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散文:雷歌裡的畫卷

作者:容乾

漁歌(彩墨)68×68cm

    人氣: 105
【字號】    
   標籤: tags: ,

題記:雷州歌也稱雷歌,是廣東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島的民歌。以雷州話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來就是雷州半島地區勞動人民的精神食糧。它的出現一直伴隨和記載著雷州的民俗歷史,成為雷州人誕生、遷徙、勞動、生活等口傳的文學。2008年雷州歌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今夜,我是半島人,是南渡河畔看慣漁舟,吟盡落日的歸客。窗外夏蟲低吟,仍是千萬年前的曲譜,隨風飄來村場的雷歌聲,仍是孩提時熟悉的腔調,案頭那卷《雷州歌精品鑒賞》正翻開著……我心靈的視野漸拉漸遠,一幅遼闊畫卷緩緩鋪開——

雷州半島,一足猛戳入南海,東西兩岸,被雷州灣、北部灣不分晝夜深情擁吻著,碧波蕩漾,百舸爭流,漁舟唱晚;趕海的身影鑲著彩霞的金邊,網起網落之間,銀鱗閃爍,魚蝦滿艙;大海上空飛掠而過的紅嘴鷗,扇動的翅膀送來漁夫粗獷無羈的閩南語系雷歌雷音:晝看海中日升落/夜聽濤鳴伴星眠…..

雷州灣的入海口南渡河,如母親溫情的臂膀伸入半島內陸80多公里,輕撫兩岸廣袤的田野、丘陵、森林。它,哺育了「天南重地,海北名邦」雷州古城,潤澤延綿20萬畝的「半島糧倉——東西洋田」,成就了民間傳唱不息的千古佳話「兩洋熟,雷州足」。

豔陽高懸下,南渡河兩岸稻浪萬頃,浮光浴金,隨風起伏,彷彿俯首親吻腳下的土地,歡唱豐收的前奏曲;靜靜的茶亭倚在路邊,四面來風,像忠厚的長者,探頭張望遠方兒女勞作的背影;田間地頭,荷鋤的老農,手搭涼棚,健步走在田壟;扶犁的漢子,偶爾吆喝幾聲躬耕的水牛;摘菜的婦人,含笑碼齊手裡的菜梗;挖薯的少年,彎腰扯淨薯身殘留的籐蔓,不時得意地亮開嗓門扯上幾聲:大妃給人小給豬/還有薯籐留給牛…..

縱橫的阡陌像琴弦交織在曠野,隱約傳來蟋蟀「蟈蟈蟈」和青蛙「呱呱呱」的合奏。田野盡頭的三元塔如巨人,默默關注它腳下的千年古城。大街小巷從早到晚,熙攘著叫賣燒豬肉、白斬狗、葉搭餅、牛肉粽、碗裡炊……的吆喝聲。誰家饞嘴小孩在唱:嘉嶺白粑最好吃,英利燒豬出名聲/烏石甜糟醇第一/大粽味濃是雷城。

古城南大門「廣運」門樓下,騎樓街道兩邊商舖鱗次櫛比:藥材鋪、蒲草行、戲服店、打鐵檔、飯酒店、菜市場…..交易聲此起彼伏;「中和」門樓下的鎮中西街,布匹行、當鋪、打金鋪、雜貨店,卜卦檔…..行人如織,摩肩接踵。

古城西的天寧古剎那「萬山第一」的牌坊前,一如既往飄逸暮鼓晨鐘,清音梵唱;寺邊西湖畔的雷陽書院傳來朗朗讀書聲,還伴有雷州童謠:子去書房坐書窗/儂呀/放眼利利看書冊/個字還贏九丘田。

郊外榕樹下的大嬸,緊握草捶邊捶蒲草,邊放喉歌唱她的身世;不遠處村場前的龍眼樹下,阿嬤搖著蒲草扇,給馬紮上趴著的孫子教童謠:芒單鳥仔叫嗚嗚/靈界書房好讀書….
.
幾位大姐蹲坐蒲草上,雙手輕佻細撥,上下翻飛編織花草蓆,嘴裡輕唱雷歌打發似水流年:夜睡不去翻起坐/耳尾聽聞鳥叫更…..

農家小院裡織著葛布的少女,手上不停穿梭著懷春的心事:睡不得去起來望/單見月娘庭中央…..

