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莎拉(2)

作者:法蘭西絲‧霍奇森‧伯內特(英裔美籍)

日本皇家馬車首次亮相給市民。(攝影:任子慧 / 大紀元)

      人氣: 236
【字號】    
   標籤: tags: , ,

接續前文

「如果我說自己很漂亮的話,那我就是在編故事,」她想:「而且我會很清楚自己是在編故事,畢竟我認為自己長得跟她一樣醜。不過,她為什麼要編故事呢?」

在她認識敏欽小姐更長一段時間後,她就知道敏欽小姐為什麼要這麼說了。莎拉發現,她對每位帶小孩來學校的爸爸和媽媽都這麼說。

莎拉站在她父親身旁,聆聽他和敏欽小姐講話。

她會被帶來這裡,是因為梅瑞迪斯小姐的兩個小女兒以前都在這裡上過學,而克魯上校非常敬重梅瑞迪斯小姐的經驗。莎拉將會成為所謂的「特權寄宿生」,她能享有的特權甚至比一般的特權寄宿生還要更多。她將會擁有一間自己的臥室與起居室,還有一匹小馬、一輛馬車和一位女傭,這名女傭將會代替在印度照顧她的奶媽的地位。

「我一點也不擔心她之後的成績。」

他大笑著說完後,拉起莎拉的手拍了拍。

「妳會遇到的困難將會是如何讓她不要學得那麼快、那麼多,她總是一頭埋進書中後就坐著不動了。敏欽小姐,她不是在閱讀書籍,而是在狼吞虎嚥,就像她不是個小女孩,而是一隻狼似的。她總是希望有更多新書能看,而且她想要的書是成人的書,又大、又厚、又重的那種,英文、法文或德文都不拘,歷史、傳記或詩集也都可以,她什麼都想要。請在她讀太多書的時候把她拉出去,讓她去馬場騎騎馬,或者去買幾個新的洋娃娃,她應該要多和洋娃娃玩才對。」

「爸爸,」莎拉說:「如果我每隔幾天就出去買新洋娃娃的話,我擁有的洋娃娃就會超過我能喜歡的數量了。洋娃娃應該要成為我的知心好友才對,像艾蜜莉就會是我的知心好友。」

克魯上校看向敏欽小姐,敏欽小姐也回望克魯上校。

「艾蜜莉是誰呀?」她詢問。

「莎拉,告訴她艾蜜莉是誰。」克魯上校微笑著說。

莎拉回答的時候,灰綠色的眼睛看起來既嚴肅又溫柔。

「她是我還沒得到的洋娃娃。」她說。

「爸爸會幫我把她買下來,我和爸爸會一起出去找到她。我把她取名叫艾蜜莉,在爸爸離開之後,她會是我的朋友,我想跟她一起聊一些爸爸的事。」

敏欽小姐臉上那抹又大又冰的微笑變得更愉悅了。

「真是個有創意的孩子!」她說:「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是啊,」克魯上校把莎拉摟得更緊了:「她是個令人疼愛的小可愛。敏欽小姐,請替我好好照顧她。」
莎拉和父親一起在飯店住了好幾天。事實上,在他再次搭船返回印度之前,莎拉都一直住在飯店裡。他們一起出門,走訪好幾家大型商店,買了一大堆東西。

他們買下的東西對莎拉來說實在太多了,因為克魯上校是個單純而魯莽的年輕人,他希望他可愛的女兒能擁有所有她喜歡的物品,同時還要擁有所有克魯上校自己喜愛的物品,於是兩人一起買下的物品多到能塞滿一個對七歲女孩來說實在太大的衣櫃。

他們買了昂貴毛皮鑲邊的絲絨裙、蕾絲洋裝、刺繡洋裝、綴有大片柔軟鴕鳥羽毛的帽子、貂皮大衣和貂皮手筒,除此之外還有一盒盒小手套、手帕和絲質長襪,多不勝數的物品讓櫃檯後那幾位禮貌的年輕女子竊竊私語,認為那名眼睛又大又嚴肅的奇特女孩一定是個異國公主——或許是某個印度王爺的女兒。

在找到艾蜜莉之前,他們逛了好幾家玩具店,看了無數個洋娃娃。

「我希望她看起來不像是洋娃娃,」莎拉說:「我希望她在我說話的時候像是在聽我說話。爸爸,洋娃娃的問題在於……」

她把頭側向一邊,一邊說一邊認真思考著。

「這些洋娃娃的問題在於她們看起來都不像在聽我說話。」
他們看了大大小小的洋娃娃,黑眼睛和藍眼睛的洋娃娃、褐色捲髮和金色辮子的洋娃娃、有穿衣服和沒穿衣服的洋娃娃。

「我覺得,」莎拉察看一個沒穿衣服的洋娃娃時說:「如果我找到她的時候她沒有穿洋裝的話,我們可以帶她去找裁縫做衣服。有試穿過的衣服會比較適合她。」

在失望了無數次之後,他們決定邊走邊看商店櫥窗,讓出租馬車在後面跟著。走到後來,他們甚至跳過了兩、三家店沒有進去,就在他們靠近一間不怎麼大的商店時,莎拉突然愣住了,她抓住她父親的手臂。

「噢!爸爸!」她大喊道:「是艾蜜莉!」

她的臉頰通紅,灰綠色眼睛中流露出激動的情緒,彷彿遇到了極喜愛的一名熟人。

「她就在這裡等著我們呢!」她說:「我們快進去找她吧!」

「天啊,」克魯上校說:「我覺得我們應該找個人來向她介紹我們。」

「當然要由你來介紹我,再由我來介紹你呀。」莎拉說:「但我在看到她的瞬間就知道她是誰了——說不定她也已經知道我是誰了呢。」

或許她真的知道她是誰。莎拉將她抱進懷裡時,她的眼神十分靈動。她是個大型洋娃娃,但不會大到讓人抱不動。她有一頭流瀑般傾瀉在背上的金棕色捲髮,灰藍色的眼眸深邃而清澈,眼睫毛不像一般娃娃是畫上去的,而是柔軟而濃密的真正的眼睫毛。

