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四)七字之七(十)中

陳彥玲說書:《七俠五義》──南俠救人得天助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2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好戲總多磨,磨練的過程中只要人心把住正理與良知,終究會磨練出閃亮的智慧,也能成就救世的良方。上回說到包拯快斬了龐太師的放蕩子和替李妃翻轉了當年狸貓換太子的冤案後,升任了首相、每日勤於王事。沒想到剛受理了一樁楊趙兩家兒女的離奇嫁娶,回到後堂的書房後不久卻突然兩眼發直,身體亂晃,也不言語,只見他身子忽地一挺,說道:「好血腥氣呀!」便往後倒下,就這樣連日的昏迷不醒。

場景一轉,卻見南俠展昭正趕往首相府途中,但凡遇見不平之事無不出手行俠義之舉,這種付出不考慮自己的得失、也不挑難易的心性,正是堂堂正正的英雄本色。如此亮敞的心智行為累積了無數的正義能量,自然能牽動相對應的緣份,就拿他在飯館裡遇見的這一樁事情來說吧。

在飯館裡忽見一個穿著粗布衣服卻極其潔淨可又欲言又止的婦人。約莫三十來歲,面黃肌瘦,形容憔悴,卻帶著幾分姿色。但見她遲疑了老半天,羞得面紅過耳,方才說道:「奴家王氏,丈夫名叫胡成,現在三寶村居住。因年荒歲旱,家無生理,不想婆婆與丈夫俱各病倒,萬分出於無奈,故此小婦人出來拋頭露面,沿街乞化,望乞貴君子周濟一二。」說罷落下珠淚來,對南俠深深萬福。

展爺見此,拿了半錠銀子,放在桌上,這個細緻的動作道出了昔日男女有別的行為分寸。銀子也可以直接就放到婦人的手中,婦人也肯定彎腰甚至下跪叩首萬分感激展昭,以現代人的習性,施恩於人的肯定會用雙手將受恩者扶起來,人心很容易隨著兩造雙方的肌膚之親而牽動不正的念頭。近代也有些報導提及,某些被暴力欺淩的女性雖然心理受到很大的創傷,但事後也有人會出現不願離開施暴者的現象。如此看來,「男女授受不親」的古禮,非但不是無理的束縛,還是更科學的預防之道呢!

展昭聽到婦人的原委對其說道:「既是如此,將此銀拿去,急急回家贖帖藥餌,餘者作為養病之資,不要沿街乞化了。」要是一般人見到約三兩多的一大半錠銀子不可樂壞了嗎?可這婦人卻是不敢接受,因為:「小婦人求乞,全是出於無奈。今日但將此銀拿回家去,惟恐婆婆丈夫反生疑忌,那時恐負貴客一番美意。」展爺聽罷,甚為有理。

誰知堂官在旁插言道:「若你婆婆丈夫嗔怪時,只管叫你丈夫前來見我,我便是個證見。」沒想到,此義舉被當地的邪佞不良之輩季婁兒給發現了,他揣著壞心眼跟展昭搭訕嚼舌來了。編出了惡毒的說詞來:「客官不當給這婦人許多銀子,她乃故意作此生理的。前次有個人贈銀與她,後來被她丈夫訛詐,說調戲他女人了,逼索遮羞銀一百兩,方才完事。如今客官給她銀兩,惟恐少時她丈夫又來要訛詐呢。」展爺聞聽,倒不介意自己的銀兩損失,心中輾轉的卻是:「若依此人所說,天下人還敢有行善的麼?他要果真訛詐,我卻不怕他,惟恐別人就要入了他的騙局了。細細想來,似這樣人也就好生可惡呢!」想著是維護人間的善行正義,隨即打算動身去查探真實了。

到了婦人居住的三寶村不遠處,天色尚早,見路旁有一「通真觀」,他便在此觀投宿了下來。因主持老道邢吉有事拜壇去,觀內只見談明、談月兩個小道士。天交初鼓時分,展爺換了夜行衣服,來到胡成家,聽見老婆子咳聲,男子的恨怨和婦人的啼哭。老婆子正怪著媳婦肯定有外心,才能有那麼許多的銀兩。男子也接著說了:「母親不必說了,明日叫她娘家領回就是了。」但聽見婦人也不折辯,惟有嗚嗚的哭泣而已。忽然門外有人高聲說道:「既拿我的銀子,應了我的事,就該早些出來。如今既不出來,必須將銀子早早還我。」原來竟是白日裡在飯館挑撥的季婁兒到婦人家裡撒野來了。

展昭一聽,真是氣沖牛斗,一出手把季婁兒揪住,將他扭到婦人院裡頭,高聲說道:「吾乃夜遊神是也。適遇日遊神,曾言午間有賢孝節婦,因婆婆丈夫染病,含羞乞化,在酒樓上遇正直君子,憐念孝婦,贈銀半錠。誰知被奸人看見,頓起不良之心,夜間前來訛詐。吾神在此,豈容奸人陷害!且隨吾神到荒郊之外,免得連累良善之家。」胡家母子方知媳婦得銀之故,連忙安慰一番。展昭為了探究這段情事才去投宿了通真觀,卻沒想到回到通真觀之後,竟然發現了龐太師殘害包公的陰謀。真是包拯吉人自有貴人相助,東窗必然事發,欲知詳情如何,且待下回分曉了。@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但見娘娘將天露洗目,只覺「通澈心腑,香馥馥透入泥丸,登時兩額角微微出了點香汗,二目中稍覺轉動。閉目息神,不多時,忽然心花開朗,胸膈暢然。眼乃心之苗,不由的將二目一睜,哪知道雲翳早退,瞳子重生,鳳眼已然黑白分明,盈盈似秋水了。
  • 原來李氏有一個寶物喚名「古今盆」,她唯恐自己虔誠不夠,求不來天露,可又擔心娘娘不肯置信,求得天露也不願洗目。所以,想了一想還是勉強上奏:「臣妾有一古今盆,上有陰陽二孔,取接天露,便能醫目重明。待今晚臣妾叩求天露便了。」
  • 包拯不僅愛民如子也惜獸善待,因此他甚知此馬,「它有三不走:遇歹人不走,見冤魂不走,有刺客不走。」包拯心想此處難道有事故不成?他非常鎮定的叫家僕包興將馬帶住,並叫喚「地方」來見。這「地方」之稱倒有點像現在的鄰長,對當地人物地理十分熟悉。
  • 「邪不勝正」乃自古至今的實在道理,只是過程中總會有考驗。若心性基礎不足,難保能順利通過各種試煉,而達到最後的成就。這樣的現象往往給人一種錯覺;認為好人多磨難,壞人總享福!有句俗話說:「看人不能看一時。」五千年神州大地上的千萬故事正是代代闡述著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對人的生命不只看一時的真諦道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