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出伊核協議 川普逼伊朗再上談判桌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週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國際社會一片嘩然。一時間,「核協議」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有為川普的決定叫好的,但也有擔心川普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可能帶來中東危機。圖為伊朗伊斯蘭教什葉派的聖城之一馬什哈德。(Iahsan/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32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週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國際社會一片嘩然。一時間,「核協議」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有為川普的決定叫好的,但也有擔心川普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可能帶來中東危機。

上篇討論了伊朗到底是個怎樣的國家?核協議又是怎麼回事?美國為何非要退出?本篇將圍繞退出核協議對朝鮮的影響,美國想要什麼樣的新協議,川普是否打開了潘多拉魔盒等問題展開敘述。

川普宣布退出核協議 終結綏靖政策

5月8日,川普總統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川普說,這項協議不但沒能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器,也沒能規範伊朗資助恐怖主義的行為。

「伊核協議在核心上就是有缺陷的,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我們知道會發生什麼。那就是,在短時間內,這個世界上頭號資助恐怖主義的國家即將獲得世界上最危險的(核)武器。」川普說。

5月8日,川普總統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在川普政府及專家學者看來,伊朗只是受困於近年來疲敝的國民經濟而選擇「暗渡陳倉」,在通過核協議獲得海量資金及合作的同時暗地裡繼續研發核武器。

美國國務院的共享平台「ShareAmerica」張貼了白宮對伊朗的要求,或讓外界提前洞悉川普希望新協議達到什麼效果。白宮說,伊朗除了不允許再發展核武外,還必須要做到:永不發展任何具有核能力的導彈;停止彈道導彈的擴散;停止支持恐怖主義分子、極端分子和地區代理人;停止支持也門衝突的升級和胡塞武裝組織;停止其所有惡劣行徑,包括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和黎巴嫩真主黨等。

眾議院議長瑞安說,川普總統的決定是一個「強有力的聲明,那就是我們可以而且必須做得更好。」

「我希望的是,美國將繼續與我們的盟友一道,就伊朗一系列核與非核的破壞穩定行為達成共識。」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科克爾(Bob Corker)表示,伊核協議最終會讓伊朗加快濃縮鈾項目,他認為川普政府的退出會更快地達成一項更好的協議。

美國緊鑼密鼓準備 逼伊朗再上談判桌

美國在退出協議後可沒閒著,近日在加緊布局,力求把伊朗逼回談判桌。

川普表示,他已做好準備,願意並有能力達成新的持久協議,惠及所有的伊朗人民,為中東帶來和平。他說,「苦難、死亡和破壞已經夠了。讓它們在現在結束。」「我們將會制定一項非常好的協議,否則我們就不達成任何協議。」

博爾頓說,川普政府將會尋求達成一個更全面的國際協議,來解決伊朗所做的全部邪惡活動,包括導彈防禦和支持恐怖主義。

德國之聲說,5月10日剛從朝鮮返美,並帶回三名美國人質的國務卿蓬佩奧在這幾天對歐洲、亞洲及中東盟邦開展說服工作,目的是把伊朗逼回談判桌,針對伊朗核武計劃重新協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10日從朝鮮返美,並帶回三名被朝鮮扣押的美國人質。 (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國務院資深官員表示,從川普5月8日宣布退出伊核協議那一天,遊說與談判的準備工作就已啟動,由蓬佩奧及對伊首席談判霍克(Brian Hook)主要負責。該官員表示,雖然最終目標是與伊朗達成一個新協議,但當前美國追求的是「用建設性及引導性方式把伊朗帶回談判桌」。

《金融時報》報導,川普計劃重新實施制裁。華盛頓的對伊鷹派認為,這可以迫使伊朗簽署一份更嚴厲的協議。他們主張,新協議將制止伊朗發展彈道導彈,遏制其製造地區不穩定的準軍事主義,並無限期延長暫停其核活動的期限。他們認為,如果伊朗不同意,伊朗經濟就會被打垮,統治伊朗39年的現在政教合一政權可能會垮台。

向朝鮮發出什麼信號?

