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好兵帥克

作者:雅洛斯拉夫‧哈謝克(捷克)

《好兵帥克》(麥田出版 提供)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他不知道被暗殺的國家元首繼承人是誰,
卻信口開河將歐洲局勢喻為小酒館鬧事。
身為文學史經典反動角色,「帥克」的自嘲,反映官僚的腐敗墮落,
直批國家搖搖欲墜的前景早已凌駕人命之上。
百年以後,當今的文明法則依然荒誕不經,人的價值依然需要捍衛,
我們,仍然需要帥克式的反抗精神!

1 帥克干預世界大戰

「他們就這樣殺了我們的斐迪南!」女傭人告訴帥克先生。

自從幾年前軍醫審查委員會鑑定帥克為白痴後,他就退伍還鄉,在家以販狗謀生,替奇醜無比的雜種狗偽造正宗血統之類的證明書。

除了這門生意之外,帥克還為風溼症所苦。這時,他正用風溼油搓著他的膝蓋。

「哪個斐迪南呀?穆勒太太?」

帥克一面問,一面繼續搓著膝蓋。

「我認識兩個斐迪南。一個是替雜貨店老闆普魯什當傭人的,有一次他不小心喝下一瓶生髮油;另一個就是斐迪南·柯柯什卡,他是一個撿狗屎的。他倆無論哪個被殺掉都沒什麼可惜的。」

「可是,先生啊,死的可是斐迪南大公呀。就是住在科諾皮契城堡的那個,又胖又虔誠的那位呀!」

「我的天哪!」

帥克尖叫了一聲。

「這太妙了。那大公的事故是在那裡發生的?」

「他們是在塞拉耶佛幹掉他的。先生啊!您知道嗎?用的可是左輪手槍呢!當時他正帶著大公夫人坐著汽車兜風呢!」

「妳瞧,多神氣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車呀!當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樣的體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沒料到,坐個汽車兜兜風,就嗚呼哀哉命歸黃泉了。而且還是在塞拉耶佛!這不是波士尼亞的首都嗎?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幹的了。我們本來就不該把他們的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搶過來。妳看看,穆勒太太,結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大公當場就中彈身亡。您知道,左輪手槍可不是玩具,前不久我們老家努斯列也有一位先生找來一把左輪手槍找樂子,結果是全家人都挨了子彈,連跑上四樓查看的門房也被打死了。」

「穆勒太太,有一種左輪手槍就算用力扳動也不會發射,這種玩意兒還真不少。可是他們用來幹掉大公的那種絕對比我說的要強得多。而且我還敢打賭,幹這件事的人,那天他的穿著一定特別講究。畢竟,向一位大公開槍這事有多難啊!絕對不像一位偷獵者朝守林人放個冷槍那麼容易。難就難在得先想辦法接近他,得像他那樣顯貴,如果你穿得破破爛爛的,就別想靠近他。你得戴上一頂大禮帽,否則不等你下手,你就會先被警察帶走。」

「聽說他們背後是有一票人呢!先生。」

「那就對啦!穆勒太太!」

帥克說,這時正搓完他的膝蓋。

「打個比方,如果你想去幹掉一個大公或皇帝什麼的,你終究得找幾個人商量商量。常言道,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嘛!某人出個主意,另一個人再獻個妙計,就像我們國歌上說的,功德就圓滿了,事業馬到成功。

最重要的是你得精準掌握那位大人車子開過來的那一剎那。就像,妳還記得當年用一把銼刀捅死可憐伊麗莎白皇后的那位魯謝尼嗎?他當時還和她一起散步哩!這年頭我們還能相信誰呀?自從這件事發生後,再也沒有哪位皇后敢隨便出來散步了。

等著遇上這種事的大人物還有的是,一個個都會輪到的。妳等著瞧吧!穆勒太太,沙皇和他的皇后也會有這一天的。願上帝保佑不會如此,但也許有一天我們的皇帝也在劫難逃,既然他們已經拿他的叔叔開了刀。這位皇帝的仇人可不少,比起斐迪南還要多。

就像前不久酒館裡有位大哥說得好,早晚有一天,那些當皇帝的一個個都得被幹掉,就算國家的軍事部門也救不了他們。當時由於這位大哥付不出酒錢,於是老闆就叫警察來抓走他。他給了老闆一耳光,又打了警察兩巴掌,最後他們就將他裝上囚車押走,想給他一點厲害嘗嘗。」

「哎!穆勒太太,如今的新鮮事還真不少呢!這件事對奧地利來說想必算是一大損失。想當年,我服役的那個隊伍裡,一個步兵開槍打死了一個連長,他拿著上了膛的步槍,走進辦公室。辦公室裡的人叫他別在這裡閒逛,他卻非要待在那裡,還說必須要與連長談話。

連長一出來,二話不說就宣布他不得離開營房一步。這位步兵端起槍,砰的一聲就朝連長胸膛開了一槍,子彈從連長的後背穿了出來,把辦公室弄得個亂七八糟,墨水瓶被打翻了,墨水在所有公文上流淌。」

「你剛說的那個步兵後來怎麼樣啦?」

沒過多久,帥克穿上外衣,穆勒太太問道。

「用一條皮帶上吊了。」

帥克邊刷著大禮帽邊回答:

