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嬰血淚(4)無辜的小囚徒

山東煙台龍口市法輪功學員呂豔娜的女兒姍姍,出生後十天與母親一同被綁架到煙臺洗腦班遭非法關押,成為最小的「囚徒」。(明慧網)

人氣: 27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潔思綜合報導)這個世界上,有這樣一個地方,那裡發生著對老百姓的迫害連產婦和嬰幼兒也不放過。嬰兒和媽媽一起被關進洗腦班;哺乳期媽媽被非法抓捕,三天後被打死;孩子才滿一歲,媽媽被抓進洗腦班後遭強姦而致瘋;十幾個警察闖進家門,把媽媽和幼女一同抬進警車……

只因為這些媽媽們信仰「真、善、忍」,中共連同她們襁褓中的嬰兒也不放過。

接上文(母嬰血淚(3)酷刑下的劫難

聯合國在1989年11月20日的會議上通過了《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1990年9月2日生效。該公約的四大核心原則為:不歧視;以兒童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兒童的生命權、生存權和發展權;以及尊重兒童的意見。

1992年4月1日,《兒童權利公約》正式對中國生效。

然而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的迫害中,卻發生了一樁樁駭人聽聞的囚禁殘害法輪功學員幼兒的慘劇。

被囚禁九個月的幼兒

2002年5月份左右,四川彭州濛陽鎮一名兩歲幼兒與修煉法輪功的父母和奶奶一起被劫持到鎮政府。該幼兒先是和媽媽被關在一間破屋中三個多月,便桶放在房裡,蛆蟲滿地,母女倆被蚊蟲叮咬。

之後,一家四口又被綁架到彭州市看守所。這名幼兒至少被囚禁了九個多月,由於長期吃牢飯,面黃肌瘦。每天他都用小手拍著監獄的門喊「放我出去」。

與媽媽一同被綁架

呂春夏,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2008年修煉法輪功。

2016年4月7日,呂春夏被順德區警察非法綁架。她被勒索了一千元的「保証金」,被迫辦理了「取保侯審」的手續後,才回到家。「取保候審」期間她被限制不得離開本地。

廣州法輪功學員呂春夏和她女兒。(明慧網)

2017年7月29日中午,她帶著不滿2歲的女兒在福建省泉州石獅市永寧村公婆家探親時,被廣州白雲黃石街道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辦公室人員,以及當地警察綁架。當時呂春夏抱著女兒坐在一張椅子上,十幾個警察將母女連人帶椅抬進警車後不知去向。

法輪功學員呂春夏和女兒被廣州「610」辦公室人員綁架。(明慧網)

呂春夏的家人四處打聽,四天後(8月2日)才知道,母女倆被劫持回廣州,關押在白雲區黃石街道辦事處私設的「洗腦班」。

與呂春夏一同被關押了6天的女兒,被黃石街道辦強行交給了呂春夏的公公。小孩大哭不止,75歲的老人無力照顧小孩。

2018年2月被佛山市順德區法院冤判兩年。呂春夏不服判決,已提出上訴。

年齡最小的囚徒

呂豔娜,山東煙台龍口市第一職業中專教師,2000年,因在明慧網曝光龍口豐儀鎮惡徒暴力毆打致死合法上訪的六旬法輪功學員田香翠的罪行,被龍口警察非法綁架,遭警察馬向陽嚴刑拷打,昏死三次,打死田香翠的凶手則逍遙法外。

呂豔娜最後走脫,被迫與新婚丈夫、法輪功學員刁希輝流離失所,被惡人懸賞六萬元人民幣,在全國通緝。呂豔娜的奶奶因受龍口市下丁家派出所的不斷騷擾,驚嚇過度而去世。

珊珊的百日照(出生後十天被綁架)

2004年4月8日,刁希輝出門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分娩剛十天的呂豔娜和初生嬰兒一同被龍口市警察從安徽潛山縣綁架回龍口,被龍口「610」人員押送到煙台洗腦班非法關押。

小嬰兒珊珊成了年齡最小的「囚徒」。警察逼迫呂豔娜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給家人,好放開手來迫害她。被洗腦班關押四個多月後,呂豔娜被非法判刑3年,迫於國內外正義聲音的巨大壓力,洗腦班讓她監外執行,她才得以照顧幼小的嬰兒。

兩年後,2006年5月8號,呂豔娜再次被龍口市下丁家鎮檢察院、派出所的四個警察無故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張家溝監獄,女兒珊珊年當年僅兩歲。

在看守所裡孕育的小生命

法輪功學員王宇東和朱秀敏的女兒。(大紀元)

2017年12月8日,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一個頑強而珍貴的小生命出生了,她是法輪功學員王宇東和朱秀敏的女兒。她還未出生時就經歷了非凡的磨難。在她剛剛被孕育時,母親朱秀敏就被非法送進看守所,歷經了五個月的絕食抗議,無吃無喝、被摔打、遭受精神的壓抑……小小的生命頑強地活了下來。

與眾不同的是,在這個剛剛出生的孩子的臉上會流露出驚恐、警覺的表情。母親遭受的痛苦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2017年3月21日,她的爸爸媽媽遭安順路派出所非法綁架後,國保警察將他們劫至鬼子樓實施酷刑。他們將王宇東反銬在鐵椅子上,給他戴頭盔折磨,往他頭上套塑料袋悶,將煙氣放入塑料袋裡熏嗆,又拽手銬上提,同時使勁搓他肋骨,並用鞋抽他臉,當時臉部腫大、變形,呈青紫色。

