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經濟安全就是軍事安全 美發起汽車國安調查

川普上任後二度採取232國家安全調查,外界預測,本輪自動發起的汽車行業調查可能比之前的鋼鋁調查影響更大。除汽車行業的本身影響更深遠外,外國政界的壓力會更猛烈,同時還會觸及WTO規則本身的「安全例外」應訴。圖為德國產汽車大眾準備裝運。(PATRIK STOLLARZ/AFP/Getty Images)
人氣: 34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川普(特朗普)政府週三發起針對進口汽車和零部件的國家安全調查。

週三(5月23日)早上,川普發推文說,將給美國汽車行業工人帶來重大消息,到稍晚傳出美商務部發起232國家安全調查。

這是川普上任後、第二度採取232國家安全調查,外界預測,汽車行業關稅可能比之前的鋼鋁關稅影響更大。除汽車行業的本身影響更深遠外,外國政界的壓力會更大,同時涉及WTO規則本身的「安全例外」的裁判。

美商務部長談調查:經濟安全就是軍事安全

美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表示,232調查將確定進口汽車的「貿易濫用策略(abuse of trade tactics)」是否損害美國。

週三,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指示商務部長就進口汽車依據國家安全232條款發起調查。當天稍晚,商務部公告稱,將展開232調查,20多年來進口汽車激增是否「削弱」美國經濟、從而「損害」國家安全。

經濟安全就是軍事安全。沒有經濟安全,你就不能有軍事安全,」羅斯週四(5月24日)接受財經媒體CNBC採訪時說。

「國家安全的廣義包括經濟、就業以及其它多種事宜。」他說。

過去20年來,美國乘用車的進口份額從32%增長到48%。與此對應的是,1990年到2017年間,美國汽車生產行業就業人數下降22%。美國產汽車在全球汽車研發的比重只有20%,美汽車零部件生產商只占7%。

「每年有800萬輛汽車進口到美國,」羅斯說。「大量進口、而出口呈相反走勢的部分原因是,我們在汽車和汽車零部件上只有2.5%的關稅。」

他說不責怪外國,「他們只是做了對他們最有利的事,蠢的是我們自己走進極低(關稅)的箱子。」

根據商務部週三發出的公告,「汽車製造一直是美國技術創新的重要來源。調查將考慮國內汽車和汽車零部件生產下滑是否會威脅到美國國內經濟,包括對研發、技術工人的潛在影響,覆蓋自動駕駛汽車、燃料電池、電動車的工作電機和存儲方面的研發、先進制造工藝和其它尖端技術領域。」

商務部會很快發布通知、召開聽證會,聽取企業和公眾意見。

根據美商務部2017年的數據,在乘用車上面,墨西哥是美國乘用車的最大出口國(24%),其次是加拿大(22%)、日本(21%)、德國(11%)和韓國(8%)。

川普兩週前曾向全球大型汽車商透風擬徵關稅

對進口汽車擬徵關稅的想法,川普最早在兩週前(11日)跟全球大型汽車製造商進行閉門會議時準確透露。當時,他提議說,對進口汽車徵收20%的關稅,同時降低奧巴馬時期的汽車尾氣排放標準。

在會議開始時,他更敦促這些全球汽車大製造商在美國生產更多的汽車,表示他們應該「在這裡建造並將它們運往海外」。

同時,川普還強調,去年通過的稅法有助於這些公司在美境內增加汽車生產。

其實,在過去的多個公開場合上,川普均指出,進口汽車關稅不公平,並希望外國汽車製造商來美擴大建廠。

目前,根據WTO協議中的規定,除與美國有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之外,美國的進口汽車關稅為2.5%,卡車進口關稅為25%。

今年早些時候,川普還表達過要對歐洲進口汽車徵收關稅的意圖。在美國推出鋼鋁關稅政策之後,川普表示,如果歐盟採取報復措施,那麼美國將考慮對來自歐洲的進口汽車徵收關稅。

汽車協會負責人:會推高汽車價格

對商務部發起對汽車的232調查,位於華盛頓的全球汽車製造商協會負責人博茲拉(John Bozzella)表示,此舉會推高汽車價格。該協會旗下包括各大國際汽車製造商。

