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

作者:胡漢威

榕樹,南方的迎客松。「她」敦厚和藹可親,娑婆清氣繚繞,予人快樂溫馨。(公有領域)

  人氣: 2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還在路上仍未進村,蒼老的榕樹搖著青春的綠葉遠遠的向我招手致意。

家鄉有情榕樹釋意。我很高興,按捺不住久違的欣喜和愜意。

我的家鄉很美,風清氣爽,山明水秀。榕樹為美景錦上添花,為家鄉生色多多。

榕樹,南方的迎客松。「她」敦厚和藹可親,娑婆清氣繚繞,予人快樂溫馨。「她」是家鄉的胎記,是我的根,我在這裡土生土長,我不是來客,是遊子,遠方遊子成了客。

村頭榕樹,悠悠的歲月記載著我們青蔥年華,不老的精神陪伴著我們度過艱難和失意。在簡單的、蒼白的務農日子裡,村中男女、童叟、婦孺都愛到榕樹下乘涼閒坐,尋找一點安逸和寄託。地上有兩條長石櫈,方便男人奕棋和大話西遊,便利婦女補衫縫褲。

我不喜歡在石櫈上坐,坐著腳不能著地又不想踎著,只愛在樹根上斜躺。看天上被樹枝葉劃破了的星空,為何有藍色、青色、白色和灰色,而我自己只能是「耕田」清一色!

願也耕田,不願也耕田,男人、女人都耕田,中國大半人在耕田,說中國是農業大國,不如說是農民大國咯!對於這世紀難題,我怎麼也弄不懂,其實不只是我,是很多人都弄不懂!不過我倒弄懂了要生存一定要順從,不能對抗!自覺思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只能渾渾噩噩過日子!

榕樹頭沒有以前那麼熱鬧了,自從殺氣騰騰的批鬥大會在這裡舉行,似有股戾氣在這裡浮沉……怕觸景傷情也傷感,人總有種「是非之地宜遠離」的顧慮,只是小孩子還是喜歡在那裡嬉戲玩耍……

有天傍晚,下著微微細雨,陰沉的天氣、陰沉的心,我們幾個相好又在榕樹下、在蒼茫冷寂中感嘆人生,訴說社會不公與歧視,也渴望有一個改善的機會、有個改變的日子……

歧視與偏見難有公平!唯於清貧絕望處醉生夢死自我麻醉。

父親先是被監管後被趕回老家,又再回去教學。整個過程是那麼漫長曲折、那麼燒心難熬、那麼惶惶不可終日。父親素怕政治也刻意遠離政治,可偏偏被政治擊倒、被政治折磨。

我一杯啤酒問青天,母親兩行眼淚暗自流,父親一臉淒楚面壁憂,弟、妹滿面驚恐每一天。生活雖然貧苦,有父親在、有親情在,即使貧窮依然快樂,可今天快樂消失殆盡……

榕樹沒有給我賜予,也沒給我帶來時來運轉。可我喜歡她,喜歡在樹下靜坐、呆坐、苦思冥想,尤其在夜晚靜謐幽深人靜時。

她如一株大盆栽,厚實樸茂又豐滿有神。她用歲月和年華修剪,用善意持續灌注,參合了青春令其本身成為藝術。坐在樹蔭下,進入她的氣場,頓覺清靜和安逸,定其心應天下之變,觀社會之亂,思路明哲清澈了,希望復活了也伸延了。

完美的她承載著民族智慧,沿著本草藥學的軌跡步入生活,為民保健——榕樹根鬚與樹汁清熱解毒,成就中醫漢藥,給人一種敬畏和尊崇。

她目睹了人間千般艱難,見證了世上萬般坎坷。她平靜的吸納一縷春光,感性地讓人思考世上沒有過不了的河、沒有登不上頂的山,苦盡自有甘來時。

在那荒蕪的年代,一時間擁有的平靜、滿足,當天長地久的令我欣喜……

榕樹,總給人帶來暇想、帶來希望。◇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天,我到銀行辦完事,剛出門就看見一位身材優美,腳蹬高跟鞋,留著披肩髮的女子,從我前面走過。我感覺有點熟悉就多看一眼,越來越覺得像我初中時的同學劉樂珍,我膽膽突突地輕聲叫了一下她的名字。她回過頭來一看,果然是她。真沒想到幾年不見,完全像換了一個人,變得更加自信陽光,充滿朝氣。
  • 朝露指早晨的露水,比喻存在時間短。「人生如朝露」比喻人生短促。這句話來自「蘇武牧羊」的典故,語出《漢書·蘇武傳》。
  • 因為嚮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渴望,自己能做一個更真實的人;也常渴望,自己動的念頭都是真的,不是妄念,不是負氣,不是計較,而是來自內心深處的那個真我。當心真實的時候,自己會發現,看待周圍的一切都是清晰的,美好的,是柔柔的透著光暈的一片祥和。
  • 恐懼無法使事情更好,希望卻可以。我們能夠做的是──每天懷抱希望,為夢想而全力以赴!
  • 我們往往企圖藉由「保護自己」,來解決內在的混亂、困擾。而真正的轉變要從擁抱問題,並視之為成長動力開始。為了了解這個過程如何進行,我們來檢視以下的狀況。 想像你的手臂上有根直接觸及神經的刺,碰到時會非常痛。這根刺是你困擾的根源,而要解決問題,你只有兩個選擇。
  • 親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以是這兒、也可以是那兒!那麼,是否有一個永恆的家,不需要具體的形式,卻讓人有歸屬感呢?那應該是──足以安頓身心之處吧!
  • 相對於五六年級緬懷的中華商場──華麗而魔幻、教忠教孝的巍峨牌樓與跨越鐵軌的天橋,七年級衛星定位的空照圖的熱區,移植到了橫跨忠孝西路、連結車站與大亞百貨的天橋。
  • 私隠把人從人性中分化出來,人在私隱的怪圏裏逐漸淡化了人性也失去真誠。
  • 放眼當今中國,幾乎處處都在開發旅遊資源。電影《一代宗師》、《讓子彈飛》的拍攝地——開平赤坎古鎮,以中西合璧風格的民居,與豐富的文化遺產,被列為中國歷史名鎮。現在也同樣面臨被開發的窘境。有許多祖產在開平的海外華僑,如今面臨大陸強制買斷產權、限期搬遷的行政決定,不得不考慮,他們要不要做特殊的華僑「釘子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