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惠林:理念永恆的《資本主義與自由》

人氣: 5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9日訊】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有「20世紀最偉大的自由經濟學家」美譽的經濟學大師米爾頓‧弗利曼(Milton Friedman, 1912~2006)。他獲頒諾貝爾獎,足證其學術成就之高,但弗利曼之所以享譽全球、對人類有極大的貢獻,卻是在公共政策領域上對「自由經濟理念」的大力傳布、推廣之故。他在這方面不但著作等身,而且風塵僕僕到各國對國家領導人和普羅大眾耳提面命。為了發揮更大影響力,弗利曼在1968年11月與海勒(W. Heller)舉行公開大辯論,也在《新聞週刊》(Newsweek)一段時間(1966~1984)與薩繆爾遜(P. A. Samuelson,1915~2009,凱因斯學派最主要大將,1970年第二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紙上論戰,被薩繆爾遜稱為「經濟學界的鰻魚」。

這個比喻鮮活地點出弗利曼的自由經濟觀點在當時屬於少數,但卻頗富攻擊力,有如遠洋漁業捕魚者,為了維持所補獲魚群的新鮮,必須放入幾條鰻魚與魚群相鬥。這也顯示出弗利曼處境的艱難,但他為真理「義無反顧、勇往直前」,隻身力戰群雄。

除了以文章、演講、辯論宣揚自由經濟理念外,弗利曼更深入政治專制獨裁國度與領導人對談,或充當經濟顧問,將經濟自由灌輸在政策決策者腦中,最有名的當推他在1970年代充當智利軍政府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 1915-2006)顧問,促使智利致力推動市場自由化策略。但也因為如此,弗利曼在1976年被宣布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時,引發史無前例的抗議風波。

為何弗利曼敢於干犯眾怒,冒著「為虎作倀」的罪名持續幫軍事獨裁者擬定經改政策?在弗利曼夫婦1998年出版的對話式自傳《兩個幸運的人》(Two Lucky People)的第24和26兩章,對該事件的始末,有非常詳細的記載和辯解。我的理解是,弗利曼相信「經濟自由的結果將促成政治自由」。在智利,皮諾契特將軍接受人民的裁決(公民投票),安排於1989年12月進行總統選舉,軍事執政團把政權交給自由選舉產生的政府,恢復了真正的政治自由,而新民主政府繼續執行自由市場經濟政策,也終究實現了「自由市場經濟在自由社會中健全運作」的終極目標。

弗利曼之所以有如此的勇氣,乃在其對自由經濟或市場經濟的堅信,堅信這種制度對人類的福祉最有助益。為了促進人類福祉,不辭辛勞地做自由經濟佈道工作,他將其完整理念在1962年作了統整,以《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這本書呈現,而這是一本以一般讀者為對象的書。

這一本沒有數學符號、沒有任何幾何圖形的「敘述性」著作,展現出不同於「一般人」所認定的「經濟學理」,也無形中為「自由經濟學無用」作了極為有力的辯解。藉著身為自由主義分子(這個名詞的定義還請詳見書中弗利曼的澄清)所抱持的「自由」精神,弗利曼將各個社會中常見的十二個重要問題以淺顯的文字、流利的文筆提出精闢的分析。

這十二個問題分別是經濟自由和政治自由的關係、政府在自由社會裡的角色、控制貨幣、國際金融與貿易安排、財政政策、政府在教育方面的角色、資本主義與歧視、獨占與企業和勞方的社會責任、職業特許、所得分配、社會福利的措施,以及減輕貧窮。

這些問題都與社會中的每一份子息息相關,也是各個領域的學者們爭論不休的課題,弗利曼以自由經濟的角度,為我們指出一條異於一般人想像的明路。

這本早在1962年出版的書,是弗利曼根據其在1956年的一系列演說內容集結而成,據此推算各篇文章正是弗利曼壯年期精力充沛、生產力達到頂峰時的傑作。無怪乎199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理性預期學派的宗師盧卡斯(R.E. Lucas)推崇本書是弗利曼思想的精華,既有原創性又極富哲理。

不朽的名著不但沒有過時之虞,還會有愈陳愈香、愈見其閃耀光芒的功力,《資本主義與自由》就是這樣的一本書,對於此時的台灣,這本近六十年前面世的書所探討的十二個問題,如謝宗林在〈譯者序〉中所舉證的,還是懸而未決、甚且每況愈下的重大課題。

這本書曾在1972、1993和2010年三次中文翻譯在台灣出版,2010年即將付梓出版之際,英國在當年5月13日「政黨輪替」,以保守黨為首的聯合政府上台,被認為是全歐洲政壇向右轉的最新例證。當時中間偏右的政黨或聯合政府都在西歐大國占上風,包括德、法、英與意大利。波蘭、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已是右派當權,至於南歐伊比利半島的西班牙與葡萄牙,當家的社會黨正竭力抵擋保守派反對黨的步步進逼。

不過,儘管撙節、小政府的右傾思維看似占上風,但在貧富懸殊擴大、中產階級消失、低薪等等現象浮出,追求「公平正義」的聲音及行動擴大下,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又在2014年出版《二十一世資本論》(Capital in Twenty-First Century)這本暢銷全球的磚頭書,讓社會主義、甚至馬克思共產主義再復活,而資本主義又被指責。所幸2016年美國川普總統獨排眾議,重拾1980年里根總統的自由經濟理念,正需要這本《資本主義與自由》重出江湖作為理論基礎及行動準則,而台灣更應跟隨美國的腳步向右轉,也當然需要這本書。

就在此時,出版公司推出「經典名著文庫」,將2010年的《資本主義與自由》中譯本重新排版納入其中,實在是再恰當不過了。我也相信讀者能經由這本經典書籍,獲得政府應當扮演何種角色的正確認知。當然,更盼望政府決策者和有關公共政策的專家學者們,好好仔細閱讀這本經典!#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4-19 9: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