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在其位謀其政 近取諸身、遠取諸物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任命其政治顧問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左)為他2020年連任總統競選經理。(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人氣: 5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自足蕩心耳、頗得清淨理

中國政治體制出現歷史性轉變,中共中央委員會建議刪去憲法中「國家主席不得連任超過兩屆」的規定。同時在中國兩會前夕,官方掀起新一輪宣傳攻勢,將習近平塑造為心繫百姓、家國情懷濃厚的「人民領袖」,為他透過修憲而長期執政造勢。不少華文媒體開始報導,這意味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完成第二個任期2023年後,仍可連任至少到2028年。

這消息一出引起國際間高度的關注,但包括美國總統川普的反應在內,絕大多數人都以很理性的態度來評論此事,充份表示對中國內部政策改革的尊重,倒是有華文媒體把習近平與俄羅斯的普京相提並論,卻也無可厚非。坊間來自國內的兄弟姊妹在最近,也都會想知道,長期對政治高敏感度的我,應該會如何看待這件事?

習近平主政以後,雷厲風行的反貪,眼看一些大老虎的下台,公布貪腐的數字皆「富可敵國」,更令我們替中國老百姓有此領導人而感到高興。

至於任期嗎?就如同川普所言,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做法,美國是兩任制,並不代表別的國家必須跟隨,中國有兩會,修憲有它的憲法規章制度,只要順應潮流與民心所向,不勞外國與海外華人,特別是像筆者來自台灣的人說三道四,原因就在於,我們又真正了解多少?「時勢造英雄」是華人歷史文化的精髓之一,自古以來「英雄」,不敢說百分之百,至少是被多數人所擁戴。

今年法拉盛黃曆新年遊行成功盛大舉行,和去年一樣來自各方的壓力更大,籌備會的成員,把各方的說法直接反應在本人的身上,我們已習慣了這些莫名奇妙的言語,但都以「善意」一一感謝關心,對各方意見也絕對會加以參考。在上週的文章中,我們也描述了一些內容,不想再重複。我們只想說,黃曆新年慶祝,我們想展現的是「文化」而不是「國家」,如果有;那就是遵守美國法律,因為我們現在的國家是「美國」,我們的身分是「美籍華裔」。

共和黨內多才俊,川普宣布連任定乾坤

前幾天川普總統突然宣布要競選連任,連操盤手都亮相,不少人很好奇,他老先生又在玩什麼玄虛?了解政治運作的人,應該了解世界各國,從技術操作的層面上,其實都沒有什麼兩樣。川普執政以來,各方面的狀況不斷,並非所有杯葛都來自於民主黨,更多的是來自於共和黨本身的派系林立。導致這個原因的主因是:A.懷疑川普是否玩票,會把任期做完嗎?B.共和黨領導人中,遇到狀況時誰會立即頂上?C.川普當選後,一些技術官僚認為他不懂政治,欲把他架空當虛位元首,任由國會擺弄。

事實上總統川普一上台就不太聽國會的意見,而且身邊的幕僚紛紛中箭下馬,一開始還真以為是被反對的人士將一軍,但從去年年底我們就發覺,有些是川普在借勢卸下不適任的人,而且現在是國會遵從川普多過於他尊重共和黨的議員,這就比較有意思了。因此;川普現在借連任的態勢在告訴共和黨的人,勸他們不必三心二意,要「鞏固領導中心」好好凝聚共識,才能做出一番成績來使選民願意支持他們,才有可能保住席位,贏得今年的期中選舉。(政治和愛情都一樣,最怕的是三心二意,最佳的是一心一意,特別是在兵荒馬亂的時代。)

川普2月23日在保守派的政治行動大會上,在長達75分鐘的講話中,很清礎的告訴與會的保守份子,共和黨不可以故步自封,不要對今秋的中期選舉掉以輕心,他更提醒,如果民主黨奪回國會的控制權,後果不堪設想。他在講話臨近結束時重申他在競選期間的承諾,包括在美邊境修圍牆,同時指責民主黨人未能參與向DACA提供保護的方案。

民主黨內不少人以為川普總統是「大頭蝦」,做為黨代表我們更認為川普在「扮豬吃老虎」,他用經商的手法玩政治,還以奧斯卡級演員的角色,用諸多表情讓外界看傻了眼。私下不只一次告訴民主黨人,如果只是一昧的罵川普用惡毒的字眼批判,只會離老百姓越來越遠,若用罵爽來自我麻醉,倒不如多花點時間傾聽人民的聲音。更重要的是;從黨內推出非「自由主義」強而有力的未來總統候選人,也許會更好一點。

