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位知名音樂人的東方奇緣及心靈之聲

從左到右:獲獎音樂製作人陳東(Tony Chen),芬蘭知名歌手Anna Kokkonen,美國著名職業鼓手斯特靈-堪布爾(Sterling Campbell)。(品味雜誌/大紀元)
人氣: 30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在夢中,向著夢想邁出一小步,陽光之下,蝴蝶們展開翅膀,向著更高處飛去……」這是芬蘭知名歌手Anna Kokkonen的作品,歌曲名為《夏天的腳步》。這首歌代表她的內心,她想改變自己的心願。

音樂旋律響起,一幅悠遠、凝重、神聖的東方畫卷浮現在眼前。「自由呼喚著你。黑暗恐懼中,謊言與恨來襲,淚水在火焰中流淌……踏進那曙光,我們走到一起,心中在祈禱……」 這是紀錄片《自由中國》的主題曲,作曲者陳東(Tony Chen) ,因此獲得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

紐約知名鼓手斯特林•坎貝爾(Sterling Campbell),曾和搖滾巨星戴維•鮑伊(David Bowie)合作14年,他加入一支以東方人面孔為主的軍樂隊,一年又一年,行走在紐約、華盛頓DC等盛大遊行的街頭 。

音樂是心靈的翅膀,這三位知名音樂人有著怎樣的人生奇遇和動人的心靈故事呢?

燭光裡的芬蘭知名歌手

包括《夏天的腳步》在內,歌手Anna Kokkonen的多首作品,是芬蘭電台的熱播歌曲。

芬蘭知名歌手Anna Kokkonen。(《品味》雜誌)
芬蘭知名歌手Anna Kokkonen。(《品味》雜誌)

她也有過人生的低谷。作為一名歌手,必須服從唱片公司的商業包裝,迎合市場,這常常令她感到痛苦 。

2006年,事情發生了轉機。那天,Kokkonen正在家中專注寫一些迎合聽眾的重金屬音樂。男友散步回來告訴她,一位女士在樹林中煉一種優美的來自東方的佛家功法──法輪功。「哦!這就是我想煉的。」她至今想起都對自己當時的反應感到有些意外。「我對法輪功一無所知,但就那麼脫口而出了。」

修煉法輪功後,Anna卻很自然地經常閱讀《轉法輪》這本書。這本字面看上去並不艱深的書籍,卻蘊涵著許多高深的道理和偉大的智慧,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心靈震撼 。「我都看哭過許多次。」

「我一直覺得自己內心有一顆小小的、美麗的,可以分辨善惡的種子。但我從來沒有勇氣去相信它,也從來沒有真的相信過它發出的聲音。」而在修煉法輪功之後,Anna終於第一次決定要聽從自己內心小種子的召喚,她首先決定放棄演唱不適合她嗓音的搖滾樂,轉而去學習古典聲樂課程。

「我變得非常勇敢,我想去做我認為好的音樂,我真的有勇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修煉法輪功讓她改變了羞怯的性格,「這感覺像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沒有電台,沒有功成名就,只有此時此刻,音樂將你和某種更廣闊的東西連接在了一起。」

她至今為止最成功的作品,都是以傳達類似普世價值為主題的。例如:《金色的大地》這首歌:

金色的翅膀觸摸著大地,
我們一起編織出蠟燭的蠟芯;
今夜的黎明即將到來,
臉上的淚痕也會隨之消失。

Anna說,自己寫《金色的大地》這首歌,就是為了鼓勵那些依然生活在中國,遭受著迫害的人們。「黑暗中,人們一個個地將燭光點亮,最終,當許多許多人點亮蠟燭之後,整個大地會散發出金色的光芒。當一個人覺醒了,了解了中共的邪惡,他就像是點燃了自己手中的蠟燭。」

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獲得者的創作靈感來源

陳東作曲的獲獎作品紀錄片《自由中國》,講述的是美國公民李祥春等人的親身經歷,反映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揭曉中共活摘器官、製造奴工產品、網絡封鎖等諸多驚人內幕。

陳東,1983年出生於北京,母親和一位高中老師是法輪功修煉者,從他們身上,他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儘管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媒體上瘋狂抹黑造謠,但他對法輪功沒有任何負面印象。

音樂製作人陳東。 (陳東提供)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包括五套功法,大陸修煉人數曾達一億人,廣受歡迎。不過,江澤民認為其對共產黨意識形態構成威脅,下令迫害。

高中畢業後,陳東赴英國哈德斯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學習音樂。海外自由的環境,讓他了解到更多法輪功真相。

「海外的,尤其是西方法輪功學員,他們為了為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說句話,他們親自到天安門廣場,打開『真善忍』、打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去為法輪功說句話,這樣的場面,我記得,我都是流著淚看完的。」他說。

2003年,陳東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他驚喜地發現,法輪功讓他浮躁的心沉澱下來,「自己的身心能歸整下來、能夠清淨下來,這是一個每天的必修課,這樣我就發現,我能更輕鬆的從複雜的事物當中、或情感當中解脫出來,讓自己再重新保持一個全新的狀態。」

