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人,這樣過退休生活:英式心靈富足學(2)

作者:井形慶子

高山花卉在英國皇家植物園,倫敦,英國(fotolia)

    人氣: 603
【字號】    
   標籤: tags: , ,

續前文

辭去副總經理職務的四十多歲男性所選擇的工作

「日本人會為了家人拚命在外頭賺錢,但是經常想到家族中的英國人,總是設法取得跟妻子、孩子相處的時間。」

從他喃喃說出的這句話,就能感覺出日本人與英國人的工作觀的差異。我認為他的話暗示了就算收入減少,也會因此感到滿足。

在倫敦某德國大型辦公用品製造商擔任副總經理的男性,拒絕上司「請不要辭職」的慰留,在四十八歲時主動要求離職。

「不想再做如此艱辛的工作。」

他領取遣散費和職業年金之後,毫不後悔地辭掉副總經理的職位。

這位男士曾經擔任過柯達英國公司副總經理,具有優異的經營技巧,在三十多歲時就已經擁有超過兩千萬日圓的年收入。問題是,他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美國出差,能夠心情平靜地在倫敦家中與家人共度週末的次數屈指可數。

經濟景氣好的時候,「家庭與工作之間無法取得平衡」這項表現大多數英國人煩惱的問卷調查結果就不時出現眼前。他也期待能夠有陪孩子們成長、跟家人共度的時間,因此在忙碌的日子裡總是抱持「這樣下去好嗎?」的疑問。

「擔任副總經理的時代,因為被賦予併購企業的大企劃任務,經常在國內外出差。我總是透過資料分析與其他同業一決勝負,從中賺取利潤。從事這樣的工作當然也有刺激和幹勁,但是累積在內心的壓力會讓自己面對妻兒、子女失去耐心,或不想講話。我也想到過設法改變這種生活方式,話雖如此,我不可能過完全隱居的生活,於是我想到在五十歲之後,改做更輕鬆的工作。」

卸下副總經理的職務之後,他賣掉當時的住宅,搬到倫敦西方德文郡(Devon)能遠眺達特穆爾(Dart Moore,荒地)的山區,他利用遣散費買下負擔得起的房子,和家人搬過去住。從此終止在倫敦的都市生活,開始在鄉下過新的生活。

但是也有問題,就是找工作。

說點題外話。那是很久以前我在週五黃昏,從倫敦希斯洛機場搭乘長途巴士前往德文郡時的故事。

巴士穿越綿延不絕的牧草地,在M4高速公路上奔馳七個小時,往鄉村地方疾駛而去。突然抬頭看看周遭,發現車內滿滿坐著穿著套裝的男女老幼。詢問之下幾乎所有的人都在鄉下買了房子,卻因為在鄉下找不到工作,所以平日暫住在倫敦工作,週五晚上才回到德文郡的家。

因此我也認識了英國版的「離家工作」型態。

在英國也和日本一樣,地方小鎮上很少有職缺。這位前副總經理最初想到只做單純的勞動工作就好,想去應徵英國最大的連鎖超市特易購(Tesco)的倉庫管理員工作。

在日本有地位的人往往都理直氣壯空降至相關企業任職;至於倉庫管理員,一般認為是很閒的工作。

問題是,曾經擔任兩家大企業的副總經理的職業經歷和推薦函(Personal reference)反而成了求職障礙。所謂的推薦函內容多指這個人是能力出眾(overqualified)的人才,英國人在換工作時,先前任職公司的總經理或上司的推薦函能左右錄用與否的結果。由於內容誠實不造假地記錄當事人的工作態度、業務成績等,推薦函通常是密封的,當事人也不能開啟。他的推薦函如實陳述,讓負責面試的幹部感到猶疑,無論他多麼想要當倉管,對方還是面有難色,希望他改應徵管理職的職位。

為了想要從激烈的工作中解放、變得自由,好不容易才辭掉副總經理的職務,然後跑到超市又當起管理職,就他的立場而言是說不通的。只要能擁有自己的時間、從事沒有壓力的工作,職務種類根本不是問題。即使每個月的收入只能支付部分的生活費也無所謂,但是找工作還是比想像中困難。

根據一家雜誌社的調查,日本的情況也一樣;從大型企業的經營群或幹部退下來的人,退休後想要再度就職好像也挺困難。從雇主的角度看,這些大企業幹部退休的人看似自尊心都很強,對薪水的要求也很囉唆,懷疑這種人可能無法適應新的組織,因此不想採用他們。

