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伊朗是怎樣的國家 川普為何要退出核協議?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本週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國際社會一片嘩然。一時間,“核協議”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有為川普的決定叫好的,但也有擔心川普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可能帶來中東危機。圖為伊朗首都德黑蘭。(Babak Farrokhi/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1902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5月8日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國際社會一片嘩然。一時間,「核協議」再次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有為川普的決定叫好的,但也有擔心川普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可能帶來中東危機。

那麼,伊朗到底是個怎樣的國家?核協議又是怎麼回事?美國為何非要退出?會給朝鮮無核化協議帶來何影響?

此外,美國日前正努力要逼迫伊朗回到談判桌上,重新達成新協議。美國想要的是什麼樣的協議?這些問題,將在本文和下篇文章中進行討論。

而要真正了解伊朗核協議,必須從認識伊朗開始說起。

伊朗是個怎樣的國家?

伊朗在1501年之前很長一段歷史時期被稱作波斯,那裡曾是古波斯帝國的地盤。當時的波斯人主要信奉拜火教,後來波斯帝國被阿拉伯帝國征服,帶來了伊斯蘭教,拜火教開始日漸式微。

波斯卡拉幹雙子塔,建於1067年,此中為塞爾柱王子的墓穴。(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35年,近代的波斯在巴列維王朝統治下改國名為「伊朗」。巴列維王朝當時奉行親美政策,因此得到美國的大力扶持。伊朗作為一個重要的石油輸出國,在經濟上得到迅速發展,在中東地區獲得了較大的影響力。

1979年,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爆發,巴列維王朝被推翻。霍梅尼成立了以伊斯蘭教什葉派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霍梅尼宣稱政府必須完全基於伊斯蘭教。自此以後,伊朗開啟了被外界認為是與文明世界對立的模式。

1979年,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爆發,巴列維王朝被推翻。(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霍梅尼號召伊朗人民反美,於是伊朗由巴列維王朝時代的親美迅速轉變成了一個反美國家。就在1979年11月,在霍梅尼的默許下,伊朗人製造了佔領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事件,劫持66名美國人質,造成了震驚全球的「伊朗人質危機」。美伊兩國關係迅速惡化,1980年4月,美國宣布與伊朗斷交,並正式對伊朗實施制裁。

「伊朗」變成「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後,除了從之前的親美、親以色列的立場改變成反美,反以色列外,伊朗也在四面樹敵。

伊朗是伊斯蘭教什葉派,而阿拉伯國家占主導地位的是伊斯蘭教遜尼派。伊朗曾宣稱要挑戰遜尼派在伊斯蘭世界的領導地位。宗教派別上的衝突加上地緣利益的衝突,讓伊朗和幾乎所有的阿拉伯國家交惡。

更重要的是,伊朗還把以色列變成了死敵。長期以來,以色列被阿拉伯國家看成是敵人,但當伊朗在中東地區橫行的時候,阿拉伯國家近年來開始對以色列態度緩和,甚至有意象進行外交接觸。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在阿拉伯世界佔有舉足輕重地位的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沙特去年高層不僅進行了罕見的祕密接觸,而且當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地位時,讓外界感到驚訝的是,阿拉伯世界不僅沒有發動強烈的抗議,而且消息人士透露,沙特是川普這一決定的幕後支持者。

簡言說,伊朗把多數阿拉伯國家視為敵人,把曾經是阿拉伯國家敵人的以色列也視為敵人,這樣四面樹敵,致使伊朗變成了中東地區的一個「怪異」國度。

伊朗支持什葉派恐怖組織真主黨和胡賽武裝組織。近年來,伊拉克內戰、也門內戰、敘利亞內戰等中東動亂中到處都可以找到伊朗的身影。美國前總統小布什曾在2002年稱伊朗是一個邪惡軸心國,即「贊助恐怖主義的政權」。川普政府更是稱,「伊朗是世界上支持恐怖主義的頭號國家」。

