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病房當「法庭」 遼寧法官病床邊非法庭審

2016年12月22日,遼寧本溪溪湖法院法官在醫院裡,對被按在病床上的劉月剛進行所謂庭審,後枉判他三年。(明慧網)

人氣: 109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4月05日訊】2016年12月13日,在開庭中,已絕食34天的宋月剛突然暈倒,在場懷有八九個月身孕的妻子,看到虛弱不堪、面色蒼白的丈夫,大哭不已。

一週後,12月22日上午,遼寧本溪溪湖法院法官趙玉蘭把醫院當成「法院」,把病房當成「法庭」,指使法警把宋月剛按在病床上,在地上放了三張小桌子,對宋月剛進行非法開庭。12月28日,宋月剛遭冤判三年。

明慧網報導,遼寧本溪市38歲的法輪功學員宋月剛,被非法判刑三年後,於2017年3月被劫持入獄;2018年3月,被轉到瀋陽康家山監獄醫院監區。家屬曾多次請求監外執行,獄方一味推脫。

宋月剛在2016年12月被冤判時,家中有兩個孩子:剛出生兩個月的男嬰和剛過兩歲生日的幼女。宋月剛的妻子王偉於2017年11月中旬被出租車撞傷,在醫院做了骨盆固定大手術,之後雖然能行走,但無力照顧兩個幼兒。

宋月剛的母親患類風濕關節炎,雙手彎曲,照顧自己尚且困難,還得幫著照顧兩個孩子。老人天天以淚洗面,念叨兒子:「這日子怎麼過啊,我能熬到他回來嗎?用我自己的命換我兒子回來,我都願意!」

丈母娘已是80多歲的老人,也得強挺著幫助照看孩子。家裡往往是大人、小孩、老人哭成一團。

2018年1月17日,王偉將宋月剛的案子申訴到遼寧省高級法院,希望能讓親人早日回家。高院已接收,但至今未答覆。

清晨自家門前被綁架

2016年6月28日5點多,宋月出門上貨,出家門只幾秒鐘的功夫,妻子就聽見他喊「搶劫了!」王偉急忙從自家四樓跑到三樓半一看,有七八個警察把丈夫按倒在地。丈夫在喊「法輪大法好!」王偉快步上樓把房門反鎖。

過了一會警察來敲門,王偉不給開,一直僵持到中午11點半,二十多個警察才撤走。宋月剛已被綁架,9,000元現金被搶走。

當時已有兩個月身孕的王偉,無暇顧及家裡的一車櫻桃(未能及時賣出去,全爛了),次日,抱著15個月大的女兒與大姑姐、婆婆(當時婆婆胳膊骨折)去派出所要人,向警察講家裡的難處:老人年紀大、身體弱,不能幫助和接濟家裡,自己沒有經濟來源,全靠丈夫做點小生意養活全家,現在自己又懷有身孕,不能出去打工。

派出所所長卻威脅道:「你們再來找的話,就把你們家裡的老人、孩子都抓起來。」

在宋月剛被綁架的當天,即2016年6月28日,遼寧省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縱省內各市縣國保、公安,在全省各地綁架了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就本溪市的情況來看,大多數法輪功學員是在家中被綁架的。有的警察早上5點左右就在法輪功學員家門口守候,等有人出來就闖入屋內。

被綁架後,宋月剛被非法關押在本溪市看守所,2016年7月22日,被非法逮捕。

2016年11月17日,宋月剛的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被告知人在金山醫院。律師在醫院見到宋月剛時,宋說,自己沒有犯罪,他用絕食的方式抵制這種迫害。他放心不下未滿兩歲的幼女和即將臨產的妻子,放心不下體弱多病的雙親,放心不下80高齡的岳母還要替他照顧妻兒。

被按在病床上庭審判刑

宋月剛被非法關押近半年後,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於2016年12月13日被劫持到法院庭審。律師說宋月剛絕食已經34天,根本不適合開庭,要求法庭延期審理。法庭駁回宋月剛和律師要求法官、公訴人中的共產黨迴避的申請,要繼續開庭。

庭中,宋月剛突然暈倒在地,法庭只得休庭。

律師當即寫了一份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的書面申請,法官說研究後再答覆。面對宋月剛的處境,將臨產的妻子不禁傷心地大哭。

2016年12月22日上午,溪湖法院法官趙玉蘭在病房裡對劉月剛非法庭審;12月28日,對宋月剛非法判刑三年。宋月剛不服誣判,提出上訴。

2017年3月,二審結果下來時,辯護律師問法官,按照新的司法解釋應該改判,為什麼維持原判?法官說按理應該改判,是因為上邊(「610」)不讓。

家人不許探視

宋月剛的妻子在所謂「二審」結束後就去看守所要求會見丈夫,她帶兩個孩子出門非常不便,在此條件下本溪市看守所卻以各種藉口推脫不讓見。

2017年3月24日,宋月剛的姐姐問看守所什麼時間允許探視,看守所的答覆是:宋月剛不服監規、不按時睡覺、不按時起床,不讓見。

3月27日,王偉又到看守所,還是不讓見。3月30日,王偉去看守所存東西,工作人員卻說,宋月剛已經被送到瀋陽了, 於3月20日被送走的。

王偉當時就哭了,氣憤地質問道:「你們如果要是已經送走他了,就直接告訴我不行嗎?為什麼這麼折騰我?我出門一趟多不容易啊!」

身體狀況令人堪憂

宋月剛一直在絕食反迫害,他的身體狀況始終是家人最擔心的事。從2016年6月28日一直到2017年3月末,家人一直沒見到他。終於在2017年6月初,家人得到瀋陽市康家山監獄打來的電話,告知宋月剛已在那兒。

家人馬上到了瀋陽去會見,宋月剛是被人用擔架抬出來的,但他依然表示要繼續絕食反迫害。此後每月王偉去見丈夫時,宋月剛都是被人抬出來的。

2018年3月,宋月剛被轉到康家山監獄醫院監區。家屬得知,3月21日,康家山駐在所的檢察官了解到宋月剛肚子和腿部出現小紅疙瘩,但並未予以處理。宋月剛家屬曾多次向康家山監獄表示,鑒於宋的身體狀況請求監外執行,獄方不斷推脫。

宋月剛的父母是農民,沒有經濟收入,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是宋月剛妻子微薄的工資。王偉因車禍病休在家,收入減少,家庭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家人奔走於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瀋陽市司法局及康家山監獄等各方,要求釋放宋月剛,還這個支離破碎家庭的寧靜生活。#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4-06 6: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