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央視荒謬的紀錄片 留美女博士杀夫案始末

人氣: 7186
【字號】    
   標籤: tags: ,

(編者註:2005年8月30日,美國拉斐特市警方在一停車場內,發現了一具被肢解成碎塊的殘屍。當時的屍體已經嚴重腐爛,幾乎只剩下了白骨。警方調查確認死者是來自上海的28歲留學生何磊,普渡大學機械工程系的研究生。接著一個可怕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同為普渡大學研究生的妻子陳丹蕾正是殺害何磊的凶手,但陳丹蕾已經喬裝打扮回國。)

題記:

記得當年讀到這個案子新聞的時候,最大的感慨就是怎麼那麼好的一個好人碰見了那麼變態的一個變態。沒想到十幾年以後,居然有正兒八經的電視台,拍了正兒八經的紀錄片來說其實變態也有苦衷。

苦個什麼大頭鬼的衷!

事情歸根到底很簡單:一個冷酷無情的人,冷靜無比地謀殺了自己的配偶,然後親手分屍並棄屍停車場,自己易裝逃亡,只差一步就匯入茫茫人海無處可尋。就是這麼一個已經不用償命的親手殺人分屍的人,忽然又有了苦衷。這是欺負死人不能說話嗎?!

2005年8月,留美學生陳丹蕾殘忍殺害了自己丈夫——同是留學生的何磊。案情曲折,細節更是離奇可怕得跟電影一樣,在當時的留學生中激起軒然大波,以至於過了這麼多年,提起陳丹蕾,仍然幾乎無人不曉。

可是,再駭人聽聞的故事也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被淡忘。十多年過去了,大家都離開了校園,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何磊陳丹蕾也成為了記憶裡兩個褪色的符號。

然而前不久,央視的一個節目勾起了大家幾乎要忘卻的記憶。

一部荒謬的紀錄片

這是一部名為「高牆裡的女博士」的紀錄片,從仍在服刑中的陳丹蕾(節目中化名田羽)的角度,講述了這場可怕的悲劇。

荒謬的是,在這個對施暴者充滿同情和人文關懷的節目裡,我們看不到對受害者任何的同情。一眾專家對這個 「身世悲慘」 「經歷坎坷」 「才華橫溢的才女」,扼腕嘆息,就如何挽救她群策群力。而被她殘忍殺害的何磊,則被簡化成一個符號。仿佛陳丹蕾殺死的,不是一個鮮活真實的生命。

被紀錄片「忽視」的案件真實始末

這部紀錄片,從頭到尾採用陳某的敘述。完全忽略紀錄片需要核查事實這個基本常識。那麼,讓我們來替央視來完成這項重要的工作。以下信息,全部根據由當年認識當事人的人口述,讓我們一起來還原當年的真相。

何磊,上海崑山普通工人家庭出身。1995年,一向學習優異的他考上了清華大學。我們試圖找到何磊在清華的點滴事蹟,然而曾跟他一起上大課的同學回憶了半天,最後說何就是一個普通的清華男生,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可能最值得一提的,是何磊在大三上課期間,有一次不小心丟了心愛的英雄100鋼筆,被一起上課的陳丹蕾撿到,還給了他。善良,這是他對陳丹蕾的第一印象。這個第一印象貫徹了何磊的一生,哪怕今後無數次的爭吵和暴力,何磊始終認為,陳丹蕾是個善良的姑娘,直至最終為這個認知失去了性命。

