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心升:以史為鏡看毛邪(上)

毛澤東思想不僅是從中共毒蟲體制內脫穎而出,而且是歷史大戲中一切丑角及邪惡思想在他身上的積澱 。(網絡資料圖片)
人氣: 18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6日訊】

目錄

(一)歷史是面陰陽鏡
一、人的內在的本質的素質的塑造
修煉的文化。
做人的文化。
土匪、獸性文化。

二、外在的生存本領——技能的文化。
一是低級的。
二是高級的

(二)陰陽鏡中照毛邪
一、野獸思想。
二、理論化了的土匪思想
三、魔鬼思想。
四、一個蠱蟲的生成

(三)毛魔的言與行
一、一個極端自私自利的惡魔
二、極端殘忍的冷血動物
井岡山時期暴力燒殺 毛澤東親令殺地主全家老小
消滅江西地方紅軍(AB團)
消滅四路軍
殺害劉志丹與習仲勳蒙冤

三、無道德底線的蠱蟲

用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換取毛主義
國土換政權
不要賠款 謝惡魔
毛聲言,餓死人可以做肥料,是好事。
用四億中國的生命換霸權
鑽腦取髓當補品

四、雙料流氓
生活流氓
政治流氓

五、邪神裝正神

六、運動五部曲
造愚民 蓄邪能
造魔神 立淫威
造敵人 煽仇恨
控輿論 刮陰風
魔鬼思想的瘋狂大宣洩

(四)從《矛盾論》的謬誤揭開毛澤東哲學家的面紗。

(五)歷史大戲誰主賓?

說到黨文化就不能不提到毛澤東與毛澤東思想,它是黨文化的核心。一直以來,中共說它是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並且還爭風吃醋,說是集體智慧的結晶。這個曾經在中國的大地上肆虐、毒害中國人民近一個世紀,直至今日,他的那塊臘肉還擺在天安門廣場上,魔像放在天安門城樓上,每年12月26日成千上萬的毛粉還到韶山膜拜紀念他,隔三岔五的還會看到汽車上、人們的胸前掛著他的魔像,究竟為什麼能有如此大的邪勁,能如此長期的毒害中國人民呢?他到底發展了什麼呢?

(一),歷史是面陰陽鏡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想首先要弄清人類究竟應該有什麼樣的文化,什麼樣的思想?

其實這個問題我們的老祖宗早就給我們做出了很明確的回答。

歷史是一面鏡子,我不自量力的把中國傳統文化梳理了一下,用這面鏡子照照毛澤東思想究竟是什麼貨色。我覺得人類的文化不管有多麼的龐雜,概括起來可以分為兩大類:

一是人的內在的本質的素質的塑造,或曰人的道德的培養,即做人的根本;

二是外在的生存的本領,或曰技能的東西。

前者又可分為三點,後者可分為兩點。

那麼,人的本身的內在的素質的塑造方面有哪三點呢?

