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翻牆必看視頻版】毛左網站主編等32人魂斷朝鮮

人氣: 131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6日訊】大紀元每天為讀者梳理翻牆必看的視頻版文章:

1.烏有之鄉主編等32人命喪朝鮮 驚動中朝高層
4月22日,朝鮮黃海北道發生嚴重車禍,車上32名中國人和4名朝鮮人遇難,另有兩名中國乘客嚴重受傷。

中國32名遊客命喪朝鮮,驚動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現已確認,該旅遊團是中國左派網站烏有之鄉旗下的「星火旅遊團」,該網站總編刁偉銘也在遇難者名單中。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該台記者25日還致電北京旅遊發展委員會了解「星火紅色旅行社」是否有資質的問題時,對方表示一般情況下,有資質的旅行社都收錄在其官方網站上,但記者未在該網站上找到該旅行社的名字。

星火旅遊微信公號3月8日發布消息說,今年是「抗美援朝戰爭勝利65週年,為了弘揚抗美援朝的偉大精神……星火旅遊擬於2018年4月18至24日組織赴朝鮮紅色之旅」。

烏有之鄉是中國一個毛左網站。該網站2012年4月12日曾被中共當局關閉,後重新開始運營。

目前,中共官方媒體對此事故報導的甚少,至今也沒有透露死傷者的身分。

2.北大女生公開信 掀29年來最大校園抗爭運動
北大女生岳昕因要求公開前北大教授性侵資訊遭校方迫害,北大師生和校友紛紛打抱不平,甚至擴散到其它北京院校,恰逢下週就是北大120周年校慶,並臨近六四29周年,引發當局高度恐慌。校內也展開全面維穩,嚴控輿論,恐嚇學生,黨媒亦接連發文引導輿論。有報導稱,這是自八九六四29年來影響最大的校園抗爭運動。

北大女生岳昕於今年1月聯署實名公開信,要求正視校園性侵問題,並於4月向北大申請公開前系主任沈陽於20年前懷疑性侵案時校方的會議記錄。

4月23日岳昕發表公開信,指校方連日來不斷約談,要求她停止介入事件,否則會拒絕讓她畢業。其母受到過度驚嚇而情緒崩潰,她亦被帶回家中「看守」。

公開信出來後,北大打壓學生正義呼聲的高壓做法引發眾怒,有學生在「三角地」貼出大字報《聲援勇士岳昕》,斥責校方「你們究竟在怕什麼?」,並將此事形容成「兩個北大」的鬥爭,雖然貼出不久立即被校方人士撕除,但圖片很快在網絡上傳開。但之後岳昕和北大在大陸網站都成為敏感詞。

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對紐約時報表示,許多教職工也對學校就岳昕的處理方式感到不滿。他表示北大有責任做到誠實透明。學生要求真相,證明他們是有社會責任感的。

3.南京被判刑警察再釀車禍 致一女子死亡
因受賄罪被判緩刑的南京前警察鄧某某,近日又製造奪命事件。

據陸媒報導,4月25日上午9點半左右,南京一輛轎車將一輛電動車頂行十多米,並撞上路燈,導致騎電動車女子當場死亡。目擊者稱,轎車司機滿身酒氣,撞擊後仍踩著油門不放。

「南京交警」通報稱,事故發生於南京市秦淮區長樂路與龍蟠南路交叉口,鄧某某(車主)駕駛的黑色東風日產小轎車撞向騎電動車的女子。

事故原因是,鄧某某當時轉彎時闖紅燈,因撿拾滑落在車內正在接聽的手機致車輛失控,撞到騎電動自行車正常行駛的陳某,致陳某當場死亡。

4月24日晚,鄧某某與他人在飯店飲酒聚餐,後到某KT喝酒唱歌至4月25日凌晨1時許。

通報還披露了鄧某某的身分:原係南京市公安局建鄴分局警察,2014年1月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他於2014年2月被雙開。

不幸身亡的女子今年33歲,是南京秦淮區人,某大型超市員工。

4.人權律師之妻受株連 手腳上銬坐審訊鐵椅
大陸人權律師屢遭迫害,當局對他們的打壓也株連親屬。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豔只是個家庭主婦,因為其替丈夫維權,兩次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並坐上審訊椅。另外,上海律師彭永和的妻子劉友友,也因當局打壓彭永和,她在一個月內連遭三家公司解聘,甚至被威脅,想要工作就離婚。

許豔與余文生結婚後,在家相夫教子,一直都是個家庭主婦。但是,今年1月19日余文生被捕後,警察對她的騷擾不斷,或電話、或口頭說、或去派出所、或夜裡敲門,讓她很害怕。

1月27日徐州警察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許豔,她形容,當時在去徐州的路上她的腿在發抖,她告訴自己顫抖著也要往前走。

4月1日,她又被以同樣的罪名傳喚。許豔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的丈夫余文生律師被抓了,我為他維權,我一個家庭主婦也兩次以犯罪嫌疑人身分被傳喚,而且也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我一直沒能明白。」

在審訊問室中,她被帶上審訊的鐵椅子上,手腳都上了銬。「第一次傳喚說因為我是余文生的妻子,第二次傳喚問我有沒有岀國過,兩次都沒問什麼,主要都是讓我別再發聲,沒有具體事情。」「後來律師告訴我,這樣的傳喚是違法的,是不人道的株連行為。」

許豔說:「余文生被抓後一直不讓律師會見,他的一些權利是不是有保障,有沒有遭到酷刑,我從家屬的角度非常擔心。而且之前的搜查、傳喚都在小孩面前進行,他們應該要避開的,這會給小孩的心靈造成傷害。」

許豔眼中的余文生,是個剛正不阿的好律師,她表示,「作為妻子,我肯定還要為余文生維權。」

大紀元【翻牆必看視頻版】製作組

責任編輯:方明

評論
2018-04-27 6: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