無憂的牧童揚鞭雀躍:牽個牛仔角欹欹/牽去田頭塍尾飼/過路人問幾錢買/唱歌博來不討錢。

石板古驛道上,車轍深深,蜿蜒曲折,樹上鳴蟬在鼓噪聲中迎送了幾多行人:趕牛車的悠閒農夫,推板車的勤快小販,坐大轎的官員,挑戲箱的藝人……

哦,這是一幅雷歌裡的畫卷!多麼親切的故土,多麼溫馨的家園——雷味濃郁、淋漓盡致!百業千態,千人萬面,無不以其不同的命運形式,縮微在雷歌聲中,展示著古今半島人特有的生存狀態。

輕哼著眼前的雷歌,辨別字裡行間那熟悉的畫面,我不能不深深驚歎:

這是怎樣細緻入微,剝開生活偽裝的神來之筆!這是多麼質樸無華的生命絕響!不分城鄉,跨越冬春,唱了上千年的歌聲啊!

伴霜晨冷月,隨雷鳴激盪。半島哪裡不聞雷?有雷就有聲,有聲必有雷歌聲;少時唱,老年唱;憂也唱,樂也唱;風來唱,雨去唱,調不變,情不變,心依舊,愛依然,只因為它屬於這片生存的紅土地!

雷州歌裡的故事,歷經歲月的巧手精雕細刻,冷靜烹製,「色香味聲型」俱全,全方位展現,雷州歌才動起來,活起來,真實地再現了半島充滿酸甜苦辣的現實生活,給雷州人,給千千萬萬的旅遊者,留下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雷州歌裡的「清明上河圖」!

感恩喲感恩,這片孕育了雷州歌的蒼天厚土!
雷歌似竹唱出筍,歌祖歌兒到歌孫,
越唱歌聲越嘹亮,早將木船換巨輪!
今夜,我沉醉在無眠的歌聲中不願醒來……

——摘自文學評論〈雷歌裡的《清明上河圖》〉有增刪。@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許,我從小就做著一個描繪世界的文字夢。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讀崔顥的詩時認識黃鶴樓,一直認為詩人是個道家「粉絲」,「鄉關」絕不是童年時的故鄉,而是生命原本的故鄉。
  • 油菜花是東方大地上,最尋常、最芬芳,詩情畫意的植物,她是陽春三月時的花開成海,也是萬戶千家的稼穡生計,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油的來源。清朝乾隆皇帝對油菜的讚譽最是明亮,「黃萼裳裳綠葉稠,千村欣卜榨新油,愛他生計資民用,不是閒花野草流。」
  • 大陸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賽中,自彈自唱一首《父親寫的散文詩》,追尋父輩的記憶。其娓娓道來的演唱絲絲入扣,詮釋了父親對子女的愛與責任,以及子女在察覺歲月流逝、父親已老後的無奈,令人動容。
  • 散文詩:頌李洪志大師救度洪恩
  • 秋風漸涼的時節,在我天天過往的路旁,總能看到一簇簇盛開的的野菊,或黃或藍或白,競相開放,好不熱鬧!令我心添喜悅,在落寞的季節,心間融入暖意與振奮,日子也不失生趣。
  • 時光就如同細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們總是等著,等著人生的奇蹟,等著成長,等著學習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殘秋冷雨,我開了檯燈,坐在書桌前。見窗外的長風吹落滿樹瀟瀟落葉,綠絨絨的草坪上落滿了濕濕的黃葉,一片一片,無數的多,那麼多感傷的靈魂,自枝頭墜到滯濕的塵埃裡。若盆景似的梧桐樹,綠色的葉子先變成青色,一點一點地黃,一點一點自枝頭剝落。陰潤的天色裡,樹枝猶如滿樹繁花,有一種楮色的溫柔、平定。
  • 柿子紅的時候,寒氣跟著來了,早晚村子裡,會看到幾個流浪漢在街腳巷尾出沒。阿公望著蒼白的天空,乾癟的嘴唸著:「紅柿若出頭,羅漢腳目屎流。」
  • 我總以為隨著年紀增長,會慢慢遺忘那婦人祈求華佗的樣子,但後來外公去世前,臥在病榻奄奄一息,母親不眠不休守著外公的病床,母親的背影在我眼裡,常常重疊那個廟裡老婦的無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對苦難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