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貧困縣曝豆腐渣工程 中共扶貧動機及作為遭轟

甘肅考勒隧道穿山而建,隧道頂部是綿延的山脈,最高處有幾百米。隧道內「單層鋼筋」,存在安全隱患。(視頻截圖)
人氣: 45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甘肅一貧困縣一條造價近16億元的扶貧公路,被曝其途經隧道整改工程偷工減料,造成安全隱患。評論表示,當局所謂「精準扶貧」投入再多,但不解決貧窮的根源,中國老百姓會越來越窮。

大陸媒體4月1日報導,甘肅省臨夏東鄉縣是國家級貧困縣,當地政府耗資近16億扶貧資金修建的「折達公路」早前被人舉報「工程質量差」,去年還曾出現道路塌方問題。

報導說,公路途經的考勒隧道結構存在嚴重安全問題,包括原設計的「雙層鋼筋」結構,建成後變成「單層鋼筋」。雖後來政府下令整改,但被指所謂的整改亦只是在隧道內粉刷了一遍油漆而已,而隧道內布滿約一厘米寬的裂縫。目前,涉事官員被停職調查。

對此,甘肅的民眾說,工程建築偷工減料引起的貪污腐敗在中國司空見慣。甘肅的維權人士則表示,扶貧中老百姓真正得到的很少,由於缺乏監督,扶貧資金大多落入官員的腰包。

中共最關心權力 非關心百姓貧困

「中共扶貧的目的,一方面是緩和社會矛盾,不要讓最底層的人民揭竿而起,對外,給自己貼金,展示中共關心老百姓。」德國華人報紙《歐華導報》編輯彭小明對大紀元表示。

彭小明說,中共集團並不是想要給人們帶來幸福,他們最關心的是手中所掌握的權力,下面的人民再痛苦、貧困它不會管。

「60年代初發生的三年大饑荒,因為制度性的政策和路線,造成3750萬中國人口,主要是農民的非正常死亡,也就是被餓死了,這個歷史教訓並沒有被中共吸取,到現在還是沒有真正改善人民的生活。到一定程度會發現在城市、在農村,特別是一些邊遠的地區發生人民長期貧困,生活在一天不到一美元的貧困生活當中,兒童不能正常上學,有病得不到治療。」

彭小明說,中共權貴掌握大部分資源,而沒有公平分配給勞動階層、農民,致使貧窮逾加嚴重。而當百姓快要生活不下去,社會矛盾會越來越激化,中共擔心老百姓造反,因此搞脫貧忽悠老百姓,到最後根本沒解決問題,窮人依舊貧窮,一直惡性循環。

據中共的相關資料,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從1985年的1.25億減少至1993年的8000萬,但國定貧困縣的數量卻在這期間增加到592個,而這個數字一直保持到2017年。

而中共財政部農業司的一份研究報告解釋,這是由於貧困縣不願放棄到手的各種補貼和優惠資源。這期間,中西部地區的國定貧困縣數量也增至82%。

「根本的問題是,中共一黨專制的統治不能解決制度性的腐敗,也不能解決底層人民制度性的貧困。」彭小明說。

中國無法脫貧 政府不作為或亂作為

路透社4月1日報導說,中國國開行今年將安排「精準扶貧」貸款4000億元,支持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的綜合改善。中共官媒引述相關的數據顯示,國開行過去五年發放精準扶貧貸款9191億元,覆蓋987個貧困縣。

大陸作家、獨立時評人士田奇莊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每年花費那麼多人力財力用於扶貧,卻無法脫貧,這跟中共不作為或亂作為有關。

他說,中國的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的情況非常普遍。「中共政府公共財政收入高,但用到民生、福利上很少;老百姓因病致貧;因教育費太高致貧;因集資詐騙得不到法治的保護陷入貧窮;人為的房價推高,買房致貧,還有殘疾人享受不到應有的福利而陷入更加貧窮等等,這一切是因為政策、貪腐,造成貧窮人群非常多。」

2016年8月,甘肅省下轄43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的康樂縣,年輕母親楊改蘭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其丈夫在料理完妻兒後事之後,也服毒身亡。原因就是低保被分配給書記的親屬。

「一方面,每一次脫貧的項目或活動到了基層就會被一些貪官中飽私囊,另外,在農村、邊緣地區,脫貧不解決根本問題,再大的投資也無濟於事,教育、醫療分配到每一個家庭,靠這樣的脫貧不能解決問題。」彭小明說。

中國貧困根源:中共掠奪和破壞

《百姓》雜誌前主編黃良天對大紀元表示,要所謂的精準扶貧,得知道貧困的根源是什麼,而中共人為的掠奪和破壞是造成中國老百姓貧困的根源。

黃良天說,在歷史上,這些所謂的貧窮地方沒有貧困過,「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那裡,肯定有養活他們的自然條件,如果貧困,他們早就搬走了,為什麼還住在那裡,戶籍制度把他們框在那裡,他們不能走,然後對他們進行資源的掠奪,留下一個貧瘠的土地,而對當地環境的破壞造成所謂的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

黃良天表示,中共歷史上的大躍進、大煉鋼鐵、所謂的「三面紅旗」等破壞了很多自然生態。之後的改革開放,對大量交通不發達的地方、所謂的貧困地區沒有掠奪完的資源繼續進行掠奪,「不是老百姓一定要貧窮,發達國家就很少有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而且人口還可以自然流動,這是中共有目的、統一、有計劃幹的。」

黃良天舉例,地處長江上游支流的大涼山,水利資源、礦產資源都很豐富,稀土儲量全國第二,是一個水肥草美的地方,「由於大量挖掘稀土資源造成污染,大量農田遭到破壞,那裡就淪為貧困地區了,但奸商貪官在那裡賺了很多錢,百姓卻非常貧困。」

黃良天說,現在所謂的精準扶貧也只是口號式的政治行為,因為一邊扶貧一邊破壞,「你把那個自然條件破壞了,把他們的生活的資源拿走了,你再去扶持他們,這能扶持起來嗎?」

去年8月,四川大涼山貧困山區的十多名「格鬥孤兒」的遭遇被媒體曝光後,人們才知道,在當今世界經濟排行第二的中國,大涼山「7歲的男孩從沒洗過澡,沒見過衛生紙」。

彭小明表示,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迄今為止,中國所有的人民還沒有免費的醫療制度和免費的教育制度,而這兩項已經是世界各國人民福利最常見的標準。#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4-06 11: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