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惠林:數位經濟的美麗與哀愁

數位經濟早已甚囂塵上,更被各國視為經濟成長的動力,於是想方設法以政策加以推動。不過,數位經濟有利有弊,如何增利減弊、如何妥善面對是重大課題。(Fotolia)

人氣: 51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1日訊】數位經濟早已甚囂塵上,更被各國視為經濟成長的動力,於是想方設法以政策加以推動。不過,數位經濟有利有弊,如何增利減弊、如何妥善面對是重大課題。

數位經濟以「網路科技」為代表,而網路科技降低了市場交易成本、擴大了市場範圍、提高資源利用的效率、產生許多新商品和新服務,還增進公共服務和公民活動的能量,給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更多的選擇和樂趣。但網路科技也瓦解了許多舊有的商業模式,對勞動市場產生複雜的衝擊。

研究指出,網路科技勞動市場的影響不限於科技對勞動生產力的促進效果或對人力工作的代替效果。行動科技、雲端運算、人工智慧、大數據等大幅的降低了市場交易成本,提高供需媒合的效率,促成了各式各樣的媒合平台。例如交通媒合平台、旅宿媒合、外賣餐飲媒合、住宅清潔媒合、急診醫療媒合、創意研發專案的媒合平台,以及「群眾外包」平台等等。而各類金融媒合平台更是五花八門,如行動支付、P2P社群微型借貸、群眾募資、社群保險等等。

許多新型媒合平台的特點是:透過平台來提供服務的工作者不是平台企業的員工,而只是按件計酬的合同工或「承攬契約」工作者。自動化技術讓許多工作可以切割得更細,即使是專業知識的工作,也有顯著的比例可以轉化為「可按件計酬」的事務。而且行動科技、社群科技讓公司可以很容易的與各地廣大的自由工作者或兼差者通訊協作。於是,相對於「把勞工納入內部組織」的作法,「按件計酬外包」的淨效益變大了。

平台是供需媒合的中心,有「供需方」兩種客戶,例如Uber有運輸服務供應者和乘客這兩種客戶。平台價值的成長有賴於兩邊客戶的相互吸引,只要任何一邊的客戶大量退出平台,就會導致平台的瓦解。若把「供應方」客戶收納為自己的員工,則平台公司就會喪失培養網路效果的可能性。由於這個特點,比起經營「單邊市場」、面對「單邊客戶」的傳統租車公司,開發「雙邊市場」的平台公司的組織規模會比較小、員工人數也會少很多。

平台經濟在許多領域改變勞動服務的提供方式及勞雇關係,「承攬合約」或「群眾外包」式的勞力提供可能會顯著的代替傳統的正式勞雇關係。對勞動者而言,其利弊因個人特性而有別。按件計酬的工作模式可以幫助希望工作有彈性的人,甚至也可能幫助原處於失業狀態者,或想要重回職場但工作履歷有一大塊空白者;但按件計酬對於盼望工作穩定者卻是不利。

既然自由工作者大多沒有正職勞工的權利,雇主乃有削減正職勞工的動機,正職員工在勞資關係中的談判籌碼因而減少。中低技能工作者的薪資於是有下滑的壓力,因而助長薪資兩極化。按件計酬式的外包,也可能是跨國分包,將減少國內的工作機會。

綜言之,這是朝向「個人化」和「彈性化」以及「共享經濟」的路走,重要的是要充實個人的能力及態度,以因應快速變化的環境。政府恐怕不能擔當保護和管制的角色,也無法以「法令」來興利去弊,唯有朝向「自由市場化」,讓個人有責任感,在「自助」基礎下,進而和諧「互助」,以「分工合作」讓網路科技發揮正面效益,政府謹守「創造並維護一個公平公正安全和諧的生活環境」職責,讓具「誠信」倫理道德的個人,在自由市場上盡情發揮!#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4-11 10: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