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越裔?西貢淪陷日集會泰勒發言受阻

競選加州聯邦參議員的保羅·泰勒(Paul Taylor)代表「金州聯盟」(Golden State Coalition)發言。(劉菲/大紀元)

人氣: 10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加州西敏市報導)1975年4月30日越南共和國首都西貢被北越共產黨軍隊占領。這一日被稱為西貢淪陷日,也被稱為「430事件」。它標誌著越南戰爭的結束,同時也是越南難民逃亡潮的開始。4月29日,海外最大越南社區、南加州橙縣的上千民眾在人稱「小西貢」的西敏市舉辦紀念活動。活動從下午5點開始,直到夜裡9點結束。

發言被推遲到最後一刻

6月5日加州初選臨近,來自「金州聯盟」(Golden State Coalition)的部分加州候選人也來到活動現場爭取選票,並表態要幫助越南人民爭取自由民主,從共產黨手裡收回自己的國家。

金州聯盟」是由競選加州聯邦參議員的保羅·泰勒(Paul Taylor)組織的一個共和黨候選人草根聯盟。聯盟有八個成員,覆蓋了加州主要的競選。他們是:競選加州州長的州眾議員Travis Allen,競選副州長的David Hernandez,競選州務卿的Mark Meuser,競選總檢察長的法官Steven Bailey,競選43區國會議員的Edwin Duterte,競選29區國會議員的Benito Bernal和競選44區國會議員的Jazmina Saavedra。

但在週日的西貢淪陷日悼念會上,「金州聯盟」的成員幾乎是最後一刻時才被邀請上台。

「西貢淪陷日」悼念會從4月29日下午5點開始,直到夜間9點結束。(劉菲/大紀元)
「西貢淪陷日」悼念會上的歌唱表演。(劉菲/大紀元)
「西貢淪陷日」悼念會上的歌唱表演。(劉菲/大紀元)

 

泰勒(Paul Taylor)代表聯盟向越裔僑民發言說:「我們都尊敬你們,我們都在著手進行我們需要做和力所能及的工作,幫助越南人民建立一個自由的國家,一個唯一的越南,擺脫那裡的中共分子,讓你們擁有自由的選舉,這是我們作為競選各級加州職位的共和黨候選人的莊嚴承諾。作為聯邦參議員候選人,我將和川普總統合作,他熱愛越南人民、希望看到一個自由的越南。」

他又強調說:「我是認真的,我不會像約翰·凱利那樣拋棄你們。No communist(不要共產黨)。」

台下一片掌聲和叫好。然而夜幕早已降臨,與會者已經從上千人剩下大約150人。面對縮水的觀眾席,泰勒對記者表達了他的失望:有人在竭力推遲、阻止他發言。

據知情人士透露,泰勒早就開始聯繫活動組織者,希望帶領「金州聯盟」在西貢淪陷日悼念活動上發言,爭取越裔選民。他的加入得到人權牧師阮公正(Nguyen Cong Chinh)的支持。2011年,阮公正因倡導宗教自由被越共政府判刑11年,在美國政府的努力下於2017年被提前釋放,全家抵達美國橙縣。

然而在活動前的最後一次籌備會上,泰勒突然被另一位現任市議員的越裔社區領袖阻止發言。據阮公正牧師說,該社區領袖拜訪過舊金山中領館。

悼念活動於週日在西德葛斯坦自由公園(Sid Goldstein Freedom Park)舉行,前來參加的人數眾多,占據了整個公園。開始是獻花圈儀式和文藝表演,大約進行到三分之一時,記者聽到主持人用英文宣布泰勒要發言,但是又等了兩個小時,各種歌唱表演後,黑燈瞎火、曲終人散,泰勒和「金州聯盟」的成員才被邀請上台。

不過令泰勒欣慰的是,還是有外地趕來的與會者聽到他的發言後表示願意將他介紹給所在越南社區,為其競選提供幫助。

疑受跟蹤 泰勒報備聯邦調查局

泰勒說他還觀察到其它令他警覺的可疑行為:「我(感覺)被關注,因為似乎有人在跟蹤我。我去不同地方參加活動,都看到有人給我照相。今天(29日)我們本來預定要在這一歷史時刻發言,跟越南民眾談越南的自由和選舉。我作為聯邦參議員,會啟動反共、反馬克思主義的工作,因為這個問題(中共)已經悄悄進入我們國家,而且也在控制越南……但是如果我不當選,這些就不會發生。」

他指出競爭對手、現任加州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在反共問題上的無作為:「有人做了25年的加州聯邦參議員卻不能代表越裔選民。現在他們有我和『金州聯盟』的其他候選人想要改變加州,幫助他們獲得華府的注意,開始在這個領域上著手工作。」

泰勒表示,目前對他的干擾是否來自中領館,尚無證據來證明,但是「隨著事情的不斷發生,你會越來越清楚。我知道加州的民主黨已經被中共俘獲了……他們悄悄滲透到所有的領域,任何人(像我一樣)如果成為一個『威脅』,他們就會竭盡所能讓你噤聲,不讓選民知道真相」。

儘管無法指認任何人,泰勒已經向聯邦調查局(FBI)報備。他說:「FBI的便衣以前就保護過我。現在的問題是先向他們發出警報,準備好。你永遠無法預料什麼事會發生。因為暴力就是他們(中共)的一個工具。」

舊金山曾有反共僑領被謀殺

作為來自灣區的成功企業家,泰勒深知舊金山中領館在中共海外滲透戰略中所起的恐嚇作用。

最令人震驚的恐怖活動發生在2006年2月27日,反對中共勢力在舊金山的大規模滲透而正表示要「有所作為」的著名僑領梁藝(Allen Leung),突然被蒙面人闖入辦公室槍殺身亡。

