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

命運天定嗎?(205)隔世報應 夢和尚預示

作者﹕泰源

綠樹經秋轉一身紅。要知今日因,當看前生事。(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113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報還一報 隔世報

趙令衿(公元?-1158年)是宋太祖趙匡胤次子燕王趙德昭的玄孫,襲封安定郡王。他自幼刻苦讀書,《宋史》稱他「博學有文聲」,紹興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任泉州太守。《泉州府志·名宦》對趙令衿有這樣的記載「博學能文,在郡留意教養,在任十幾年,大有政績」。

徽宗宣和五年(公元1123),他正值少壯之年,到南康(今江西星子縣)任司錄參軍。經過蘄州(今湖北蘄春)一遊五祖山時,曾經有一次預示因緣果報的遭遇,和他的前世有關。

他一個人在雨中登上了五祖山最高處,到了白蓮池亭,天也放晴了。他在一塊大石上休息,恍恍忽忽好像在中,見到一個老和尚。和尚對他說:「您這一去廬山不會遇到太大的苦,只是到了晉州將會有失去孩子的悲痛。由於您過去曾在晉州作官,因事拘押了一個民婦,使她失去了自己的兒子,現在是報應呀!」。

趙令衿找了找四周沒有人來過的跡象,和尚卻就不見了蹤影,而這裡又不像做的地方。拘押民婦的事、晉州這些話猶在耳,可是都遠在天邊,摸不著邊。他返家後對家人說起這件事,大家都感嘆詫異。

明 沈周 《廬山高》。(公有領域)

次日,他攜帶家眷從祖山到了黃梅縣(今屬湖北)。到黃梅縣的隔天,天又下雨了,他們一家沒有趕路,小兒子善郎卻忽然得了急病。黃梅縣令吳宇趕到他家,不期然談起該縣的地理沿革,說道:「本縣在唐朝時曾屬於南晉州,現很少有人知道這件事。」趙令衿聽到「晉州」心中一驚,知道那和尚的話非假,他擔心兒子善郎活不長,就許願要剃去頭髮當和尚。

過了四天,善郎還是死在白湖驛站,離黃梅縣不過三十多里路,趙令衿親自記下這件事。

趙令衿雖貴為宋室皇族,但仕途坎坷,曾多次被罷官,二次入獄。因他生性介直,不甘和當朝奸邪同流合污,數次「言事忤旨」,言行都和秦檜之輩相違,所以受到秦檜的陷害。秦檜對他恨之入骨,下了密令,要置他於死地。他命不該喪,文書送批之際,秦檜病重不能視事,倖免死難。

資料來源:《夷堅志》、《晉江方志》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讀書出色才能出眾女命 傷官用印

                  (大紀元編輯製圖)

此造出生日日干為乙木,所以屬乙木命,生在夏天五月,先看一下有什麼特徵:夏月火旺土燥,乙木者,夏如禾稼,禾稼皆枯,木氣盡洩,非癸水滋培不為功。癸水有調和氣候,換回造化之妙。故癸透有根,富貴可期;水得金生,源長流遠。此為五月乙木之正用。

現據上述之原由,檢查下此命造配合得如何?只見真有癸水透出時干,可惜地支並無水根,反見坐未燥土,水力已減。幸得年支見有申金,金能生水,源長流遠。喜水調候的問題基本上可解決。

接著再看乙木身強弱的問題,因五月丁火司權,乙木見火,木氣盡洩(木生火),最好地支能見有寅、卯之強根,和天干甲木之助力。

乙木見火,木氣盡洩(木生火),最好地支能見有寅、卯之強根,和天干甲木之助力。(張又天/大紀元)

現查地支不見有木之強根,反見巳午未三合火局,更洩木氣。天干丙火傷官透出,幸見一甲木在乙木旁邊,此謂「藤蘿繫甲」。乙木為陰木,性本陰柔,故喻為「藤蘿」,甲木為大樹,乙木繚繞甲木大樹而長。如藤蘿繫松柏,必將大大增強了日干乙木的力量,彌補一下地支無強根的遺憾。

如上見有癸水調候和生乙木,甲木之幫助乙木,使其不至身大弱;下見有申金發水源,使癸水源長流遠,故此命亦算合格,但並不入上上之格。

缺點是日主乙木地支無強根,巳午未三合火局透丙火洩氣太過。用神癸水地支無水根,也無濕土,全靠申金生助;但申金受火局之剋和阻隔,生水之力大減,使此命不能更上一層樓。

女命傷官透出,有金水配合,讀書出色,才能出眾。辛金運生癸水有利,入讀名流大學;庚運同樣有利,出外留學。畢業後長期在國外從事教學、研究、媒體工作,及參與各級競選活動等,得助於大運走東北木水之地。大運喜木、水、金,忌火、土。@*(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剋夫命,或剋妻命是怎麼回事?去求算命的人,一旦聽到了是剋夫命,或剋妻命,就嚇得不得了,惶惶不可終日,其實這是世人不了解八字命理的推論,而造成一種誤解。後來又以訛傳訛,代代相傳,加油添醋,終至失去了命理學原來的本義。
  • 後來與兩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終於到了香港外圍的島嶼了,卻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陸,又應了36歲前一事無成的命。跟隨算命的啟蒙師父多時,我又繼續進行各方面的探討和搜索,經過多時的反覆推敲和求證,終於在自己36歲的那一年,找到了打開命學大門的鑰匙。
  • 父親本是大學老師,被共產黨定為「歷史反革命」,後半生困頓潦倒,中風無法就醫,家中連五元叫車錢都沒有。正因為父親一生的經歷,便使得筆者自小有對人生、命運的反思:父親前、後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內在必然的因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