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披露中共治下的極端黑暗與無法無天

前人大代表:被捕好友很健康卻每天被抽血

人氣: 1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穎新西蘭奧克蘭報導)「醫生每天對你抽血和輸液吊瓶,就是不告訴你為什麼。」這是本報日前收到的讀者投書中的一句。全文如下,題目為編者所加。

大家好!我叫余很猛,來自中國大陸,出國前是一名企業高管和人權捍衛者,曾經擔任過人大代表,也是「709人權律師大抓捕」的見證人。

在中國的強迫失蹤是什麼樣子呢?就是你突然不見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沒有任何人通知你的家人。你太太或者你的律師,向所有可能的政府、警察、法院、檢察院、監獄查詢,所有官員都回答「不知道」。要報警失蹤不被立案,要登報尋人啟事也沒有媒體敢接。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太太,當時就面臨這個局面。

王全璋律師據我所知是失蹤時間最久的人權律師。從2015年7月10日起,整整超過1000天,超過33個月。

在這33個月裡,王全璋律師的太太李文足女士和律師們堅持數十次的不斷在天津提出控告,不斷申請會見,不斷的要求給王律師存生活費。終於,被允許存錢,但被告知不能會見,即暗示人還活著。現在我們只是隱約的猜測他可能被非法關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至於王律師是不是被虐待受傷?是不是被酷刑致殘?沒有人知道。

在丈夫失蹤期間,北京警察對王太太的騷擾也是非常卑鄙的。王太太要租房,警察就去騷擾房東,阻止房東租房給他。王律師的孩子要上幼兒園,已經交錢註冊了,警察就去幼兒園騷擾恐嚇,阻止幼兒園接收王律師的孩子。後來王太太住到另一位人權律師朋友家裡,警察就在這家門口和樓下的電線杆裝監控。

在北京召開重要的會議時,如果王太太和孩子出門,就會有五六個人緊緊跟隨王太太和孩子,貌似保鏢,更是公開的騷擾。但如果是特別重要的國際會議,就會有五六個人堵著門,不讓王太太一家出門。這就是人權捍衛者和其他被迫害者在中國的真實生活。所以,朋友們,如果你去過中國,是很難看到中國百姓的真實生活現狀的。

還有一個中共警察挑撥離間的小插曲,就是北京警方為了促使李文足女士放棄丈夫,告訴她的姐姐,說王全璋在外面有別的女人,還有幾百萬存款,沒有把李文足當真正的妻子,讓她的姐姐勸她離婚。後來李文足女士發表聲明,感謝北京警方的通報,在丈夫釋放後將向北京警方討要這幾百萬存款。這事在網上成為當局的一個笑柄。

王全璋先生從1999年還是法學院學生時,就開始幫助法輪功維權,成為執業律師後經常為法輪功、基督徒、記者、土地拆遷戶等人權案件辯護。如果您對真實的中國有了解的話,就可以想像得到,每次辦理這種中共敏感的人權案件,都可能面臨被警察、法警、甚至是法官騷擾毆打,他卻堅持了16年。有一次,王律師為法輪功辯護,但是法警不讓他陳訴辯護詞,威脅說「你每說一句,我就打你一個耳光」。王律師堅持把辯護詞說完,被法院的法警打了一百多耳光。這是王律師的同事在他被捕之後告訴王太太的。

2018年1月19日,王太太為丈夫聘請的律師余文生,也被中共非法抓捕,失蹤至今。現在余律師的太太有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但是不允許家屬會見和律師會見。

下面,我要介紹的這位,是王全璋律師的同事吳淦(音干,第四聲),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北京人權律師周鋒銳的助理,於2015年5月20日在南昌被非法抓捕。據我們推測,他被捕的主要原因,是他在為被中共警察槍殺的基督徒徐純合尋找真相。