梁藝是舊金山中國城五洲洪門致公總堂總會長、中華總會館商董。2004年中華總會館輪值主席洪丹尼(Daniel Hom)未在「中華民國」的國歌聲中,當著「中華民國」國旗宣誓就職,而是在離總會館不遠的一家飯店,面對五星紅旗,唱著義勇軍進行曲,當著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的面宣誓就職。

梁藝公開批評了洪丹尼的行為。《新美國人》(New American)雜誌2006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國城的恐怖》(Terror in Chinatown)曾引用一位華人記者的話說:「沒有Allen,(舊金山)中國城的每一面國旗都將是紅色的。」

很多人懷疑人稱「紅色教母」的親共僑領白蘭(Rose Park)參與了梁藝謀殺案,但苦於找不到證據。

泰勒說,如果找到證明舊金山中領館在干擾他的競選活動的證據,中領館可面對被驅逐的嚴重後果。

競選加州總檢察長一職的前加州埃爾多拉多縣法官史蒂芬·貝里(Steven Bailey)說,所謂的川普通俄門被調查了一年,可見外國勢力干擾美國選舉是多麼嚴重的事。但是否下功夫調查還要看台上人的意願:「我們的確有法律工具來起訴那些想干擾美國選舉系統的人。不幸的是,現任的官員無心去起訴他們。如果我當選加州總檢察長,我們會調查干擾競選的活動,無論是來自國內還是國外。」

越裔社區反共歷史

在美國的越裔移民有一個綽號叫「船民」,都是在越共政權統一越南之後,出於對共產政權的恐懼而乘船逃離越南的難民。他們也是加州反共最堅決的少數族裔社區。

從小隨家人逃到美國來的越裔移民唐麗猜測,也許活動組織者是不想把悼念活動變成競選平台。但是泰勒的發言正是越裔社區最想聽到的。因為多年來他們的反共呼聲得不到美國政府的重視。她無法想像這麼好的發言被推遲受阻的原因。

她介紹說,被指拜訪過中領館的那位僑領出身反共的天主教家庭,整個越南社區對中共滲透也是深惡痛絕,如果他真去拜訪了中領館,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為了做生意,「據說他開了一家軟件公司……人為了賺錢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越戰老兵候選人:華盛頓政客拋棄了越南人

「金州聯盟」的另一成員、來自洛杉磯縣的副州長候選人大衛·赫南德斯(David Hernandez)是越戰老兵。他說當年他們從越南回到美國,沒有享受英雄似的歡迎,反而因美國大眾對越戰的不滿而備受歧視。如果不參加小西貢的悼念活動,老兵們根本不知道越柬寮社區對他們的感激之情。

「西貢淪陷日」悼念會上身著軍裝的越裔。(劉菲/大紀元)

對不能在活動上發言,赫南德斯表示:「這是一個肅穆的活動……能參加就很榮幸了。」

赫南德斯說:「我發現參政很重要,因為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實際上美國和南越贏得了越南戰爭。當北越參加巴黎和平會談時,他們已經同意在美國繼續為南越提供必要的軍事和其它援助的情況下停火。是華盛頓的政客在尼克松總統辭職後,停止了對南越的供給。所以我們今天在這裡不是因為南越和美國軍隊的失敗,而是因為華盛頓政客對越南人民的背叛。」

「作為競選副州長的個人,我要確保越南和太平洋島國的選民知道,看政客的品行是非常關鍵的,看他會不會因為遇到像越戰這樣不受歡迎的問題而拋棄你。」

中共用金錢滲透

赫南德斯說參政後被限制言論是常事:「對於搞政治的人來說,我們看到這種事不斷重演,有人在努力限制言論自由,禁止人發聲,不讓人表達不同意見,我基本上把它叫做左派勢力,社會主義者或者共產主義者。」

他認為是一種世界性的共產主義運動而非某個國家在干擾、限制他們的言論自由:「如果你尋根究底,觀察洛杉磯的各種抗議活動,你會發現很多標語牌是國際A.N.S.W.E.R.這個組織付錢製作的。那就是一個國際共產主義組織。至於是否有某個國家在背後指使,我覺得不是。我認為是一種共產主義運動在背後指使。我認為共產黨已經滲透了我們的學校,不僅成功地給學生洗腦,而且將學生和家長的價值觀對立起來 。」

根據維基百科,成立於2001年的A.N.S.W.E.R.(Act Now to Stop War and End Racism,現在就行動停止戰爭和種族主義)自稱為反帝國主義者,其指導委員會由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民權倡導者以及來自穆斯林,阿拉伯,巴勒斯坦,菲律賓,海地和拉丁美洲社區的左翼或「進步」組織組成。 在A.N.S.W.E.R.成立時,許多它的主要組織者與國際行動中心和工人世界黨有聯繫。

不過赫南德斯也承認中共作為當今世界上最強大的共產黨國家,對美國經濟的滲透隨處可見:「特別是洛杉磯的市中心,正在興建的幾個主要的摩天大廈都是中資的。他們在洛杉磯投資上十億美元的項目,正因為如此,有的政客就向他們討好。因為歸根結底還是錢的問題。如果某個中共機構願意投資30億美元在你的城市興建一個項目,政客們就會關注這個項目所帶來的就業和稅收。所以左右某些人是很容易的。」

他說守護美國的價值觀已經成了他現在參政的唯一動力:「我一向認為政治應該是一個高尚的職業。但是我不斷聽到善良人說,他們不願意再捲入政治。如果好人不參政,那個職位不會空著,那些容易被國外勢力或者遊說團體的金錢左右的人就會占據那個位置。」

而泰勒表示,他將繼續收集信息,隨時報備FBI,以期揭露中共的滲透行為。#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8-05-02 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