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重刑監獄裡不屈的精神(2)拒絕轉化

繪畫:鎖不住的信念;作者:樊弘。(明慧網)

人氣: 195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7日訊】中共重刑監獄裡不屈的精神(1)闖關

2012年6月12日,嚴管隊獄警王繼東帶領犯人將馬平綁架到嚴管隊。兩個犯人對他拳打腳踢,把他仰面朝天打翻在地,再用腳踩著他的頭。

他們還使用一種特製的「械具」(手銬、腳鐐連在一起)把他捆綁起來。兩名犯人一人抬頭一人抬腳將他拖至嚴管隊。在三四百米長的路途中,他的腳和膝蓋在水泥地上重重地摩擦著⋯⋯

馬平曾是吉林市農業銀行監察室主任,2008年向民眾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2009年,從吉林看守所轉到公主嶺監獄。

他因拒絕轉化,而被關進嚴管隊。

突擊「轉化」

2010年8月22日,公主嶺監獄發起了一次瘋狂的強制「轉化」行動,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必須達到85%以上,乃至100%。這是「610」對吉林省監獄管理局教育處下的指標,達不到目標,就對監獄一把手實行一票否決免職。

「610」是江澤民於1999年6月10日設立的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它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

當時的監獄長安平與吉林省監獄管理局簽定了責任書,以心狠手辣出名的獄警宗明軍被調到教育科。各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全集中到那裡,被逼看誣衊法輪功的音像,被逼「坐板」,從早到晚坐在五公分的木楞子上,稍有晃動便遭來毒打。

監獄還設立了一個軟包房間,將法輪功學員雙手銬在牆上的鐵環上。多名獄警用多根電棍電擊他們全身,包括身體最敏感的部位生殖器和肛門。學員的身上大面積被電出水泡。

2012年5月17日,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下達了命令,對法輪功學員再次進行強制「轉化」。公主嶺監獄為此召開了全體獄警動員大會,要獄警承包「轉化」任務。當時監獄規定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給獄警2,000元,有的監區懸賞3,000元。

「哪個監區、哪個部門的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哪個部門的頭目就下崗換地方。」當時的牛姓監獄長在會上說。

公主嶺監獄還同時成立了「轉化法輪功攻堅辦公室」(簡稱「攻堅辦」)。監獄教育科從各監區找來最凶狠的20個犯人,供「攻堅辦」的獄警使用。他們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關到嚴管隊裡。

每次轉化行動持續幾個月,中共轉化的目的是要剝奪修煉者的正信和良知,與「真、善、忍」背道而馳,將人性由善轉向惡、由正轉向邪,這無異於把人變成鬼。對於有信仰的人來講,轉化就是靈魂的死亡。

在監獄的這兩次突擊「轉化」中,馬平被關進了「小號」。

關「小號」

「小號」也叫禁閉室,只有3~4平米大小,房間裡的地面比外面低一米左右。冬天室內極其陰暗潮濕、寒冷。窗戶上掛著黑窗簾,牆壁和地面都是隔音的。人在屋裡吃、拉、睡,與世隔絕。

「小號」被稱為「獄中獄」,是專門用來對付堅定的不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的。

裡面沒有普通的床,只有「死人床」。它是用水泥砌築成的高約半米的水泥台,上面鋪了一層凸凹不平的木板,四個角或水泥台的中間前端築有鐵環。

那裡冬冷夏熱,上「死人床」的人皮膚潰爛或凍壞是常事。

上「死人床」後,將人的雙腳用三十多斤重的鐵鐐鎖上並鉚死。人被極度地抻成大字或丁字型鎖死在水泥台上。這種酷刑過去叫「五馬分屍」,古代叫「車裂」。

公主嶺監獄六監區有一名李姓犯人,被人舉報勞動態度不好,被警察鎖上「死人床」。他忍受不了這份折磨,將自己的一個眼珠摳出來。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死人床(明慧網)

不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無一例外被銬上「死人床」。

2010年10月22日,在監獄的轉化高峰期,馬平因當面指出監獄長安平實施轉化的違法行為,被關進「小號」。

心狠手辣的獄警宗明軍惡狠狠地對馬平說:「法輪功就是我的敵人,進了這裡來,你就別想活著出去!」

在「小號」裡馬平戴著手銬腳鐐,被兩名犯人24小時晝夜監督,遭受「死人床」的折磨。

他的身體承受着巨大的摧殘,出現嚴重的脫肛症狀。監獄獄醫說,不對他解除禁閉,他隨時會死掉。

即使這樣,監獄把馬平關在「小號」裡多達四十天。

2012年6月12日,在監獄的再次突擊轉化中,獄警王繼東指使犯人將馬平拖進了「嚴管隊」,一連三個月,他遭受種種虐待。

在迫害中,馬平高喊「法輪大法好!迫害法輪功有罪!」。犯人用腳使勁地踩他的臉和嘴,用膠帶封住他的嘴。他的四顆下門牙被踢鬆,血流不止,其中的一顆已脫落。

以生命為代價

蔡福臣被冤判了10年,2004年5月26日,他因為打印法輪功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後,送到公主嶺監獄。他曾是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的一名優秀公務員。

蔡福臣(明慧網)

監獄對蔡福臣多次實施強行「轉化」,無效,他因而常被關進「小號」。獄警用多根電棍電擊他,電他的生殖器。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2008年5月5日,獄警把蔡福臣關進一間密室,因為他寫了反迫害的申訴書。

獄警把他綁在床上吊起來,不讓他睡覺,即對他「熬鷹」(獵人用疲倦、飢餓和驚恐來馴服雄鷹,摧毀其意志),用電棍電他的脖子、下肢等部位。

在密室裡對他的折磨持續了一個月,蔡福臣還是不「轉化」。6月5日,獄警只得把他放出來。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不讓睡覺——「熬鷹」。(明慧網)

從密室出來後,蔡福臣仍然多次向上反映,強烈要求監獄的「攻堅辦」停止「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2010年9月初,蔡福臣最後一次和家裡人通了電話,事隔四天,他便離世,終年40多歲。

據當時與蔡福臣同被關押在公主嶺監獄的法輪功學員說,2010年夏天是公主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瘋狂的時期。

白天,各監區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坐板」,強制看誣蔑造謠錄像,接受洗腦灌輸,還伴隨著犯人們的大打出手和電棍電擊。

晚上,法輪功學員被「熬鷹」。有的遭電擊、不讓睡覺長達一個月之久。蔡福臣就是在這次大迫害中為制止獄警對全體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悲慘死去。

他的父親不堪忍受兒子遭受迫害而含冤離世,他的兩個幼小的孩子沒人照顧而被迫綴學。他妻子一家四口人因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判刑、勞教,遭酷刑、藥物注射等迫害。#(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4-18 5: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