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心升:以史為鏡看毛邪(中)

中國人民的生命、國土、一切資源財富都是毛澤東搞獨裁政權的本錢。(公有領域)

人氣: 11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7日訊】

(三)毛的言與行

一、 極端自私自利

二十四歲時,毛在德國哲學家泡爾生(Friedrich Paulsen)所著《倫理學原理》(System der Ethik)中譯本上,作了大量批註。在這些批註裡。毛直言不諱地表述了他的道德觀念。這些觀念伴隨了他的一生。

毛整個道德觀的核心是:「我」高於一切。他寫道:「吾人唯有對於自己之義務,無對於他人之義務也。」「吾只對吾主觀客觀之現實者負責,非吾主觀客觀之現實者,吾概不負責焉。既往吾不知,未來吾不知,以與吾個人之現實無關也。」吾自欲遂行也,向誰負責任?」

對毛來說,任何成就只有在現實生活中能享受到才有意義。身後名「非吾之所喜悅,以其屬之後來,非吾躬與之現實也。」「吾人並非建功業以遺後世。」毛澤東完全不屑於追求「流芳千古」。 (摘自張戎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毛澤東在今天的中國已經不再是神,但經久不息的毛澤東崇拜或者叫毛熱又把這個給中國帶來史無前例的災難的人描繪成了一個特殊的人,一個可敬的人,一個詩人,一個敢於向大風大浪搏擊的弄潮兒,一個不拘小節的人,一個艱苦樸素、平易近人的人。他那身打過補丁的內衣和破拖鞋還被拿出來展覽。這是官方和新老左派版本的毛澤東。但歷史上還有另一個毛澤東。

這個毛澤東嗜煙如命,他抽的煙是由一個捲菸廠專門製造的。這個毛澤東喜歡喝茶,他的茶具和其他餐具也是有一家湖南瓷器廠特意燒制的。

毛澤東不喜歡牙膏,他用慣了牙粉,於是在中國所有的牙粉廠都被牙膏廠淘汰後,專門有一家保留下來為他一個人生產牙粉。

毛澤東只吃活魚,甚至在他到蘇聯訪問時都要由專人保證他能吃上活魚。

毛澤東從伍拾年代起就服用壯陽藥,於是在他1957年去蘇聯訪問時,有關方面事先派人專程運送了幾大箱中藥,和一個特製的熬藥用的沙鍋到中國駐蘇聯大使館。當毛澤東起程時,一個訓練有素的護士隨行,專門為他熬藥。

毛澤東怕麻煩,從來不洗澡,他的衛兵每天要為他用熱毛巾擦身。這個毛澤東嚴重失眠,他的衛兵在他上床後要為他按摩並輕輕捶身,直到他入睡。這個毛澤東煩惱時要靠別人替他梳頭來放鬆,於是他那個衛士長便練就了梳頭的好手藝,和清朝末年那個給老佛爺慈禧太后梳頭的親信太監差不多,巧的是兩個人都姓李。這個毛澤東討厭自己穿衣脫鞋,於是這一切都有衛兵或者護士代勞。

毛澤東害怕坐飛機,於是常常坐火車出巡。為了不給想像中的敵人謀害他的機會,他行蹤不定,常常是上午通知,下午就動身。他的專列一動,沿途所有的客車貨車都要讓路,常常是整個一條線上的火車時刻表以他專列的行止為準。當他的專列停下來讓他睡覺時,周圍不能有聲音。火車停開,飛機停飛,汽車很遠就得停下來。當他醒來後,說走就得走,從來不管別人在幹什麼要幹什麼。

毛澤東喜歡看古書,尤其《資治通鑑》這一類講政治權術的書,但文革一起,先「破四舊」後「批孔批儒」,全部古代典藉都成毒草。許多專家學者被抄家,藏書被毀掉。大陸上有豐富私人藏書的僅他一人。

