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窮遊阿拉斯加

飽覽極地風光(上)

2018年2月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徐曼沅/大紀元)
人氣: 4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文|徐曼沅

從攝氏二十多度、氣候宜人的南加州往北,越過加拿大,飛行七個小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出了費爾班克斯(Fairbanks)機場,攝氏零下二十度的空氣讓人體會了真正的「倒吸一口涼氣」。

來到費爾班克斯的遊客多半是為了體驗「極光」(Aurora)。傳說中北方的精靈,掌握了黎明的曙光,凡人若看到了極光將會獲得幸福;科學家解釋極光則是帶電的「高能粒子」和高層大氣(熱層)中的「原子」碰撞造成的發光現象──而絕大多數遊客可能都是為了幸福傳說而來,鮮有探究物理天象者。

下榻青年旅館

下榻處是市中心附近的青年旅館,其小木屋建築有兩層:地下室是多間住房,一樓則有公用客廳與廚房;但入住的倒不一定都是青年,多半是單身的背包客,想要節省住宿費,並不太強調住宿舒適度。青年旅館總讓人有種重拾大學宿舍生活之感,與來自天南地北的遊客共聚,投契者徹夜促膝,隔日天明,各奔東西。

青年旅館的布告欄,貼滿遊客寄回給旅館主人的明信片。(徐曼沅/大紀元)

入住青年旅館已是深夜兩點多,但遇到剛「追」完極光回到旅館休息的遊人,他們告訴我,近日氣候不佳,晚上雲層很厚,加上風雪,等了三天,都還沒見到極光。可見幸福得之不易,極光也難以捕抓。

青年旅館的單人床位,簡單舒適。(徐曼沅/大紀元)

為什麼極光得「追」呢?因為這種自然現象來去無蹤,儘管天氣好,但也不一定會碰見,當地人有經驗,會將遊客帶到比較僻靜的地點觀察,或是到山中無光害的小木屋等待;但「極光」來去無蹤,只能盡心等待。不過拜科技之賜,已有許多好用的軟體可以定位極光,裝在手機上,就能追著極光跑。

2017年10月8日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2017年10月16日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2018年1月5日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友善的商家

費爾班克斯不大,搭巴士繞城一圈約莫三四十分鐘。或許是因司機體恤在風雪中等車的乘客,不同的巴士路線都很準時,且一日通行的公車票只要3美元,經濟實惠。或許少有亞裔面孔搭乘市區公車,司機耐心的和我解釋轉車路線,並提醒我晚上風雪很大,絕對看不到極光,千萬不要夜遊。

費爾班克斯的公車很準時,雪已經淹沒了公車站,乘客必須站在路邊等候。(徐曼沅/大紀元)

當地有24小時的沃爾瑪(Walmart),居民所需的生活用品,食、衣、住、行都可以在那購得;市區裡還有一家專賣雪地衣褲、保暖裝備等的工具店。若真不知道怎麼準備保暖衣物,不如背個空行囊,到當地購買,你會獲得最好的建議,而且知道自己的需求。此外,當地購買還能享受一個小福利,阿拉斯加是免消費稅州,費爾班克斯又是零城市消費稅,所以在這購物很划算。

市區工具店員很友善,當說明需求後,和藹的老先生便東尋西覓、張羅所需用品。觀察我的腳之後,老爺爺建議買童鞋,價位僅是成人雪靴的一半,但保暖效果一樣。我還買了羊毛襪、便於操作相機的手套、毛帽,可惜當時沒購買透氣面罩,事後才發現,用圍巾蒙臉不僅不方便,眼鏡還容易起霧氣,加上拍攝極光,動輒在戶外低溫下兩、三小時,有了臉部面罩,在戶外活動會方便很多。

購齊保暖裝備,隨即到超市採買伙食:牛肉乾、馬鈴薯泥、水果、乳酪。這些食物熱量足,吃起來也方便。

當地超市可以採買到熱量充足、又方便食用的乳酪或各種食物。(徐曼沅/大紀元)

居民與遊客們

儘管阿拉斯加2月的日照時間已經延長,但天還是很快就黑了。夜晚街燈照亮銀白的世界,風颯颯的吹捲著降雪,讓來自南方的遊子備感新鮮。韓裔的旅館主人Cho原住在佛州,來到阿拉斯加後覺得「氣候宜人」,竟不想走了,他從美國最暖的東南角遷居到了最寒冷的西北邊。Cho說:「我喜歡天氣冷。」

費爾班克斯是賞極光的知名景點。本以為在這極冷的北國,不會遇到華人,但在下榻的旅館,就遇到了來自上海、南京還有馬來西亞的旅人,儘管陌生,但語言相通,彼此交換情報,分享追極光心得。

精打算盤選行程

費爾班克斯有許多旅遊地陪,多半是載客到狗拉雪橇、珍娜溫泉(Chena Hot Spring)或是周邊山區。除了狗拉雪橇是白晝下進行,其餘活動多半是晚上九點後觀賞極光的行程。

費爾班克斯市區的公園在冬季雪深及小腿,幾乎被雪覆蓋。(徐曼沅/大紀元)
費爾班克斯市區的雕像也遭靄靄白雪覆蓋。(徐曼沅/大紀元)
費爾班克斯市區民宅夜景。(徐曼沅/大紀元)

這些旅遊地陪習慣於在雪地中駕駛,有些比較有經驗,還會告訴遊客如何設置相機攝影,或是簡單介紹當地風土。當地私家車的價格差距頗多,久居美國,以為沒有議價這種事情發生,但到了阿拉斯加才發現,講價空間頗大,若是自助旅行定要先做好準備,對市場普遍價位有點譜。

魯爾移居阿拉斯加十幾年,他發現近年來因為看極光的遊客漸多,當起業餘導遊或地陪司機者也逐漸增加,大家削價競爭就導致市場價格混亂。但魯爾認為還是要看個人的需要,如狗拉雪橇有60美元低價的,但也有175美元的服務,但兩者乘坐雪橇的價錢與質量也大不相同。前者僅是在空曠處奔馳四英里,全程不用五分鐘;但後者卻是從山腰一路把人載到山頂,全程一個小時。所以在預定行程、找司機時,一定要問清楚內容,不要盲目以價格選擇。(待續)

責任編輯:方平

評論
2018-03-09 10: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