外界注意到了伊朗核項目議題與朝鮮核議題的相似之處。有人擔心,朝鮮之前有多次暗中發展核武,違背協議的做法,川普在川金會前夕宣布退出伊核協議恐讓朝鮮不敢簽協議。但也有人認為,這是對朝鮮的震攝。

國安顧問博爾頓解釋說,美國退出核協議向朝鮮發出了明確訊息,美國不會接受有缺陷的協議,川普總統要的是一份「真正意義上的協議(Real Deal)」。

川普強調說,美國選擇退出(核協議)所要釋出的重要訊息就是,美國再也不會只有空洞的警告,「我做承諾,說到做到」。

網上有評論說,說做就做,這就是川普的風格。從這一點上去看,川普其實比99%的政治家都靠譜:他競選時的承諾,基本上都兌現。

「沒有人應該對川普總統退出伊核協議感到驚訝,」BBC引述保守派人士金里奇(Adam Gingrich)說,「因為這是一位遵守諾言的領袖。」

BBC日前發表了一篇由金里奇寫的題為「川普知道伊核協議不起作用」的評論文章。文章指出,對於川普來說,問題是,目前的伊核協議會不會和20多年前克林頓總統與朝鮮所簽署的協議最終落個同樣的下場?答案對他來說是「Yes」。

金里奇認為,通過外交上的靖綏來拖延不可避免發生的核研究,對於像伊朗這樣的全球不良行為者來說,顯然是為其提供了一條投機取巧的途徑。

《日本經濟新聞》說,顯然,美方希望將伊核協議作為「反面教材」,為力爭與朝鮮達成的協議指明方向。

至於這是否給國際社會一個印象,美國即使簽訂一個協議,但國內政治改朝換代後,就會生變?博爾頓說,這並不是美國退出的第一個國際協議,一旦國際形勢發生了改變,這個協議本身有缺陷的話,美國就可以選擇退出。

川普是否已打開「潘多拉魔盒」 為中東帶來危機?

有觀點認為,退出核協議關係到中東的戰爭與和平,這回川普真可能是打開了一個潘多拉魔盒,他的決定將帶來新的危機。

但也有分析人士不認同這種觀點,認為退出這個協議其實背後隱藏著更多玄機。

川普一直批評這項協議短視近利,是伊朗發展核武器的保護傘。過去的幾年已經證明,國際社會對伊朗經濟制裁的解除,不僅解凍了海量的美元資產,而且大量的貿易往來既為伊朗保證了核研究經費,也同時為伊朗提供了大量資金去資助恐怖主義。

因此,一些美國議員認為,留在伊核協議並不能給中東帶來和平,反而加劇中東動盪。曾宣布參加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的國會參議員克魯茲在接受福克斯新聞專訪時說,這個協議讓數十億美元直接流到了全球支持恐怖主義頭號大國伊朗的手中。更糟糕的是,在某種程度上它「確保了伊朗獲得核武器」。

美國參議員克鲁兹在福克斯新聞採訪中說,在某種程度上《伊朗核協議》「確保了伊朗獲得核武器」。(視頻截圖)

克魯茲表示,如果不加以制止,很快伊朗的核彈就會在全球多個城市的上空爆炸。

很多人期望,2015年伊核協議能夠帶來一個溫和的伊朗政府,比如,結束對恐怖主義的支持,不再顛覆中東及其它地區。但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說,這種假設「已經被證實完全錯誤的」。

2016年,國際社會對伊朗解除制裁。美國國務院2017年7月披露的《2016年反恐形勢報告》表明,伊朗在2016年仍是全球最主要的恐怖主義支持者。伊朗堅定支持反以色列團體,同時也是伊拉克、敘利亞、也門等國家衝突的幕後代理人。

