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鐵工的人(4)

鐵工夏令營

無極限的生活工法,不被彎折的意志,與鐵共生的男人
作者:曾文昌

「在當學徒甚至當師傅時,最怕的就是站在鐵屋邊緣焊C型鋼、鎖水槽、換水槽,或做收邊這些動作,因為一不小心,便有可能是工具或型鋼、水槽掉到樓下,更嚴重的就是人掉下去。」(Ben Nelm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大紀元)

  人氣: 152
【字號】    
   標籤: tags: , ,

續前文

有天,當兵同梯的母親陳媽媽請我去幫他們家的屋頂做維修,施作完後,在客廳坐著聊天。陳媽媽問我的生意好不好?

我回說:「還過得去……還有待努力。」

此時,陳媽媽就在同梯面前不斷的誇我努力,賺的是辛苦錢,要同梯懂得知足,懂得珍惜現在的生活。

同梯陳說:「做鐵工哪有什麼,只是爬比較高而已,若我去做,也一定辦得到。」

陳媽媽有點生氣的說:「最好是,你如果撐得住一個月,就算你厲害,看你要什麼,我都買給你!」

同梯陳不服氣的說:「這你說的喔,我明天就去昌仔那裡上班,說到要做到喔!」

陳媽媽說:「就怕你不敢……我等著看!」

陳媽媽邊說邊給我打暗號,意思是拜託我讓同梯陳來我這裡工作。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本來開玩笑的事,卻當了真。

我跟同梯陳說:「你認真的嗎?」

同梯陳說:「當然啊!我媽老說我是軟腳蝦,說什麼我是好命,有家族企業可繼承,不然我去外面就會怎樣又怎樣,當兵時你也知道我體力不差,這次,我一定要證明給她看!她輸了,我就要她買輛車給我!」

聽他那麼說,我只得回應道:「喔,好……那你明天八點準時來我工廠。不過,我們最近都在做鐵屋,會很累喔。」

同梯陳說:「你擔心什麼?你真把我當軟腳蝦嗎?」

我說:「當然不是,只是這工作真的不輕鬆……」

同梯陳說:「放心吧,明天見!」

果然,隔天一大早,同梯陳準時的出現在我工廠門口。

「你到了?那走吧!」

於是一行三人載著滿車的工具跟材料前往工地。這次的工作內容,就是在舊鐵皮屋前後端往前延伸,加做新鐵皮雨遮。由於材料都不是很長,為了省吊車錢,所以所有東西都需用人力搬上六樓天台。

同梯陳為了表現他的體力不輸人,特別挑了最重的,我看了馬上阻止他。

我說:「重的給我來,你剛來先適應一下,先拿你覺得可以的上樓就行。上樓時不要急,要懂得換氣。」

同梯陳說:「哪有那麼誇張,搬個東西而已……」話還沒說完,東西拿了就走。

總算搬完了,我看到同梯陳臉紅通通的,還喘呼呼的。我說:「很累厚,休息一下吧。我先準備,你休息一下。」

同梯陳看我們沒休息就繼續做,不好意思自己在那邊休息,也不服輸的站起來幫忙。於是,我們就在烈日下搭起了遮雨棚的骨架……

總算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我們一到餐館便點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但同梯陳點了餐卻一副沒什麼胃口的樣子。

我問:「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同梯陳說:「好久沒這樣操了……呵,所以有點不適應……我休息一下就好。」

我說:「好,現在太陽還很大,等一下我們休息到兩點,讓你多休息一下。」

同梯陳說:「為什麼?不要為了我改時間。」

我說:「還好啦,你不知道,如果地面是三十四度,那鐵皮上面就會感覺到約四十度,很熱很燙……鐵皮燙得連手都不能摸。誇張點的說法,蛋打上去,說不定還會熟。所以,我們有時候會故意避開中午的烈日,休息到兩點,然後做晚一點,這也是變通的方法。」

