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遭傳喚 此前狀告澎湃網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為營救丈夫奔波。不但狀告澎湃網,還向徐州市銅山區檢察院和徐州市檢察院遞交了對余文生律師案申請檢察院監督的書面材料。(網絡截圖)
人氣: 105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目前仍被監視居住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近日被北京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8個小時。數天前許豔向上海市靜安區法院提出起訴,指控《澎湃新聞》的報導失實,嚴重損害其丈夫的名譽。網上很多人轉發許艷的情況,並予以關注、聲援。

4月1日上午8點45分,許艷和兒子一起在自家的樓下被警方控制,手機被沒收。之後她兒子被放回來,許豔被警察帶走,許艷的兒子與外婆在家擔驚受怕,相對落淚。

余文生的朋友王宇律師在網上發出消息後,引起眾人關注,通過各種社交媒體平台轉發消息,並予以聲援。但許艷母親的手機外界一直聯繫不上,記者在不同時間嘗試多次顯示關機狀態。不過王宇律師社交媒體上披露,許艷母親的手機實際上並未關機。言下之意警方做了某種手腳,許艷被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罪的名義帶走傳喚8小時後回到家。

由於余文生自1月19日失去自由已2個多月。1月20日他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拘。1月27日,他被變更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監視居住。從其失去自由至今不讓辯護律師會見。許艷近兩週展開了各種營救措施。

3月26日,許豔在律師盧廷閣與何偉的陪同下,到上海靜安區法院正式起訴《澎湃新聞》,指控該官媒報道失實,嚴重損害余文生律師的名譽。但立案庭法官以沒有余文生簽字為由拒絕立案。後律師找該院領導反映情況,當時接待的一個廳長收下材料,答應一週內回復。

3月23日,許艷在徐州市銅山區檢察院和徐州市檢察院遞交了對余文生律師案申請檢察院監督的書面材料,但現場不讓拍照,也不給回執,並且至今仍然沒有收到回覆。

3月22日,她跟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再次去徐州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律師,遭到拒絕。

她在朋友圈發了一段視頻,並配上文字「唱首歌激勵自己再難也會為余文生律師堅持下去。《日子》是余文生律師愛聽的歌」,在網上流傳,感動了很多人。

我想要幸福的日子,
可誰不是宿命的棋子,
聚和散並不是人生的停止,
為了你我會堅持。

余文生被抓後,官方的所謂告知書。(網絡截圖)

余文生的辯護律師常伯陽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最近自己身體不太好住醫院治療,還不太清楚許艷被傳喚的情況。據其介紹,3月22日他和謝陽律師再次去徐州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律師,「警方隨便找個理由,說法律規定,他的案件危害國家安全,會見會影響偵查。警方毫無道理。」

其實在辯護律師提出書面申請會見中就已作過解釋:「根據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儘管余文生涉嫌的罪名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但目前從警方介紹的余文生涉情案件的情況(在網上發表有關修憲的公民建議書),辯護人考慮此種情況安排會見,不會也不可能妨礙偵查。」

當天徐州銅山區公安局還以「有礙偵查」為由拒絕辯護律師謝陽提出要求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

常伯陽律師還表示,官方只是在余文生律師變更為監視居住時給了家屬一份告知書,但沒有告訴家屬余文生在哪個地方監視居住。實際上是他們找了一個地方將余文生看管起來與世隔絕。

余文生被以「煽顛罪」指定監視居住後,短短數天之內就有近千人為其聯署呼籲要求當局放人。

余文生案也獲得很多國家的關注,在中國新年期間(2月13日),美國大使館顧睿娜女士、德國大使館蓋明美女士、荷蘭大使館歐茂睿先生、瑞典大使館何悅先生看望了許艷和孩子,並帶給她其他國家人權官員的關注與祝福。

維權律師余文生案獲得多國關注,多國外交官前往看望余文生妻子。(網絡截圖)

余文生律師曾經代理了很多敏感案件,包括709律師王宇案、709律師王全璋案及很多法輪功冤案等。他曾在庭上為當事人法輪功學員辯護說: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類似於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樣的可以不顧事實法律的政治迫害運動,源於前黨魁(江澤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絕千古!」

他也曾因709維權律師案控告公安部,也因北京市當局治霾不力而要求罷免市長,還因該市司法局等濫用職權要求對其進行刑事控告,並且呼籲罷免北京市司法局局長。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4-02 3: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