「伊朗核協議」的產生

為了對抗美國、以色列和周圍的阿拉伯國家,伊朗開始發展核武器,想利用核威懾力,增加自己在國際上的談判籌碼,以便能夠要挾、勒索更多的利益。

自2003年伊朗宣布成功提煉出鈾以來,聯合國已通過多個制裁伊朗的決議,美歐還出台了制裁法案。聯合國對伊朗制裁主要集中在禁止伊朗參與國外核領域的投資、運輸和金融活動。美國則切斷伊朗所有金融機構與美國銀行體系的聯繫。 2006年初,伊朗恢復核燃料研究。同一年,國際社會與伊朗展開核談判,最終於2015年簽署「伊朗核協議」,全稱是「聯合全面行動方案」。此協議旨在通過減緩經濟制裁來換取伊朗約束核計畫。協議由伊朗與美、英、法、德、俄、中及歐盟共同簽署。

2015年7月14日,以美國為首的6個國家及歐盟和伊朗在維也納簽署核協議。圖為美方和伊朗談判方握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協議規定,伊朗不許再研發核武器,但仍可在民用領域開展核計劃。在15年內伊朗不得生產濃度超過3.67%的濃縮鈾。不得建造生產鈽所必需的重水反應堆或是對現有反應堆的燃料進行再處理。同時,未來十年內伊朗的鈾濃縮活動將被限制在單個核設施內,且只能使用第一代離心機。核協議還規定,伊朗重水的庫存不能超過130噸。

2016年1月,國際社會根據核協議解除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在海外的數百億美元資產也得以解凍。

有評論說,從這個協議可以看出,伊朗現有的核設施基本上都得以保留,只不過各方面功能都要削弱一點。然後核燃料要交出來一點,不能存太多。現在的協議意味著濃縮鈾活動在限制規模和濃度的前提下被保留了。

就這個協議本身來說,川普總統說,其核心就存在缺陷。

批評人士指出,對伊朗來說,雖然該協議使得其核設施功能受到了限制,但保留的這些設施在該協議下變成了合法存在。據估計,該協議將把伊朗製造一枚核武器所需的時間從3-4個月增加到12個月。也就是說,伊朗製造核彈的能力得到了有核國家的默許。

協議支持者認為,如果伊朗一旦違反協議,要花一年才可製造出一枚核彈,國際社會有充裕時間應對。

但以色列的情報信息顯示,伊朗在簽署核協議後,並沒有停止研發核武器。因此,當伊朗大張旗鼓的違背核協議時,可能已經不再需要一年的時間就能造出核彈。

奧巴馬簽核協議前夕 國會兩黨表示反對

《紐約時報》2015年3月的一篇文章披露,對於即將在當年7月簽署的伊朗核協議,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和奧巴馬總統存在很大分歧。奧巴馬稱,它將是阻止伊朗獲得核彈的最佳辦法,但兩黨批評人士稱,這種自欺欺人的舉動很危險,即使達成協議,伊朗最終仍有機會製造出能夠摧毀以色列和其他敵人的核武器。

當時,國會共和黨人還發出了一封致「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領導人」的公開信,信上警告伊朗說,奧巴馬與伊朗達成的任何協議,下一任總統「大筆一揮」就可以撤銷。報導稱,這種美國國會直接干預外交談判的情況極其罕見。

2015年3月,美國國會共和党議員發給伊朗領導人的公開信。(信件截圖)

公開信由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起草,參議院的大部分共和黨議員簽了名。科頓表示,正在醞釀中的核協議包含的條款使其變得很危險。

川普在去年競選期間,就稱此協議是「最糟糕的」協議。川普認為,雖然該協議承諾將促進區域與國際和平,但其存在核心缺陷,使其不但不能遏止伊朗發展核武器,而且還為其提供資金支持敘利亞和葉門等地的暴力事件。

