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禱:中華兒女三億人三退豐碑(中)

圖為2005年7月22日來自全球各地二千多中西方民眾聚集在美國華府林肯紀念館前舉辦聲援中國民眾退黨集會。(大紀元)
人氣: 148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1日訊】

接上文

4. 建築在謊言之上的中共

69年來,從抗日戰爭、國共内戰、大饑荒、文革到「六四」,中共不斷的篡改、塗抹自己的歷史。而在鎮壓法輪功中,它不惜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這一世紀大偽案,表演了一場國家恐怖主義行為。在這一點上,它和當年謊稱基督徒縱火的羅馬帝國暴君尼祿橫跨兩千年,遙相呼應。

和這些謊言緊緊連在一起的,還有一個紅色中國不叫人知道的國家機密。你可以問遍中國大陸:「請問你聽說過金盾工程嗎?」從政府官員到警察,再從良民百姓到青年學子,沒人能回答你。他們的頭一個反應是無辜地大喊一聲:「什麽?」因為「金盾」這個詞他們壓根兒沒聽過,連兩個字怎麽寫也是一頭霧水。然而金盾工程卻是共產黨耗費億萬人民幣打造的一座網絡空間的圍牆,是二十一世紀的一道萬里長城,把所有黨不叫人民知道的全部擋在牆外。包括六四屠城的真相、文革的真相、民間四起的抗暴、維權運動的真相,最多的是法輪功的真相、中國共產黨國家機器活摘器官的真相。當然,還有大饑荒的真相。所有這些世人盡知的祖國的黑暗真相,中國人卻獨獨被蒙在鼓裡。

金盾工程是一道在虛擬空間裡無比真實的界限,它決定了今天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能夠知道多少,以至於決定了他們能夠如何生活。可被囚禁在這道圍牆之内的人們卻連這道圍牆的存在都不知道,更別提它叫什麽名字了。

金盾工程前期耗8億美元建全國性監視。(大紀元)

關於今天躍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國,有一點我們必須非常確定:它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在表面上,根據它自己的感覺,它做了半個多世紀的百年强國大夢似乎正在「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另一方面,是它緊緊守護的許多國家絕對機密已在種種最新媒界的突破封鎖下瀕臨大曝光的危機。它為百姓打造的無形的囚籠已快潰堤,它半個世紀以來灑下的彌天大謊就將一個個被撕破,敞開一個個驚心動魄的大裂口。每一個裂口都是對它的血淚交織,響徹天際的控訴。

一旦這些欺世的謊言:大饑荒是天災的謊言;國共内戰是「小米加步槍」打下來的謊言;六四愛國學生是暴民的謊言;法輪功修煉人自焚的謊言;以器官捐贈來掩蓋活摘器官的謊言:一旦這些謊言一個個被揭穿,老百姓絕不會答應。而這些謊言的揭穿將如同浩浩蕩蕩的反洗腦浪潮,一波接一波前仆後繼沖刷著、滌蕩著,把69年來共產黨撒在人民腦海中的一個個彌天大謊沖入大海、洗淨。

上面提到的關於抗日、内戰、大饑荒、活摘器官等等這些謊言中的任何一個一旦被徹底揭穿,公諸於十四億百姓面前,中共就將失去它的合法性。它在世上將沒有立錐之地。這就是為什麽一方面中共宣稱中國夢就要實現,另一方面,它刪除課本中的文革一章,收編和培訓最有影響力的網絡媒體,砍掉上千個十字架。躍上世界舞台的中共不但沒有抛棄製造文革和大饑荒、屠殺八千萬人的毛,反而有將其「去罪化」,即把文革淡化的傾向。中共繼承了毛打下來的江山,一旦毛被否定,中共就失去了自己合法性的基礎。一旦毛倒了,中共也就應聲倒下。如今把毛去罪化的做法,正是出於這唇齒相依,危險的親密關係。

