價格差的誘惑」。還有媒體直言指出,「從年初支付寶個性化年度張膽引發的大數據信任危機,再到『大數據殺熟』的案例,大數據時代普通消費者的弱勢處境暴露無遺」。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公民信息被泄露,隱私被侵犯如此普遍,已導致大數據引發信任危機的情況下,中國對於「如何使用用戶數據」,卻連任何可參照的法律條文都沒有。

沒有條款和規矩,有關部門又如何依法、執法呢?在無法可依的情況下,百度儘管被「認罪伏法」的臉書比下去,卻仍表現的十分囂張。李彥宏意圖否認中國人的隱私被侵犯,甚至說他們是自願拿隱私來交換便利的口吻,像極了某強姦犯在受到指控時,反過來誣陷被害者是賣淫的妓女,主動要求與之進行交易的流氓語氣。可見,網民罵他「無恥」並不為過。

百度的無恥所映照的,其實正是中共的無恥。在致力於保護自由競爭機制的美國市場,臉書的成敗完全取決於用戶的信任與否。而在中共一黨獨裁、壟斷所有資源與市場的中國,百度的成敗則完全取決於它是否依附中共以及有多麼依附和順從。如果它甘當中共的奴僕、任由其擺布,那麼顯然,它能操控大量數據、肆無忌憚的搞競價排名、提供虛假信息,甚至把Google趕出中國、自己獨霸中國引擎搜索市場,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一個權力不受約束的國家,恐怕沒人會對民眾負責。加之中共一早就是奔著搜刮民脂民膏而來,也就更不會考慮什麼民心、民意了。中共及其麾下的部門、機構、企業,之所以不像臉書那般忌憚什麼信任危機,就是因為它選擇的是一條獨裁暴政之路。可見,一開始就決定要耍流氓的中共,根本就沒指望誰會相信它。#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3-31 5: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