政治是要有真正認識和足夠的常識來判斷的,而不是盲目的追隨以訛傳訛。前天有華人問,聽說某某人將是未來紐約的市長,也是你們民主黨人是嗎?這個問題的提問,又使我們想到「內褲門」的韋納,不過;為了使關心政治的華人了解選情,仍然很耐心的加以解釋。以我們對政治的了解,過去民主黨的丁勤時當了一任市長後,紐約人嚇死了,從朱尼安尼到彭博整整在共和黨市長主政下被掌控了20年,而這對民主黨號稱黨員人數以6:1的比例領先共和黨,實在是很大的諷刺。

現在白思豪市長的連任,3年後紐約人是適應了「自由主義」?還是被逼的喘不過氣來?現在誰也不敢說。但以目前共和黨仍未有強而有力的候選人,誰也不能說民主黨人沒有機會再執政,也導致民主黨人中,至少有10人可能會參與三年後黨內的初選競爭市長提名。我們都不敢預估誰能贏得民主黨的初選?更遑論說是市長的寶座,不過;想提醒華人一條,將來任何候選人在施政上若和白思豪類似偏向「自由主義」,他或她的機會肯定會比較小。

在川普宣布連任之意圖後,他對控槍的支持,已使共和黨內強硬派開始軟化,據了解兩黨議員已就控槍進行協商,由此可見,共和黨的議員已逐漸放棄與川普對著幹的機會,這對未來美國的政治,絕對是好事一樁。至於今年的期中選舉,民調也只能做參考,它將會和2016年的總統大選一樣,非常的詭異。主要是川普的直率得罪不少人,使支持他的人,不願公開承認,成為地下支持者。但我們看光川普聲言抵制超級盃,就使觀衆降低10%,動搖了數十億美元的產業基礎。在傑出的自由派人士中,出現了許多進行性騷擾的惡棍,深夜的電視節目中,自由派人士不斷的「政治咆哮」,使人民厭倦了媒體的偏向與不理性的漫罵,都值得華人注意。

另一個讓我們比較不樂觀的原因是,今年期中選舉將重新塑造美國未來的政治格局。所以州長的競選尤其關鍵,因為共和黨人在全美26個州是處在完全執政,不僅控制了行政部門,也控制了州的參衆兩議院。在過去十年,民主黨在聯邦和州級選舉中穩步的失敗,部分原因就在於選區劃分,那麼2020年人口普查後的州議會選區重劃中,各州州長將有舉足輕重的發揮作用。(英雄人物的可怕,1994年國會衆議長金里奇的炫風,讓共和黨一口氣拿下了29個州州長的席位,民主黨卻丟了10個州,那年共和黨擁有30個州,民主黨只有19個州,其中只有緬因州則是由獨立黨當選。)

移民政策匪夷所思

聯邦最高法院26日戲劇性地改變了有關(DACA)計劃的爭議,拒絕接受川普政府對加州聯邦地區法庭法官裁定提出的上訴,使受惠人解除了短期內會被遞解出境的憂慮,同時也賦予國會更多時間考慮永久解決追夢人的方案。這也意味著該案必須回到第九巡迴上訴庭先審理,換句話,第九巡迴上訴庭未作出裁決前,國安部必須繼續接受(DACA)受惠人的續期申請。

追夢人現在知道他們將仍然受到保護,並可以繼續為使他們的(DACA)保護延期。它是在2012年由奧巴馬前總統直接以行政命令簽署的法案,已有接近80萬人獲批准參加這個計劃,目前仍然受到法律的保護。只有2100人因有刑事犯罪或幫派組織有聯繫而被踢除出這個計劃。

有趣的是,最高法院在27日作出裁決,在遣返程序中被拘押超過6個月的移民,無權獲得保釋聆訊。最高法院推翻了聯邦第九巡迴上訴庭的一項裁決,在那項裁決中被要求,若被關押6個月的非法移民有權要求保釋聆訊,尋求獲釋。27日最高法院的裁決也意味著,等待遞解程序的移民,可能會在無法得到保釋聽證會情況下,被無限期拘留扣押,這一裁決又與川普推行的強硬移民政策一致。(最高法院竟玩起各打五十大板的遊戲。)

