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造不出芯片 中共卻打造驚人監控系統

烏魯木齊到處是監視攝像頭。 (Getty images)

人氣: 154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6日訊】近日,中國國企中興通訊公司因違反美國規定與伊朗交易,並在處罰後繼續撒謊而最終導致美國對其實施為期7年的技術禁售令。由於中興嚴重依賴美國的芯片廠商,且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無法在國內獲得同等替代品,此舉無疑是對中興的毀滅性打擊。而國人藉此也意識到,原來中國的中高端芯片一直仰賴美國,沒有了眾多的美國產品支持,中國的電子產業乃至相關產業不少要停擺。

這樣的現況透露的是一直叫囂與美國在貿易戰中「奉陪到底」的中共實在是色厲內荏,而曾經被高調宣傳的影片《厲害了,我的國》在中興被重罰後不得不悄然下架,中共的調門也降低了不少。中興的愚蠢又一次重重地打臉中共。

不過,正如一位網友所言,中共雖然造不出芯片,卻能造出互聯網長城;雖然造不出手機屏玻璃,卻能造出幾十秒掃描13億人的人臉識別監控系統。顯然,它的一切發明創造只圍繞著一件事兒:管控、監控、奴役天下蒼生。

事實也的確如此。與在芯片製造上的不堪相比,中共打造了世界上最為驚人的監控系統。除了網絡長城防火牆、手機監控、道路監控等外,中共大力開發的人臉識別監控技術也正在被廣泛應用。據悉,人臉識別監控技術使用兒時舊照,就能成功進行辨識與追蹤,且可顯示其手機與身分證等個人信息。

據行業調研公司估計,大陸公共和私人領域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預計到2020年,大陸將新裝大約4.5億個攝像頭。相比之下,美國只安裝了大約5,000萬個攝像頭。

年初,美國《華爾街日報》曾發表題為「中國藉助人臉識別技術建立全方位監控網路」的文章,內中披露中共將人臉識別技術普遍運用於街道、地鐵站、機場和邊境口岸等場所。文章稱,在各種監控方式中,人臉識別技術是最強大的新工具之一。

此外,大陸的科技公司通過手機大量收集人們日常生活的相關數據,規模之大前所未見,同時還爭相開發並推銷供政府使用的監控系統。目前,中共已擁有大量數據,其中包括超過7億網絡用戶上傳的照片,以及一個集中管理的公民影像資料庫——所有年滿16歲的公民都必須持有政府發放的帶照片的身分證。

而在繼去年推出「天網」監控系統,通過在各大城市加裝的超過2000萬個能識別人臉、瞬間掌握路人身分的監視器後,今年4月,中共還推出了一項以農村為目標的「雪亮工程」,即利用群眾各家各戶的信息系統,如電視機和智能手機為基礎,通過遍布的攝像頭,形成了針對農村地區的監控項目。

根據「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中國將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換言之,再過兩年,中國人全部將被納入嚴密的監控中。

是不是相當可怕?《1984》年中描繪的無處不在監視老百姓的「老大哥」正在中國成為現實。其主要目地當然是為了監控老百姓,維持自己的政權。

在這樣的導向下,中國的一些芯片公司成為了幫凶,比如中星微公司。2016年6月20日,中星微「數字多媒體芯片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在京宣布,中國首款嵌入式神經網絡處理器芯片(NPU)誕生,目前已應用於全球首款嵌入式視頻處理芯片「星光智能一號」。這款芯片運用在人臉識別上,最高能達到98%的準確率,超過人眼的識別率。由於這款準確率高的芯片的開發,大家就明白這兩年人臉識別技術為何被廣泛推廣。

儘管在業內人士看來,從技術上看「星光智能一號」是典型的「舊瓶裝新酒」,即將傳統的面向數字信號處理的DSP處理器架構用於處理神經網絡,主要在運算器方面作了相應修改,而並非是「狹義的」神經網絡專用處理器,和真正的NPU依然有一定差距,但無疑它的出現,為中共更為精準地監控老百姓提供了條件。

有意思的是,中星微集團公司的創建人、董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鄧中翰的妻子,是傳為曾慶紅之弟曾慶淮的情婦、並與曾任山西省宣傳部長的申維辰關係密切的總政獨唱演員譚晶。或許正是通過譚晶的關係,鄧中翰的中星微和公安部的關聯十分密切,目前在中國大中城市安裝的視頻監控產品,技術就來自其所在公司。

資料顯示,2009年後,曾主打多媒體芯片的開發、設計和產業化的鄧中翰開始轉入安防監控領域,而這一年他與譚晶結婚。他如此地表示:「我們目前看到安防的產業都是比較傳統的監控,不具有大規模的網絡化的能力,比如銀行有銀行的監控,收費站有收費站的監控,一般來講,圖像也不是高清的。」

而鄧中翰與公安部的合作最晚在2012年就開始了,雙方曾共同申請了專利。2014年4月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與中星微電子集團簽署合作協議,公安部稱合作將加速安全防範監控數字視音頻編解碼(SVAC)國家標準的產業化進程,加強推進智能視頻監控系統安全應用,進一步提升中國安防視頻監控技術水平。基於這一標準的技術和產品,將作用於國家安全、數字城市、智能交通、商業金融、衛生醫療等多個領域,而中星微電子集團不僅是標準的制定者,而且提供的就是具體的技術和產品。

同年,鄧中翰所在的公司連續中標太原安防項目共3.2億人民幣,其中包括中標太原市交警支隊7600萬元交通管理視頻監控合同、2.2億元的太原市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以及2411萬元的太原市21條道路交通監控設備採購項目。憑藉著視頻監控項目,鄧中翰的公司從前幾年的虧損開始有了巨額的收益,也成為了中共監控百姓的技術上的幫凶。

或許有中國人會反駁,這麼多監控可以讓壞人無所遁形,對老百姓是有好處的。但是如果換個角度想,當這些技術被用於追蹤定位任何一個公民,是不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個人的隱私在哪裡?

事實上,人臉識別技術在美國等一些高科技公司,早就成功研發了,但並沒有用於監控,原因就在於這侵犯了民眾的隱私權,是對基本人權的傷害。即便西方政府想監控某些人,也要受到限制,即防止其濫用公權力。

但在中共一黨專政治下的中國,公權力是不被限制的,中共可以任意侵犯公民的各項權利,並藉此逮捕異議人士,而且不少技術的主要功用就是對付老百姓、維護其政權,進而禍害全世界的。從這個角度上講,美國等西方國家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中國對中國人來說焉知不是件幸事?!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4-26 5: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