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川普強硬回擊中共貿易反制 底氣何來?

中共宣布將對包括大豆在內的多項美國農產品加徵關稅,以報復美國。圖為中國江蘇省南通市港口,工人正在處理進港的大豆。(AFP/Getty Images)

人氣: 135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1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美中貿易衝突硝煙又起,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4月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佈了對中國1,300多項產品加收25%的關稅清單;11個小時之後,中共宣佈對美國的大豆、飛機和汽車在內的產品增加25%的關稅,而這些產品的進口額是和美國對等的500億美元。川普第二天出手還擊,命令貿易代表考慮對額外的1千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一場貿易大戰看似一觸即發。

那麼事實果真如此嗎?西方各路專家說真正打起貿易戰的可能性並不大;中共媒體是一邊說初戰告捷,奉陪到底,一邊說美國算錯帳了,貿易逆差並沒有這麼大,同時又呼籲美國懸崖勒馬。這番眼花撩亂的說詞後面真實的情況到底如何呢?我們請聽橫河先生的解讀。

好,橫河先生,這是我們最近第三次談到中美貿易相關的話題了,因為這個事件發展得實在太迅速了,那麼這個貿易摩擦升級是否出乎大家的預料呢?

橫河:我覺得還是沒有出大家的預料,因為這件事情時間已經很長了,積累的問題也太多了,不通過一次很大的爭端的話,或者是雙方較量一下的話,可能解決不了。因為從最惠國待遇到世貿組織一直到今天,中共方面利用、扭曲和破壞世界上的自由貿易規則已經幾十年了,美國是這幾十年來一直退讓,現在終於決定反擊了。

就是說當他決心反擊的時候,絕對不可能一擊就退的。現在是世界上第一大和第二大的經濟體在對陣,所以它不可能是任何一方虛張聲勢就能夠達成妥協的,也不可能說有一方立即就投降的,這個明顯的就是實力和意志的較量,而且另一方面也是價值觀和道德觀的較量,所以不可能輕易讓步。

最主要的是改變的不是中國,而是美國,美國變了,以前這麼幾十年美國是步步退讓,而且是綏靖政策當道,今天已經不是了,而中共這麼多年沒有遇到過對手,所以它當然也就不會輕易讓步,因此雙方都不會輕易讓步。

主持人:雙方各不相讓肯定是覺得自己手裡有牌,中共手裡的牌是什麼?美國手裡的牌是什麼呢?

橫河:中共手裡的牌,我覺得是兩個,一個是在貿易方面的,貿易方面就是對整個數量報復,不是對等報復,因為美國針對的是中共的不平等貿易,美國是守規矩的一方,中共不可能根據對方的不平等貿易進行報復。也就是說美國報復的是中共的不平等方面,而中方報復的不是不平等的方面,因為美國沒有不平等的方面,所以它只能說是在數量上對等報復,這是一個。

中共用什麼戰術呢?有人說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其實不是的,中共的戰術是殺敵一百,自傷一萬,是這種人海戰術。朝鮮戰場打的就是這個。這個戰術是中共方面的牌,是什麼牌呢?它可以犧牲中國民眾的利益,《環球時報》鼓吹就是說雙方貿易歸零,也就是說它回到閉關鎖國去可以。這是什麼膽氣呢?這個膽氣就是中共是一個高度極權統治的政權,中共這個政權,它不惜犧牲民眾的利益,而且民眾相對來說,對這場如果要發生的貿易戰的發言權比起美國民眾來說要低的多。所以中共認為它自己手裡最強的牌是這張牌,它認為可以這樣做。

但實際上它做不到,做不到的很大的原因是在於中共的權貴集團在美國的利益,跟美國之間的關係的利益太大太大,他的家人都在美國,他的財產都在美國,他怎麼可能自己去閉關鎖國?這個是做不到的!這是以為可以回到毛澤東時代,其實回不去。