毛澤東喜歡舊京戲,但文革一起,全國禁演。全國人民只能看八個現代樣版戲。上影廠祕密攝製舊戲曲片給老人家一人看。

毛澤東的稿費在1960年達百萬元,文革初林彪、江青商議將其稿酬標準提五倍。逝世時達七千六百多萬元,加利息則過億,均見公開報刊。同時,為反對「資產階級成名成家的名利思想」,文革中取消了全國所有作者的稿酬。而1976年的時候,毛統治下的九億多中國人中,有十萬元以上存款的人家恐怕只有毛澤東一家。在非常貧窮而又仇視私人財富的毛澤東統治區,毛居然擁有那麼多私人存款,實在令人不可思議,也實在太驚人。

毛澤東喜歡看外國及台港進口影片,如李小龍影片。但文革中是禁演西方國家影片的。老百姓看片局限在少數幾個友好國家影片,當時民諺「朝鮮片又哭又笑;越南片飛機大炮;阿巴片莫名其妙;中國片新聞簡報」,所以那時有個專業術語叫「內部片」──只許高幹看不許百姓看的進口歐美影片。

他認為「窮革命富變修」,擔心人民「修了」,所以媒體宣傳「一厘錢精神」,老百姓確也極節儉,少數富戶家有三大件,收音機、自行車、手錶,多數百姓家中的「家電」只有手電筒。

但他是不怕「修」的特殊人物,財產為大陸首富,有大陸上獨一無二的私人游泳池,以及各地行宮40多處。還有特製煙、特製紅燒肉、主席專用瓷器、空調,這些詞當時民眾不但見所未見而且聞所未聞,等等。

二、冷血動物

1、井岡山時期暴力燒殺 毛澤東親令殺地主全家老小

2018年2月05日,海外中文媒體發表《裴毅然〈黨史真相〉第十集:井岡山的燒殺搶掠與逃兵》的訪談文章,前上海財經大學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裴毅然教授接受訪談,介紹中共在井岡山時期,對當地民眾的暴力燒殺搶掠的歷史。裴毅然教授的研究表明,中共黨魁毛澤東在此期間至少兩次親手殺死地主鄉紳全家,連孩童也不放過,而且不止一次。

文章說,至少兩條資料可證實此事。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說毛澤東親口向他承認井岡山時期的燒殺,自己曾親令殺死地主全家,包括幾歲孩童。《胡喬木文集》中寫道:「秋收暴動期間,提倡殺人放火。」毛主席說他親自點過火。

裴毅然教授還舉了幾個毛澤東殘暴的例子。如共軍在其「長征」逃竄途中,雲南某縣長誤將紅軍當國軍,大開城門迎納。紅軍進城後,問前來迎接的官紳:「你們給本軍辦好了糧食軍餉沒有?」回答已辦妥。紅軍吩咐要十個嚮導,也一一派定。等縣府官員前來拜訪,毛澤東下令將百餘名前來歡迎的官紳處以死刑。

毛還嘲諷地說:「如果一切敵人都像雲南這個縣長這樣蠢,中國革命早已成功了。」

2、消滅江西地方紅軍(AB團)

毛澤東到江西後以李文林為代表的地方紅軍對毛澤東的亂打亂殺政策看不慣,不聽毛的指揮,毛就給製造了一個AB團的罪名,大開殺戒。在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有這樣一段記述:紅色江西捲起殺人的狂潮。據一九三二年五月的一份祕密報告,當時「一切工作停頓起來,用全力去打AB團」。「弄得人人自危,噤若寒蟬,在打AB團最激烈的時候,兩人談話,都可被疑為AB團……凡打AB團不毒辣的,都認為與AB團有關係。」審訊時,「有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篾片插人手指甲內,在各縣的刑法種類,無奇不有……坐轎子,坐飛機(各縣皆然)坐快活椅子,蝦蟆喝水,猴子牽韁,用槍通條燒紅捅肛門(勝利縣)……等。就勝利一縣說,刑法計有一百二十種之多。」有一種想像豐富的刑法叫「仙人彈琴」,用鐵絲從睪丸穿過,吊在受刑人的耳朵上,然後用手撥拉,像彈琴一樣。殺人的辦法也多種多樣,「剖腹剜心」是常見的。