「就是她,」莎拉把她抱到膝上,看著她的臉說道:「爸爸,就是她,她就是艾蜜莉。」

他們就這樣買下了艾蜜莉,再帶她到童裝店,購置了一大堆衣服,簡直跟莎拉一樣多。艾蜜莉有蕾絲洋裝、絲絨洋裝和棉質洋裝,也有帽子、大衣與綴有蕾絲的漂亮襯衣,還有手套、手帕和毛皮製品。

「我希望她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她有個稱職的母親,」莎拉說:「雖然我會把她當作我的朋友,但我同時也是她的母親。」

克魯上校非常享受這趟購物之旅,但是他心中又一直有股悲傷感揮之不去。他所享受的這一切都代表著他將要離開他親愛的、老派的、可愛的朋友了。

他在夜半從床上爬起來,走到莎拉的床邊,低頭看著環抱著艾蜜莉沉睡的莎拉。莎拉烏黑的頭髮披散在枕頭上,和艾蜜莉金棕色的捲髮互相纏繞,兩人都穿著綴有蕾絲的睡袍,兩張小臉緊閉的雙眼上都垂著長而捲翹的睫毛。艾蜜莉看起來就像是真正的小孩一樣,這讓克魯上校很慶幸自己買下了她。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孩子氣地拉了拉自己的鬍子。

「唉呀,親愛的莎拉呀!」他喃喃自語:「妳絕對不知道爸爸會有多想念妳。」

第二天,他把莎拉帶到去敏欽小姐的學校,將她留在那裡。他早上就要搭船離開了。他告訴敏欽小姐,他的律師是巴羅先生和史基沃斯先生,他們兩人負責處理他在英國的事務,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去請教他們,此外,他們也會負責付清莎拉的帳單。他會每兩個星期寫一封信給莎拉,請敏欽小姐滿足莎拉所有的要求。

「她是個敏銳的孩子,從來不會要求要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他說。

他跟莎拉一起進去她的小起居室,互相交代臨別贈言。莎拉坐在他膝上,用小小的手抓著他的大衣翻領,深深凝視他的臉龐。

「親愛的莎拉,你現在要開始把我記在心裡了嗎?」他輕輕撫摸她的頭髮。

「不是的,」她回答:「我已經把你記在心裡了,你現在就在我心裡面。」

他們緊緊相擁,親吻對方的臉頰,就像他們永遠都不會放手一樣。

出租馬車從門前開走的時候,莎拉坐在她的起居室的地板上,雙手支著下巴,目送出租馬車往街角駛去。艾蜜莉坐在她的身旁,一起看著出租馬車離開。敏欽小姐請她的妹妹愛米莉亞小姐去看看莎拉的狀況,但愛米莉亞小姐卻發現莎拉的門打不開。

「我把門鎖起來了。」

一個奇異、禮貌而微弱的聲音從房門裡傳了出來。

「如果方便的話,我希望能安靜地獨處一下。」

愛米莉亞小姐是位笨拙的胖女士,對她姊姊敬若神明。她的個性比她姊姊還要和善,但從來不敢違背敏欽小姐的意思。她再次走下樓,看起來有點緊張。

「姊姊,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有趣、這麼老派的小孩,」她說:「她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半點聲音都沒有。」

「總比其他小孩一樣亂踢亂叫來得好。」敏欽小姐回答:「我本來以為像她那種被寵壞的小孩會鬧得天翻地覆。像她那種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的小孩子,通常個性都是那樣。」

「我之前打開她的行李箱,幫她把東西拿出來,」愛米莉亞小姐說:「我從來沒有看過行李箱裡的那些東西——她的好幾件大衣上都有黑色和白色的貂皮,襯衣還綴有真正的華倫西恩蕾絲呢!你也有看過她的幾件衣服,你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那些衣服完美地詮釋了荒謬這兩個字,」敏欽小姐苛刻地回答:「不過等到我們禮拜天帶學生們去教堂的時候,讓走在最前面的孩子穿上這種衣服倒是不錯。她的東西又多又貴,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個公主了。」

在樓上那間上了鎖的房間裡,莎拉和艾蜜莉一起坐在地板上,目送出租馬車逐漸消失在街角。克魯上校頻頻回頭,不斷地親吻自己的手並向莎拉揮手,彷彿他不忍停止道別。◇(節錄完)

——節錄自《小公主莎拉》/ 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著名學者余英時教授總結毛澤東的治國方式時,使用了「在榻上亂天下」的比喻。此語有兩重意思,其一指毛喜歡在床上辦公的怪癖;其二指毛在「文革」中「視女人為工具」,表現了「他的冷酷而兼放縱的生命的一個環節。
  • 不過,由於他的一位恩師退休住到聖布里厄來,便找了個機會前來探訪他。就這樣他便決定前來看看這位不曾相識死去的親人,而且甚至執意先看墳墓,如此一來才能感到輕鬆自在些,然後再去與那位摯友相聚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 我每天帶上槍,出門去巡視這黯淡的城市。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個人已經和這工作融為一體,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提著水桶的手一樣。
  • 有人說用看書替代滑手機,會增加幸福指數。那用手機看電子書,雖然聞不到書香,但或許比在各種社交媒體上遊走要有營養一些。現在大都會捷運署(MTA)和紐約公共圖書館合作,為通勤族提供免費的電子讀物。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