何磊和陳丹蕾開始交往,戀愛。大學最後一年,陳丹蕾開始準備出國,並拿到了普度大學的獎學金。當時,何磊已經被保送清華讀碩士,但是兩人決定結婚,讓何磊以陪讀的身分跟陳一起前往美國。這在當年是個非常普通的決定,無數留美學子為了跟自己的另一半入讀同一所學校,都會申請所謂「陪讀」身分,哪怕自己已經成功申請到學校。團聚以後,一般陪讀的那個會申請同一所學校,或者本地的另外一所學校。而陪讀申請的學校往往不是他們自己的首選,大家當年都覺得這是為了家庭犧牲。然而,節目特意強調了「陪讀”這一點,說陳丹蕾覺得自己受到了利用。節目嘉賓以一種意味深長的語氣提到「陪讀」這個詞,附加一個菜場大媽常用的眉毛一揚 「你懂的」 的微表情。陳丹蕾此說可算得無恥,而節目嘉賓的解讀反映的則是典型的無知外加市儈。

到了美國,何磊憑藉自己的實力,很快也申請到了普度的博士在讀。學業順利,生活美滿,這個熱愛美食的陽光大男孩在生活中和網上都交了不少朋友。據周邊中國同學反應,和陳丹蕾不同,何磊在學校裡很「吃得開」,很受歡迎。

不可否認,陳丹蕾是一個學習非常認真努力的好學生。可是她遇事愛鑽牛角尖,一旦跟教授在研究思路上有偏差,往往不能很好溝通。而何磊在情商方面的優勢,則讓他在進入美國大學之後,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間。不光在實驗室跟導師關係不錯,在同學圈子裡面,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地表示,何磊跟大家關係很好。每次聚會,何磊都能跟朋友們相處融洽,言談甚歡;而大多數人對陳丹蕾的記憶,則僅限於安靜地坐在角落的那個女生。

了解普度大學的人都知道,那裡是一個偏僻的大學城,周邊廣大的地區除了玉米地,還是玉米地。學生們的課餘生活非常單調,尤其是遠道而來的留學生。在研究課題任務不重的日子裡,陳丹蕾何磊夫婦也慢慢開始在網上做一些網購小生意,晒一些美食照片。何磊腦子活,陳丹蕾愛研究,互相配合,看在外人眼中,他們在中國留學生裡面算是活的相當滋潤的。

可是實際上,何磊外向善交際,陳丹蕾自卑缺乏安全感。兩人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大,爭吵也逐漸升級。而節目裡面,雙方的不合被簡單概括為丈夫單方面的責任。

2005年聖誕節的夜裡,
陳丹蕾拿刀向何雷胸口捅了兩下。
被警察以謀殺未遂罪逮捕起訴。

這樣的惡性家暴事件,節目中居然用的是「拿東西刺」這樣輕描淡寫的描述。可以肯定的是在這次爭吵中,何磊沒有動手,不然按照美國保護婦女兒童的力度,被抓走的就是何磊了。

儘管受到襲擊,何磊這時候想到的還是如何幫陳丹蕾脫罪。他拿出自己的積蓄,把陳丹蕾保釋出來,還四處奔走幫陳找律師減輕罪名。雖然他已經決定要跟陳離婚,但是他的道德底線不允許他做出任何落井下石的舉動。考慮到陳即使脫罪,以後估計在美國也很難生活下去,他又把兩萬美金交給陳匯到中國,讓陳回國以後可以衣食無憂。

然而何磊不知道的是,陳在聽說他居然膽敢有離開自己這個想法的時候,就已經不打算讓他活下去了。

陳丹蕾殺害何磊不是激情殺人,
她以一個清華高材生的智商
冷血策劃了一切,
她手寫了詳細的計劃,
她甚至通過枕頭開槍
來測試消音效果,
她最後選擇在一個
雷雨夜動手。
她做過精確策劃,
連雷雨聲和槍聲的分貝
都估算過,
以掩蓋案發的動靜。
百密一疏,案發之後,
這份被陳銷毀的計劃書
被警方從碎紙機裡找到,
得以還原。

