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迫害成植物人的法輪功學員胡國艦離世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澆冷水。(明慧網)

人氣: 9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16日訊】遼寧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胡國艦曾遭冤獄10年,於2015年底再遭冤獄4年,後被劫持到本溪監獄遭暴力,頭部致傷,做開顱手術後成植物人,於2018年5月15日凌晨離世

胡國艦成植物人。(明慧娥)
胡國艦的腳一直被銬在病床上。(明慧網)

22天被迫害成植物人

2016年5月4日,胡國艦從瀋陽新入監獄被轉到本溪監獄,直接被分到工作強度極大的八監區。八監區的在押人員每天一般5點50分起床,6點半出工,晚7點收工。常常沒有休息日,一個月能休息一兩天,或遇到上面來檢查時能夠休息。有時完不成任務連續三四天加班,早晨4點半出工,晚上9點收工。

八監區規定,新入監犯人要進行一個月的集訓,主要是疊被子、背監規,被子要求疊成有稜有角的方塊形。胡國艦疊被子達不到監獄要求,八監區「管事犯」(被獄警授命管理在押人員的犯人)在獄警的指使下,動輒打罵胡國艦,還不讓他睡覺,一直讓他疊被子。有時強迫他疊到後半夜一點、兩點半。

管事犯嫌胡國艦幹什麼比別人慢,對其拳打腳踢、搧嘴巴子、指責、謾罵如家常便飯。監獄吃飯時間只給15分鐘,不等胡國艦吃完飯,就逼他放下飯碗去幹活。

胡國艦妻子經過半年多的打聽,直到2016年5月18日,才知胡國艦已被劫持到本溪監獄。5月23日,到本溪監獄見丈夫,簡直驚呆了。原來180多斤重的丈夫,瘦成不到100斤。他說:在撫順南溝看守所被犯人折磨的,不讓吃飯、睡覺,又用手比劃一下脖子,說掐脖子……他說不下去了,眼淚刷刷地往下掉……

5月26日,即胡國艦入本溪監獄的第22天,管事犯王心剛、袁得佳、于長龍等人,把胡國艦弄到水房,強行扒掉其所有衣服,用冰冷的地下水直接衝他的頭部和全身。北方春寒料峭,在陰冷的水房裡胡國艦一直被冰水澆灌,不知過多長時間犯人才罷手。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明慧網)

當天晚上10點多,還沒讓胡國艦睡覺,體罰他坐在小凳子上。他從凳子上暈倒在地。一個管事犯用腳踢了他頭部幾下,發現他已不省人事。後他被送到本溪市中心醫院搶救。

5月27早7點左右,胡國艦妻子接到本溪監獄八監區隊長劉爭打來的電話,說是胡國艦病重,在本溪市中心醫院。

等胡妻和表妹趕到本溪市中心醫院一樓重症監護室,見很多警察都在那等著。胡妻看到丈夫處於重度昏迷狀態,兩眼緊閉,呼吸急促有痰,似乎馬上就要窒息。他的腦袋腫脹滿臉冒著虛汗,身上插著很多管子。醫生撓他腳心,他沒有任何反應。

醫生告訴胡妻:醫院做腦CT診斷為腦乾出血二百毫升。如果做開顱手術還有一線生機,不做手術馬上準備後事。

胡國艦妻子問獄警:「胡國艦怎麼會腦出血呢?」大隊長劉爭解釋:胡坐在凳子上發呆,身子向一側歪下去,暈倒在地,後被送到醫院。胡妻問:「為什麼才給我打電話?」劉爭找藉口搪塞。

醫院給胡國艦做了開顱手術,從腦中取出瘀血,頭骨摘除了一大塊,不知頭蓋骨是否安上,胡國艦的右半邊腦袋塌陷。手術後他一直沒有醒過來,成了植物人。CT檢查結果:頭右側顳葉部顱骨缺損,腦幹雙側基底節區、側腦室周圍、半卵圓區可見片狀低密度影,側腦室增寬。

監獄除了僱兩個護工護理胡國艦外,每天都有獄警監護隊看守他。他的一隻腳24小時被銬在病床上,手術前手術後也一直被銬著。家屬再三要求摘掉,也不給摘。

家屬不能與醫生單獨說話,被監視。手術後20天,獄方和院方要讓胡國艦出重症監護室,讓胡的妻子簽字,遭到拒絕。警察的態度極其傲慢、蠻橫,強制把胡轉到普通單間病房。

從醫院劫回本溪監獄

2017年1月17日(黃曆新年的前幾天),本溪監獄八監區隊長鞠陽給胡妻打電話,讓她到醫院去談話。胡妻到了醫院,鞠陽說,胡國艦什麼都平穩了,主治的張輝東醫生也說胡的各項指標已經達到出院的條件。

