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會聽證:中共治下法治缺失 滲透西方

4月24日加拿大國會外交委員會舉辦聽證會,聽證主要聚焦在中共統治下的種種問題,以及對加拿大的影響,從法治缺失、滲透西方到強摘器官。(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36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荔敏渥太華報導)4月24日加拿大國會外交委員會舉辦聽證會,主題是 「加拿大與亞洲打交道(Canada’s Engagement in Asia)」,證人包括教授、人權律師、人權團體代表和中共前外交官等,聽證主要聚焦在中共統治下的種種問題,以及對加拿大的影響,從法治缺失、滲透西方到強摘器官等。

教授:中國法制是中共的工具 影響加中關係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阿拉德法學院教授Pitman Potter說,加拿大必須理解中國的法治缺乏,中國的法制和加拿大的截然不同。

通過視頻在國會作證的Potter說,對加拿大人來說, 法治意味著保護公民權利和限制政府行動,但中國的法治是中共建立的 「社會主義法治」。

他說: 「儘管在中國,法律被冠以『 法治 』,並刻意吸引人們對法治意義的期望,但是恰恰相反,這種法制其實服從中共的規則。」

「中國所描述的法治更像是『法治』——換言之,是使用正式的規則、法規、制度等來執行(中共)政策,」 波特解釋說, 「中國的法治」 只不過是中共的工具而已,「為的是執行中共的宗旨。」 事實上, 這是缺乏法治。

他說: 「所以,當我想到這對加拿大意味著什麼時,重要的是要注意, 這不僅僅是中國國內的問題。這影響了中國遵守國際條約的情況、中國對本國法律的尊重、對國際條約的尊重,以及人權、少數民族和貿易等問題。」

「因此, 中國缺乏法治影響著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的方方面面。」

Potter對渥太華的建議是,在與中共打交道時知道規則。他說,當中共領導人談到保護外國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時, 「我們可能會因為這一法律權利的引用而感到欣慰,但我們有責任理解中國語境中的含義,這意味著非常不同的東西。這意味著中共要什麼,就意味著什麼。」

麥塔斯:強摘器官有壓倒性證據

溫尼伯的國際人權律師大衛• 麥塔斯在聽證會上作證時,以這個問題開始了他的證詞: 「中国器官移植泛滥证据,对加中关系有何影响?」麥塔斯繼續解釋他與前國會議員David Kilgour 的工作,揭露了中國法輪功學員被強摘人體器官。

他說,自從他和 Kilgour 12年前發表的第一份報告以來, 證據不斷在積累,其他研究人員也參與了這一問題的研究,包括美國調查記者、中國專家Ethan Gutmann。

「與Gutmann於2016年6月發表的一份聯合報告發現,中國的移植數量每年高達 10萬,其中大部分來源為良心犯——藏人、維吾爾人、基督徒,主要是法輪功學員,」麥塔斯說。

「目前,這種濫用器官移植的證據是壓倒性的,」 他說,「濫用移植是一個黑色市場,有一個不尋常的特點——它是制度化的,國家運行的。」

麥塔斯說,當與中國打交道時,「掠奪器官大規模殺戮囚犯的事,在與中國打交道時,不能只是放在一邊,也要在這個問題上進行接觸。」

他為加拿大遏制器官強摘提出了若干建議,包括在2013年和2015國際人權小組委員會的聲明中要採取的行動。

麥塔斯說: 「這兩項聲明都要求醫療和管理機構點名、讓其羞愧和排斥個人、機構以及其下屬機構參與強摘和販運人體器官。」

「目前,在國際移植行業內, 根據中共官方對移植的不透明和壓倒性證據,產生了一個關於是否要從事或排斥中國移植行業的積極辯論。」

他說:「我支持排斥器官移植的觀點,正如小組委員會所做的,在歷史上,排斥的觀點產生過影響。 加拿大政府應該支持小組委員會排斥器官移植的呼聲。」

麥塔斯還表示,加拿大應呼籲北京方面合作,對中國的器官移植濫用問題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他說,「這類請求是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美國眾議院和歐洲議會提出的。鑒於對這項調查的廣泛支援,加拿大沒有理由不參加共同行動。」

陳用林揭示中共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滲透

當天的證人還包括布洛克大學(Brock University)政治學副教授Charles Burton、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所臨時研究主任和劉氏國際議題研究所教授Paul Evans、與華盛頓特區的西藏辦公室的Ngodup Tsering,以及2005年出逃到澳大利亞的前中國外交官陳用林。

通過視頻,陳用林稱,中國有野心在2049年之前成為世界超級大國。他說,北京在努力實現這一目標方面已經變得「更加積極」。

「在過去的25年裡,中共當局悄悄滲入西方的主要民主國家,包括澳大利亞和美國,一直是中共軟實力的試驗場,這一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功。」

陳先生提到了《無聲入侵: 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一書, 揭露了中共對澳大利亞的廣泛滲透。他說: 「對澳大利亞來說, 保護自己不受中共干預已經為時太晚了。」

「在中國當局眼中, 加拿大與澳大利亞的地位相似……這兩個國家被視為西方民主聯盟中的薄弱環節,中國可以竊取高科技,從而施加影響。」

陳用林說,自1989天安門大屠殺以來,中共一直在與加拿大進行全面外交。他並指加拿大是第一個將其人權政策與貿易政策脫鉤的西方國家。他還說:「西方國家的綏靖説明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後沒有完全履行其義務。這使得中國經濟能夠從自由貿易中獲益,但不會採取絲毫行動走向民主。」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