數萬人就這樣死去,僅紅軍就有一萬人死亡,是所有毛管轄下紅軍的四分之一。這是中共黨內第一次大規模清洗,遠遠早於斯大林的大清洗。這場屠殺今天還被重重遮掩,毛的直接責任與動機,他的殘忍,更是禁區。

不僅是江西,紅色閩西也籠罩在血雨腥風中。一九三○年七月,那裡的共產黨人像江西一樣,趁毛率朱毛紅軍北上長沙時,起來把毛控制他們的人選下了台。如今,成千上萬的人被害,僅八十年代官方平反的有名有姓的就有六千三百五十二人。有一個縣,銹跡斑斑的鐵絲穿過即將被殺的人的睪丸,牽成一串遊街示眾。恐懼、失望、厭憎,使中共福建省委書記在被派去香港買藥時逃亡。他只是眾多共產黨高級幹部中叛逃的

人之一,另一個是彭德懷視為親兒子的郭炳生。

殺AB團引起的富田事變。富田事變發生時,江西共產黨人曾向朱德、彭德懷尋求支持。「同志們,」他們痛苦地呼籲:「黨內永遠永遠就這樣暗無天日嗎?」朱、彭並不是不反感毛。朱德在事變後的一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向重逢的老戰友龔楚吐露心曲,說他們的好多朋友都被害了,「這個幕後主使人,你是會知道的(意思是指毛澤東——原注)……殺AB團引起的富田事變,也完全是老毛一個人所弄出來的。許多同志全給自家人殺害了!」

江西蘇區的「肅AB團」運動前後歷經兩個階段:第一階段:1930年「二七」會議後至1931年1月;第二階段:1931年4月至1932年初。在第一階段「打AB團」的1930年10月至次年1月,毛澤東及其領導的紅一方面軍總前委在其中發揮了主導作用。初步估計僅紅一方面軍被殺官兵就達4,500人。紅一方面軍當時在蘇區不過三、四萬人;前後兩次肅反,搞了六千多人,其中一半是殺掉了,其中多為幹部。

3,消滅四路軍

張國燾在長征中與毛會師時,擁有雄兵八萬,毛只有殘兵一萬。但幾個月工夫,毛就成功地破壞了他的軍隊,搶先聯繫上蘇聯,被莫斯科首肯為中共領袖。重逢時,張國燾是灰溜溜地來的,軍隊也只剩下一半。毛仍不放過他,因為他仍然是書記處書記,他的四萬軍隊仍然是毛的一倍。

一九三六年十月紅軍打到外蒙古邊境去接收蘇聯武器時,毛用張國燾的紅四方面軍當先鋒,要在蔣介石的重重阻兵中殺出一條血路來。失敗後,紅四方面軍的兩萬一千八百人被隔在黃河彼岸,成為孤軍一支。這時莫斯科詢問中共可不可能改道去新疆接收武器。這一路長達一千五百公里,大部分是渺無人煙的沙漠,控制在極端反共、凶悍無情的穆斯林馬家軍手裡。毛明知前景毫無希望,但他抓住莫斯科的建議,把這支孤軍派去。這就是「西路軍」。

毛把這支上不沾天、下不著地的孤軍在沙漠裡調來調去,向他們發出忽而這樣、忽而那樣的指示,迫使他們打一場又一場的惡戰。指揮員徐向前說,給他們的任務是「飄忽不定,變化多端,並大大超出應有限度」。西路軍最後實在無法支撐下去,要求返回延安,毛卻命令他們「就地堅持」,一九三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更電令他們「奮鬥到最後一個人,最後一滴血」。

到三月中旬,張國燾手下的這支勁旅幾乎全軍覆沒。被俘的紅軍遭到殘忍殺害。甘肅西部的最後一場血戰下來,一千多人被活埋。活埋以前,俘虜們被集中起來照了相。從照片上看,他們還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命運。兩千名女戰士被強姦,被凌辱後殺害,被賣身為奴。兩萬多人中,只有四百來人在四月底掙扎到了新疆。蘇聯飛機運給他們武器、食物和香菸,另外每人一副碗筷。