在看守所王宇東絕食了半年以抗議非法關押,遭野蠻灌食迫害,1.8米的大個子,體重從200多斤瘦至100斤,坐在輪椅上被推著出入監捨。12月14日,他被非法庭審,後被非法判3年冤獄。

2017年3月21日,朱秀敏和丈夫一同被抓後,也被刑訊逼供,她以絕食反抗。她的兩手兩腳晝夜被手銬腳鐐銬著,中間連著鏈子。犯人們強行撤掉被褥讓她睡光板,還逼她執夜崗。她兩腿無力,骨瘦如柴。

她被強行灌食,給她灌的流食中放了給精神病人吃的藥,致使她眼皮腫、臉變形、口乾舌燥。犯人常折磨她,她曾被兩個犯人用床套抬起來向牆邊仍過去。她用生命進行近五個月的絕食,沒有任何人給予她任何答覆。

她的身體虛弱不堪,在醫院的一次檢查中,意外地發她已懷孕,而且小生命居然伴著母親5個月的絕食頑強地活著。

哺乳期媽媽遭「抱鐐」酷刑

李秋玲,1986年生,家住河南周口太康縣小石行政村宋莊,於2018年5月25日在福建省廈門市湖里區突遭湖里區禾山派出所綁架。

5月26日,太康縣朱口鎮派出所指導員王豐瑋到廈門,把李秋玲劫持到河南省周口市看守所。

李秋玲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拒穿號衣、拒做奴工,遭到警察的暴力毆打、酷刑虐待。

警察完全不顧她還是哺乳期的年輕媽媽,先是用鞋底打她的臉,將她打倒在地後,對其身亂踢亂跺;隨後,給她砸上腳鐐,再把手銬套在腳鐐上面叫做「抱鐐」。此刑法非常殘酷,人不能站立,只能半蹲,大、小便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警察還把連年輕力壯的男青年都受不了的酷刑實施在一個哺乳期婦女身上,他們對李秋玲施以「背銬」折磨。她的雙手被銬在後面,一隻手從肩頭翻向背後。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圖:背銬。(明慧網)

李秋玲的丈夫8歲時喪母,從小由他奶奶撫養長大。如今奶奶80多歲,不得不照看因突然間離開母親懷抱而整日哭鬧的曾孫女。

被致死、致瘋的哺乳期媽媽

吳敬霞,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因堅定修煉和進京上訪,多次被抓被打、被非法關押、敲詐勒索。

2002年1月17日早晨,因發真相材料,她被警察押到產業園派出所,被銬在門崗的暖氣片上;第二天被押到濰坊奎文區洗腦班;第三天即被迫害致死,年僅29歲。

吳敬霞的遺體遍體鱗傷,臉上蓋著衛生紙,嘴流著鮮血,後背被打得紫一塊、黑一塊,大胯骨被打斷,脖子上還劃了一條紅槓。家屬給遺體換衣服時,見其大胯骨被打斷,骨頭碴刺出肉外。家人不忍心看,連衣服也沒再換。

吳敬霞當時還是個哺乳孩子的母親,孩子三天沒吃奶,乳房本來就鼓得痛、難受。警察就在她最疼處用電棍電。

家人寫訴狀交到濰坊市警察局。負責人說:「這官司一打就贏。可是我們今天給你們打贏了,明天我們就要摘烏紗帽,就沒飯吃了。」

吳敬霞含冤離世後,連家裡的電話也被監控,家裡人失去自由。

吳敬霞母子。(明慧網)

2015年6月24日,吳敬霞的母親郭素芳,向最高檢察院控告發起並維持迫害的罪魁禍首江澤民,要求最高檢察院、法院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當年66歲的郭素芳說:「吳敬霞修煉法輪功後,性格開始改變,做事先考慮別人,按師父講的『真、善、忍』法理做人、做事,慢慢的一身病也不翼而飛,更加堅信了修煉法輪功的信念。」

「年僅29歲的女兒吳敬霞就這樣含冤離世,扔下了一個1歲零3個月的孩子。之後孩子被接到我家,一直由我撫養長大,直到今天。誰也體會不到我這個姥姥為了撫養這個孩子付出了多少。」

祝霞,成都市金牛區光榮小區法輪功學員,長期遭撫琴派出所24小時監控、管制。她懷孕期間每天坐在派出所的值班室,過年也不讓回家。2000年2月1日,身孕8月有餘的祝霞仍被單獨軟禁在派出所內。

生完小孩20多天後,祝霞還在坐月子期間,派出所杜所長、戶籍警李紅就迫不及待到她家,逼迫她放棄信仰,甚至威脅說,「如果不寫,就把小孩送福利院。」哺乳期一滿(小孩一歲),祝霞即被「610」頭目何元富等非法勞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非人折磨。

2003年6月,她再次被何元富等惡人劫持到彭州市、郫縣、新津縣三個洗腦班相繼迫害10個月,遭藥物迫害、毒打、強姦、遊街示眾、連續不讓睡覺等摧殘虐待。

曾健康美麗的祝霞。(明慧網)
祝霞遭迫害後精神失常。(明慧網)

當時年僅32歲、原本風華正茂、健康美麗的祝霞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據悉,祝霞在郫縣洗腦班期間,在被藥物迫害精神恍惚的情況下,被一個叫劉偉的惡人和另一惡徒多次強姦。

祝霞丈夫王仕林(法輪功學員)也屢遭迫害,三次被金牛分局非法勞教。

資料來源:明慧網

(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30 4: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