同梯陳說:「喔喔,我懂了。」

於是,我那天中午就休息到兩點再開始做,可是無情的太陽還是照得我們皮膚發燙,雖然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但我可不想第一天就嚇跑同梯陳,所以一直吩咐他載上斗笠防止脫水。

總算骨架全部做好了,我看到同梯陳聽到下班時的表情,好像聽到要退伍般高興。

「呵……辛苦你了!明天開始蓋板……」我向同梯陳解說著明天大概的行程。

「好了,那明天見嚕。」

隔天一早就看到同梯陳已經在工廠門口等,可是我一靠近他,就聞到了一股藥味……是擦勞滅跟不知名的藥味。

我問:「你哪裡受傷了嗎?」

同梯陳笑著說:「沒有啦,昨天回去鐵腿、鐵手(橫紋肌溶解症),然後整個都曬傷……」

「真的耶……」我把同梯陳短袖的袖口往上撥,紅白分明。我對他說:「你辛苦了,這份工作真的不適合你,你媽太了解你了,所以故意激你,她為了是讓你知道錢賺來不易。去跟你媽道個歉,事情應該就可以結束了。」

同梯陳說:「我才不要哩,才做一天,會被笑死!不不不……不可能……」

我說:「好吧,你自己看著辦,不勉強。」

我心想,陳媽媽真是太高招了,但也太為難同梯陳了,到底誰輸誰贏呢?真令人期待……

我們又回到了昨天的工作地點。

我對著同梯陳說:「昨天搭好C型鋼骨架,今天要蓋板。蓋板前要先鎖水槽,由於水槽太長,你又是生手,所以我會用繩子綁住水槽,你顧著繩子,幫忙出力。重點是,如果我們失手,那你要拉好繩子,不要讓水槽掉到樓下。」

同梯陳臉色凝重的說:「好。」

我笑著說:「沒那麼嚴重啦!」

話說完,我們便開始分頭進行。我與另一位師傅爬上骨架,慢慢的往屋子前端邊緣前進。因為人必須坐在前端的鋼樑,然後抓著會扭轉的水槽,將它鎖在C型鋼上。

總算如計畫順利完成了水槽安裝。

同梯陳驚恐的問:「你們都不怕嗎?」

我想了想,說:「當然會怕,在當學徒甚至當師傅時,最怕的就是站在鐵屋邊緣焊C型鋼、鎖水槽、換水槽,或做收邊這些動作,因為一不小心,便有可能是工具或型鋼、水槽掉到樓下,更嚴重的就是人掉下去。不瞞你說,我還常常做有關這些畫面的惡夢,光我做這行到現在,已經不知道聽過幾個因為這樣而墜樓的案例。」

同梯陳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昌仔……我現在才知道你的錢賺來不易,都是辛苦錢,賣命錢……」

我說:「現在還好啦,我都會像剛剛那樣綁好安全帶。而且不止人綁,東西也綁,所以現在很少做惡夢了,呵呵……」就這樣,同梯陳和我們又度過了一天。一樣的,我跟同梯陳解說明天要安裝的工作項目,並約好明早見。

隔天,同梯陳仍準時的在工廠等候,只是這次有所不同。看著同梯陳穿得帥氣時髦的服裝,我心裡有數了。

我笑著說:「怎麼了?」

同梯陳支支吾吾的說:「昌仔……不好意思,直到昨天,我才真正體會到每個行業都有他辛酸的地方,你的工作我太小看它了。我媽媽說的是對的,我太好命了,總是覺得自己什麼都可以,但在你這裡,兩天我就暈了,更別說是一個月,一個星期我都有問題。謝謝你給我機會嘗試,我會珍惜我所擁有的,我昨晚回去也跟我媽媽說了你鎖水槽的狀況,我根本辦不到……我錯了,所以今天是來跟你說一聲的。」