一是,修神的文化,

二是,做人的文化,

三是,不是人的文化,或曰獸的文化、土匪文化、魔鬼的文化。現在我們就分別談談這三種文化。

這三點,用善惡的標準來衡量,可分成是兩大類,所以我說歷史是面雙面鏡。

一,人的內在的本質的素質的塑造

1、先說說修煉的文化。

這是古今中外人世間存在的大道理,嚴格的說,他是高於人的文化,即修神的文化。如道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耶穌教和今天在社會上廣泛傳播的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都是在研究人是那裡來的,應該到那裡去:天、地、人是什麼關係?都講人來到世上做人不是目的,通過修煉返本歸真,回歸天國世界,才是根本目的。我們中國有一句話說: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我想這些才是博大精深的。就說《道德經》吧,老子說:「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翻譯成現在的話說:我發現一個東西是萬物之母,他是很大的、獨立於這個宇宙以外的東西,是生成天地萬物的,我不知其名,我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道」。這句話使人迷茫了兩千多年,只有修煉的人才能弄明白。聖人還認為漢字是神造的,有人認為是迷信。可是,就拿那個「天」字來說,它包含的內容讓人不可思議。天字中為什麼含有一個「人」字呢?聖人講的是天人合一,第一道槓是代表天,第二道槓代表地,人貫穿其中,天地人合一的大系統形象在這個「天」字中就完全表現出來了。有一句話說,人命關天,好人可以成神,變壞了的神就會掉到地下來做人。從修煉的角度看這個「天」字還有這層內涵。如果沒有神的參與,一個普通人能有這麼高的智慧嗎?現在中國人幾乎只知道四大發明,這些高深的的大道理,比四大發明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從另一方面來說,這種高深的大道理,不管你信還是不信,從古到今,其修煉的人如大江流水源源不斷,修道成仙的數不勝數:如軒轅黃帝白日飛升,八仙過海等許多神話故事,都耳熟能詳。其經書如汗牛充棟。大家都看過《西遊記》,唐僧取的經書數不勝數,莫高窟的經書也成千上萬。不管這個人能不能修煉成神,可是,凡是心裡有神的人,就決不會去做壞事。有人也可能提到某些宗教,搞殺戮爭鬥,爭權奪利等等,那是已經邪變了的宗教,其實他們已經不信神了。不能用這種邪變了宗教去看待那些真正信神的宗教。所以說,從這個狹隘意義上講,真正信神是提高人的道德水準的重要保證。

俄國有一個教授曾舉行一次破除迷信的演講會,他說:上帝是不存在的,天堂、地獄是不存在的,如果有的話,他現在就把我的頭割下來,那我就信他。他說完後,閉目一回兒,然後睜開眼睛,擰動了一下脖子,環顧左右說:看看,我說沒有上帝吧?正在這時,一個老太太,是一位天主教徒,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說:教授先生你的比喻太精采了,我確實無法辨駁,可是,我要問你兩個問題:一,我相信有上帝、有天堂、有地獄,當我死了以後我發現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你說我會失去什麼呢?二、假如你死了以後你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又因為你的不信而無惡不作下地獄,你會感覺怎麼樣呢?教授無言以對。

毛澤東思想中竭力推崇無神論,那麼,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進化論認為是猴子變的,古代聖賢告訴我們是神造的。無論是進化來的也好,神造的也罷,我說是宇宙中孕育的。這不違背進化之說,也不違背神造之說。既然宇宙中能孕育出一群有思想有智慧、有道德的人來,那宇宙卻是無知的?一個能孕育出智慧聰明的孩子的母親卻是無知的,這符合實證科學的邏輯法嗎?因此古人告訴我們萬物皆有靈。著名科學家牛頓在1678年出版了巨著《數學原理》。書中詳述了力學原理,解釋潮汐、行星的運動並推算了太陽系的運轉方式。獲得巨大成功與榮譽的牛頓自己卻一再表明他的書完全是一種現象性的描述,他絕不敢談論至高無上的上帝締造宇宙的真正意義。《數學原理》第二版出版時,牛頓曾在書中寫下這一段表達他的信念:「這一切盡善盡美的包括太陽、行星、彗星的大系統,唯有出於全能的上帝之手……就像一個盲人對顏色毫無概念一樣,我們對於上帝理解萬事萬物的方法簡直是一無所知。」

2、做人的文化。

做人當然要有個標準,那標準就是孔聖人給我們立下的儒家思想,即「仁、義、禮、智、信、忠、孝、節」以及溫、良、恭、儉、讓等美德(這裡只是從一般人的膚淺的理解上看,其實,其中也含有修煉的內涵)。幾千年來,我們中華民族世世代代遵循著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這做人的道理,使我們有別於動物,更不同於野獸,並在世界上贏得了文明禮儀之邦的美譽。祖祖輩輩又有許多賢人學者為此而著書立說,將這一學說發揚光大,雖然個別人對此有些曲解,但還不失其正統的軌跡。無論是孔子、孟子、朱子等等,其經書有《論語》、《詩經》、《中庸》、《大學》、《禮記》等等,即使一般平民百姓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年年寫春聯時都要寫上「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的對聯。大家都知道宋代大儒朱熹給他的後人寫了一篇流傳甚廣的文章《朱子家訓》,教導他的後人信神明,講道德,不圖名利、不貪財等等。人是有名利情的,這個東西要約束在適當的範圍,否則就會泛濫成災,君不見多少人為了權而不擇手段,多少人為了利而殺人放火,多少人為了情慾恨不能天下美女都據為己有……所以聖人就給人立下規矩,將人的名利情約束在適當的範圍。讓人做一個真正的人。