正如已故的哈維爾所說,共產極權是一架自動運轉的巨型機器,誰也無法停止它的轉動,就是國家的最高元首也不行。攀著一個個謊言爬上高台子的共產黨一旦被剝除了這些謊言,就無法活下去。它等於是被自己的謊言,被自己不可告人的過去所綁架了。被毛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所綁架了。揭穿了這些謊言,沒有了這些謊言和大屠殺背後的根由,共產黨也就失去了它的邪惡根源,失去了它生存的土壤。

2005年10月18日,香港民主黨人士抗議雅虎中國洩密,導致記者師濤被判十年牢獄。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要他兒子江綿恆,搞了一個「網路金盾工程」。一方面藉此工程「收買攏絡」跨國網路公司,二方面全面封鎖國外異議網站,加強中共公安對網路的監控,三方面正可以藉此轉移政府資金給他兒子的公司。 (AFP/Getty Images)

中共國家機器的一切謊言,它對外界輿論的封鎖,只有一個目的:掩蓋它的真實身分。那就是:這是一個竊據了神州大地的外來政權。一個蘇聯一手扶植坐大的外來政權。這個外來政權的唯一目的就是摧毀中華民族。不論是前三十年的一場又一場大屠殺、出賣國土、鬥爭哲學、欺騙、摧毀傳統道德,還是後三十年的物質主義、强制性的貪婪、腐蝕性的制度性腐敗和高科技化的身體控制、剝奪器官、網絡監控、柔性洗腦,都是為了從肉體到心靈,全面摧毀中華民族。

中國共產黨緊緊守護自己近一個世紀的謊言,把十四億人民圈在昂貴的金盾工程當中,還配上千千萬萬個五毛組成的網絡大軍。只有不顧一切的死死緊守住欺騙和謊言,只有像當年大饑荒時封村一樣封住整片國土,才能守住這在蘇聯一手主導策劃下打下的江山。只有把那些驚人的、可恥的、悲慘的歷史真相牢牢瞞著,不叫善良的老百姓知道,才能繼續它的鋪天蓋地的洗腦,把十四億人民綁架。

是什麽導致我們在謊言中生活了近七十年而感覺良好,不思改變?我們還要在這巨大的謊言中生活多久?

「貪腐亡國,反貪腐亡黨。」 而現在,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真相亡黨,真相亡國」。黨之所賴以存活的一切都將在真理之光的照射下化為烏有,片甲不存。這是一個立足在由一個個謊言堆叠起來的骨牌上的國家,當骨牌轟然坍塌之時,也就是這個國家滅亡之時。要逃離這樣的命運,唯有徹底棄絕共產極權。

在今天,手上沾了太多血的共產黨已和它一個世紀來犯下的罪惡連成一體,朝向必然的滅亡滾雪球一般朝下滾去。唯有脫離全世界所唾棄的共產主義,唯有把謊言放在陽光下,把自己從四分之三世紀以來所犯下的罪業中贖出來,無論是對於個人還是對於全體中國共產黨人,這都是最後的自我拯救的機會。事實上,這也是上一個世紀末前蘇聯、波蘭、捷克、匈牙利等國家的共產黨人集體選擇的一條自我救贖的道路。