少數逃回陝北的西路軍官兵死在自己人手上。當時在延安的司馬璐先生目擊一個當地幹部這樣津津有味地「丑表功」:

當四方面軍從甘肅被國民黨軍隊追得無路可走到達我們關中蘇區的時候,我們首先很客氣的接應他們,又舉行歡迎會招待他們,然後繳下他們的武器,就對他們說:「同志,你們辛苦了,調你們到後方休息去。」再把他們一批批一批批騙到山溝裡,把這些王八龜孫子的四方面軍都活埋了。

活埋的時候,那才好玩呢。開始,我們笑嘻嘻地對他們說:「同志,把坑挖好了,我們要活埋國民黨軍隊了。」他們果真起勁的挖,一鍬一鍬的挖下去,抹抹臉上的汗珠,還笑著說:「再挖深一點,讓這些國民黨軍隊躺在裡面舒服些。」我們也笑笑,挖好了,我們把他們一個個推進去,踢進去,起初他們還以為咱們開玩笑呢,等到我們提起鐵鍬填土的時候,才大聲呼叫:「同志,我們不是國民黨軍隊呀!」我們罵:「媽的,管你們是不是國民黨軍隊,老子要你死,你就死……」

他正說得得意,聽的人憤怒了,大聲呵斥他:「同志,如果你們真的這麼做,你們就錯了……你們太過火了,我相信這絕不是黨的命令。」

講故事的人大聲反駁:「什麼,不是黨的命令,是我們過火了?難道我個人和他們過不去。我那時是個支隊長,咱們團長要我們這麼幹的,團長說是高崗同志的命令,高崗同志當然又是奉的毛主席的命令。咱們只認得毛主席,毛主席叫咱幹啥,咱就幹啥。」

西路軍一朝覆沒,毛澤東就對在延安的張國燾下手,說西路軍的失敗是「張國燾路線」的結果,在紅四方面軍幹部面前批鬥張國燾。毛企圖把張國燾趕出政治局,只是因為莫斯科不同意而沒有得逞。

用張國燾後來的話說:他「受盡了折磨」,是「毛澤東在後面掌舵」。毛的祕書把他攆出他的住宅,讓給毛住;他的警衛員被捕。一次,張國燾看見兒子在學校演戲時被派演「托派」張慕陶,「扮成奇形怪狀的漢奸樣子……等我走到文藝會場的時候,一群人正在捉弄我的兒子,毛澤東也正在那裡湊熱鬧,奸笑著說張國燾的兒子扮演張慕陶,再適合不過。我恰恰走進去,目擊這種情形,就將孩子所戴的假面具撕掉,牽著他離開會場,一面走一面高聲申斥說:『野蠻、殘忍、禽獸不如。』」(摘自張戎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4,殺害劉志丹與習仲勳蒙冤

1962年,習仲勳因小說《劉志丹》蒙受不白之冤16年,其中「文革」冤獄7年半。「文革」期間,家人不許探望他,習仲勳是生是死,眾說紛紜。毛澤東為什麼聽信康生的話,認為習仲勳同意出版的小說《劉志丹》裡把習擺到毛之上呢?

據史料記載,1935年9月,中央紅軍被國民政府打的無處逃竄,毛委派中央代表來到陝北,發現這裡是全國唯一的一個蘇維埃政府,立即動了殺人滅口占地盤的念頭,於是在當地搞起了所謂的「肅反」運動,把劉志丹、習仲勳等定為「反革命」,關押起來,並挖好坑準備把他們活埋。

