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NAPLAN統考 學生成績十年未見改善

教師呼籲結束「我的學校」網站

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十年來,NAPLAN(全澳語文與算術統考)未能使學生們的語文與算術水平得到提高,弱勢學生的成績卻在大幅下降。(Flickr)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十年來,NAPLAN(全澳語文與算術統考)未能使學生們的語文與算術水平得到提高,弱勢學生的成績卻在大幅下降。新州小學校長協會(NSW PPA)要求政府對NAPLAN系統進行審查,一些教師呼籲取消比較學生成績的「我的學校」(My School)網站。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校長們認為NAPLAN的數據「被用作一種宣傳工具了」,而來自貧困家庭、次發達地區、鄉村地區、以及那些有學習困難的學生,正在為努力提高讀寫和計算能力苦苦掙扎。

該研究報告的作者艾恩利(John Ainley)對澳洲教育研究理事會(ACER)的數據進行回顧後,譔寫了這份十年來有關NAPLAN數據的最全面的分析報告。

艾恩利發現,除了2008-2009年五年級學生的短暫提高外,2008至2017年間,澳洲所有州和行政區各個年級的NAPLAN的平均算術分數幾乎都沒有變化。

這一結果也反映在最近澳洲在數學和科學成績的全球排名中。一項國際知名研究顯示,澳洲的排名已在21個國家中降至17位。

報告發現,由於對早期兒童教育的投資,表現優異的小學的學生在閱讀方面有了適度的改善。但一旦進入中學,這種改善就停滯不前。

該報告還對是否應該調整NAPLAN的重點,以便批判性思維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能夠按照國際考試標準來進行考核提出質疑。

新州政府要求對新州在NAPLAN和國際考試中的成績進行評估後,新州教育標準局(NESA)委託艾恩利譔寫了這份報告。教育標準局正在研究艾恩利的報告,然後向教育廳長匯報。

目前,新州小學校長協會質疑NAPLAN是否達到了衹是作為一種診斷性測驗的目的。會長西摩(Phil Seymour)說:「我認為是對NAPLAN進行重新評審的時候了。」

西摩表示:「NAPLAN衹是一個抽查,給學校和家長提供一些孩子成績表現的反饋。這既不能說明學校是如何教學的,也不能顯示出孩子的實際學習情況,因為這衹是教師在學校裡的一部分工作。」

7日(週三),我的學校網站公佈了最新NAPLAN數據。澳洲課程設置、評估與報告管理局(ACARA)評出了全澳一些NAPLAN成績出色的學校。悉尼南區的高嘉華中學(Kogarah High School)也在其中。

該校校長羅斯(Julie Ross)表示,學校的改善與NAPLAN考試無關,更確切地說,這是因為政府向專門的項目投入了大量的資源所致。

「我們取得了巨大的進展,是因為我們利用岡斯基(Gonski)教育資金聘請了可以教授特定的讀寫與算術課程的專業教師,」羅斯說。

羅斯的這一說法與艾恩利的看法不謀而合,艾恩利在報告中說,NAPLAN的改善與政府的計劃是一致的。

盡管高嘉華中學取得了NAPLAN的好成績,但羅斯並不支持這個統考。她說對NAPLAN的審查是及時的,「NAPLAN成了宣傳工具,被用來詆毀某些學校,並抬高其它學校,我認為這對學生們沒什麼好處。」

目前已有三個州政府要求對NAPLAN系統進行審查。這些州政府批評NAPLAN已成了學校的重大事件,並擔心其會對教學和學習產生負面影響。

澳洲教育工會(AEU)首都行政區分會秘書福勒(Glenn Fowler)表示,公佈NAPLAN成績是「對學生沒有任何幫助的極大的失敗」。

首都行政區公立學校的教師們反對「我的學校」網站,並呼籲聯邦政府結束這個極具爭議、「有損人格的試驗」。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