3、土匪、野獸文化。

上面已經提到的兩種文化,是人類真正正統的傳統的文化。歷史上還有一種副的文化,如,以商鞅為代表的法家的嚴刑峻法,以王充為代表的無神論,《厚黑學》,小說中的暴力爭鬥與淫亂,如《金瓶梅》、《西廂記》等。體現在行為中的是個別王朝中的窮兵黷武、荒淫暴虐、草菅人命、宮庭政變、陰謀詭計、爾虞訛詐等等。體現在社會人群層面,那就是,土匪行徑,欺男霸女,行凶短道,殺人害命,欺行霸市、強買強賣,品德惡劣。到了現代,把這些壞的東西都理論化了,打上了科學的外衣,曰: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階級鬥爭。很顯然,這些東西都完全違背了前面提到的做人的標準,更不要說是修神了。人不讓做,神不讓修,還能做什麼呢?只能做野獸、土匪、魔鬼了!

我們都知道,具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華民族的文化是博大精深的,這也是共產黨常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然而博大精深在哪裡呢?我們認為博大在佛、道、儒,精深在佛、道、儒,如果把這些正統的東西都不要了,還講什麼博大精深的呢?僅評四大發明嗎?那只不過是技能的東西,與上述相比只是小能小術。

二、外在的生存本領 ——技能的文化。

當然這也是人類的一種文化,也是人類生活之必須。

上面說了,這也可分為兩類:

一是低級的。

如人要吃飯,就要會種地;要穿衣服就要會做衣服;要有地方住,就要有人會蓋房子;人要生病就有人會治病;要走路就有人會造汽車、火車等;再例如四大發明、現代科學等等。

二是比較高級。

如預測之類,周易、八卦、預言,人體經絡學說等等。這些技能的東西與人的自身的本質的塑造,或者說是道德的塑造相比是第二位的。換句話說:前者是本,後者是末;前者是核,後者是皮。但是即使這個外在的皮,其中的高級部分,如預測之類,周易、八卦、預言,人體經絡學說,也被中共批為迷信,直到現在還在批中醫。其實,在這個技能文化之類,一部易經也夠得上是博大精深的了,這些都被邪黨批判了,在邪黨那裡博大精深的文化已經成了空殼,名存實亡了。

小結:在人的本身的塑造方面,其中前兩種,修身的文化與做人的文化都是正統的、講究道德的、善良的文化,可以歸為一類。而第三種文化是邪惡的,可以單獨的成為一類文化。因為技能的文化,特別是低級技能無論好人壞人都要用的,這裡不再評述。那麼,單就人的本質的塑造的文化,就成了正邪、善惡、陰陽兩面鏡子了。

(二)、 陰陽鏡中看毛邪

請大家給毛澤東思想對號入座,看看毛澤東思想符合那條標準,看看毛澤東是個什麼樣的人,其思想是什麼思想。

一、 野獸思想

毛澤東把孔聖人教人做人的仁義禮智信等,統統批判為封建迷信。很明白,讓人做一個真正的人,在毛澤東思想中找不到根據,而找到的就是進化論,讓人等同於動物,要像動物一樣的弱肉強食。這是馬克主義的理論基礎,當然也是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基礎。也就是說,不讓做人,要做野獸,是毛澤東思想的一個主要特徵。

你知道麼?達爾文的進化論,就是從本質上給人的人形中再按上一顆獸心。

進化論的弱肉強食,講的是叢林法則,是野獸的一種本能。如果不加分析, 把人與動物等同起來,此論似乎是正確的。可是,我們仔細分析一下,進化論本身就是一個瘸腳的東西,它把形體與精神分割開來,只講形體的進化,不講精神道德的進化,而且相反,形體進化了,精神道德反而退化了。它說:人是從無機物到有機物、微生物、低級生物到高級生物、猴子……最後變成有精神有思想的現代人。既然是進化,是不是也應該在精神上,由無精神到有精神、無思想到有思想、無道德到有道德的進化呢?可是,當人類從很久很久以前一步一步的進化到二千多年以前,地球上出現了釋迦牟尼、老子、孔子、耶穌等聖人賢人,告訴了人應該博愛、應該善良、應該講道德、應該講仁義禮智信忠孝節,給人規定了做人的標準了。也就是說,人不僅有了人形,同時也有了人心。可是二千年以後,達爾文卻讓人們像野獸一樣的「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不就是在人形裡面安上一顆獸心嗎?形體進化了,精神道德反而不進化而是退化了。