2015年5月5日吳淦在網上披露說,他已經接觸到黑龍江火車站事發現場的目擊證人,並獲得案發現場的相關錄音、手機視頻片段。他說,由於很多目擊證人事發當天就被警察找,很多人視頻被刪,後期取證難度較大,因此他在網上懸賞萬元人民幣以期獲得現場錄像。

當時我在協助他,把他得到的現場視頻發到網上,在中共的網警發現封鎖前,讓視頻迅速公開傳播,使更多的人認識到官方公布的視頻是被剪接並技術處理過的,當時我們上傳的錄像成了官方新聞之外的一個網絡新聞熱點。

由於事件發生後中共警方迅速表彰了開槍殺人的警察,並禁止所有嘗試調查真相的律師和記者開展工作,而找到現場視頻並公布的吳淦,被認為是抹黑了中共警察,成為中共的敵人。

在吳淦被非法抓捕的前三天,徐純合案的代理律師之一謝陽,遭到一群不明身分的人毆打至重傷。

2017年12月26日,吳淦被法院判刑八年,細看12條罪狀所指,全是為拆遷戶、基督徒、黑監獄、司法冤案維權的活動,12條指控沒有一條可以成立。這些指控,形同嘉獎時代的英雄。

在吳淦先生被捕之後,曾經長期處在失蹤狀態,共562天不許律師和家屬會見,期間遭遇各種酷刑,如長期帶「工」字銬,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用空調冷凍,長達200多天不讓出監倉等等,這是後來通過律師會見口述記憶才傳遞出來。

還有一種酷刑是:虐待式「治療」,吳淦先生身體健康,卻被拉到天津公安醫院,全身貼滿儀器管線,每天抽血、服藥、血壓計每半小時充氣一次,24小時不停。你無法入睡,無法翻身,也無法走動同時。醫生每天對你抽血和輸液吊瓶,就是不告訴你為什麼。

由於吳淦面對酷刑不屈服不認罪,中共又迫害騷擾他的家人。辦案警察安少東,多次威脅要傷害吳的女兒。此外:

一,北京警察對吳淦的妻子進行長期的威脅騷擾,讓她不要對外發聲,並封鎖了她的兩個銀行帳戶,使她無法公開募集律師費;施壓讓她聘請官方律師,但是被她拒絕了,堅持自己聘請律師。

二,福建警察騷擾威脅吳淦的哥哥,使他完全不敢站出來支持自己的弟弟。

三,最嚴重的迫害是,福建警察逮捕了吳淦的父親,時間長達19個月,想要以此迫使吳淦認罪。吳淦至今仍堅不認罪。所幸的是吳父目前已被釋放,正在控告當局要求賠償。

以上僅舉兩位知名的人權律師受迫害案。709大抓捕開始於2015年7月9日,這天開始中共警方在全國各地同時行動,抓捕活躍的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該鎮壓到今天仍未停止。至今共拘留傳喚321人次,判決13名,取保3名,41人被限制出境,且仍有3名律師在關押中等待所謂的定罪。

大多數人都認為,律師懂法律,有社會地位,不會遇到非常嚴厲的迫害或酷刑,因為看起來中國已經是一個非常現代化的半文明國家。但實際的人權狀況,殘酷得超出想像。

其實,除了對律師,現在仍然還有許多記者、作家、博主、法輪功學員、基督徒、天主教徒、佛教徒、企業家、罷工領導者,因為信仰或政治表達被迫害被酷刑。

近幾年類似這樣的迫害案例,每天都在發生,這說明在共產黨治理下,中國永遠不可能走向法治文明,中共要做的所有工作,都只是維護共產黨的統治。

因此,我呼籲海外全體中國人:請放下一切成見,共同致力於「驅除共黨,光復中華」的目標,幫助祖國早日成為自由民主的國家。

我也呼籲全體紐西蘭人:審視中國這個重要的貿易夥伴,你們是在和魔鬼做交易,生意要做錢要賺,失業率要控制,但不可不保衛紐西蘭,不可對魔鬼不設防。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