陳購槍,做計劃,一直到實施凶殺,經過了至少幾週甚至幾個月的時間,可見絕對不是受到何磊「冷暴力」虐待,不堪受辱不得不反抗。

她在何磊面前掩飾得很好,何磊對陳丹蕾的計劃毫無察覺,甚至主動向警方申請取消了警方為了保護他人身安全而下達的禁止令,跟陳丹蕾繼續住在一起。

像很多那個年代的留學生一樣,何磊也有在未名空間這個網上論壇聊天「灌水」的習慣,也算是買買提上一個不大不小的網蟲。據網友們回憶,哪怕就在他被殺之前兩三天,何磊在網上的活動也沒有顯示出任何異常的跡象。他還是每天在結束了一天的學業之後,大約午夜時分上網逛逛,談談美食,聊聊生活,心態輕鬆愉悅。即使就在他被殺前一天,何磊還在買買提版面留下了聊天的記錄。而下線之後不到兩個鐘頭,這樣一個熱愛生活,充滿陽光的鮮活而年輕的生命,就在睡夢中被人殘忍地畫下了句點。

陳丹蕾在一個雷雨夜殺害了何磊,
在節目中提到這次殘忍的謀殺,
用的居然是 「擊斃」 這個詞!

槍殺何磊後,陳丹蕾和丈夫的屍體共處一室長達一週,這件事情居然得到了女警的盛讚。當然,「內心強大」這個評論倒也不算全錯,畢竟幹得出來謀殺分屍這種事情,確實是需要比有良知的人強大好多的內心。

而陳丹蕾說自己當時不想活了,覺得最好的結果,就是丈夫復活來殺死自己。

對,
你沒看錯,
她希望已經被自己殺害的丈夫
先復活,
再殺死自己。

而事實上,她接下來的行為,並不像自己描述的 「不想活了,最好同歸於盡」。 她早在計劃犯罪的時候,就開始很縝密地計劃了藏屍和出逃工作。

何磊身材高大,屍體非常沉重,不是陳丹蕾這個纖小瘦弱的女生能搬得動的。陳丹蕾「不得不」實行下一步計劃,也就是此案最讓人驚悚的部分。陳丹蕾為了轉移屍體,對何進行了分屍。被逮捕之後,陳號稱是網上找一個叫傑克的人來幫忙分屍的,然而美國警方的調查報告中提到,並沒有發現陳丹蕾通過電話或者電腦,聯繫其他人幫忙分屍的記錄。也就是說,陳丹蕾是自己把朝夕相處幾年的何磊,給一刀一刀切成了碎塊。

而在節目中,
這個經過美國警方周密調查
被認定子虛烏有的傑克,
替陳丹蕾承擔了
最令人髮指的罪行。

 

之後,陳丹蕾將屍體藏於車中,然後帶著準備好的假髮,用何磊的護照逃回中國(她因為有案底不能離開美國)。

節目裡面的陳丹蕾被抓之後「坦白了自己的罪行」, 聽起來很乾脆。

實際上,
她出逃美國被上海海關抓獲以後,
何磊的父母去看守所見她,
想知道失蹤兒子的下落,
她笑著跟何磊父母說,
你的兒子
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這句話讓何磊親友
天真地以為
何磊只不過是幫老婆逃走以後
躲起來了。

幾天之後,芝加哥警方在車裡找到了何磊的屍體,死後被殘忍肢解然後被裝在四個黑色垃圾袋裡。屍體被發現讓陳丹蕾的罪行暴露,她才不得不交代了殺人經過。

不忍想像何磊的父母是帶著何種心情,登上去美國的飛機,辨認自己獨生兒子慘不忍睹的遺體。任何時候,白髮人送黑髮人都是父母最深切的噩夢,何況是這樣慘絕人寰的悲劇。這個不幸的家庭,曾經以最大的善意接納兒子選定的伴侶,甚至當兒媳婦對自己孩子的生命造成威脅的時候,還聽從兒子的建議,幫兒媳張羅回國以後的住處。人們常說一夜白頭,而何媽媽,在接到兒子的死訊之後,一夜之間頭髮眉毛脫落殆盡。

