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時薪僅8元 維州外勞待遇堪憂

番茄農場示意圖。(Moody College of Communication/Flickr)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趙瓊玉墨爾本編譯報導)針對外來勞工在澳洲農場剝削嚴重的現象,澳洲全國工人聯合會(National Union of Workers)最近向公平工作委員會(Fair Work Commission)投訴了澳洲一家最大的鄉村勞動力僱傭公司,以期清除該行業存在的違法行為。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羅卡拉(Tulia Roqara)希望能夠在謝珀頓(Shepparton)西部的MCG Fresh Produce農場裡,通過採摘番茄積攢下足夠的資金,然後回到瓦努阿圖開一家糕點店。

可是,辛辛苦苦工作了5個月後,羅卡拉下週將要和她兩個年幼的兒子回國了,卻沒有攢下多少錢。

她是到澳洲來工作的約50名瓦努阿圖工人之一,每小時只能掙到8澳元的工資。

羅卡拉和她的同事自去年12月以來一直住在房車公園(caravan park)裡,她們告訴《悉尼晨鋒報》,她們的工作環境很危險。

她們在農場噴洒農藥後,會吸入濃烈的化學氣體,特別是當她們跪下來摘番茄時,農藥味會更濃烈。這讓羅卡拉感到胸部很疼,其他工人的鼻子和耳朵還會流血。

據悉,由澳洲聯邦政府運營的季節性工作者計劃(Seasonal Worker Programme)本應是澳洲向瓦努阿圖推廣的一項計劃,這樣澳洲的農場可以獲得來自太平洋地區可靠的勞動力和工人,這些工人也可以掙到比在自己國家多得多的工資。

但這些來自瓦努阿圖的工人,在澳洲最大的鄉村勞動力僱傭公司之一Agri Labor公司的帶領下,來到MCG Fresh Produce農場工作後,他們卻說自己被嚴重誤導了。

羅卡拉的一名同事姆韋阿(Kaspa Mwea)通過全國工人聯合會向公平工作委員會投訴了Agri Labor公司。

該投訴稱Agri Labor公司不僅剋扣工人工資,還存在其它一系列嚴重的工作場所違規行為。

該投訴還稱,瓦努阿圖一名代表Agri Labour公司的中介威脅工人說,如果他們加入全國工人聯合會,他們將無法再到澳洲來。

據公平工作委員會收到的文件稱,當這些工人抱怨自己的鼻子和耳朵出現流血現象時,Agri Labor公司的監工讓他們繼續工作,使用凡士林和棉花止血就可以了。

Agri Labor公司總經理布朗(Casey Brown)說,該公司「仍在試圖確定這些索賠的準確性」。

MCG Fresh Produce農場經理麥古利(Cesare Mercuri)認為農場的工作環境安全,工人的鼻子和耳朵流血也不是吸入農藥引起的。

他說他遵循了所有的規定,安全地噴洒了農藥。他認為工人們可能是在烈日下工作時沒有喝足夠的水,才導致鼻子和耳朵流血。

Agri Labor公司總經理布朗說,該中介並未與Agri Labor公司簽約,並堅決否認了威脅工人的事情。

他承認MCG Fresh Produce農場存在一些問題。因此,Agri Labor公司修改了審批程序。該農場將不再會通過其新的客戶評估條件。

根據《悉尼晨鋒報》對工人的採訪和獲得的其它文件,工人在MCG Fresh Produce農場工作的工資水平一般為每小時8至14澳元,為計件工資。熟練工的工資應比最低計時工資高15%,那麼,就應該比普通臨時工的每小時25澳元的工資高。

Agri Labor公司稱,他們的一名普通工人每小時至少能掙28澳元,一週可工作30小時。

但文件顯示,工人們的工資明顯少得多,而且在夏天,他們連續工作了14天。一旦除去房租、簽證費、交通費和其它費用,他們剩下的錢只勉強能夠買些食物。

然而,MCG Fresh Produce農場經理麥古利說,摘番茄的工作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是對於以前從未摘過番茄的人來說。他們不能支付計時工資,只能支付計件工資,不然他們過不了幾個月就會破產。

布朗說,他們已經提高了工人的工資,並且一旦有問題出現,就會派員工到現場解決。他們還聯繫了政府有關部門,沒有再收到有關MCG Fresh Produce農場的負面反饋。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