陳東現在的音樂風格,純正、優美、靈動而又大氣。「純淨的音樂來自純淨的心靈,修煉法輪功讓我在音樂創作時,思維更開闊,而不是一味放任情緒的宣洩。」

隨著心靈的沉澱,年紀輕輕的陳東在國際樂團上佳績頻傳,從2011年至今,已獲得多項美國音樂界的大獎:

陳東(右)獲好萊塢音樂大獎,圖為頒獎現場。(希望之聲)

2011年,第10屆美國年度獨立音樂大獎賽IMA民眾之星獎得主和第12屆美國歌曲創作大獎賽獎項得主;2012年,獲第11屆美國獨立音樂創作大獎賽最高榮譽優勝獎和第13屆美國歌曲創作大賽音樂類別第一名;2013年,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最佳獨立紀錄短片歌曲獎」; 2014年,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世界音樂獎」。

巨星鼓手的奇遇

職業鼓手斯特林•坎貝爾,12歲開始打鼓,憑藉音樂天賦,20多歲就嶄露頭角。他和著名樂隊及歌星同台演出,曾和已故的搖滾巨星戴維•鮑伊合作14年。

大衛‧鮑伊與坎貝爾2002年在舊金山演出,坎貝爾的大鼓上寫有中文字「真善忍」,這是法輪功的修煉原則。 (Mark Jeremy/CC BY-SA)

娛樂圈紙醉金迷的生活讓他隨波逐流,他每天抽煙、喝酒、吸毒。他想戒掉惡習,但不能自拔。

1996年的一天,坎貝爾在紐約一個公園散步,偶遇戶外煉功的法輪功學員。他被祥和的煉功動作吸引,開始學煉功法。他同時閱讀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驚喜地發現:「這本書中的話都說到我心裡,我相信書裡寫的,這就是我一直尋找的。」

修煉以後,坎貝爾的內心變得平靜祥和。坎貝爾回憶,在修煉前,他會非常誇張激烈地打鼓,把觀眾的注意力,從歌手轉移到自己身上。但修煉法輪功以後,他不再這樣了,他學會了為他人付出。徵得鮑伊的同意後,他還在鼓上寫著「真善忍」,帶著這面鼓,參加了各地的巡迴演出。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不斷看到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雖然他在紐約,沒有迫害的風險,但他決定去北京,為結束這場迫害做些什麼。

2002年2月14日,他來到天安門廣場,遇到很多和他一樣、放下個人得失而來的法輪功學員。很快,他們全部被警察抓捕,坎貝爾被關押了一天半,遭到警方的毒打和辱罵,但他心中沒有怨恨。他說,「只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平和的修煉方法。」

坎貝爾,也加入海外法輪功學員義務組建的天國樂團,一年又一年,行走在海外各種莊嚴的遊行場合,將歌曲《法輪大法好》的嘹亮旋律送給各地觀眾。

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天國樂團參加美國首都華盛頓DC舉行的獨立日大遊行。(李莎/大紀元)
美國著名職業鼓手斯特靈-堪布爾(Sterling Campbell)是天國樂團的一名鼓手。(麗莎/大紀元)

發自心靈的聲音

坎貝爾作為西方人前往北京為法輪功請願,不是第一個。早在2001年11月20日,36位西方人就來到天安門。這些被外界稱為勇士的36位西方人,來自15個國家,互相之間並不完全互相認識。使他們走到一起的,就是一個簡單的約定:「11月20日下午2點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南面打坐抗議,誰想去都可以。」

2001年11月20日下午2時許,來自15個國家和地區的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出了寫著「真善忍」的橫幅,為法輪功進行和平請願。(大紀元)

世界媒體爭相報導了當時的畫面:一群西方人,一條黃色的大橫幅被拉開,橫幅上巨大的中文漢字:「真善忍」;漢字下相應的英文是:「Truth Compassion Tolerance」。這些西人席地而坐,單手立掌胸前。周圍的遊客們被驚得目瞪口呆。隨後,刺耳的警車聲,出動的警察,搶奪橫幅,四路圍攻。兩個警察撕拉著西人,吶喊聲音迴盪著:「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美國知道!歐洲知道!法輪大法好……」

後來,有人為此寫了一首歌《為你而來》,這首歌也代表了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心靈之聲:

為你而來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面對暴力危險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參考資料:

1. 燭光裡的歌聲 —— 訪芬蘭歌手Anna Kokkonen,《品位》,2018年4月25日。

2. 好萊塢獲獎音樂人:如何讓音樂更純正,《新唐人》,2017年5月20日。

3. 巨星鼓手走上返本歸真 演奏真善忍音符,《新唐人》,2017年8月22日。

4. 兩週甩掉煙酒毒 美國職業鼓手身心巨變 因為三個字,《大紀元》,2018年2月27日。#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5-19 2: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