其實,達爾文也並沒有肯定他自己這個東西,他說:這是個假說,有待後人去證實。然而一百多年過去了,很多中間環節並未找到,卻被馬克思匆匆忙忙的認可了。達爾文還說:這是魔鬼的聖經。魔鬼聖經真的被魔鬼給利用了。從這個邪惡的理論出發,馬列們製造出邪惡的鬥爭哲學,毒害了億萬人民,使不少人至今還認可這個邪理。大家想想,從這個意義上說,毛澤東思想是野獸思想不是很恰當的嗎!

現在考古學家發現,地球上的生物的產生與發展,不是經過一個漫長的過程,而是暴發性的。這就打破了進化論的所謂生物的產生與發展,是個漫長的過程的假說。暴發性的產生與神造人、神造萬物的傳說是一致的,因為只有神造萬物才是一忽兒的事。自從進化論問世以來,不僅能夠經得起檢驗的證據沒有找到,相反,考古學家的發現,完全打破了《進化論》裡設想的人類進化體系,《進化論》的三大經典證據:比較解剖學、古生物學和胚胎髮育學的重演律,隨著科學的發展都相繼瓦解。直至今日進化論所講的所謂人類的進化的中間過程根本就找不到證據,如果說人類是某水中動物進化來的,那麼是什麼水中動物?許多從猴子到人的中間物種的化石也是找不到的。所以,新西蘭遺傳學家但頓在《出現危機的理論:進化論》一書中說:達爾文進化論是二十世紀最大謊言。國外許多科學家都已經拋棄了這個謬論,惟獨中共為了政權還在死抱著馬列毛思想中的這具殭屍不放。

二、理論化了的土匪思想

一談到土匪,大家都知道,那是一夥打家劫舍,奪財害命、欺男霸女的暴徒。可是,他們沒有給這種土匪行為搞出一套完整的理論根據,可馬克思主義,把這種打家劫舍、奪財害命的土匪行為杜撰出一個合理的藉口——剝削。又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杜撰出鬥爭哲學,並把這種階級鬥爭說成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動力。繼之杜撰出社會發展的階段論。由這種鬥爭,將社會推進到道德高尚、物質極大豐富、人間天堂的共產主義。大家沒有想一想,一群具有土匪與野獸行為的、變異的人群(其實,這不應該再叫人,應該叫獸人)怎麼會給人民建天堂呢?這樣的一群獸人,天堂還沒建成,早就把人民送到地獄裡去了。

當年毛澤東在井岡山造反時就打出這樣的標語:「你想種地主的地嗎?你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嗎?你就來當紅軍」。綁票勒索,是紅軍的主要的經濟來源。土匪都講「盜亦有道」,雖然也搶財害命,但是,他們卻規定替天行道,對於忠厚的、善良的財主不殺不搶。而毛澤東思想卻不是這樣,他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純粹用窮富劃分善惡,凡是富人一概打倒,比土匪有過之而無不及。本來井岡山是王佐、袁文才兩位山大王占山為王的,毛澤東上山後奪了他們的權,自稱大王,後來共產黨又將王佐、袁文才殺死。再後來又假借清AB團的名義,用非常殘酷的手段清除異己,在自己的內部大開殺戒,僅僅四萬人的紅軍,被他殺死了近一萬人,為以後的延安整風與其建政後歷次政治運動創造了組織經驗、思想政治經驗,一套完整的土匪理念在毛的頭腦中形成了。毛澤東自己有話說:「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流氓無賴的土匪嘴臉暴露無遺。

