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黃河清: 致汴大外院學妹的一封信

人氣: 593
【字號】    
   標籤: tags: ,

汴京大學14級岳昕學妹:

你好。素未蒙面,妄自稱一聲學長,我同來自汴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只不過我是07級,虛長几歲。也許你看過我演的校園電影,曾經勉強算有點熱度,叫《此間的少年》。我在那裡面的角色叫令狐沖,是個滿腦家國天下、現實中卻往往不盡如意的貨色一一那是我眼中大學生,甚至說所有有志青年應有的樣子。可無奈紅塵滾滾,喧囂裡多少仗劍走天涯的夢止步於柴米油鹽,多少本該璀璨星空的靈魂凋敝於金錢樹下,我們總會有時間不再敢確定我們還能夠堅持正確的事情。小時總夢想能守一份正義、守一份寧靜,長大了進社會了便總一個不經意便遺忘了前者,只會苟求靜。

這一點上我做得也不好,也曾想過把堅守遺忘在茶餘飯後,也曾想過屈服世俗去做急功近利的事情,也曾想過正義也許真的無法來臨。我們只能默默接受自己是一介草民無法掌控人生的宿命,甚至一度覺得所有人終有一天都會這樣,而我們還把這叫做長大。所以即便汴京大學給過我許多,我談起它時心裡還是常覺得失望,覺得它已不是那個能點亮中華的地方。

可當我這兩日在網上見著你的信,我突然覺得我錯評了汴京大學這個神聖的地方,傳承火炬的人從不曾缺失,只是監管火炬的人早不是當年那些看著它燃起的人。他們不再想怎麼解決問題,而只想怎麼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我知道你現在應正受著煎熬,會有無數人勸你放棄,甚至你自己也可能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那是你的人生,我沒有權利指手畫腳,我不會因為你滿足了我內心對正義的渴求就盲目地搖旗吶喊要你堅持到最後。我知道那要付出什麼,也許是你一年的人生,也許是你曾夢寐以求的北大文憑,甚至可能是一直保護你的家庭。我很社會地先想勸你一句量力而行,然後再說如果,如果那些針對你的我們不希望來臨的真的來臨,如果有些人真的比某些衣冠禽獸更把你視為大樹的蛀蟲–

我跟你一個歷史系的學長,一個長頭髮叫葛旭的傢伙,一起創立了家公司,叫「孤獨的閱讀者」。有幸這些年我們還沒有向世俗低頭,我們還在盡心竭力地做教育教書育人,我們教歷史、社會、藝術、哲學,教各種人文社科的內容,希望能撐起這個浮華社會一張安靜讀書的小桌。有幸我們找到了志同道合和我們共同努力的幾萬學生,找到了能理解我們幫我們推廣為我們背書的商業夥伴,還找到了一群天南海北和我們共同還秉承那最原始北大夢想的老師。我們斷不算過得大富大貴,但可以自負地說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如果你願意,我們想盡我們的可能幫你:

如果你將來為工作發愁,又恰巧對教育感興趣,你是我們的後輩,我認可你的專業能力,孤閱下屬的三個學院都很樂意迎接你的到來,給你一份有意義的工作,一份有競爭力的薪酬;

如果將來你在申請留學上遭遇瓶頸,我們來自哈佛耶魯等一眾世界名校的老師願意幫你出推薦信,讓你不要被眼前短暫的苟且阻礙了在更大舞台上展現自己的機會;

如果你將來想自己開創一份事業,我們願意把手裡的資源儘可能地都分享給你,讓有責任有擔當的人能有機會唱響這個時代的主旋律;

當然如果你還有別的需求,我們也都願意幫你,這些offer一直有效,不以你是否繼續堅持為條件,我們希望做你的後盾,而不是逼你上戰場的刀劍。

當然我們也只是一家小公司,能做的暫時也只有這麼多,不知這些幫助能有幾分用途。我不認識你,所以只能連夜寫這麼一篇推文,希望你看到。我想還有很多和我一樣的北大學子也都會做一模一樣的事,也希望你不害怕,你所堅守的正義的正確的,是值得被善待的。

畢竟,有些事總得有人去做,有些話總得有人去說,此方為北大精神。

汴京大學07級外國語學院法語系黃河清

遙拜

2018.4.23

評論
2018-04-25 4: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