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漢戒網癮學校被曝學生遭灌水示眾手泡糞水

人氣: 11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近日,武漢新長征藝術培訓學校被曝以戒網癮為由,對學生進行高強度體罰,甚至讓女生把手泡在糞水中;對企圖逃跑者暴打、灌水示眾。而官方調查稱,此前曾到該校巡查,未發現體罰打罵學生現象。

據《北京青年報》4月16日報導,武漢新長征藝術培訓學校是一個封閉式培訓機構,學生不許帶手機,隔幾個月才能見一次家長。學校的規矩很多,從毛巾擺放到「尊師重教」,而讓學生們記住的方法只有一個——罰。

很多學生表示,已經忘記為何事受罰,只記得,曾被罰在烈日下跑5個小時;一天抄20遍《論語》、《道德經》和《弟子規》;蹲標準姿蹲2個小時,或者直到教官說停。

學生被送進學校的原因各不相同,很多是被父母「騙來」的。據報,學生最小的10歲左右,最大的28歲。有不少人動過「逃跑」的念頭,學校規定「一人出逃全體受罰」,逼迫同學間互相監督、舉報。

學生鄒濤稱,有一個男生在野外訓練時直接衝進山莊裡的人工湖裡,被教官揪了上來一頓暴揍。還有新生衝出校門口,被教官和幾個老生一起按在地上打,又被逼著參加額外的體能訓練。

徐鑫在這裡前後待了三年,她也曾目睹過「逃跑」的下場。她回憶說,有一次,一個女生要跑,被抓了回來,教官打了她很多巴掌,還用鞋刷子抽她的臉,大約抽了幾十下。然後,教官開始最常用的處罰方式——灌水。教官拿了一桶水和塑料瓶,強迫該名女生把水喝下去,「喝不完就用旁邊的冷水往她身上澆」。女生被迫喝下了一大桶水。

灌水就在院子裡進行,當著所有學生的面,沒有人敢出來幫女孩說話。

還有一次,她們被要求去挑糞,有一個女生嫌髒、嫌臭,教官就讓她把手泡在糞水裡,「泡了一兩分鐘」。

李明亮在來到這裡的第五個月後,嘗試逃跑,結果被教官抓回來要求跪下,並用木棍打他的臀部,直到腫起來。後來,又給了他一盆黑白混合的米,讓他把黑米、白米分開挑出來。

一些老生表示,在此生存的「要領」就是:聽話地熬著。學生鄒濤表示,想在這裡把學生變成「好孩子」很難。很多同學出去後和家人的關係更糟,有的直接從家裡搬出去住,也有的染上嚴重的網癮、泡酒吧等更多惡習。

公開資料顯示,武漢市新長征藝術培訓學校是2014年12月經江夏區教育局批准成立的民辦培訓機構,以心理健康和勵志教育(戒除網癮)為主。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面對學生的曝光和媒體的報導,官方調查稱,2016年,武漢市江夏區教育部門曾到該校巡查,稱未發現體罰打罵學生現象,也從未收到家長和學生的投訴。

遍布全國各地的「戒網癮學校」被指是龐大的黑色暴利產業。近年來,在類似的培訓學校裡,因體罰而導致學生傷亡的事件時有發生。

據媒體報導,2014年5月19日,河南一名19歲的女孩玲玲,在鄭州搏強新觀念培訓學校被老師和教官體罰,進行幾個小時的「加強訓練」,玲玲因顱腦損傷致死,另一名14歲的女孩欣欣頸部和頭部受傷。該學校是2008年當地教育局審批的,此後順利通過5次年審。事件發生後,教育局表示,他們一直認為搏強學校是以文化教育為主。

學生們說,家長會時,孩子表現得規矩、聽話,但家長看到的只是假象。據悉,學校對家長存在隱瞞和欺騙行為,讓家長們覺得體罰可以接受;教育部門審批的辦學許可證,各個機構頒發的招牌、證書、獎狀讓家長們覺得放心。

2009年,廣西「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的教官對一名網癮少年進行毆打體罰,導致其死亡;2007年,一名男孩因為忍受不了重慶大東方行走學校的體罰而跳樓致傷。

此外,從一線城市到閉塞農村,所謂「傳統文化基地」也迅速建立起來,同樣被曝出嚴重體罰學生。近日,陝西一家「善和傳統文化基地」被曝有男生被打到骨折,還有不服軟的,老師打斷了戒尺又上電警棍,同時該校歪曲傳統經典對學生進行強制洗腦。#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4-17 3: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