我說毛澤東思想是土匪思想,其實這是對它的褒揚,應該是比土匪更土匪。因為土匪是偷偷摸摸的,而毛澤東的土匪行為是明目張胆的,是有一套完整的邪惡理論為指導的、並以其矇騙眾生的。所以操作起來既沒有底線,又轟轟烈烈、慘絕人寰。

我有一位朋友,出身於地主家庭,他跟我講了他家的這樣一段故事:

1941年夏天,「土土匪(我把共產黨稱為洋土匪)」到他們村綁架了十幾個大戶人家的青壯年。只是每家交了一百大洋,將人贖回。對於這些人家確實是已經傷筋動骨,但是還沒有致命。

也是世道變,人心壞,中華民國雖然在1921年建立,至三十年代,有那麼十年的黃金時代。可是,自從日寇入侵,中共有在井岡山成立蘇維埃,分裂中華民國,軍閥混戰,各地豪強乘勢起事,招兵買馬,各占一方,欺壓百姓,就只是某某一地就有土匪頭子張鴻飛、張福、高畢連(音)等等,到處強逼派錢、派糧、派飯,社會黑暗到極點,特別是那些富裕戶,只有賣地應付土匪們的苛捐雜稅了,讓他們初步嘗到了土匪給強加的苦頭。所以,中共建政後就製造出一句話:「萬惡的舊社會」,人們不加分析,也就以為是真的了。其實,這段歷史,不能代表中國真正的歷史。我們經常說,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是世界上最輝煌的,如果是像中共宣傳的萬惡的舊社會,還怎麼輝煌呢?即使,像共產黨所說的萬惡,比起共產黨來說也是小巫見大巫。現在,我們就看看洋土匪是怎樣殘害人民的:

洋土匪來了,受害的首當其衝的是地主。

1945年,中共從西邊的某某縣來到這個村,1946年秋的一天,村子農會的人,背著兩桿大槍闖進地主的家挨家挨戶的將地主一家一家的全部趕出家門,然後,門上再貼上封條。家裡的主人被關在村裡的一個空屋子裡。第二天又挨家挨戶的往外搬東西,直到搬的屋內空空為止。罪惡就是有幾畝地,這就是剝削?剝削就得掃地出門?剝削就要被關、被殺?接下來就是「砸狗頭」。地主有什麼罪惡?明明是人頭,中共說成是狗頭。一個是剝削,一個是狗頭,這就把殺人貼上兩個名正言順的標籤。不知地主的這個剝削與中共殺人的罪惡孰重孰輕?!

第一次中共的工作隊給該村定下要殺四個地主。可是,殺人不是鬧著玩的,沒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老少爺們,低頭不見,抬頭見,人家不就是多了幾畝地嗎?……屋子裡靜得連血管跳動都能聽得出來。工作隊的人一看這陣勢急了,盒子槍往桌子上一拍:你們分了他們的財產,就不怕他們反攻倒算……在工作隊的淫威下,找了半天,只找了三個人。最後,在工作隊的啟發下:王X說:有一次,我的羊吃了趙某某的白菜,被他牽了去,我去要羊,被趙某某訓了一頓,就殺他吧。殺人如同兒戲!第二天這四個人就被糊裡糊塗的砸昏後又槍決了。

剝削乎?私仇乎?流氓是不會去分辨的。這對盜亦有道的「土土匪」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後來是斗資本家,再後來是斗農民,搞合作化、統購統銷,再後來是斗知識分子……無休無止的斗中國人。所謂的舊社會的土匪們能達到這個水平嗎?!說毛澤東思想是土匪思想還有什麼懷疑的呢?!