我們也在22日看到一直揚言要嚴厲打擊庇護城市的總統川普,宣稱要將移民局撤離加州,讓加州自生自滅。他是在與各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會面時,對在場人士說:「坦白說,如果我想對加州撤員,那加州將會成為一個前所未見犯罪份子的樂園。我只要說移民局和邊境巡邏局,不要再管加州了,他們就會應接不暇,你們就會看到這個國家從未見過的罪案。結果不出兩個月,他們就會苦苦哀求我們回去,我正在考慮這樣做。」(加州是美國的邊境,我們有理由相信川普不會那樣做,但不相信加州政客們的嘴硬說「不怕」。)

有一些機構是所謂的「移民維權」機構,其中不少領頭人還是韓裔,他們坐領高薪能言善道。27日最高法院的裁決對他們而言,是一大挫敗,(ACLU)負責這一訴訟的律師表示,他對高院的裁決表示失望,並稱作為打擊移民社區的一部分,川普政府試圖將關押移民的時間延長到創記錄的水平,但他也認為高院的裁決給予了他們第二次機會,他們期待在下級法庭辯論憲法是否要求給予被關押移民聆訊權利的問題。

紐約人的命運

紐約最近又獲得了一項令紐約人不見得光彩的「殊榮」,全國稅務負擔的冠軍。這個評比是由金融網站進行的研究中所顯示,為支付州及市與地方稅,紐約人平均須支付其收入的12.7%,這個比例超越全國其它任何一州。隨著聯邦政府逐漸從解決紐約市遊民危機的主力中抽身,更多負擔將被迫降至市府的財政預算上。在2013年財政年的遊民家庭收容系統中,紐約市納稅人支付了1億5110萬元,佔總數的31%,到了2017年,支出金額高達4億2100萬元,比重升高至44%。

紐約市主計長(Scott Stringer)把3個市府機構列入「觀察名單」,指十分擔心這些機構的支出不斷增加,其中包括遊民服務局、教育局、懲教局。他說:「這些市府機構似乎在沒有可見結果之下花費更多,我促請市長對開支進行真正的評估。」光是遊民的開支,2013年是11億元,升至2017年的26億,金額翻了兩倍,收容的人口不降反升,從4萬9673人升至6萬1029人。

紐約市的教育系統,發現中央行政管理人員的人數自2012年以來急升24%,增幅遠超老師的12%(這個職位是最容易被拿來做政治酬庸)至於監獄系統方面,市主計長指出在囚犯人數不斷減少的同時,開支與暴力事件卻同時上升。光在雷克斯島內囚禁一名犯人的成本由2008年的11萬7000元,大升至2017年的27萬元,更重要的是,每天囚犯人口下降了30%,囚犯與懲教人員的暴力事件同期卻增加3倍。

而在世界主要城市地鐵系統中,紐約的表現最差,紐約市審計局發出的一份分析報告,單是地鐵延誤,就使地區每年的工資和生產力損失高達3.89億美元。以目前紐約的房地產都會用靠近地鐵站方便通勤來提高房價,事實上就沒有把紐約地鐵的誤差率告訴買房的外來客戶,而這對高價購屋者而言,紐約地鐵最差的評比,就成了他們購屋價的「悶虧」。(以上數據的顯示,都足以成為紐約人在未來投票的考慮,有人說紐約下屆市長選舉要考慮膚色,真是莫名奇妙。)

結語

日本人最近研發了一種遊戲,玩法十分簡單,沒有複雜的格鬥對戰,也不用傷腦去逢關過關,只是養一隻青蛙,平時除草換取金錢,用錢買帳幕和食物,供青蛙出門旅行。遊戲的吸引之處,是青蛙喜歡去哪便去哪,凡事率性而為,不受任何管束,正中現在年輕人的下懷。好像現在的為人父母,不見青蛙回家,日夜思念等待,直到收到寄明信片回家,又會擔心青蛙在外面是否溫飽穿暖?這不正是父母和子女之間的現代戲碼嗎?

我們卻認為海外的華人父母不需有「青蛙遊戲、盼子歸來」的憂慮,審時度勢用手中寶貴的選票,理性的投下對子女前程最佳影響的候選人一票,就算對方在選戰中失利,至少你也行使了「選賢與能」的重任,做了一回有「正知、正見」的良民。#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3-04 4: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