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轉動台灣】古坑咖啡的詠嘆調

阿拉比卡的香氣,從華山之巔噴薄而下。(謝嘉祝/大紀元)

人氣: 16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雁門台灣報導)台灣民眾一年喝掉近29億杯的咖啡,那會是什麼樣的概念?喝咖啡的族群,從早期以商務人士為主,接著興起人手一杯,人人都喝得起的平民化咖啡風潮,其中蓬勃的商機與台灣咖啡文化的形成,令人望杯讚歎;而你可能不知道,15年來,古坑咖啡正是全民喝咖啡運動的重要觸媒呢!

咖啡的一生豐盈、濃郁而邃遠。(張萊恩提供)

台灣咖啡產業聖山  荷苞、華山當仁不讓

居民暱稱為「咖啡山」的荷苞山海拔275公尺,「華山咖啡一條街」的制高點750公尺,以海拔高度言,僅能生產出質量普通的豆子;但專家指稱,古坑位北回歸線上方,日照、雨量、氣溫與排水等環境條件,適合咖啡樹成長,能種出世界級的極品咖啡豆來。

咖啡。(Fotolia)

從日治時期迄今,全盛時的古坑地區咖啡種植面積,俱在100公頃上下,產量約十數萬公斤,相較於其他農產品,屬於微型產業;但古坑咖啡是台灣重要的「文化糧倉」指標產物,其在台灣咖啡產業文化的建立,和它讓古坑鄉在921震災後重生,於精神啟蒙上意義非凡。

全盛時期,149線上有上百家庭園咖啡。(謝嘉祝/大紀元)

2003年,地震後4年,道路、橋梁與建築物逐一完成重建,但是百業蕭條,受創的人心猶待撫慰與凝聚,現任斗六市長的前古坑鄉長謝淑亞,她慧眼獨具認為:「咖啡本身,有魅力形成產業連動!」鄉內特產柳丁、鳳梨、竹筍、茶葉與觀光產業,確實也因古坑鄉公所辦理首屆「台灣咖啡節」之後,搭上原鄉咖啡的順風車,產銷兩端同時受益。

謝淑亞以「入厝」的心情,邀請大家來喝咖啡,目的是告訴外界,古坑已重建完成,是安全的;古坑咖啡更因站在這波重新發現本土咖啡的潮頭上,「阿拉比卡」的香氣,遂從荷苞、華山之巔噴薄而下,並席捲全台。

「沒有張萊恩,就沒有古坑咖啡的再生!」謝淑亞、林慧如前後兩任鄉長都如是說。巴登咖啡創立於1984年,日治時期、光復後及他接手咖啡事業初期,咖啡農只會種,不會加工,民眾更不懂得喝咖啡,但張萊恩渴望把古坑咖啡「株式會社」轉型成經濟農場營運,那年代的咖啡產業榮景找回來!

張萊恩。(謝嘉祝/大紀元)

張萊恩本身就是一部動人的古坑咖啡史,創業之初,他解嘲自己試喝的咖啡,比賣出去的還多,一天經常只有三、兩個客人登門。目前巴登咖啡有6家分店,旗艦店在荷苞山上地母廟旁。張萊恩表示,古坑咖啡都是小農經營,必須加入文化元素,與藝術、文創、攝影、美術及音樂結合,邁向莊園休閒咖啡風味,方能永續經營,而他確是這樣走過來的。

巴西前駐台商務代表裴瑞拉:我給「古坑咖啡」五顆星!

同樣在2003年,巴西駐台商務代表裴瑞拉,出席雲林縣崙背國中辦理的「巴西國際週」活動,巴西地處南美洲,全國栽種的咖啡樹近40億棵,咖啡豆產量居世界之冠,他致贈學校鐵罐裝巴西咖啡,校方也特別回贈古坑咖啡禮盒。

巴西駐台商務代表裴瑞拉。(吳雁門/提供)

主客交流間,裴瑞拉對古坑咖啡的風味讚不絕口,他豪爽地給了五顆星,我更請教:「代表先生,台灣古坑咖啡銷售到巴西的前景如何?」「就像巴西將筷子賣到台灣來一樣!」裴瑞拉略感歉意的說。也是,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咖啡產自巴西,應是無輸入需求的。