5. 斯德哥爾摩症:劫魂

今天我們站在這裡,慶祝三億中國人退出黨團隊。這是一個不同凡響的歷史時刻。69年來,中國人被共產主義綁架,認賊作父,忘了自己的真實身分,忘了自己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我們生活在謊言中太久了,甚至忘了自己被洗腦這件事。恰似那些患了斯德哥爾摩症的病人,我們和綁匪認同,與他們合為一體,不假思索地說出什麽「沒有共產黨,哪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今天的我們。」在共產黨竊據神州大地四分之三個世紀之後,我們集體患上了嚴重的心理疾病而不自知。這整個古老的民族患上腦殘,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患上斯德哥爾摩症的人還有一種症狀:他們不但與綁架自己、迫害自己的人合為一體,甚至在當有人突圍來救他們的時候,卻把這些突圍者視為敵人,一心維護起長久以來對自己予取予奪、畫地為牢,剝削自己、殘害自己的暴徒。這正是今天生活在謊言中的中國人的心理症狀。國家機器意識形態的長期洗腦劫去了人的靈魂,人們失去了善惡的判斷力,把黑白善惡顛倒。這是最悲慘意義上的認賊作父。這個綁匪不但劫持了我們的靈魂肉體,它還殘害了我們精神上的父母,砍斷了我們的根,摧毀了我們的傳統文化。這是我們整個生命最大的仇人。可今天,在思想改造和强制洗腦半個多世紀後,我們忘了自己是誰,我們的祖先是誰,我們的仇人是誰。一整個民族被綁架了整整半個多世紀,卻在豐盛的物資和黨的養豬政策中自我感覺良好,並對共產黨感恩戴德,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

在回歸前後的香港人身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洗腦機制最新的、赤裸裸的運作。97年回歸前,香港人就預先裝備好自己,在心理上開始了對祖國極權的反抗。回歸後六年,2003年,五十萬港人走上街頭,十五萬人參加維園燭光晚會,悼念「六四」。

2003年7月1日香港五十萬人上街反對中國在香港推行基本法23條立法。香港民主團體每年7月1日都發動大規模的遊行。(大紀元圖片庫)
香港支聯會在維園舉行悼念「六四」事件22周年燭光晚會,有超過15萬人出席。(宋祥龍/大紀元)

現在,回歸二十年後,在鋪天蓋地的輿論控制、洗腦、大批内地人滲透、各種手段下,香港人正在逐漸失去原有的高貴的自由意志。香港人生出來新的基因。和69年前共產黨透過土地改革,鎮反等運動掀起人們心中的仇恨一樣,在香港,愛國青年協會一遍又一遍播送污衊法輪功的謊言,掀起人們心中的仇恨,直到人們眼裡閃爍著恨,在反法輪功的徵簽名簿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世界上唯一幸存的古國人民集體患上了嚴重的心理疾病。心病還要心藥醫治。哪裡去尋找那苦口救命的良藥?

6. 信仰崩潰 迫害宗教

正如半個世紀前的大饑荒最足以說明共產黨毀人的真正意圖、它非人的本質,今天正在發生的一場信仰崩潰戳穿了中共繁榮的假象,曝光了它背後的一場真正的大危機。這場大危機已從根部腐蝕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基,並將把它從根部瓦解。

在今天,在冬天的中國大陸,國土籠罩在伸手不見五指、有毒的陰霾中,整片大好的山河變得像是鬼域,而人們把大半個臉藏在口罩後,行走在毒霧中,像是一個個無根的魂兒。這帶有中國特色,獨一無二的超現實的景象,正是人們心靈風景的真實體現。在很大程度上,這就是今天中國的心景。

在中心之國,人們對於精神的尋求從來不曾間斷,堅固而且持久。文革結束之後,出現了氣功高潮。近年來,每天至少有一萬人受洗,全國各地蓋起了一座座教堂。依據全球基督教研究中心,中國有一億一千多萬名基督徒(含天主教)。而在「六四」三年後傳出來的法輪大法更是以奇蹟般的速度傳遍了大江南北,在全國各大城市的廣場上,上千人在黎明的晨光中集體煉功,景象殊勝。法輪功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傳遍國土四方。古國人民對於信仰的渴求猶如雨後滋生的萬物,什麽也無法阻擋。

1998年5月15日,國家體育總局領導赴長春視察法輪功學員煉功情況,這是當天煉功點學員煉功的照片。(明慧網)

很快,1999年7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酷烈的鎮壓。對於法輪功的鎮壓持續了19年,使用的多種酷刑多是來自於蘇聯KGB。這是中共來自蘇聯的又一批遺產。就連活摘器官冷血的體制也是直接繼承自蘇聯,又在中共手中發展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被活摘器官而亡的法輪功修煉人數字驚人,19年來被手術刀屠殺的人數遠遠超出人們想像。