科長又告訴胡妻,胡可保外就醫或被接回監獄醫院全權管理。胡妻問:「胡國艦好好一個人在本溪監獄成了植物人,接回家監獄給胡國艦什麼說法?」獄政科長說沒什麼說法。

監獄的所謂「醫院」沒有什麼治療設施,根本不具備醫院的資格。本溪監獄八監區不想承擔醫藥費,不顧胡妻的反對,把胡國艦拉回監獄裡的「醫院」。監獄推脫責任、哄騙家屬說,胡是舊病復發,監獄及時發現、及時治療,花了幾十萬、還找人陪護,胡在本溪監獄關押期間沒被打過等等,以此來掩蓋事實真相。

在這之後,胡妻又去監獄看望丈夫。丈夫每天靠打滴流、鼻飼維持生命,只剩一口呼吸在。

2月15日(過完年)之後,胡妻到監獄看望丈夫。副監獄長告訴胡妻,她丈夫的病狀「平穩」了,可以保外回家了。

在胡國艦被陷入冤獄之後,胡母傷心患腦出血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胡妻即要打工掙錢供兒子讀大學,還要照顧癱瘓的婆婆。如今丈夫卻被本溪監獄迫害成了植物人,接他回家後,今後怎麼過日子?

2018年5月14日清早,胡國艦妻子接到本溪監獄電話,說胡國艦生命出現危險,讓她馬上趕到本溪市中心醫院。她趕到時,丈夫已經在監護室裡。

十年冤獄 家人生活悲苦

胡國艦,1970年出生,遼寧省撫順市人,原撫順礦燈廠職工。修煉法輪功之前,因胃部長個瘤子,經常大出血。二十七八歲的他,飽受病痛折磨卻需要母親、妻子來照顧。那時他兒子才只有兩三歲,妻子身心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1998年,胡國艦修煉了法輪功。僅僅一週後,瘤子就神奇般地沒有了,胃病徹底痊癒。隨著不斷修煉功法,他身體越來越好,什麼活都能幹了。他時時處處踐行「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他很聰明,幹啥像啥,也能吃苦耐勞,家庭和睦、富裕。他心地善良,樂於助人,獲得所有認識他的人的稱讚。

2000年12月,胡國艦因和幾位法輪功學員一起交流修煉體會,被撫順市公安一處國保警察綁架,隨後又抄家搶劫。家裡3歲的兒子被嚇得大哭不止,嗓子都哭壞了。老母親在驚嚇與悲痛中病倒。

撫順市順城區法院非法判胡國艦10年重刑,給胡國艦的家庭造成沉重的打擊。瘦弱的妻子在巨大的打擊下、在無望的痛苦中掙扎著拚命打工,養活一家老小。悲傷憂思的老母親,拖著有病的身體整日照看3歲的孫子。10年來婦孺老小在風雨中悽苦地掙扎。

2010年12月16日,胡國艦出獄後,出現腦血栓病狀,曾多次暈倒,在撫順中心醫院做了腦CT,診斷為多發性腦梗和腦萎縮。

再遭冤判4年 被迫害致死

出獄後,胡國艦繼續修煉法輪功,身體很快恢復強健。他打工掙錢,挑起家庭的重擔,家裡的困窘逐漸得到緩解。

胡國艦沒有怨恨迫害他的警察和犯人。相反,他為眾多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人、為被江澤民犯罪集團利用參與作惡的人而悲憫。他利用不乾膠、傳單等,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

2015年7月7日,撫順市東洲區阿金溝派出所警察夏建英等又非法綁架了胡國艦,並非法抄家。第二天,他被劫持到撫順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檢察院公訴人王媛、周子琪將構陷他的案卷移送到法院。

胡國艦的家屬先後到東洲派出所、東洲公安分局、南溝看守所、東洲檢察院、東洲法院五個單位要人,但五個單位都推託,都說跟自己部門無關。這導致胡被非法刑拘在南溝看守所11個月。

2015年9月25日上午,撫順市東洲區法院及東周檢察院的法官,到南溝看守所內的掛牌法庭非法庭審胡國艦。胡國艦及家屬聘請的律師當庭指出了公訴人(王媛、周子琪)對胡國艦的指控的證據不足和邏輯上的荒謬之處。法官劉暉當庭沒有宣判。

2015年12月9日,家屬得知胡國艦被非法冤判4年。家屬提出上訴,法官告訴家屬說,必須是胡國艦自己在送達判決之日起10天內要求上訴才行,並由律師向法院遞交胡國艦簽字按手印的上訴狀。

家屬在撫順找了十幾家律師事務所,卻沒有律師敢接案子,得到的回答全部是撫順市司法局對撫順市所有的律師事務所有口頭通知:法輪功的案子律師不得介入,否則吊銷律師執業證。

2018年5月14日早7點30分左右,胡妻接到本溪監獄的電話後,到了本溪市中心醫院。胡國艦已經在監護室中,本溪監獄的十多個警察在場。同去的親友攜帶小的錄像設備被警察搶走。胡國艦於2018年5月15日凌晨12點左右在本溪中心醫院離世。#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5-17 4: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