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間集錦 文化漫步

【文史】一日看盡長安花 詩人孟郊半生心情?

成語典故
作者:允嘉徽
孟郊《登科後》春風得意,走馬看花,反映人生幽谷迎春的心情。(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14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登科後》

中唐詩人孟郊(公元751-814年,字東野)《登科後》一詩,留給後人兩個熟習的成語「春風得意」、「走馬看花」,留下了酣暢快意的人生意象,昔日困頓譬如昨日死,今朝曠盪展開人生新,思未來灑脫無際無涯。原詩吟:

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曠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一年容易又春風。(容乃加/大紀元)

苦吟詩人孟郊

唐中期詩人孟郊(字東野)的詩以苦寒著稱,有的詩評家稱讚他格致高古,如宋人黃徹的《菪溪詩話》就說「東野為天葩吐奇芬」。他個性狷介、落落寡合,但很受韓愈的欣賞,兩人成了忘形之交,也得有「韓孟詩筆」的雅稱。天寶十年孟郊出生於湖州武康(浙江省境),父親是崑山縣尉,俸祿微薄,家計拮据,母親操持家務,事事親為,省吃儉用。窮困的出身沒有讓孟郊低眉,也不能限制他洋溢的詩才。

孟郊一生留下了五百多首的詩,可是近半百人生,還是飄忽困苦,雖然心懷孝思,卻沒能找到反哺父母的生計,身家得不到安頓。「洛水春渡闊,別離心悠悠;一生空吟詩,不覺成白頭」可說是他應科舉之前返照自己半生的寫真。

寒門士子的孟郊本無意於科舉仕途,年輕時曾經隱居嵩山,自稱處士。他的《遊終南山》有這樣的詩句「到此悔讀書,朝朝近浮名」表現他質樸、不求名利的心性。一年年過去,他深深感到父母的劬勞,不想給父母添憂,終於參加科考。唐德宗貞元七年,孟郊回到故鄉湖州,當時他已經過了不惑之年,舉鄉貢。然而,貞元八年、九年兩次進京參加科舉,兩次都落榜。

三年後,失意的孟郊在母親殷殷的鼓勵下第三次出馬應試,終於登上進士榜,此時孟郊已經45歲了。按唐代制度,進士考試在秋季舉行,發榜則在下一年春天。發榜時,長安城春風輕拂,正是春花盛開時節。

唐代科舉放榜時,正是春花盛開時節。(陳正洪/大紀元)

春風得意 走馬看花

金榜題名的孟郊,喜出望外的心情在「春風得意馬蹄疾」之下,踏洩無遺。半生蜷促窮困與落榜的層層鬱結疏散了,心花也隨之怒放,「一日看盡長安花」,這走馬看花、春風得意的酣暢奔放,從他苦寒的一生來看,真的是難得一現的快意灑脫。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情、景相會,是此詩句精妙又傳神之處,意到筆尖,鮮活生動跳躍而出:長安道上春風駘蕩吹拂著孟郊,春花欉一路伴隨他怡然自得的心情怒放到無際天涯。

此時的孟郊昂然策馬,無視於長安道上遊人的爭觀、車馬的擁擠,長安城東南新進士宴集的曲江、杏園……嘩嘩嘩……都幻成萬花影,逕往馬後退去。就在今朝,馬蹄特是輕快!在許多人的人生中,不也有過這樣的人生高峰的經驗?!思想開闊無限無際,眼前的景物異於常態,卻是真實無比的感動。就是這樣的情致,賦予「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明快暢達而又情韻生動的蘊藉,成為後人吟詠的名句。

曲水流觴之會。圖為明代文徵明〈蘭亭修禊圖〉(局部)(公有領域)

有詩評家說,「春風得意馬蹄疾」器量不大,「一日看盡長安花」更是狂語。其實,孟郊一生中淡薄坦蕩的五言詩句更多,例如:

君子山嶽定,小人絲毫爭,多爭多無壽,天道戒其盈。(《秋懷》)

孟郊秋懷有感於人生的紛擾多為利而生。君子謙虛自省,處在指責、批評甚至羞辱的人身攻擊的當下,仍然如山嶽般屹立不搖、淡定自如,與小人錙銖必較、一絲一毫都爭執到底形成強烈對比。「山嶽定」處世無爭的退讓胸懷,已經洞見天道的戒律。

遊子吟》雅音不淡 千古詩篇

登科進士的喜悅,並沒有衝撞孟郊孤直的個性,他不會隨波迎合,不得權貴的關注眼神,未等及授官,他也就離開了長安返鄉去了。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孟郊50歲才得到溧陽縣(今浙江宜興縣西)縣尉的職務,雖然當不了官,收入堪稱穩定,能夠買得一畝薄田、造一間簡單的住家,這時的孟郊,終於能迎來母親報答親恩了。孟郊的名作《遊子吟》一詩,就是此時出任溧陽縣尉時迎接母親所作,詩的題注乃「迎母溧上作」:

慈母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遊子吟》傳誦千年,從半生苦吟中幡然而出,得有「全唐第一」的讚譽,其來有致!一介清士,雅音不淡,千古之下成不朽的詩篇。回看彼時,一生不追求富貴的孟郊,進士登科時「春風得意」的躍然開懷,「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怡然自得,看似不尋常的反應,其根底,豈不牽連著藹藹孝思的迸射?歷經半生苦寒的壓抑,窺見父母恩得報終有期,那份欣喜乍現,千萬倍於自身的榮譽!

寸草映春暉!《登科後》的快意灑脫和《遊子吟》的拳拳孝思、煦煦春暉,結合成千古雅音,都是給千年萬代的後人滌盪生命的甘泉。@*#

責任編輯:方沛

(點閱花間集錦 文化漫步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遠方,一個陌生而神秘的領域,在地平線迎接晨曦,送走月輪,向每一個仰望天空的人,閃耀出誘人的輝光。當走到曾經的目極千里處,心底似乎又有遙遠的懷抱在召喚,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暈開層層漣漪,發出深沉的吟唱:歸來吧,歸來吧。
  • 幾年前,他和好友皇甫湜曾經聽說李賀七歲能詩,都不相信,親自相約,來到李家,李賀的父親領出兒子,果然是個梳髻的娃娃。韓愈親自出題面試,李賀即席賦詩,舉座驚異。
  •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看那大雁南來,楊柳帶綠,脫下了大棉襖的你,是否想擇一良辰吉日,邀三五好友,舒展困頓一冬的筋骨,尋覓一春遊的好去處?春遊如此風雅之事,當然不僅要賞玩盡興,也要清新不俗,彰顯風格。我們來看看中國古人們是如何春遊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