中共警察和便衣在天安門廣場對上訪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明慧網)

而對於基督教,事實上,1949年以來沒有停止過迫害。依據「對華援助協會」報告,1983-2001年,全國6千多萬名地下教會基督徒裡有270萬人被拘捕過、44萬人被判勞改勞教、20萬人被迫離家外逃或失蹤、1萬多人被迫害致死、2萬多人被酷刑致殘。2004年下半年,在河南,4百多名家庭教會牧師被抓。在湖北,2005年初有300多傳道人被迫離家。這些全是發生在改革開放之後。

近年來,中國基督徒人數激增,有人預測到了2025年,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國家。面對這一出乎意料的發展,中共開始了對基督教新一階段的迫害。在2014年到2016年,被稱為中國的耶路撒冷的浙江溫州,一千多座十字架被砍斷。2017年發布《禁止耶誕》的禁令,禁止民間慶祝聖誕節,不准許稱「聖誕」,必須叫「耶誕」,甚至粗暴地推到聖誕樹。在2017年一年中,基督徒遭迫害事件達到22萬件。

2006年7月29日杭州蕭山地區政府動用數千軍、警、民聯合暴力拆毀了百多年歷史的黨山教堂。(網路圖片)

與迫害法輪功和基督教平行進行的,是從建政之初就開始的、對藏傳佛教以及對佛教内部釜底抽薪的荼毒。進入市場經濟起飛的時代,在實行僧尼上班制之外,黨對寺院進行商業化管理、承包制度,全國各大名刹失去了佛門的清靜莊嚴,成了賺錢的搖錢樹。這種從内部改造佛教的方式是最致命,也是最難以抵抗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直接深入宗教,把它從内部分化、搗毀,變得面目皆非,徹底分解了宗教的精神力量。

2013年起,中共在浙江、江蘇農村大量建造文化禮堂,在建造過程中,把多所宗祠和基督教堂改為文化禮堂,舉辦各種文化、政治(如一起觀看十九大錄像、學習政治書籍)、文藝活動。禮堂的舞台後方挂一面碩大的血旗,舞台上表演各式民間傳統文藝,如小脚燈、扭秧歌等。更定下「星期天禮堂日」,企圖取代基督教的禮拜日。

也就是說,共產黨正在以對付佛教的方式對付基督教,從内部製造另外一套全然世俗的、共產黨的形象和意識形態,悄悄地在日常生活中,從人們的心中移走基督教,取而代之。可以這麽說:馬克思視宗教為鴉片,依照唯物主義的思維邏輯,中共正在以各種民俗及政治代替品,誘導人民戒掉基督教。依照唯物主義無神論觀點,這完全是可行的。

和上面這些宗教迫害平行的,是整個社會道德的失序。豐富的物質點燃了難以滿足的貪婪,文革十年導致了民族集體的敗德,所有這些都已全面浮現在今天我們的生活中。紅黃藍幼兒園事件、毒奶粉毒大米、豆腐渣工程,所有這些的源頭都是誠信的消失,而誠信的消失則是源自於四分之三個世紀以來謊言的統治,以及對信天敬神的傳統文化的摧殘。共產黨統治下70年來的心靈災難導致的人心的變異,不可避免地延伸為全方位的社會災難。在這一場心靈大災難中,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

中國「紅黃藍幼兒園」,去年驚爆園內兒童被性侵猥褻。圖為家長和民眾聚集在紅黃藍幼兒園外。(Getty Images)

今天,中共對傳統文化的宣揚是另一個以假亂真、偷天換日的謊言。就像它所承包代理、僱用假和尚敲鐘燒香的寺院一樣,它餵給老百姓的,是異化變形了的傳統,是徒有其形,卻沒有任何内涵的假傳統。說得直白一點,那完全就像是一朵沒有香味、沒有觸感、沒有生命的假花。而比世人製造的假花更甚,那是一朵帶毒的、散發毒素和朽味,把黨文化包裝成為傳統文化,欺世盜名的假花。