伊朗是否遵守核協議?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4月30日在向民眾發表的電視講話中展示了以色列知名情報機構摩薩德所竊取的半噸重文件、圖表、藍圖、照片和視頻的拷貝,上面記錄了伊朗核項目的情況。以色列獲得了有關伊朗核項目的10萬多頁文件和文檔。

為獲取這些文件,摩薩德特工花了兩年多的時間監視。2017年,特工發現伊朗原子能機構正在緊鑼密鼓將大量軍用核技術密檔轉移,以便迴避國際檢查。於是他們想辦法獲得線索。最終實現在一夜之間搬空了伊朗核能機構的祕密檔案室。

內塔尼亞胡說,這些文件是伊朗在發展核彈的「新的結論性的證據」,正好與伊朗政府宣稱的從來沒有核武器項目相矛盾。他還指責伊朗「公然說謊」,掩蓋其正在進行的核武發展項目,違反伊朗核協議。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4月30日在向民眾發表的電視講話中展示了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所竊取的有關伊朗核項目的文件。(JACK GUEZ/AFP/Getty Images)

內塔尼亞胡披露,伊朗在尋求研製五個一萬噸當量的核彈頭,相當於美國1945年在日本投下的「廣島原子彈」。

美國官員們說,這些情報提供了一些新信息,特別是有關伊朗正努力研發可以攜帶核彈頭的彈道導彈。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導,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5月11日表示,伊朗在很多地方明顯了違反了核協議。一個例子是,伊朗生產的重水屢次超過2015年核協議規定的限量。

重水是核反應堆中所用到的一種水,對生產核武器所用的鈽極其關鍵。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帕拉迪諾(Robert Palladino)說,伊朗違反核協議的最明顯證據是其在2016年的重水庫存超出限量。

核協議規定,伊朗重水的庫存不能超過130噸,而伊朗在2016年重水的儲量超出這個限量的至少2倍。

帕拉迪諾還說,「正如(川普)總統強調的那樣,伊朗經常觸到核協議的界限,例如未能滿足(核協議)對其高級離心機運行的要求。」 此外,伊朗領導人還稱,他們不會允許外界對其軍事設施進行監察,這顯然不符合伊朗的核協議義務,沒有執行附加議定書(Additional Protocol)的規定。

根據該附加議定書的條例,如果國際調查人員對於某些特定地點感到擔憂,他們可以進入到伊朗的非核設施。

美國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在一封和其他三名參議員聯合簽署的信中也指責了伊朗的重水超限問題。

議員們認為,核協議允許伊朗出售重水,但這正給伊朗帶來儲存大量重水的藉口。他們在聯名信中表示,該核協議的漏洞之一就是,伊朗可以聲稱,他們有權生產無限量的重水,保留重水的庫存,因為他們總是可以找藉口說,他們在尋求外國買家。這樣做的話,伊朗就可以不受核協議對重水的限制。

幾位參議員在信中提出的另外一些伊朗對核協議的違規行為包括:

1. 操作比核協議所允許的更先進的核離心機。

2. 德國情報機構在2015年和2016年的報告指出,儘管有核協議的禁令,伊朗仍然繼續非法企圖通過核協議批准渠道之外的渠道購買核武及導彈技術。

3. 伊朗已經拒絕批准調查人員對其核研究及軍事設施進行國際監察。

雖然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核查人員3月表示,沒有發現伊朗違反協議承諾。但仍讓外界質疑,伊朗隱藏的核活動並沒被檢測出來。最明顯的就是美國議員提出的,伊朗拒絕批准對其軍事設施檢查。

中央社稱,國際原子能總署核查人員可以要求進入伊朗軍事場所,但需啟動持續24天的談判。批評人士表示,這樣的時間足以讓伊朗藏匿濃縮鈾的證據。

美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說,伊朗核協議缺乏充分的監察條款,讓美國無法確信所有的核活動能夠完全被檢測。(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5-13 8: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