「美國汽車業正在蓬勃發展。13家、很快就14家公司去年在美國生產了近1,200萬輛汽車和卡車。據我們所知,沒有(汽車公司)要求這種保護。這必然導致美國汽車和卡車的選擇更少、價格更高,」他在週四公布的一份聲明中說。

2017年,國外汽車製造商在美國生產510多萬輛汽車和卡車,接近全美輕型汽車生產的一半。

美國汽車工業主要集中在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因美國國內汽車製造商之前將大量生產遷到墨西哥,國內汽車製造商也擔心川普政府正在談判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會修改原產地規則、而迫使他們調整現行商業計劃,改遷回美。

週四,日本豐田汽車美股下跌,福特和通用汽車股票上漲。

什麼是232調查?有何依據?

美國1962年貿易擴張法第232條規定是基於「國家安全產業基礎規則」(National Security Industrial Base Regulations)(15 C.F.R. §§700-709)設定,將就特定產品進口是否影響美國國家安全進行調查與認定。

如果認定進口產品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總統具有對該產品進口採取調整措施的裁量權,可能採取的措施包括提高關稅、設定配額或採取其它非貿易措施(如研發補助等)。

因「第232條款」賦予美國商務部對於進口產品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進行調查,而美國總統可以依商務部的建議採取貿易或其它手段來確保國家安全,所以「232條款」又被稱為「國安調查」條款。

美國商務部在1980年後至今依據「232條款」調查過15起案件,在川普之前,尚未有總統採取貿易制裁措施的先例。

去年4月,川普簽署備忘錄,要求商務部發起鋼鋁製品的「232調查」,即對進口鋼材和鋁產品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進行調查。

經過9個月調查後,商務部在今年1月提交調查報告,請總統川普定奪最終關稅制裁決定。

3月,川普依據美國《1962年貿易擴張法》第232條,決定對所有進口美國的鋼鐵製品增加25%的關稅、鋁製品增加10%的關稅。

在鋼鋁關稅生效後,迄今美國有20家工廠開放或重新開放運營,商務部長羅斯表示,這說明追加關稅正在產生預期效果。

美國家安全條款的WTO規則之爭

美232條款是否違反WTO規則一直是爭論的焦點。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表示,日本將繼續提醒美方,任何貿易措施都必須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

德國行業組織協會表示,美國的汽車關稅將是「對我們經濟關係的另一次嚴重打擊」。

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Jyrki Katainen)表示,這顯然違反WTO貿易規則。同時,他也表示,這是聽說,在實踐中還有很長的一段路。「我們不希望進一步將問題複雜化,我們想要尋求公平的解決方案。」

WTO規定有設置例外條款,也就是在某些情況下,WTO的會員國可以不遵守WTO的規範,而其中一項就是《關貿總協定(GATT)》第21條規定的「安全例外」。

安全例外在WTO的爭端解決機制中的案例較少,1996年,歐盟曾經就美國擴大對古巴禁運制裁的《荷姆斯-伯頓法案》(Helms-Burton Act),向WTO爭端解決機制提出控訴。

當時美國主張,《荷姆斯-伯頓法案》依據GATT第21條的安全例外,可以排除適用WTO的原則,而安全例外處理的國家安全保障屬於政治問題,並非WTO爭端處理的範圍,因此爭端解決小組無權認定美國通過該法案是否屬於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範疇,也就是直接排除爭端解決小組實質審查案件的空間。

最後,美國與歐盟達成和解,該案也就沒有繼續審查,使得「安全例外條款」在WTO爭端解決機制中仍然沒有先例。

去年卡塔爾(Qatar)曾在WTO提出就沙特阿拉伯、巴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對其經濟制裁的案件進行諮商,這三個國家稱其制裁是基於「安全例外條款」,但因卡塔爾還沒正式向WTO提出爭端解決審查,所以暫時不知道後續是否會涉及「安全例外」的爭議。

迄今,歐盟、日本、中共以就鋼、鋁關稅案將美國告上WTO爭端解決機制,後續WTO對「安全例外」的解讀料牽動多方神經。而接踵而來的汽車232調查,因為直接涉及消費品,所以引發的後續效應可能會比鋼、鋁關稅更大,也更難處理。#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5-25 4: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