在所有這些宗教迫害、社會亂象之後,是深入骨髓的、遍地的制度性的貪腐。今天,這貪腐已成為一種癌症,蔓延到共產黨的每一個細胞中。流氓起家、謊言治國的共產黨,在中國必然長成了一頭貪婪腐朽的怪獸。這種强制性的貪腐又如傳染的瘟疫,席捲了全體共產黨人。也可以說,全體共產黨人被這制度性的貪腐綁架了,成為它悲慘的人質。

讓我們聽一聽他們的自白。

「有些老百姓恨我沒有替他們懲治罪犯,沉冤昭雪。也許我走前該給他們道個歉。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錢替他們擺平,那些人就要把錢送到我的上司那裡,最後要把我擺平。這都能怪我嗎?我跟那些百姓有什麼仇?我會無緣無故地加害他們嗎?他們是受害者,難道我文強就不是受害者嗎?」

「誰不明白,如今一個幹部要是不貪、不色,誰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幹得再好也沒有用。全國像我這樣的幹部不說有幾百萬,至少也有幾十萬吧。單單把我一個文強搞臭、殺掉,又解決什麼問題?」(第一個被執行死刑的公安局長文强死前遺言)

文強是第一個被執行死刑的正局級公安局長。(視頻截圖)

癌症一般、瘟疫一般的貪腐,已把共產黨引入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滔天大罪。這滔天大罪又成了把它死死捆綁,無法脫身的鐵索。關於這大逆不道的滔天大罪,我們將在第八節闡述。

這一場在「六四」之後延續了三十年的精神大饑荒才是今天躍上世界舞台的紅色中國的真實。從巨大的飢渴中誕生了飛快成長的法輪功、基督教;一旦這巨大的渴求被攔腰斬斷,代之以酷烈的迫害,古國人民的精神就陷入了無以言表的大饑荒中。在豐盛物質假象的掩蓋下,這一深沉的精神大饑荒更形慘烈、荒蕪,而人們對天降甘霖的渴望也就更形迫切。

7. 最後一個謊言

在表面上,中共走上了市場經濟的道路,骨子裡卻依然是馬克思主義無神論、唯物論挂帥,死不悔改地走著「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在今天,豐盛的物資、更多的財富,正是共產黨用來賄賂人民的資本。同時,更大、更誘惑人心的權力版圖、更多的黑金、更大的集體罪行也成了它綁架全體黨員的繩索。不但如此,在實行了整整10年大外宣之後,中共對全世界的統戰已升級。它悄悄在歐、亞、非、美、澳五大洲各國布局,從軍事、政治、經濟到文化、教育,暗暗侵蝕全球的重要據點,並在海内外宣揚所謂的「中國夢」,描繪一個中國給全世界帶來的互贏、昇平的假象。

也就是說在中國,共產主義的謊言還在持續。不僅如此,乘在經濟那嚇唬人的泡沫上,憑藉著高科技的尖端工具,中共正在把自己打造成一個警察帝國。歐美國家只敢用來監視罪犯的人臉識別器被密密麻麻地鋪設在全國各地,用來監視全國人民。新疆維吾爾族人被全體驗血、DNA抽樣,建立數據庫。網絡空間中時髦先進的新貴媒體人被召入中宣部、網信辦舉辦的培訓班,學習如何操控人的意識,為崛起的祖國效力,以更加先進的風格誘導人們對它「忠誠」。這就是所謂的「統戰新媒體」。中共正在把施行了半個多世紀的洗腦更上一層樓,直接升級為與數碼高科技,與年輕一代活潑的思維密切結合的全球大統戰。

中共計劃2020年全面實施「社會信用系統」,遭外界質疑將成為全面監控的工具。這就是所謂的強國。中共並野心稱霸世界。(新唐人亞太製圖)