報告中還提到,伊朗持續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召募什葉派戰士加入敘利亞、伊拉克戰爭。此外,伊朗支持黎巴嫩真主黨也未曾改變過。

伊朗給予真主黨大量的資金、軍事訓練、武器、爆裂物援助,進行政治外交,並幫助真主黨建設。

川普說,伊朗在該地區製造「混亂和死亡」。

川普政府認為,美國只有退出伊核協議,並迫使伊朗達成一個全面遏制其恐怖行動的新協議,才能真正遏制伊朗研發核武、支持恐怖主義,也才會從根本上長遠地讓中東減少動盪。

美國制裁的威力有多大?

川普已經宣布,會對伊朗實施「最高級別」的制裁。美國在尋求從各個方面切斷伊朗的財路,逼其談判。

或許有人質疑,美國實行制裁,但歐洲仍有很多大公司和伊朗做生意,美國的制裁對伊朗的撼動似乎有限。但事實並非想像的那麼簡單。根據美國法律,歐洲的很多公司很可能會因和伊朗做貿易而遭遇制裁。法國政府已經要求美國不要制裁相關公司。

美國對中興的制裁最初也是源於中興違反伊朗制裁,中興在被美制裁後,目前陷入「休克狀態」。

數據顯示,2009年至2016年初伊朗制裁被取消之前,外國銀行曾因為違反美國的伊朗制裁規定,被美國罰了高達140億美元的罰金。中國的崑崙銀行也曾受到相關制裁。

在美國的高壓制裁政策下,儘管伊朗擁有豐富的石油、巨大的市場,但是國際公司若想觸碰美國紅線很難。

在美國的高壓制裁政策下,儘管伊朗擁有豐富的石油、巨大的市場,但是國際公司若想觸碰美國紅線很難。 (STR/AFP/Getty Images)

美國在2015年達成核協議之前,曾切斷伊朗所有金融機構與美國銀行體系的聯繫。2013年當伊朗仍處在被制裁時期,中廣新聞曾報導稱,在歐美的制裁下,伊朗陷入經濟困境,無法通過國際金融系統來付費,甚至出現「以物換物」的情形。

川普上週宣布退出核協議後,對伊朗的制裁也在緊鑼密鼓的實行中。美國稱,重新實施制裁將以伊朗經濟的關鍵部門為對象,例如能源、石油化工和金融部門,禁止從幾家伊朗石油公司購買石油和石化產品,禁止外國金融機構跟伊朗央行和其它伊朗金融機構進行交易等。

5月10日,美國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採取聯合行動,切斷了一個把數億美元轉移給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貨幣兌換網。這筆錢被指用於資助革命衛隊在中東策動的叛亂活動。

美國財政部宣布對九個伊朗個人和實體實行制裁,稱他們通過阿聯酋境內實體將大筆現金轉移到伊朗及其中央銀行。制裁禁止美國人與這些伊朗人有交易往來。美國還警告,外國金融機構如果「故意」為這種交易提供便利,有可能被禁止使用美國金融體系。

緊接著,5月13日,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發出警告,如果歐盟國家不配合美國停止與伊朗做貿易,美國將會準備對歐盟公司施加制裁。

《華爾街日報》稱,博爾頓的警告是向伊朗和歐盟施壓,要求他們接受一個能遏制伊朗野心的新協議。

參議員克魯茲用朝鮮作為例證強調,軟弱的靖綏外交政策對諸如朝鮮這類的政權來說,並不奏效。川普的強硬外交證明,美國實力能夠取得和平。

伊朗近年來從被解除制裁中所獲得的經濟利益並未讓伊朗人民感受到,從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伊朗人民發動了呼籲結束伊朗政權的大規模示威活動。

川普總統曾說:「伊朗的未來屬於伊朗人民……他們應該擁有一個能充分追求他們的夢想、弘揚他們的歷史和榮耀天主神靈的國家。#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5-15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