而美國方面他的牌呢,他實際上是對不平等貿易的一個反擊,這個其實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價值體系的問題,就美國從他走向世界舞臺開始,應該說真正成為一個世界強國的話是120年前,也是戊戌年,今年是戊戌變法120年。美國走向世界舞臺開始,他的最基本的要素就是公平貿易。

當時我們知道我們在國內學的時候,學歷史的時候講的是美國門戶開放、機會均等,這個機會均等是貿易機會均等,所以他講的是平等。對於美國這麼多年來一直走向世界第一強國的過程當中,他實際上這一條基本原則是走向世界強國的最主要的要素,也就是別人為什麼能接受?就是他自己公平,別人才能得到公平。他這一方面,他的基本原則,一旦他清醒過來,他不會放棄的,這是他的牌。除了貿易方面,我們知道美國還有貨幣方面的優勢,金融方面的優勢,這方面的優現在其實還沒有開始出現,講是講貿易方面的爭端,還沒有到貨幣方面,這是美國的牌。

中國商務部說這是單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鬥爭,好像它是自由貿易的代言人了,實際上所有的問題是由中共的貿易保護主義引發的,也就是說中共所作所為是自由貿易的反面,這才導致美國反擊。美國的要求非常簡單,就是說你就按照你自己當時加入世貿的承諾來做就可以了,就是開放市場、降低關稅。目前雙方來說,我認為世界的貿易秩序和貿易規則不在中共這一邊,中共是違規的這一方,所以在道義上,美國占絕對優勢。美國前白宮顧問高卡,他就認為這是一場道德之戰,我覺得這個說法是說到根子上了。

主持人:中共一打大豆牌,川普馬上就回擊了,是不是這個大豆真的就觸痛了川普的痛點?美國各方對貿易戰的態度如何呢?我們當然從中方媒體上都是說美國農民、美國製造業都非常緊張,我們看西方媒體或者根據您瞭解的情況到底事實是怎麼樣呢?

橫河:首先講大豆牌,因為農業州,這次選舉的時候確實都是支持川普的,所以中共其實打大豆牌的目的就是企圖用選票來施加壓力,所以中共這點它認為自己是占上風的,因為它沒有選票,所以這個沒有壓力,而美國它知道是有選票的,所以有壓力。但是打大豆牌在多大程度上會影響到選票?現在還很難說。

這裡有幾個因素,第一個是川普已經指示農業部部長了,要求農業部長運用他的權力來實施保護美國農民和農業利益的計畫。我不知道他農業部的權力有多大?我個人覺得如果大豆這個牌打出來以後,如果真的實施的話,美國種大豆的農民就是一個不公平貿易的受害者,對於不公平貿易的受害者能不能給予補貼?這個和出口的政府補貼,我覺得是不一樣的,就是政府是不能對出口進行補貼的。世貿組織規則,中共沒有執行的一條就是對出口進行補貼,它叫出口退稅。美國肯定不會這樣做,但是他應該是有其它的措施的,我相信應該有的。最後大豆州有多少選票會倒戈去反川普?這個還不一定。而且你想川普自己的大選,我們不講中期選舉,大選那還有3年呢。

還有一個就是,大豆制裁究竟會不會生效還是個問題,即使他制裁了,有多大的效果還是個問題,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川普當選的時候,他還有很多其它的票倉,比如說工業鏽帶就是民主黨的票倉,但是川普當選的時候,這個民主黨的票倉是倒戈了。如果川普振興美國的計畫實現的話,他會有很多新的票源。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貿易制裁開始前後,川普總統的支援率有一個統計已經首次過半了,反而他的支持率是一路上升過來的。當然中共提出這個反制措施的時候,美國再提反制措施,股市是過山車又上又下的。

整體來說,我覺得,因為中共的這一套東西是犧牲中國人的人權、犧牲中國的資源來和西方國家的大財團一起賺錢,所以對於美國來說的話,民間的支持,對川普總統的做法的支持是很高的,這是有統計的,很多就是認為貿易不公平要採取措施都在百分之六十、七十以上。當然也有相當多的人擔心貿易制裁也傷害到美國,但是這不表示美國人不支持貿易制裁,採取貿易措施。