走到這一步,我們看明白了中國共產黨的真正企圖。從一開始,毛為它所定下的目標就是在建政一百年時成為世界第一强國,取代美國,主導全世界,包括全世界的意識形態。現在,共產黨以這被描繪為「前所未有的接近實現」的夢再一次緊緊綁架了全民,也從上到下,綁架了全部的共產黨員。在種種繁榮的假象下,掩蓋了它毀滅心靈、毀滅民族的真正企圖。而這「前所未有的接近實現的百年大夢」,成了它欺騙百姓、綁架全體黨員的最新枷鎖。

「實現百年强國大夢」,這是中國共產黨最新的謊言,也是一個牛皮扯得最大的謊言。它怎麽能夠告訴老百姓,又怎麽能夠告訴自己,它所奉循的馬克思主義是一個被世界所唾棄的,破產了的,只能夠潛伏地下,偷偷蠶食世人的舶來品,卻被中共當作活命的靈丹妙藥,緊抱不放。把致命的毒藥當作妙藥靈丹,這將是共產黨摧毀自己的最後的一個謊言。也將是它被清醒了的人民所棄絕的最後一個謊言。

就在中共誤以為自己正在走向實現百年强國大夢的同時,它正在和整個世界逆向而行。正走在一條危險的不歸路上。它距離原先改革開放時即將踏上的一條開明進步的道路越遠,它就越把自己陷入危險的深淵中。

宣稱自己正在實現一場大夢的中共,事實上,已是四面楚歌,它的基礎已被釜底抽了薪。它封鎖了半個世紀的真相正在全面逼近,把金盾工程這座二十一世紀的萬里長城擊垮。同時,它賴以建造大外宣機器的國庫已出現了裂罅。外逃的資金、倒閉的銀行、成為廢墟的新樓、崩潰的道德倫理、腐朽的社會倫理、破碎的山河、毒大米、敗壞的人心、死亡的山川河流、每年數以萬計的抗爭運動、崩盤的股市、西方世界的抵制、活摘器官這滔天大罪的天譴,正衝擊著這個紅色帝國。

毫不誇張地說,中共這個色厲内荏的怪物所站立的大地已開始塌陷。就像是國土上一個個神祕的塌陷的天坑,中共站立的土地出現了猶如浮沙一般,無底的天坑。曾幾何時,神州大地陰霾鎖江山,沙塵暴肆虐,江河斷流,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癌症病發率國家。這就是這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大國所陷入的萬丈深淵。

今年4月10日起,中國北方多地出現沙塵暴。圖為4月10日山東濟南遭遇嚴重沙塵,整個城市昏黃一片。沙塵暴、陰霾年年肆虐中國大陸。(大紀元資料室)

有哪一個國家的人民能夠容忍生活在謊言中超過半個世紀而不思反抗?馬克思主義烏托邦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一百年來的恐怖實驗已經被揭穿其畫皮。如果從共產國際在中國成立共產黨,誘騙國共兩黨合作算起,中國人已經生活在這一個巨大的謊言中近一個世紀了。在這一世紀中,共產黨以殘暴的殺戮在人民心中植入了恐懼的基因,使人噤若寒蟬,又以「假惡鬥」在人民心中植下「說謊有理」, 「誰不說謊?」的思維,形成了人人張口就是謊的風氣。「誰說實話誰完蛋」,這句話成了一句人盡皆知的潛台詞,以至人人騙人,人人受騙,從黨喉舌到山寨版,從大人到小孩,從上到下,說謊成了喝白開水一樣,張嘴即來,無需付費,更無需負責。

共產主義這西來的幽靈攀附在古國人民的身上,又把恐懼植入我們心中,使得我們從内部卸甲,失去了掙脫束縛的力量。失去了傳統中道德和善的扶持,又在心中被硬是移植入惡和仇恨,古國善良敬天的人民就越是遠離了真我,成了共產極權惡的統治之下的禁臠。

