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媒體洗腦陸民成狼性 學者:台灣須警惕

中國人民長期接受中共喉舌媒體片面資訊 變得無反省與分析能力 幸而台灣閱眾口味廣 紅潮無法全面淹台「 這是講真話媒體的壯大機會」

人氣: 12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原彰台灣台北報導)中國媒體早已是中共的洗腦工具,可視政治需要配合造假新聞,而這也直接、間接促成當今中國人的狼性。隨著台灣媒體的逐漸染紅,台媒若開始自我審查,缺少對不公體制的分析與解讀能力,學者認為,狼性侵襲台灣的集體文化,仍是一項需要警惕的議題。

中國的媒體環境與自由社會的不同,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說,共產黨將媒體視為宣傳機器,用來宣揚黨與國家的政治主張,中國媒體在這樣的發展背景下,須激進地說服社會。另外,中共不容許多元的媒體環境,使得社會上的不同力量與聲音無法展開辯論,因為中共深知,這種辯論有礙於黨國意識形態的發展,有礙於對民眾的洗腦。

陸媒成黨國產物 人民無公民精神

曾建元解釋,中共深知辯證法的原理,意即有正必有反,要避免不同意見的挑戰,首先得禁止自由媒體的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媒體不具有作為不同聲音的代言者的功能,因此,中國內部也不容易出現有別於黨國的言論與思想。

他認為,在這樣由媒體塑造的環境下,中國人長期接受中共的洗腦,除非本身就有著挑戰與反叛的性格,敢於質疑黨國的政治主張,否則普遍都在接受這些片面資訊的情況下,變得沒有反省與分析的能力,這讓多數中國人成為黨國下的順民,「這是中國媒體環境所形塑出的公共性格,中國人不存在公民精神,表現上,是全然接受黨國的豢養。」

曾建元接著指出,這樣的媒體環境間接催生出了中國人的狼性,讓狼性成為中國人的民族性格,中國人可以為了利益與目的,可以不惜犧牲一切,方方面面表現出的是自私與貪婪。

中國社會缺少民主社會裡的市民社會階層,可讓百姓先作為一位公民。他解釋,被中國媒體變成順民的百姓走出家庭後,隨即得面對龐大的黨國體制,中國人在充滿唯物論社會裡生存,因而產生一種集體性格,這即是所謂的狼性。

中共觸手伸台灣 統戰聲音靠傳播

「中共宣揚唯物論講究物競天擇,加上自身的鬥爭哲學,因而讓狼性等同於人的本質,等同於中國人的民族性格」,曾建元說,中國媒體不具有批判社會現象的功能、不具反省能力,中國人為了延續自我命脈,因而讓狼性變本加厲。

曾建元說,狼性與中國傳統文化裡所提及的仁愛精神、忠恕道義等理念南轅北轍,這無法等同於中國文化與精神,「這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裡的變種意識,也可以說是黨國體制下的媒體環境,對中國民族性所造成的一種集體傷害。」

「台灣在紅色資本的滲透下,媒體環境恐把台灣文化帶向狼性」,曾建元認為這是台灣應警惕的一項議題,紅色資本對台灣媒體仍會造成影響。因為可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所以中共對台灣媒體的閱報率與收視率仍感興趣,希望憑藉著台灣媒體既有的影響力,傳播統戰觀念。而少數人還是會被染紅媒體牽著走,這種現象在每個自由國家都存在,即使在歐洲、法國、英國等先進民主國家裡,也都有新納粹主義的出現。

曾建元說,這種激進聲音難以避免,最好的解決方式是靠著民主的力量制衡。台灣激進的紅統派系會引起社會上其他聲音的糾正,而社會上理性的聲音仍占多數,「我們能夠看到,越是被染紅的媒體,其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力正漸漸降低,親中(共)媒體的收視率與閱報率正節節敗退。」

親共媒體自封喉 獨立媒體空間多

「台灣是自由市場,人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並不是中共改變特定媒體的言論立場後,台灣人民就會傻傻地接受與買單」,曾建元分析,台灣讀者的口味有很大的空間,實際上無法被單一資訊與消息來源所控制,「因此狼性應不至於透過染紅媒體,改變台灣的集體文化性格。」

曾建元對台灣抱有信心,他說,當今仍有不少媒體可不依賴廣告生存,這就是所謂的新媒體、獨立媒體,他們將可替台灣社會維持言論自由的環境,「即使紅色資本強勢滲透台灣媒體,神通再廣大,它也無法鋪天蓋地收購台灣所有聲音。」

曾建元說,台灣媒體並非全數親共,台灣讀者仍有相當多的閱覽選項,無可厚非,也有人青睞親共媒體,甚至有媒體會自我審查,但這樣的現象會給獨立媒體更多的生存空間,讓獨立媒體能靠著真實新聞持續經營,「這將是講真話媒體的壯大機會。」

曾建元強調,台灣一定要維持自由媒體的市場,這樣才能夠發揮起言論制衡的效果,才能讓台灣人民堅持言論自由的信念,也才能真正保障台灣媒體自主經營的空間,讓台灣人接收到真實的新聞資訊。◇

責任編輯:於凝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