剛才講到大豆制裁究竟會不會有用?因為全世界的大豆的生產和供應基本上是平衡的,人們估計美國大豆出口會減少,這個估計能不能落實都還不一定,而且增加關稅以後,究竟受害的是美國的種豆的農民呢,還是中國的消費者?這個還不知道!所以這一點如果分析一下的話,大家就知道很可能這個損失不僅僅是落實在美國的農民身上,大部分很可能是由中國的消費者來承擔。

還有一點,儘管在很多問題上,美國的黨派對立非常明顯,尤其在國內問題上,但是在貿易上不同,現在基本上兩黨的支持率都非常高,也就是說這已經是一個美國政界精英集團的共識,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不行了,必須解決。在這方面不是想像那樣的好像大家都在反對這個措施,其實這件事情的支持率,無論在政界、在民間支持率都非常高。可能華爾街有點不太支持,就是我剛才講的,商業精英和中共的勾結來賺錢,這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美國民主黨參議員沃倫她講了一句話,她說:「中國讓美國徹底覺醒了,是中共讓我與曾經嚴重對立的川普總統走上一條戰線」。因為沃倫自稱在幾乎所有的問題上都跟川普總統對立,而且嚴重對立,如果有兩個極的話,她跟川普就在兩個極上;但是在貿易制裁方面,她跟川普完全一致。

從這點來說的話,中方不會去報導美國方面對川普總統政策的支持率,在美國自由發言,你要找到一些反對的聲音是很容易的,要看這個大局。

主持人:剛才您也提到了股市像過山車一樣,剛好有一位聽眾也提了這個問題,週五美股下跌了不少,是不是中國的舉動對美國的影響很大?您能再繼續回應一下嗎?

橫河:美國股市是這樣的,股市是預測這件事情會怎麼樣。你要知道在之前中共回應以後,股市大家估計是要跌的,結果在這之前又先跌後漲,所以股市對直接的經濟層面的影響力其實沒有這麼大,就是說股市和經濟當然是有一定的相關性,但它不是直接反應,股市有相當的投機成分在裡頭。我不是對股市很瞭解,但是我只是覺得在很多情況下,股市並不能夠直接立即反映出經濟層面的反應。

主持人:講到美國覺醒,最近《華爾街自由燈塔》刊登了一份據說是中共的內部檔,檔顯示中共指示它的統戰部要加強對美國技術的盜竊,您認為這部分檔的真實性有多大?

橫河:這個檔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份檔講的是就是智慧財產權,而現在美國除了鋼鋁是對美國國家安全以外,現在祭出的所有制裁措施都是「301條款」針對美國的智慧財產權被盜竊的問題,所以智慧財產權問題確實是美國現在最重要的問題。

講到這份檔的真實性,《華盛頓自由燈塔》談到了核實這個真實性,提到了兩點,就是怎麼「核實」。第一個,他去找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請他們核實,結果他們沒有回應;後來他們又找了中方大使館,大使館也沒有回應。也就是說核實的措施可以由專家來鑒定。因為FBI他也不知道真偽,但是他肯定有一套鑒定的方法,根據他的情報來源來互相校對,這是一種。也可以發檔的這一方來證實,所以他找中國大使館,現在是兩點都沒有。

我們就講一下作為協力廠商來說,其他人來說的話,能不能從專家角度,就是《華盛頓自由燈塔》它也是用這種方法來核實的。問了一個專家,是這個行業的,原來在中共中央層面起草檔的人,他的回答說,從格式和行文上面來說的話,看上去是真的,至少看上去是真的。所謂「行文」就是遣詞造句。因為中共是党文化,它有一套造句的方法,當然別人也可以造,就是党文化裡面出來的人也可以照這個格式模仿。他說從格式和行文來看看不出假。