「那條皮帶甚至還不是他自己的,還是從看守那裡借來的,因他謊稱自己的褲子老是往下掉。這種人還需要勞煩別人來替他處刑嗎?要知道,穆勒太太,無論是誰,只要犯下這種事,人頭都得落地。至於那位看守,也倒了大楣,丟了飯碗不說,還判了六個月的徒刑,不過他沒等服刑期滿就逃到瑞士去了,現在在某個教會裡傳道。

如今,世上的老實人是愈來愈少嘍,穆勒太太。我覺得斐迪南大公在塞拉耶佛一定是錯看了槍殺他的那個人,他一定是以為對方是個紳士,一位體面正派的人,對自己滿嘴甜言蜜語,歌功頌德。結果正是這位紳士把他幹掉了。他們說這人開了一槍或是好幾槍?」

「先生,報紙說大公被打得變成了一個篩子。那人把子彈全射光了。」

「他手腳可真敏捷,穆勒太太,乾淨俐落。如果換我去幹這種事情,那我得去買把白朗寧。這種手槍看起來像個玩具,可是只需兩分鐘,就可以打死二十個大公,不管他是瘦還是胖。不過,我們得關起門來說個老實話,說真的,穆勒太太,胖的還是比瘦的好打一點。

大家都還沒忘記當年葡萄牙人是怎樣槍殺自己的國王的,那傢伙就是個胖子。畢竟,哪有骨瘦如柴的國王呢?好啦!我現在要去『喝兩杯』酒館啦。如果有人來取那隻付過訂金的短毛歪腿矮狗,妳就告訴他,我已經把牠放在我鄉下的養狗場裡啦,前不久,我剛替牠剪齊了耳朵,得等牠長好了才能領去,否則會生病的。妳就把鑰匙交給那位女看門人吧!」

***

「喝兩杯」酒館裡只有一位顧客,就是為國安部門當密探的便衣警察布雷特施奈德。老闆巴里維茲正洗著各種玻璃杯盤。布雷特施奈德想方設法想和他談點正經事,可就是聊不起來。

巴里維茲的開口成「髒」可說是遠近馳名,沒幾句就是屁呀、屎的。

「今年夏天滿不錯的。」

這是布雷特施奈德鄭重談話的前奏。

「不錯個屁。」

巴里維茲答道,並將杯盤放進櫥櫃裡。

「他們在塞拉耶佛可給我們幹了樁好事啊!」

布雷特施奈德似乎嗅到了什麼,接上了這一句。

「在哪個塞拉耶佛呀?」

巴里維茲反問了一句。

「是在那個努賽爾酒館?那裡可每天都有人幹架的,眾所周知那個努賽爾。」

「是波士尼亞的那個塞拉耶佛,老闆。他們在那邊槍殺了斐迪南大公。您對此有何看法?」◇(節錄完)

——節錄自《好兵帥克》/麥田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雅洛斯拉夫‧哈謝克(Jaroslav Hašek 1883-1923)

哈謝克一生發表過約一千五百部短篇小說,其代表作《好兵帥克》,在他歷經應徵入伍、遠赴俄國,戰後重返布拉格之後,才開始正式動筆,以戰時所見人、事、物作為藍圖,重新構思。一九二三年,哈謝克於撰寫本書第四部的途中逝世。在他死後,由畫家好友約瑟夫‧拉達為全書配圖,成為如今聞名全球的版本。

本書不僅是小說,也是古老奧匈帝國最後生涯的歷史紀錄,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捷克社會最細膩、忠實的文化剖面。直到今天,「帥克」一詞已是「大智若愚」、「遭強權壓迫、不幸而機智的小人物」之代表。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幸運的是,人類文明終究很快克服生產力不足,也因此延長了壽命。不同世代,或越來越多世代的人共處同一時空,相親相愛,不但是普遍的現象,更成為社會核心價值,成為幸福家庭的指標。長壽則成為生活品質、社會文明的指標。
  • 我在北極光號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陽光,玻璃上沒有一點指紋或海水,閃閃發光的白油漆非常新,彷彿當天早上才完工。
  • 《彼得潘》(愛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樣不太在意外表;此時他正欣喜若狂地跳來跳去,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這麼開心,全都要歸功於溫蒂才對。他還以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 狩獵術語中有個頗具啟發性的詞彙,可以形容這類印痕——嗅跡(foil)。生物的嗅跡就是足跡。但我們很容易便忘卻自己本是足跡創造者,只因如今我們多數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這些都是不易壓印留痕的物質。
  • 畢竟超過了半個世紀,當然不一樣啊!道路和運河都整備得很完善,街道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簡直可說是煥然一新。這裡的很多房子曾經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經過之後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時值一月下旬,我順著輪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時新英格蘭才剛披上一層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漢姆市在漸沉的暮色下閃閃發光,街燈照亮沿岸一整排結冰的建築,磚牆彷彿鑽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輝,煤氣路燈的光點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搖曳彈跳。
  • 參加相親派對簡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向來避不參加,但占卜上寫著「努力脫胎換骨」,而且我也對玻璃工藝頗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繼續過目前這種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過後,在駛往聖布里厄的列車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種無動於衷的眼神凝視著春日午後淡淡陽光下掠過的景色。這段從巴黎到英倫海峽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滿了醜陋的村落和屋舍。這片土地上的牧園及耕地幾世紀以來已被開墾殆盡──連最後的咫尺畦地都未漏過,現在正從他的眼前一一湧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