三 魔鬼思想

大家都知道,毛澤東號稱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是馬列主義的忠誠繼承者與捍衛者。那麼馬克思是個什麼貨色,中國人可能還不太清楚。非常感謝九評共產黨的編輯,繼《九評共產黨》之後,又給我們推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使我們進一步認識到馬克思及其主義的本來面目,也就認識到其忠實徒子毛澤東的本來面目。

馬克思的無神論、唯物論出台的背景,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有這樣一段記述:

馬克思出生於一個富裕的猶太家庭。在他6歲那年,他父親放棄了猶太教而轉信基督教,馬克思也在同一個教堂受洗成為基督徒。他曾在作文裡熱情洋溢地讚美上帝,但是後來神祕的事情發生了。馬克思突然對上帝產生了不可思議的仇恨,一個完全不同的馬克思出現了。

西方的馬克思研究者發現,馬克思的轉變是因為受到撒旦信徒的影響,也成了撒旦崇拜者。撒旦就是魔鬼,這一點會讓很多中國人感到震驚。我們不妨從馬克思自己的作品來一探他的魔變過程及充滿暴力和仇恨的內心世界。

馬克思18歲時寫了一個叫《Oulanem》的劇本,其中寫道:「毀滅,毀滅……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同志!』……如果存在一種吞沒一切的東西,我將跳進去,以毀滅這個世界。」

馬克思心裡那種莫名的仇恨、莫名的狂暴,讓人不寒而慄。

在另一首詩《演奏者》(The Fiddler)中,馬克思寫道:「啊!我將黑血之劍,準確無誤地插入你的靈魂……我從撒旦手中將它換來……我奏響渾厚、美妙的死亡進行曲。」在《蒼白少女》(The Pale Maiden)中,馬克思寫道:「我已失去天堂……現已註定要下地獄。」

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詩中,馬克思承認,他的目標並不是改善世界,而是要毀滅世界,並以此為樂。「帶著輕蔑,我向世界挑戰,在世界的臉上,到處投擲我的臂鎧,這侏儒般的龐然大物倒下、抽泣、傾沒,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滅我的喜悅。那時我將如神一般,穿越已成廢墟的王國,凱旋而行。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火與業,我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

馬克思對世界的仇恨來自哪裡?馬克思在《絕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中道出了一些端倪。

「在詛咒和命運的刑具中,一個靈攫取了我的所有;整個世界已被拋諸腦後,我剩下的只有恨仇。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度痛苦。」

馬克思給他父親的信中寫道:「一個時代已然落幕,我的眾聖之聖四分五裂,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一種真正的不安占據了我,我無法讓這躁動的鬼魂平靜下來,直到我和疼愛我的你在一起。」

馬克思內心的變化當然引起了他父親的焦慮。他在信中囑咐兒子:「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的跳動,不讓魔鬼令你的心疏離美好的情感,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

馬克思的內心已然魔變,在《關於黑格爾》一詩中狂妄地寫道:

「因為我通過冥想發現了最深奧和最崇高的真理,所以我如同上帝一般偉大,我以黑暗為衣裳,就像『祂』那樣。」

也並非什麼祕密,馬克思的這些作品、通信和西方學者提供的大量考證都是公開的,只是共產黨國家故意忽視罷了。據《馬克思與撒旦》(Marx and Satan)一書的作者理查德•沃姆布蘭德(Richard Wurmbrand)說,他曾聯繫過莫斯科馬克思學院,被告知馬克思的作品共有100卷之多,其中只有13卷被公開印發。

那個時候的馬克思,他想的只是要毀滅世界,並沒有想要為無產階級、工人農民做什麼。但是,馬克思身為一個非常聰明且受過良好教育,同時內心又充滿了仇恨和暴力、反對上帝、詛咒人類、崇拜魔鬼的人,這正是共產邪靈要尋找的人間代理,邪靈選擇了馬克思。

信仰邪教、仇恨上帝的馬克思本身不是無神論者。是撒旦附體的思想。他們非常清楚,如果要打出魔鬼的旗號就不會有信眾跟隨他們殺人放火,所以,就杜撰出一個無神論來欺騙人民、對抗上帝。完成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使命。其實,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一上來就開宗明義的告訴我們:「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幽靈是什麼?不就是魔鬼嗎?!一個被魔鬼附體的馬克思,杜撰出一條邪惡理論被毛澤東繼承下來,而且還發展了這套理論,那麼,毛澤東思想是個什麼東西呢?