還有第三點,從內容上來看。從收集和高技術領域有關的人員,就是專家收集他們的家人資料用於收買這些人,向中國提供美國的高技術的機密,這個沒有什麼特別的,其實中共一直都在做。也就是說你不要從這個檔,你從其它方面公開報導,你像《大紀元時報》就有一篇報導就談到國務院去年有一個公開的政策,就和這個檔裡面的內容差不多。所以說從它的長期政策和公開報導是可以得到佐證的。

從我個人角度來看的話,這個檔照樣可以,就是內容、行文、格式都可以模仿,就是說不能完全相信這是一個真檔,但是我相信這些事實都是存在的。只是有一個疑問,就是中共為什麼要發這個檔?這個是真正值得問的問題,如果這個檔是真的。

因為如果是常規操作的話,這種做法已經持續了多少年了,不是今天才開始的,它原本不需要在2016年年底的時候去發一個檔。那麼最大的可能性是什麼呢?就是原來去竊取尖端科技的,它不屬於統戰的領域,而是屬於情報系統的領域,就是非常專業化的竊取,就是特別尖端的那些技術,是情報系統幹的事情。

在情報方面,情報系統是屬於專業的部分了,那麼統戰會不會收集情報呢?因為美國很多專家也把統戰看成是情報的一部分。如果說情報系統屬於專業,那麼統戰就屬於是群眾的、業餘的,它更多的是這種廣種薄收,就是到處派人到處去拉攏人,能夠弄多少就弄多少,是這種情況。

現在統戰如果想進入情報領域的話,那麼就是說要搶情報界的地盤了,他就必須要師出有名。我認為這個檔裡面的內容就是統戰系統想去搶情報系統的地盤,這個時候他就要拿到報告了,就需要得到中央的批准。否則的話,他隨便搶別人的飯碗,那要出問題的,那兩個系統就要打起來。

這個有個先例,當然有很多先例,我所知道的,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公安部專門打了個報告,說是他們也要到海外去監控法輪功。本來1983年的時候,國家安全部,就是公安部的國保(那時叫政保)系統和中央調查部合起來辦一個專門是管國外的,公安部就只管國內的。但是到了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公安部就藉這個機會說,公安部的國保部分也要到海外去監視。那當時因為迫害法輪功是中共的重中之重,所以就批准了九個省市自治區,就是在省一級、省部級的九個省是允許公安部對外派遣特務的,就是為了監控法輪功,等於就是搶了國安的飯碗,就得到特許了,這是一個先例。

還有一個旁證。就是有一個說法,說最近的海外爆料是中共情報系統暗地策劃的,所以是一種集體的叛變。當局因為不瞭解海外的情況,因為海外情況是情報系統管著的,很久就沒有回過神來,原因就是海外的力量不能為它所用,等到回過味來以後做了一件什麼事情呢?大家知道組織到郭文貴樓下去抗議,找的是誰呢?找的是統促會系統的,就是和平統一促進會這個系統的人。這個系統是屬於統戰系統的,就政協統促會同一個系統,是統戰系統的。也就是說現在的北京當局,首先在海外收編的,能夠用的海外的力量是統戰系統,而不是情報系統。這個也是合理的推測,就是讓統戰系統接管一部分情報系統的領域,也是表示這一次統戰系統最先投誠被北京當局所用,就是賞罰分明嘛,也減少對情報系統的依賴。這完全是我的推測,但是我覺得是有一定道理的。

主持人:好,那麼今天我們的話題,因為是集中在美中的貿易衝突,那聽眾的問題也都是集中在這一方面的問題,又有一位聽眾他說,集中關注美中貿易的消息以後,發現中美貿易確實存在很大的不平衡,那為什麼中共還能這麼強硬?