當時毛澤東對習仲勳是未見其人,先聞其名。1935年,毛澤東率領逃竄的中央紅軍抵達陝北根據地,在幾處村落牆壁和大樹上,看見張貼時日已久的《陝甘邊蘇維埃政府布告》,上面署名「主席習仲勳」,這算是毛對習仲勳之名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毛很快知道劉志丹、習仲勳在當地人心目中威望非常高,直接活埋了他們自己也站不住腳,於是去見了他們,一見面發現習仲勳原來還是個娃娃,那年還不滿21歲。於是下令釋放了他們。不過毛對劉志丹心有芥蒂,後來在他視察戰情時,讓自己人從背後開槍把他殺了,然後舉行了非常隆重的葬禮。

1962年,副總理習仲勳52歲蒙冤,他不再是當年陝甘邊蘇維埃政府的娃娃主席,毛也衰老了。毛處於一言九鼎的地位,在陝甘邊的不光彩歷史就是毛的大忌諱。劉志丹30多歲被自己人從身後開冷槍始終是很多人心中的結。所以小說《劉志丹》看起來只是一本小說,但對於具有魔鬼性情與智慧的毛澤東來說,一看就知道在揭自己早年的瘡疤。這就是毛澤東無法容忍的原因。

三,無道德底線的蠱蟲

——中國人民的生命、國土、一切資源財富都是毛澤東搞獨裁政權的本錢。

1,用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換取毛主義

要在世界舞台上推銷毛主義,大把花錢是少不了的。一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與外交部、外貿部平行的中國對外經濟聯絡總局成立,專門負責向外國贈送現款、食品等。就在大饑荒最嚴重的年份,外援激增。

在提供外援的國家裡,中國是最窮的,卻是最慷慨的,借出去的債是不要還的。說到提供武器,毛的口頭禪是:「我們不是軍火商。」意思是中國的軍火不要錢白送。

送錢最多的地方是印度支那,毛執政期間至少送了兩百多億美金。在非洲,毛送給正在打法國人的阿爾及利亞的無償援助難以數計。在拉丁美洲,古巴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一九六○年十一月訪華,毛一口氣就給了六千萬美金的「貸款」,周恩來特別告訴格瓦拉,這錢「可以經過談判不還」。

在共產主義陣營內,毛只爭取到一個又小又窮的阿爾巴尼亞。為了拉住霍查,一九五八年,毛給了這個只有三百萬人的國家五千萬盧布。一九六一年一月,毛跟蘇聯的分裂加劇,指望霍查幫忙罵赫魯曉夫,又給了他五億盧布!還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爾巴尼亞。靠著中國的食品,阿爾巴尼亞人不知「定量」為何物。這一切都發生在中國數千萬人餓死的時候。阿爾巴尼亞跟北京談判的主要代表希地(Pupo Shyti)對我們說:「在中國,我們當然看得到饑饉。可是,我們要什麼中國就給什麼,我們只需要開開口。我感到很慚愧。」有時中國官員不願給,只要跟毛一說,毛馬上就出面責備他們。

「毛把大量的錢花在分裂各國共產黨,建立「毛主義黨」上面,由康生負責。各國應聲而起了一批「吃毛飯」的人。只要拉起一個組織,唱唱毛的頌歌,跟著就領錢享福。在阿爾巴尼亞檔案館裡,有一份資料寫道,康生發牢騷說,委內瑞拉的幾個「左派」取走了中國經阿爾巴尼亞資助他們的三十萬美金後就不見了。荷蘭情報部門乾脆設立了一個偽裝的毛主義黨來收集情報,錢呢,自然由中國出。美國中央情報局中國問題專家(後任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Lilley)告訴我們,看到可以如此容易地派人進中國,他們簡直樂壞了,找了些人高呼毛萬歲,建立毛主義黨,中共出錢養這些人,邀請他們去中國。不過,美國情報當局很快發現這些間諜去了中國也沒用,他們與社會完全隔絕。」(摘自《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2,國土買政權

中共建政60多年來,數百萬中國領土被它以各種理由,公開地或祕密地送給了周邊的鄰國。以致中國版圖由過去豐滿的「海棠葉」變成現在的「瘦公雞」。今日中國的版圖凹多凸少,它不是由鄰國的武力侵略吞噬的,而是由中共反覆賣國造成的。中共堪稱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賣國政權。