毛一生常談起他的母親,說小時候母親到哪裡他都跟著,趕廟會,燒香紙,拜菩薩,母親信佛,他也信佛,直到十幾歲時才與佛絕緣。

毛澤東信不信神呢?大家都知道他是最信神的,只不過他信的是邪神、是魔鬼、是小能小術。大家都知道毛澤東每到一處,或者要幹一件什麼大事,都要到寺院求神問卜。進北京前,經過一位高人的指點,一輩子不敢進故宮。另外高人告訴他8341這個數字,他把警衛部隊命名為8341,不敢改動。但是不知道含義是什麼。直到他死以後,人們才知道它的壽命是83歲,掌權41年。1976年吉林隕石雨的消息傳到他耳朵時,他震驚的很長時間沒說話。祕書問他時,他悲哀地說:要死人的,要死大人物的……

如此信神的一個人,卻不讓別人信神,對群眾大講無神論,是什麼禍心?只有魔鬼才能與之相提並論。

野獸、土匪與魔鬼的殘酷、嗜殺本性是一樣的,但是,野獸與土匪容易識別,而魔鬼卻是千變萬化的,大家都看到西遊記中的三打白骨精,那個妖精,一忽兒變成善良的美女,一忽兒變成善良的老公公,一忽兒變成善良的老太婆,馬列主義搞一套共產主義理論,講什麼人間天堂、大同世界,毛澤東杜撰出為人民服務(這個問題,我將在邪神裝正神中論述),都是如出一轍。

四, 一個蠱蟲的生成

道家的太極學說與易經中認為:「無級生太極,太極生兩儀……」世間一切都是陰陽對立而生的。所以,每個人都有佛性與魔性。社會也是這樣的善惡同在。歷史的軌跡就是這樣善惡雙向發展而來的。

毛澤東一生看了很多古書,那麼他都是學了些什麼東西呢?他繼承了哪一條軌跡,傳承了一套什麼東西呢?中國通史中的帝王將相宮廷爭權奪利鬥爭傾扎陰謀詭計的祕術,符合了他的魔性,他專門吸收這些負面的東西;對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中優秀的精髓如道家、佛家、儒家,凡是講道德的文化都毫無興趣;帝王崇尚的是秦始皇而不是唐太宗,並且自比秦始皇。

秦始皇是什麼人?其實大家都不知道。因為他統治中國的時間太短,被滅的六個國家對他貶多褒少。他在奪取政權時是利用了一些法家人物,如韓非子、商鞅、李斯、趙高等等,都是一些自私名利、對人民非常凶殘之徒。雖然他們自己一時取得高位,也創造了所謂的業績,但是他們都沒有好下場。而且連累家族遭斬。當秦始皇統一六國以後,他崇尚儒家思想,想讓扶蘇接班,扶蘇是崇拜儒家的。可是,因為他死的太突然,被李斯、趙高改了詔書,讓胡亥篡奪了皇位。這也是秦始皇利用法家人物奪取天下養成的禍根,致使秦朝二世滅亡。毛澤東不看這些,他就喜歡他的負面的東西。

他把古時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一概說成上封建的反動勢力。把仁君、忠臣說成是為了維護封建統治的假象,比昏君、奸臣還壞。文革期間一概掘墓鞭屍。毛澤東始終崇尚法家,即使在治國方面也大力渲染的是法家,一生拚命的批判儒家,但是他也並不依法辦事,其名言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完全是按他自己的喜怒哀樂辦事。融會貫通了《厚黑學》、勾心鬥角、文過飾非、嫁禍於人、陰奉陽偽、栽贓陷害、當面是人背後是鬼,並用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為指導,壞的說成是好的,好的說成是壞的,隨心所欲的製造敵人,並與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階級鬥爭邪說融為一體,使毛澤東的具有中國歷史上糟粕的總匯,如虎添翼,成就著百毒俱全的毛澤東思想。

據說有一種毒性很大的蟲子:蠹蟲。它是將一百個毒蟲放在一個罐子裡,最後它把其它的毒蟲都全部吃掉,只剩它自己。這就是蠹蟲的來歷。毛澤東思想不僅是從中共毒蟲體制內脫穎而出,而且是歷史大戲中一切丑角及邪惡思想在他身上的積澱。

有人可能會說,不要扣大帽子,請說點事實。不要著急,下面就告訴你毛澤東及其思想指導下的部分所作所為。(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4-16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