橫河:我倒不覺得它能這麼強硬,它是必須強硬。這個問題在什麼地方呢?因為中國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它的貿易最強盛的時候了,對外貿易的順差,當然順差還在擴大,但是總趨勢減少,減少趨勢的原因一個是,很多低端製造業已經被其它的成本更低的國家搶去了,這是一個。第二個,高端的它自己發展不起來。現在中共面臨一個自己國內產業有很大的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它更不敢讓步了。

大家知道中共維持合法性的兩個要素:一個是經濟,第二個是民族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如果說經濟上出問題以後,它要輕易做退讓的話,那麼馬上就碰到一個極端民族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就是雙刃劍,就是當你強盛的時候,你可以鼓動別人;但是你要顯示出弱的時候,馬上極端民族主義就回過來頭來打你,所以中共現在是不敢退讓。它做的所有強硬的東西全是做給國內看的,不是做給外國看的。所以美國說私下在談,中共就否認,說私下沒有談,它現在不能承認談,不敢承認談,是這個問題。

當然它還寄希望於西方國家還是綏靖政策占統治地位。雖然知道現在川普總統已經當政了,可能情況跟原來不一樣了,但是它還是沒有完全回過味來,還是希望會是那樣子。所以我不覺得它這個強硬是底氣真的足,而是說它不得已必須如此。

主持人:中方媒體一方面說不限制任何手段,絕不退縮;另外一方面它又喊話說,不要讓普通民眾成為貿易戰的犧牲品。您剛才講大豆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提到說,這個大豆真的增加關稅以後是影響美國大豆農民的利益,還是真正影響到中國消費者的利益,還很難說。您覺得美中貿易戰會對中國和美國的民眾生活各自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橫河:我覺得對美國民眾的生活影響不是特別大,因為美國的民眾基本上的生活必需品,雖然相當部分是進口的,但是如果中方不出口,其他很多國家都可以趕上來補充,所以美國的基本民眾的消費品漲價的可能性不是特別大。這些新崛起的像越南、孟加拉,還有很多的東歐國家,其實你已經看到很多產品,在美國超市的很多產品,原來都是中國製造的,現在很多已經被其他國家取代了。人家可以非常快的立刻就填補這個空白,你缺多少它馬上補多少,這是沒問題的。

這個為什麼呢?因為工業產品加班加點可以生產出來,大豆生產不出來。所以大豆的問題,如果中共真正制裁大豆的話,我們還是以大豆為例,真正制裁大豆以後,那麼馬上就出現一個問題,因為中國自己產的大豆只占他每年消耗大豆的1/10左右,絕大部分是靠進口,美國和巴西還加上阿根廷就占了進口量的幾乎80%~90%,其中美國是占第二位。

也就是說美國這麼多大豆,中國必須消耗的,怎麼消耗呢?就包括民間的吃油,榨油以後的產品就是養豬,這個我在農村待過。諸如此類,相當一部分是來自大豆的,他必需要有蛋白質嘛,就是來自大豆的。這樣一來的話,中國不可能在消費上立刻就減下去,一下子消費減下去,把美國的進口,如果占中國進口量的30%的話,這個進口量一取消以後,中國整個養豬業全部垮掉了,所以不可能。怎麼辦呢?它不可能從其他國家替代,因為農產品跟我剛才講的工業品不一樣。農產品它一年才計畫一次,一年種一次,所以這麼多的量供求是平衡的,它不可能從巴西、阿根廷去買過多的,那巴西、阿根廷怎麼辦?它國內也要消耗,它如果把自己國內的都賣給中國的話,那它要到美國去買。

所以美國農民即使有損失的話,也很小,因為它這個產品必然要賣掉,除非中國說我們全國都不吃豬肉了。這一點我相信做不到!因為中共絕對不敢真的回到毛澤東時代去發肉票,這個做不到!所以我覺得中國的消費者可能受的損失要更大。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美國提出來要讓中國承諾完成當時加入世貿的承諾,是對中國消費者有利的。中國民眾沒有任何理由來反對美國要求中國兌現承諾,因為馬上消費稅就減下來了,進口稅也減下來了,中國的民眾是得到最多的實惠,中國民眾也不需要到全世界去搶購名牌了,你在中國也可以買,一樣的價錢,還不用出國。就是中共在這件事情上如果讓步的話,最終得利的是中國的民眾。

--原載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4-21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