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遊義趣】之七:樵夫透露闖關答案

作者:皇甫容

唐僧歷經寶象國一難,復得悟空,取經團隊重振風采,師徒同心一體共向西方。為此,天神為團隊重塑了新的氣象。詩文描述到:

輕風吹柳綠如絲,佳景最堪題。
時催鳥語,暖烘花發,遍地芳菲。
海棠庭院來雙燕,正是賞春時。
紅塵紫陌,綺羅弦管,鬥草傳卮。

花紅柳綠,笙歌燕舞,正是陽氣回升,到處充滿勃勃生機。這段描寫隱喻團隊闖過寶象國磨難後,正在迅速地更新和成長,一片清新盎然的氣息。

花紅柳綠,笙歌燕舞,正是陽氣回升,到處充滿勃勃生機。圖為清冷枚仿仇英漢宮春曉 卷(局部)。(公有領域)

悟空提醒:掃除心上垢 洗淨耳邊塵

取經團隊一路走來,遇到數不盡的饑餐渴飲,師徒一行風塵僕僕,這回行至平頂山。唐僧看到一座大山擋住去路,趕緊叮囑道:「徒弟們仔細,前遇山高,恐有虎狼阻擋。」

此時,還沒有出現妖怪,一見高山巍巍嵯峨,唐三藏的心就已經被恐懼所占滿。這時,悟空和日值功曹(護法神)都看到了唐僧的怕心。

悟空當即打斷他的話:「出家人莫說在家話。」「心無罣礙,無罣礙,方無恐怖,遠離顛倒夢想之言?但只是掃除心上垢,洗淨耳邊塵。不受苦中苦,難為人上人。」

悟空說得很透徹,一切煩惱、掛礙、恐懼和痛苦就像是心上的塵垢,耳邊的灰塵。不經過一些磨練,不經受一些痛苦和磨折,就不能從人世中脫穎而出。

他說的「人上人」,不是在人中出人頭地,成為富豪、名人的意思,而是指修行的境界。只有放下心中的掛念,遠離是非顛倒的臆想,才能從紅塵中超脫出來。

萬緣皆了 才能身閑

唐僧接下來的回答,再次讓悟空看到他的心。

唐僧回憶當年,奉唐王旨意取經。一路走來風塵僕僕,幾乎歷遍了人間的山山水水,但還是沒有看到佛祖。此時他盼望著,什麼時候身體能得清閒?也就是說,在他的潛意識中,開始畏懼漫長的取經之路,開始嚮往人間的清閒。

悟空認為,一旦修成正果,那時磨難和痛苦就沒有了,自然而然也就清閒了。圖為清莊瑗人物畫 冊 閒坐。(公有領域)

悟空一聽,笑呵呵地說:「師要身閑,有何難事?若功成之後,萬緣都罷,諸法皆空。那時節,自然而然,卻不是身閑也?」

悟空認為,要想清閒有什麼困難。一旦修成正果,不管善緣、惡緣,也不管業債、麻煩,到時全都一併了結,那時磨難和痛苦就沒有了,自然而然也就清閒了!

唐僧無奈,只好以表面的快樂,掩蓋內心的恐懼和憂愁。

草徑迷漫 龍馬難行

自從走出寶象國,一路走來風餐露宿,唐僧的承受能力再次到了一個極限,又要更新容量了,也意味著新的考驗很快就要降臨了。

此時,小說以一連串的外景描寫,襯托唐僧的心境,那是怎樣的一個境界?

但見「胡羊野馬亂攛梭,狡兔山牛如佈陣。山高蔽日遮星斗,時逢妖獸與蒼狼。草徑迷漫難進馬,怎得雷音見佛王?」

繁雜茂盛的雜念,迷漫在唐僧的心中,阻擋著龍馬的前進,又怎能快一些到達雷音寺,拜見佛陀呢?

悟空看到唐僧的人心,日值功曹(護法神)也看到唐僧的人心。為了提醒他,不要被雜念和怕心阻擋精進之路,於是功曹演化成一個樵夫

功曹演化樵夫 提醒唐僧去執修心

就在這當口上,師徒一行走到難行之處,忽然發現山坡上站著一個樵夫,手裡拿著鋒利的鋼斧,正在劈砍乾柴呢!

功曹直戳唐僧的怕心,直言警告他:「此山有一夥毒魔狠怪,專吃你東來西去的人哩。」

護法神不僅提前奉告,還特別演示了一番,應該如何闖關?詩中說:「手持鋼斧快磨明,刀伐乾柴收束緊」,言外之意繁重的人心猶如乾癟的枝柴,趕緊舉起刀斧斬斷它,打包紮緊,早點當柴燒,才會「三星淡淡」、「四序融融」。

可惜這齣聲情並茂的真人秀,唐僧沒看懂。一聽說有妖怪要吃他,當即嚇得魂飛魄散,戰戰兢兢,趕緊招呼徒弟去瞭解情況。

樵夫心境淡泊 悟空肅然起敬

這回出場的悟空,和以前不太一樣。以前,悟空出場每每透著天生的神氣,也帶著後天的傲氣。所以西遊路上,悟空跟人打招呼,向來多是「你這老兒」、「你這個兒子」、「我是你孫外公」、「我是齊天大聖」,很擺架子。

不過這次,悟空卻是禮貌地稱砍柴的樵夫為「大哥」,這在《西遊記》中,實在少見。

日值功曹(護法神)也看到唐僧的人心。為了提醒他不要被雜念和怕心阻擋精進之路,於是功曹演化成一個樵夫。圖為黃增人物(四) 冊 人物故事六。(公有領域)

從悟空和樵夫的對答,明顯感到氣勢的不同:悟空剛烈燥動,樵夫隱謐清靜。樵夫的氣場流露的是高貴淡泊,連悟空也感受到了,不禁肅然起敬,發自內心地稱他為「大哥」。

樵夫示闖關答案

看這位樵夫的打扮:頭戴一頂老藍氈笠,身穿一領毛皂衲衣。老藍氈笠,遮煙蓋日果稀奇;毛皂衲衣,樂以忘憂真罕見。手持鋼斧快磨明,刀伐乾柴收束緊。擔頭春色,幽然四序融融;身外閒情,常是三星淡淡。到老只於隨分過,有何榮辱暫關山?

樵夫頭戴藍色氈笠,身穿皂色衲衣,整個神情透著世上罕見的恬淡,看他擔頭有春色,身外有閒情。

在他身上,透著讓人一眼望穿春夏秋冬四季的融融悠然;在他心上,主心的心宿三星,也都超然帝淡泊悠遠。吳承恩以「樂以忘憂真罕見」形容樵夫的神態。

這處描寫,也隱藏著唐僧闖關的答案。「手持鋼斧快磨明」,舉起鋼斧去掉心中的雜念和執著,才能越快的顯露出先天的光明本性。隨其自然,不將榮辱放在心上,什麼關難也不會擋住你前行的路。

遺憾的是,唐僧沒有看懂天神的點化,沒有及時清除心中的怕心和雜念。接下來金角、銀角大王將他抓走,平頂山一難也就成為必然。@*

(點閱西遊義趣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