中華民國地圖,中國過去的豐滿「海棠葉」。

中共目前的地圖,已經變成「瘦公雞」。

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政權都應該無條件的保證國家領土和主權的完整,而中共政權不斷以出賣領土來獲得各國承認其執政的合法性,這不能不說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如果我們還不能認識中共政權的賣國面目,那將是更大的悲哀。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僅僅2個月,中共就在同年11月建立偽「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分裂中國,發行偽貨幣。中共紅軍還在山上刻賣國標語:「武裝保衛蘇聯」。

3,不要賠款 謝惡魔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論述過了,現在再詳細的說一說。

首先說說抗日戰爭的真實歷史:不妨看看真實的歷史數據。在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間的全面抗戰中,國民黨共發動了對日大型會戰22次(每次會戰雙方兵力總計在百萬以上),重要戰鬥1117次,規模小的戰鬥28931次。這期間,國民黨將官陣亡200名,陣亡士兵超過3,250,000人,而日軍傷亡近一百萬,日軍在中國被打死的129名將軍中126人是被國民黨軍隊打死的。

毫無疑問,國民黨的英勇抗戰才使得日軍無法向南或向北實施大規模侵略,並被拖在中國戰場上動彈不得,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重要貢獻。這也是二戰後中國得以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重要原因。

與浴血奮戰、抵禦外侮的國民黨不同的是,中共雖然在表面上同意與國民黨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同意與國民黨協同抗日,但實際上卻設法保存實力並壯大自己,以坐收漁翁之利。此意圖在1938年8月毛澤東在陝北的洛川會議上的講話中表露無遺。

「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拚命廝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占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筋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占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占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藉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隨著毛逐漸取得中共最高領導權,中共軍隊開始秉承毛的思想,「讓日本人多占地」,「讓日本人和國民黨去拚個你死我活」,偶爾在日軍薄弱的地方打打游擊戰、地道戰,這就是中共在抗戰期間的作為。罔顧民族大義、不顧百姓死活的中共在1945年抗戰結束時,已經在全國建立了16個根據地,控制人口一億,軍隊達到120萬,黨員達到120萬。憑藉這股力量以及蘇聯的支持,中共最終打敗了疲憊不堪的國民黨,坐擁了天下。

1956年,毛在接見日本社會黨訪華團時,曾說:「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1972年8月,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日本侵略中國向毛道歉時,毛卻說不用道歉,「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

毛的肺腑之言活脫脫在我們面前展示了一個不知羞恥、只為權力的統治者形象。

4,毛說:餓死人可以做肥料,是好事。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為時四年的大躍進使大約三千八百萬中國人餓死、累死。

這個數字被劉少奇證實:他在大饑荒中的一九六一年初告訴蘇聯大使契爾沃年科(Stepan Chervonenko),已經有三千萬人非正常死亡。

這是二十世紀最大的饑荒,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饑荒。而這完全是人為的,是蓄意的。中國的糧食出口僅一九五八、一九五九兩年就高達七百萬噸,可以為三千八百萬人每天提供八百四十熱卡。這還不包括肉類、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如果沒有出口,中國人一個人也不會餓死。

大躍進一開頭,毛就告誡中共高層做好大批死人的思想準備。在為大躍進揭幕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他大談死亡是「白喜事」:「是喜事,確實是喜事。你們設想,如果孔夫子還在,也在懷仁堂開會,他二千多歲了,就很不妙。講辯證法,又不贊成死亡,是形而上學。」「〔莊子死了妻子以後〕鼓盆而歌是正確的」,「人死應開慶祝會」。

乍一聽來,毛好像是信口開河講哲理。但這代表他的政策。安徽一個公社黨委書記被帶去看餓死的人堆時,幾乎是在重複毛的話:「人要不死,天底下還裝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那個人保就哪天不死!」有些地區規定死人後「不准哭」,「不准帶孝」。

毛甚至還大講死人的實用價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他對八屆六中全會說:「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做肥料。」據《鄉村三十年》記載,有地方人死了埋在田裡,上面種上莊稼。

