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中國要靠青少年「防災減災」?

5.12汶川大地震后,遇難學生的家長展示用手一捏即碎的豆腐渣校舍石屎。(网絡圖片)
人氣: 6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14日訊】今年5.12汶川地震十週年這天,四川大學成立了首個「青少年防災減災教育基地」。據報道,該基地成立的目地,一是「進一步提升廣大青年學生的防災減災意識和應對災難危機的能力」;二是「進一步推動廣大青年學生積極投身防災減災工作,為完善防災減災理論和技術創新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更加自覺地承擔起應對人類重大災難危機的社會責任和擔當」。

這兩個目地表面聽來冠冕堂皇,實際是給中國的青少年扣上了一頂難以承擔、也無法承擔的大帽子。要知道,在類似地震這樣的天災面前,整個人類都不堪一擊;連保險公司都視其為「不可抗力」,而中國的高校以及批准這一基地成立的官方竟然要將青少年推向「應對災難」的第一線。這是一種多麼不負責任的行為!請問,理應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政府呢?此時又貓到哪裡去了?

這不免讓人想起2015年發生在天津濱海新區的爆炸事件。翻閱當時的報道可知,「23時30分左右,現場發生爆炸,全體現場消防員全部遇難,至少180人,且全部是90後」;「最小的只有18歲」。我們根本不必對這一數字感到驚訝,因為在整個中國的消防系統中,年紀尚輕者本就是大多數。難道他們的死亡是因為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不知如何「應對災難」?況且,這還不是不可抗的自然災害。

他們的死因被證實跟「救援指揮嚴重失誤」有關。也就是說,不是年輕的消防員不夠專業,而是指揮員不夠專業;不是消防員們不惜命,而是領導們不顧惜這些年輕的生命。有人質問,中國的「消防隊伍」怎麼會如此年輕?怎麼會讓如此沒有實戰經驗的人擔任指揮員?

有資料顯示,在美國,消防部門要求前來應聘者至少是21歲,並且「年紀較大且經驗豐富的消防員是救火主力,年輕人則多從事輔助工作以增加經驗」。在英國,消防學院平均每天都會演習「現場撲滅8場特技大火」,這「相當於消防隊員4年的實戰經驗」。德國的消防員則會配備頭盔攝像機以及能檢測出40餘種氣體和化學武器的有害物質探測器。而挪威在近70年裡,甚至沒有消防員因救災而殉職。該國不僅要求消防救援人員的年齡「一般都在24週歲以上」,並且還規定,消防救援服務局局長要擔當「確保消防員健康安全的第一責任人」。

反觀中國大陸,我們不禁看到,年輕的「消防隊伍」在每次救援中都充當主力。在缺乏實戰經驗以及高科技設備,甚至時不時還會遇到腦殘指揮員的情況下,請問,確保他們健康安全的第一責任人又是誰呢?再說如今這些被要求「自覺地承擔起應對人類重大災難危機的社會責任和擔當」的中國青少年,他們的生命安全又由誰來負責?

或許有領導會說,汶川地震不也造就了一批「小英雄」嗎?有成功將兩名同學從坍塌的教學樓中推到安全地帶的柔弱小女生,有跟老師、同學一起救出20多名師生,將受傷老師護送到安全地帶的中學生,甚至還有幫助老師轉移同學的小學生……領導就差深情的喊出「自古英雄出少年」了。但問題是,屈指可數的這幾個小英雄始終無法阻擋地震來臨時,那好幾萬生命的瞬間死亡。

要知道,這幾萬生命的死亡不是因為救援的大英雄、小英雄太少,而是由於頭頂的房屋脆弱至極,一震就塌;來不及逃命就被埋在廢墟之下了。可以說,這好幾萬生命是死於偷工減料的豆腐渣建築中的冤魂。

在這場有預謀的人禍中,不是「小英雄」救活了殺人建築下的寥寥倖存者,而是這些人足夠幸運,才能讓「小英雄」應劫而生。試問,有哪個英雄救人的速度能比豆腐渣建築瞬間坍塌的速度更快?

智利由於大多數建築都裝有「阻尼減震控制系統」,且每棟房屋都符合防震標準,因此在2010年的那次8.8級大地震中僅有數百人死亡。而同年僅發生了7.3級地震的海地,由於建築多為混凝土、磚混結構,且很多建築沒有鋼筋或鋼筋太少、太細,因此造成了約30萬人死亡。

相比汶川地震中「被損毀至無法修復的學校建築是政府建築的4倍多」,同年發生在日本的7.2級大地震「沒有一名學生死亡,一間教室倒塌」。由此不難猜度,中國建築的結構和質量恐怕只能與海地相較。處在地震帶上的台灣民眾也曾提到,當地震來臨時,那些亂跑、亂叫、慌作一團的基本都是大陸人,而台灣當地民眾由於十分了解所居住房屋的抗震力,因此都十分鎮定的繼續幹著手裡的活兒。

不難想像,從未見過抗震建築的大陸人又怎會知道能抗震的建築到底是什麼樣?然而,中共政府大抵知道,相比救災,防災、減災其實更為重要。就好像「青少年防災減災教育基地」,中共雖強加給孩子們「應對人類重大災難危機的社會責任和擔當」,但至少沒把底褲脫掉,沒直接寫成「青少年抗震救災教育基地」。

但值得提醒領導的是,咱們應該把話說明白,直接告訴大家,防災、減災的關鍵其實就在於建築的質量可以好到擁有較高的抗震級別。然而,要想做到這一點,把「責任和擔當」推給青少年是實現不了的。這本該是中共麾下、相關部門領導不可推卸的責任。

一個汶川地震就有好幾萬人死於「豆腐渣」,但中共至今也沒讓任何一位領導出來負責。不擔責、不認錯,就意味著中共壓根兒就不想承認那好幾萬冤魂是死於「豆腐渣」。既如此,重建之後的汶川無論多麼宏偉、壯觀,都極有可能還是「豆腐渣」。災民們即便住進了美麗的家園、新建的房屋,等待他們的也依然只是另一場奪命的5.12。

這麼多年過去了,中共不敢直面「豆腐渣」,卻敢舔著臉、把責任推給孩子;中共不敢治理「豆腐渣」,竟敢眼睜睜看著製造大量死亡的人禍再次上演。中共到底是怯懦、還是膽大,竟叫人一時分辨不清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5-14 9: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