我說:「沒關係啦!伯母用心良苦,你要懂她對你用的心,加油吧!」

於是,同梯陳心甘情願的接下了她媽媽所開設的安養中心,並且在幾年後擴大經營,還得了政府發的若干獎項。

想想,如果沒有陳媽媽的用心,恐怕結果會有所不同吧。

作者簡介

曾文昌(昌仔)

鐵工~昌仔本名曾文昌,生於西元1971年,處女座O型。

從小個性內向害羞,在老師眼裡是個知本分、盡本分的好孩子。在團隊中,屬於那種躲在角落默默做事、不愛出風頭的男生。

在懵懂的少年時期,幸好可以遇到人生中的貴人——他的大伯與老闆。是他們用包容與耐心幫助了他,讓他有個目標可以前進,並了解可以為自己做些什麼事。

從事鐵工至今已經三十個年頭,他用鐵與人們接觸,從中得到很多感想與故事。

這些感想與故事也影響了他自己,讓他知道做事有很多選擇,是昧著良心以賺錢為目的,還是使盡全力做出讓人感動的作品?

個性決定了選擇,對於這一份工作,他這樣說:
「是的!我選擇了參與客人的夢想與故事。
我不願意成為破壞他們美夢的人。我希望做出來的東西是符合他們所期待的,甚至高過他們想像,能讓他們感到驚喜。因為,每每看到他們看到我完成後作品,臉上所露出來那種喜悅的表情,我也會跟著高興起來。
我喜歡這種感覺,我也上癮了,這也成為我做事的方法。」@(節錄完)

──節錄自《做鐵工的人》/柿子文化提供

(《做鐵工的人》書封/柿子文化提供)
(《做鐵工的人》書封/柿子文化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算是個很堅強的人吧,可是我一想起那個死神那麼悠閒地喝著啤酒,我卻在這裡忙個半死,結果我再也忍不住了,生病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放聲痛哭。
  • 這位老大揚言宣稱將來他出院以後,要砍掉住院醫師以及主治醫師各一條腿,好讓他們感同身受疼痛的滋味。醫師則揚言要強制老大去煙毒勒戒所。
  • Gwilym Davies在萃取濃縮咖啡,便流暢地將把手鎖上後,按下沖煮鍵,接著往後退了一步,然後雙手再抱胸,不發一語,專注地看著濃縮咖啡整個萃取流程。整個過程流暢到了極點,沒有一絲絲多餘的動作,連專注的眼神都那麼炯炯有神,實在是帥呆了!
  • 我和Chee在那次聚會中認識了各行各業喜愛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輩子都無法認識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們每個人生命裡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點燃了相遇的火花,
  • 除了讓孩子從小學會珍惜自己擁有的玩具,培養他們管理物品的概念,而當孩子玩膩玩具後,拿到舊貨市集去賣,還可以讓孩子來場買賣交易的真實演練,也能進一步養成孩子的金錢觀。
  • 一個完善的遊戲廣場,提供給孩子們身體大小肌肉整合發展的機會,一個從小就沒有玩夠的小孩,上小學後較可能發生學習專注力的問題;在學齡前有足夠的戶外活動,是孩子們最真實的體驗學習。
  • 卸下那個完美老婆和媽媽後,我練習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對先生和兒子說,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飯,我需要到房間睡覺,或者去跑步什麼的。
  • 伊森相信,只要樹屋維持穩固,樹幹就會在鉗箍結構周圍生長,有助於預防樹屋進一步下滑,並可以讓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著說:「你知道,只有時間才能證明我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 海洋的面貌變幻莫測, 色彩斑斕,光影交錯,日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薄暮中煥發出神秘色彩,海的樣貌與情 緒,無時無刻不在變化。
  • 克利雪多夫‧哈蘭特,根據義大利音樂家馬連吉歐所寫的彌撒曲以及少數的經文歌《Maria Kron》還流傳至今,其中所運用的作曲法十分地精妙,標示著文藝復興時期波希米亞的音樂成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