這位前副總經理在接受倉管工作面試之後,花了兩年的時間查閱網路、地方報紙,並且參加日本人力資訊網站(HelloWork Internet Service)的就業交流聚會。

有一天早上,他照常散步到賣報紙的地方,閱讀手上剛拿到的報紙,發現地方政府正在招募高齡者的探訪人員。

「工作條件是六個月的短期契約,但是工作時間都是先安排好的地方政府的工作,無論如何想去試試看。」

由於他已經五十一歲,所以面試官認為他具有認真的個性,因此擠下三十多歲的應徵者,他收到了錄取通知。工作的內容就是每天散步走路到獨居高齡者的家中探訪,檢查他們的生活狀態。

過去,早上司機開著黑色轎車到家中接他、到了公司就有祕書照顧周遭所有的事務,眼前的生活環境跟以往完全不同。現在他要坐在受訪的高齡者家中的起居室,花很長的時間傾聽對方說話,必要時還要替他安排看護或協助做家事的人,薪水卻降低到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

不過在擔任副總經理時代面對客戶所培養出來、冷靜柔軟的姿態,受到高齡者很好的評價。

接受他的工作方式的地方政府,把原來六個月的契約延長為一年,接著在五年之後他以五十多歲的年齡,在鄉下工作稀少的惡劣環境中,終於得到一紙正式僱用的契約。

上班時間是早上八點到下午四點半,就算是正職人員也不用加班或出差,周末也不用工作。早上他會到德文郡的山上散步,下午夫妻兩人勤勞地整理花園,然後跟孩子們一起享受燒烤的晚餐。

山邊即將落下的夕陽照著一家人圍在庭院裡晚餐,他一邊跟妻子兒女隨興地說著話,一邊沉醉在深深的幸福裡。

「幸好我趕上了,那時我差點就葬送人生當中不會重來的寶貴時光了呢!」

「當人類擁有地位時,就不想失去任何東西。然而一旦放手,只會訝異自己竟然也有那麼忙碌時刻的回憶而已。因為人類已經能夠適應,能安定下來過著最舒適的生活了。」

就五十歲的年紀來說,智慧、體力都有了,只要再努力一點還會有更高的地位。

但是像這位副總經理,一心想改變自己的生活,在離退休還遠之前就從本行的工作退休、踏向新生活,這也是不錯的選擇。

與其檢查各種可能做法之後轉換跑道、一切從零開始,不如先考量自己的生活實況然後再找工作,排定優先順序再進行組合作業,從他的故事真的學到了很多。◇(待續)

——節錄自《 英國人,這樣過退休生活》/ 天下雜誌出版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挪威,閣樓過去多半用拿來晾衣服,現在則成為儲物的空間,但是仍殘留過去上百年人類活動的痕跡。作者工作時,與這些痕跡近距離相處,包括水痕、曬衣繩、舊管線、通風口、石棉。整修有歷史的老屋,就彷彿屋子的修建時間延長,中間空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繼續修蓋。作者看見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這座閣樓,如今由他繼續整修,延續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見,在多年後的未來,他的施工細節將攤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種穿越時空的傳承。
  • 每次遇到生命裡的重大危機,自己的心靈達到澄淨時,那種澄淨讓痛苦昇華,十四行詩就湧現了。
  • 此時此刻,我的書房裡,秋天的陽光如此澄明清朗,它呼喚著我的內心與它一致……純淨,純淨。
  • 這就是納爾森鎮(Nelson)適合我的原因,因為這裡的鄰居們從來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鳴得意,儘管他們有粗俗之處,那樣的粗俗卻簡樸健康。
  • 無論何時回到這裡,我總會發現這城市的懦弱,沒有骨氣,無法承受任何的改變,不管是季節、熱氣、酷寒,或者—尤其是—暴風雨。
  • 只是為了怕被人說成是貪婪,就這麼害怕觸碰財富,可是,這顆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種形式的貪婪?
  • 每間老房子都有它們深具風格的細節,菱形、斜線、三角等幾何線條簡單排列組合的花窗,就足以讓我目光多停留好幾秒,有些窗邊還以植物點綴,更是讓畫面變得像幅畫作。
  • 即便糖廠已經沒落,即便每年日復一日忙著製糖與保養機器的工作。或許時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們在職場上那股犧牲奉獻的精神,確實是我們這輩年輕人所缺乏的啊!
  • 在職場上,會有很多人用對工作的熟悉度來評價別人是聰明還是笨。所以有一天,我一定會因為熟練變得「不笨」、成為客艙裡一位專業的聰明人。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