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理學鼻祖周敦頤的荷塘染紅 後代遭屠歷史曝光

人氣: 35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4日訊】北宋大儒、理學鼻祖周敦頤,和清代大書法家何紹基都是湖南道縣出身,但他們的後人在文革中難逃被屠殺的厄運。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來看周敦頤的故鄉曾經發生的慘烈事件。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北宋大儒、理學鼻祖周敦頤的這首《愛蓮說》可謂世人皆知。

周敦頤的故鄉,就是湖南道縣濂溪河畔的久佳鄉樓田村。

而晚清大書法家何紹基也出身湖南道縣。他真草隸篆行,無一不精,被當代學界認為是清代書法第一人。

《血的神話》作者譚合成:「道縣這個地方是湖南湘南開發程度最高、文明程度最高的地方,在歷史上。歷史上狀元、舉人,在道縣都出了很多,出過周敦頤,出過何紹基,都出過這種人物。」

然而被譽為「天下谷源、理學聖地、神州陶本、人類始祖」的道縣,到了文革中則陷入一片血色。打著「革命」、「消滅階級敵人」口號的屠殺,從1967年8月13號進行到10月17號,歷時66天,共死亡4519人。受道縣殺人事件影響,零陵全地區其餘十個縣市也在不同程度上殺了人。全地區(含道縣)非正常死亡9093人。

《血的神話》作者譚合成當年是湖南最大的《芙蓉》雜誌的記者,領命前往道縣寫屠殺處理工作的紀實報導。1986年他去到了樓田村,採訪了周敦頤的二十五代孫周民基。當時68歲的周民基是樓田村的前任黨支部書記,也是1967年道縣大屠殺中的殺人兇手。

據譚合成在《血的神話》一書中記載,周民基去公社開會,受到公社幹部動員「把調皮搗蛋的殺他兩個」。回去後和民兵營長商量「趁著別處都在殺人的機會,先下手為強,把我們村的幾個地富都搞掉算了。結果一傢伙殺了9個……捆起來牽到村外的河邊,殺了,丟到河裡。」

被殺的9人也都是周氏門宗人,這等於是周敦頤的二十五代和二十六代孫的自相殘殺。

譚合成:「周敦頤他的嫡系,大概是幾十代孫子。他被殺的時候提出一個要求,說我們被殺,我們吃過剝削飯,我們罪有應得。孩子呢生在紅旗下,也沒有什麼問題。能不能孩子留下來,就殺我們?還不行,斬草除根。」

而何紹基的後人在道縣屠殺中也難逃厄運。

據《血的神話》記載,1967年8月24號晚上,東門公社將一批四類分子五花大綁,用船載到瀟水河心,將裝満石塊的竹簍拴到被捆的人脖子上,一個接一個推進河裡。其中有一個就是東門大隊的地主何積仁。

譚合成:「這個何積仁,實際上他是清代的大書法家何紹基的子孫。把他沉河的時候,他說了一句,你們憑什麼殺人,你們這些土匪。結果呢,本來他老婆和他的兒子沒打算殺的,就因為他這句話,第二天又把他老婆和兒子在他說這句話的原地,又給他扔到河裡,沉河了。」

東門公社被滅門的只有何積仁這一家。其他人何紹基的子孫遭遇更慘。

譚合成:「何紹基一個三十多代孫子吧,被吊在樹上,划破了肚皮,哭喊整整一個晚上,只求速死,就沒人理他,整整一個晚上,嚎叫,就是這麼血流疼死的。」

時光流逝,如今樓田村成為道縣最大的旅遊景點,曾在文革中被打成三截的周敦頤石刻繡像,官方也樹起了更氣派的一座。然而周敦頤提出的宇宙構成論以及他所開創的「心性義理」學說,幾乎無人知曉。而文革中這段屠殺周敦頤何紹基後人的歷史,也被埋進歷史的塵埃。

——轉自新唐人

責任編輯:任浩

評論
2018-05-24 4: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