毛多次說過為了他的目標,他準備以無數中國人的生命作代價。

毛知道他搞大躍進,中國會死多少人。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毛對中共高層講:除了「大辦水利」以外,「還要各種各樣的任務,鋼鐵、銅、鋁、煤碳、運輸、加工工業、化學工業,需要人很多,這樣一來,我看搞起來,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萬人。」毛明白這樣說話太露骨了,猶抱琵琶半遮面地說:「死五千萬人你們的職不撤,至少我的職要撤,頭也成問題。」但他沒有下令不干,反而示意要下面的人干,把責任推給他們:「你們議一下,你們一定要搞,我也沒辦法,但死了人不能殺我的頭。」

5,用四億中國的生命換霸權

在「八大」二次會議上說:「原子仗現在沒有經驗,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 1954年10月,毛主席對來訪的印度總理尼赫魯說:原子戰爭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死幾億人,中國有六億人口,死了三、四億還有二、三億人。世界革命成功了,死幾億人口算得了什麼。毛主席這幾句話把尼赫魯嚇得撟舌不下,因為在尼赫魯看來,人的生命是最可寶貴的,無辜的死一個人也認為是不應該的,為了革命而不惜死幾億人口,簡直是不可想像的。而毛主席認為,只要世界革命成功,死幾億人口也無所謂。

1957年11月,毛主席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各國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參加的會議上發表演講:「要設想一下,如果爆發戰爭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億人口,可能損失三分之一;再多一點,可能損失一半。……我說,極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二十七億,一定還要多。」在場的意大利代表英格勞(Pietro Ingrao)後來對採訪者說:大廳裡聽眾感到震驚、生氣,感到「人」對毛澤東無非是數字,死人他滿不在乎,核戰爭他毫不介意,還挺歡迎。

為什麼他那麼喜歡中國人死亡?他第一次到莫斯科與斯大林談判時,斯大林覺得中國人口太多是個威脅,說:中國人口太多是個負擔,要中國政府想辦法減少一億人口,具體辦法中國政府自己決定。這一條已經作為一條約寫在協議書上了。具體添字人是周恩來。

6,鑽腦取髓當補品

在紅色高棉大屠殺的紀念館裡有張照片,將人固定在坐椅上,從腦後直接鑽洞,但這不僅僅是刑罰,是提取活人的大腦,然後製成「玉仙羹」,供給共產黨領袖吃。

玉仙羹由少男少女的新鮮大腦製成,被稱為補品中延年益壽的極品。周恩來把玉仙羹呈獻給毛澤東,因此,玉仙羹也叫「周公湯」。因為傳聞「玉仙羹」可以延年益壽,所以在中共領袖內非常流行吃此湯。野獸乎?魔鬼乎?大概只有在西遊記的魔鬼庫中才能看到的惡行,在這毛澤東等中共黨魁中已經成為家常便飯。

自稱是毛澤東的好學生的柬埔寨共產黨頭目波爾布特多次來中國,毛澤東曾多次用玉仙羹款待他。從此,柬共頭目食玉仙羹成風。為取腦髓,將人固定在坐椅上,從腦後直接鑽洞,提取腦漿。後來從萬人坑中挖出的頭骨中有些就鑽過洞的,這鑽腦取髓的設備也是中共傳授的。

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已死,柬共早已垮台,柬共頭目或死或被判刑,但共產黨殘害人類的步伐卻未因此停息。

毛澤東思想的魔鬼象徵太多太多,我想僅僅舉這幾例就可看出毛澤東思想的魔鬼面目了。除去魔鬼以外,什麼樣的人能幹出這樣的缺德事呢?野獸是不傷害同類的。土匪也是講義氣的,盜亦有道,希特勒是世界上有名的魔王,但是他對本民族非常熱愛,從不無辜殺戮日耳曼人。而毛澤東是以殺害中國人為快,所以,人們說,希特勒是愛國賊,毛澤東是賣國賊。(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4-17 9: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