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貿易談判在即 專家:美有辦法破中共招數

中共近期宣布的市場改革措施,其實真正受益人是中共,想通過開放來統籌外國公司、外國資本以及外國技術。有專家表示,如中共本輪貿易對話再次使用拖延術,美國有其它選項可用。圖為上汽通用五菱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青島分公司內的生產車間。(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11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國政府貿易代表團週二(5月1日)啓程前往中國,多位專家提醒川普(特朗普)政府警惕中共再次「耍小聰明」,同時也建議說,如若中共再次使用拖延術、承諾與執行脫節,美國還有其它選項可用。

彭博社4月29日發表旗下記者舒曼(Michael Schuman)的「中美貿易談判,中共在耍小聰明」評論文章,指出中共的經濟改革從來只有一個「贏家」,當今中國經常發生的情況是政策表面怎麼發展跟實際執行是兩回事兒。

文章分析了中共近期宣布的市場改革措施,指這些措施的真正受益人是中共,其設置目的是為幫助中共打敗全球經濟中的外國競爭對手,通過開放來統籌外國公司、外國資本以及外國技術。

無獨有偶,《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也撰文警告說,北京過去一個月內提出所謂讓步,諸如承諾進一步開放中國金融業、購買更多美國天然氣、允許外國汽車公司全額投資、降低一些關稅等等,其中大部分都是以前承諾過內容,並未觸及中美貿易的核心問題。

歐亞集團分析師也在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中美貿易談判可能「只是北京拖延的一種方式,是過去美國政府掉進去的同一個圈套」。以下是專家對中共當局對汽車以及金融領域承諾開放的深度剖析。

手段一:放鬆汽車管制是為了有利2025計劃發展

中共的耍聰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近期宣布的放鬆汽車行業管制。北京承諾取消外國汽車製造商與中國合作夥伴組建合資企業才能在當地生產汽車的要求。對電動汽車的限制可能在今年上半年就開始執行。屆時,一些國際公司可能在華建立獨資業務,美國特斯拉(Tesla)公司是受關注的一家。

但放鬆對電動企業行業的限制並不是中共此舉的真正目的。「電動汽車是中共要發展的目標產業,是『中國製造2025』工業計劃中特別支持的行業之一,」彭博社的文章指,「中共想要控制電動汽車的生產,本次釋放的『改革』只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必要步驟。」

上海諮詢公司Automobility創辦人魯索(Bill Russo)也表示:中共「改革」撤掉對全球電動汽車製造商和供應商投資中國的限制,唯一的原因是想讓自己成為全球電動交通競賽的贏家。

相比之下,對普通汽車的合資規則就只能被非常緩慢地解除限制。因為與新能源汽車不同,舊式內燃汽車並不是優先項目。而且即便對普通汽車行業進行真「改革」,它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因為中外合資企業已經被長時間捆綁和侵蝕,以至於現階段,想改變現狀可能也不符合外國公司的短期利益。

「中國市場無法證明外商在考慮建立業務時,投資和風險合理,」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在近期的一份報告中指出。「隨著中國市場成熟,銷售增長的潛力已經減弱。」

換句話說,在中共同意外資進入時,往往是中共本身有獲得某項技術或資金的需求,而且它都要掌控在手中,或明確通過所謂投資導引、或暗自通過監管「潛規則」。

手段二:開放金融領域只因需要新鮮資本

同樣的,高風險、高回報的道理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也行不通。因為外商進入哪些領域,都需要遵循中共「明」的投資指南,同時還需面對中共「暗」的監管約束。

在金融領域的開放也是如此。2017年,中共政府宣布將放寬銀行、證券、保險公司和其它金融機構境外投資者的所有權限制。表面上,這些措施對希望加強中國業務,特別是基金管理和證券領域的外國金融公司來說是好消息,他們將可以獲得多數控制權。

但是,最終獲利的仍是中共。彭博社的文章指,中國的金融業已陷入壞帳以及不良操作,所以中共政府樂於從國際投資者那裡獲得新鮮資本。

而單個投資者能在中國市場取得多大進展又是另一回事,因為除了所有權限制,海外金融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還面臨其它「暗箱」監管。

目前,外資銀行雖被允許可以在中國境內經營獨資企業,但實際上幾乎沒有取得進展,迄今占銀行資產總額的比重不到2%。在保險方面的情況類似,合資保險公司在市場上占少量份額。

彭博社的文章指,美國銀行、保險公司和其它公司在亞洲最大經濟體——中國的經營和擴張能力,被中共當局在發放許可證方面嚴重拖延,被中共監管機構進行侵入式、非正式的「櫥窗」指導。同樣的,這些外國企業還得遭受中共當局的歧視性做法。

外界認為,中共當局目前提出的金融部門自由化舉措最終可能只會產生微小的差異。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在一份報告中說:「中共從接收注入資本和專業知識兩方面得到的好處顯而易見。但如果限制外資的甲板(門檻)仍堆積在一起,外國公司能獲得的好處就會少很多。」

破中共手段:控制中國投資及關閉資本市場

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週二(5月1日)撰文說,美中貿易談判的關鍵是堅持不懈,以及制定長期戰略。

他主要研究對華貿易政策、WTO、知識產權以及科技政策,曾擔任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的顧問。

他分析,美國貿易代表團第一次進軍可能不會取得重大突破,但至少可以把中共國家資本主義——在貿易和投資上設置的主要障礙——反競爭的做法擺上桌面。

「如果中共拒絕讓步,那麼美國應該制定一套組合對策。同時,加快世貿組織的起訴行動。」他寫道。

此外,他建議相比互徵關稅的懲罰舉措,強調投資和資本市場互惠可能是更加富有成效的途徑,因為世貿組織對投資政策和資本市場的監管相對關稅管制更少,更容易避開來自日內瓦的有效性挑戰。

「如果北京仍反對開放式改革,美國應逐步關閉中國在美國的投資和經營。而進一步升級的話,美國可以把中國公司排除在美國資本市場之外,包括證券交易所上市以及使用美國承銷商進行資本募集。」他說。

白宮週一公布的七人訪華名單中,巴菲爾德看好鷹派人物——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以及總統貿易與製造業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同時他也指出,新增的總統國際經濟事務副助理埃森斯塔德(Everett Eissenstat)將為本次出行增加真正的貿易精準度。據悉,埃森斯塔德曾擔任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助理。

美貿易代表團由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unchin)率團,將在週四至週五(5月3日—4日)在北京開展首次中美正式貿易對話,討論議題涉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以及合資企業強制所有權規定等。#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8-05-02 1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