在世界上,馬克思主義這個謊言早已破產。上個世紀末,六四民主運動之後,共產極權陣營崩潰,捷克、烏克蘭、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等前共產國家紛紛立法,宣布共產主義為非法,並在國土上禁止共產主義的標語、標識、意識形態。共產主義紀念碑一座接一座立了起來。馬克思主義已成為一個世人不敢公開承認的東西,它偽裝成社會主義、社會福利滲透入各國,或是化整為零,狡猾地以無神論、進化論和唯物論所衍生出來的種種敗德的意識行為滲透入各國,悄悄改變其思維意識,瓦解其道德和價值觀。也就是說,一百年來屠殺一億人的共產主義已成為見不得人的東西,必須以變裝術巧立名目,繼續存活。

烏克蘭民眾曾在全國掀起推倒列寧雕像的棄共行動,表明了烏克蘭人對馬列共產主義的厭惡和憎恨。圖為2013年12月8日,烏克蘭基輔,市中心的一座列寧塑像被推倒後,民眾歡呼慶祝。(GENYA SAVILOV/AFP)

如果我們從人類數千年的歷史學到了任何東西,那就是千萬不要低估你的敵人。還有,千萬不要期待任何輕省的戰爭。共產黨的終極目的是摧毀人類。在上一個一百年,它在世界上屠殺了一億人的肉體(這是一個保守的數字),以及難以計數的靈魂。在古羅斯和中國,它摧毀了其傳統文化、宗教精神和人之所以為人的道德。在徹底改變其基因之後,這兩大國扶植成立了更多的共產國家,複製了自己置人於死地的屠殺、大饑荒和與人性背道而馳的意識形態。

「斯大林為了統治俄羅斯和世界,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不斷推向世界各國。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飢荒和恐怖。 」(1991年《蘇共解體宣言》)

從上個世紀下半葉開始,共產主義開始了它摧毀人類的第二階段。它悄悄滲透非共產國家,蠶食世人的意識。就在世人誤以為共產陣營已垮台,共產主義不久就要從世上消失的時候,遠遠超出世人預期,也遠遠超出世人所能想像的,共產主義披上了詭異的衣裝,包藏禍心地,有計劃地,一步一步地形成了後現代頹廢、反道德、反倫理、「什麽都可以」的氛圍,一絲一絲地腐蝕了人類的道德底線。這一段過程其實不長,從上一個世紀的六十年代到現在,整整半個世紀。這半個世紀足以把人類從守禮有德、淳樸善良、男女有別的人變成心理陰暗、道德淪喪、違反自然的非人。把人的道德底線摧毀,讓他們背棄傳統文化、背離神,成為不可救度的人。這正是共產黨摧毀人類最狠、最徹底的方式。

歷史正在重複。昔日國共内戰時的特務戰在今天死灰復燃,擴及到全世界。數不清的,猶如一個個兵團的特務以各種角色、各個方位滲透入各國、各個領域,遍布各國學府的五百間孔子學院就是一個間諜機構。

2014年10月29日,多倫多公校教育局外,民眾呼籲取消孔子學院。(周行/大紀元)

在最新階段,這場特務戰披上了統戰的外衣,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大外宣。這個從2008年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之後開始的,向全世界進軍的意識形態統戰,在今天已是戰果驚人,驚動了各國。世人已開始看見了赤色中國正在暗中製造的這場夢,以及如果無限擴大,這場夢將如何成為全人類的夢魘。

世人已經覺醒。上一個一百年共產主義在世界製造的大悲劇不會重演。然而要阻止最新的這一場人類意識、文化上的災難,要阻止人類文明的悲劇繼續深化,我們卻需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赴湯蹈火,全力以赴。因為在共產邪靈的背後,是一個巨大的惡靈,那是一切邪惡的根源,也就是掌管地上的撒旦。它是眾神和全體人類的敵人。而羅馬尼亞牧師Von Richard Wurmbrand溫布蘭德在獄中完成的《馬克思與撒旦》已告訴我們,馬克思是跪拜在撒旦座前,卑微而詭計多端的僕人。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4-12 10: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