愛心爆棚的
心理專家嘉賓們
故事結束,節目裡面的心理專家們和觀察員們開始了「深入」的分析。當談到為什麼夫妻離婚會導致殺人時,分析說這是正常的想法:

真的嗎?
正常的女人和老公吵架的時候,
會出現這種想法?
即使是一瞬間,
哪怕肯定不會付諸行動?
節目裡愛心爆棚的嘉賓,在操心著陳丹蕾「沒有任何的支撐,她怎麼活呀?」

那麼,誰來操心,
何磊為什麼連活下去的權利
都沒有了?!
嘉賓還關心著陳丹蕾出獄後還有可能因為成長經歷再有痛苦:

那麼,誰來關心,
在雷雨交加的深夜裡
何磊被殘忍奪去的年輕生命?!
充滿大愛的心理學家,特彆強調要幫助陳丹蕾把自我建立在」我可愛「 而不是 」我優秀「的基礎上:

那麼,誰來告訴我,
一個殘忍謀殺
和自己多年同窗的同學、
朝夕相處的丈夫的罪犯
怎樣還能和「可愛」
扯上關係?!

曾經的天之驕子何磊,可能成為棟梁之材的何磊,那個熱愛生活的大男孩何磊,已經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他的家人,在餘生的每一天,都活在陳丹蕾為他們製造的人間地獄之中。

而我們的專家,居然在關懷陳丹蕾的心理問題!監獄關心罪犯的心理重建沒錯,但是心理重建的最起碼的第一步應該是她對於所犯的罪行有悔改之意。如果這都沒有滿足,那些同情和幫助無異於東郭先生。

這個節目折射出整個社會對於成績好、才能高的人一種下意識的偏愛,仿佛成績優異就是人格保證一般。節目中對陳丹蕾有各種美好的稱呼:才女,天之驕女,她周圍的獄警們誇她腦筋快、能力強、學識高,想盡辦法讓她的人生不被荒廢。原來,只要智商高成績好,連謀殺都能被原諒。

陳丹蕾說自己沒有釋然過,不想多談這個話題,說得好像自己才是受害者。

她自始至終沒有流露過一絲悔意。
兩集的節目,
不曾有過一句道歉!
若干的訪談,
完全只有她自己有多難受,多掙扎。

希望何磊的父母永遠不會看到這個節目。這種替罪犯惡行開脫的節目,簡直相當於把受害者再殘殺一遍!

今天,和陳丹蕾何磊同時代的留學生已經步入中年。我們中間,有人成為大學教授,有人成為公司骨幹,大部分人已經為人父母,在為了孩子的將來奔走操心。監獄中被改造得「相當成功」的陳丹蕾,也由當年的死緩變成了有期徒刑。出獄在望,她也在暢想著未來:

但是我們沒有忘記,我們中間曾經的一員,原本應該跟我們一起揮灑青春,然而他的生命,卻被殘忍地剪斷,嘎然而止,被剝奪了繼續為人子,為人夫,乃至將來為人父的權利。而這個世界,似乎已經將他遺忘。只剩下13年前為何磊捐款的收據和留言依然在,看到的時候依然直戳人心。

十年彈指一揮間,
當年的鮮血,
如今卻被某些人
當做談資來消費。
也許我們唯一能做的,
就是讓自己不要忘記。
因為忘記何磊,
就是忘記人世間
所剩無幾的良善,
就是忘記人世間
最為重要的正義,
就是忘記我們自己
曾經經歷的那段青春歲月。

本文作者註:在為本文收集素材和寫作過程中,我們的作者寫到渾身發抖。那是一種被傷痛和憤慨充滿到要爆炸的感覺。我們很難想像何磊的家人經歷的更是何等的痛。作為當事人的同時代留學生,我們謹以此文來還原事實,來集體紀念我們的同齡人,何磊。

(轉載網路,原標題:懟:某視的「高牆內的女博士」——陳丹蕾殺夫事件始末)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5-02 8: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