多年來,古坑咖啡已成為古坑鄉、雲林縣形象鮮明的代言特產,同時,古坑也是台灣精品咖啡品牌的發祥地,旅外打拚雲林人的裊裊鄉愁裡,也暗暗地塞入阿拉比卡咖啡這一味了。

謝淑亞之後,接任的鄉長林慧如,持續辦理台灣咖啡節,而活動內容轉為讓民眾經由體驗、探索與學習的安排,深入咖啡的堂奧;接著「台灣咖啡大學」掛牌,遊客可深入探訪豐富的台灣咖啡歷史文物,並親手烘焙、研磨精選的咖啡豆。

前古坑鄉長謝淑亞。(吳雁門/大紀元)

林慧如主張中央應編列經費做全國性咖啡評鑑,鼓勵參與國際性競賽;並協助具有熱情、理想性的年輕從業人員,於栽種、烘焙技術和經營上強化專業,以提升產業活力。她也務實的指出,咖啡樹非造林樹種,需重視「碳足跡」,產業、環保兩者都需要升級的。

前古坑鄉長林慧如。(吳雁門/大紀元)

咖啡人  說咖啡豆精采的一生 

隨緣所止,我們循著古坑咖啡地圖,入山拜訪兩位於古坑咖啡文化層裡的開創型人物。山海觀咖啡莊園張景科,他以重焙麝香蜜咖啡馳名,累積近一甲子栽種、生產、製造咖啡的經驗,更研發出多樣化副產品,大大提高咖啡的附加價值,人稱「咖啡教父」,他曾受宏都拉斯總統邀請,遠赴宏國技術指導生產咖啡果醋。

「台灣咖啡,屬於六級產業!」張景科比較的說,伊索匹亞咖啡品質好,一磅500元,台灣咖啡價格則在800元以上,競爭力低,所以得走精品咖啡路線,開發周邊產品,同時要加入文化元素來助陣,方有機會覓回2004-2008年間的盛況。

張景科。(謝嘉祝/大紀元)

谷泉咖啡劉易騰,是第三代咖啡人,他曾離開荷苞山19年,老家近早期的古坑咖啡基地、祖父、父親畢生在山上種植、照顧咖啡樹,生命裡早滲入了豐盈的咖啡情愫,33歲那年,荷苞山的咖啡香與油桐花,將他召喚了回來。「谷泉無第二家分店,也只賣一只咖啡!」劉易騰補充道,我們要讓來喝道地古坑咖啡的客人,了解咖啡農的工作,和一粒咖啡豆精采的一生。

劉易騰。(謝嘉祝/大紀元)

收集並傳承古坑咖啡歷史、文化與產業資料,劉易騰視之為使命,他透過鄉公所出版的《我想記得你—台灣咖啡的鄉愁年代》一書,記錄著古坑咖啡的身世、人物與興衰。劉易騰擁有6公頃地,3千棵咖啡樹,品種以阿拉比卡為主,少數幾棵賴比瑞亞與羅巴斯塔品種點綴其間,莊園裡,自有他說不完的故事!

華山咖啡一條街  春去春又來?

古坑咖啡的再生,讓149線鄉道,一夕間喧闐了起來,上華山,不是來論劍的,台灣鄉親既感性又懷舊,他們從眾品味原鄉咖啡的激情,有幾分像隨香朝山的信眾,滿懷虔誠、感恩又捨得;月初,在苗栗山間某家咖啡庭園,遇一饕客,他笑說那年頭尋仙不辭遠,自己經常帶著家人遠赴華山「掛號」呢!

山中人陳三先生,78歲,自稱是仙地咖啡的「苦勞」,實質經營已交由兒孫輩負責。台灣咖啡節炒熱古坑咖啡後,庭園咖啡一家家的開,蜿蜒的149線上超過百家店面;週六、日上華山朝聖的遊客滿坑滿谷,上班日也有七成座,當年無導航設施,他曾一天接逾百通「華山問道」電話,猗歟盛哉!

陳三。(謝嘉祝/大紀元)

2004年,平價咖啡出現,超商24小時現煮咖啡;是年85度C成立直營店,並開放加盟;2008年,7-Eleven連鎖超商開賣城市咖啡,繼之於各城市及山鄉海村,雨後春筍般開設的咖啡據點,推波助瀾的使喝咖啡成為全民運動。

華山咖啡市集,春聲悄悄。(謝嘉祝/大紀元)

古坑是台灣咖啡的龍興之地,曾領了風騷,但2013年後,華山咖啡這一條街上,人潮少了,許多商家平常日也不開門;入夜,在觀景台上眺望下界迷離的燈海,自不免遐思,春去明年春又回,那149線華山道上的春天,什麼時候會轉駕回來呢?

責任編輯:黃郁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