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惠林:有「德」才能走向民主化金融創新之路

人氣: 49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8日訊】由於金融泡沫、金融風暴一再上演,「寬鬆貨幣」政策幾乎已成戒不掉的毒癮,「印鈔救市」一幕接一幕,而衍生性金融的劇毒,讓我對金融產業和金融創新抱持極負面看法,也認同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 Krugman)「返還無趣、傳統的金融體系」之呼籲,並對高唱入雲的FinTec高度懷疑。但去年7月13日應邀來台作專題演講的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席勒(Robert J. Shiller),在2012年出版的Finance and the Good Society(金融與美好社會)這本書中,卻有不同看法。

席勒也認知「當前嚴重的金融危機讓大家不只看到金融體系各個部分的問題,也看到整個金融泡沫主義的問題,而民眾也強烈排斥金融資本主義的價值觀。」但在這些不愉快的經驗下,席勒卻選擇積極前進的路,自問:「金融在美好社會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做為一門科學、一種行業和一種經濟創新的來源,金融如何幫助人們推動美好社會的目標?金融如何能夠促進自由、繁榮、平等和經濟安全?我們如何能夠使金融民主化,使它進一步造福全人類?」

在思索過有關的批評後,席勒認為:必須採取的變革應該要擴大範圍,而不是著眼於限制金融資本主義的創新能力。如果一味譴責金融資本主義是「不負責任的體系」,我們將無所進展。但如果我們擴充、修正和重新調整金融體制,就有可能讓工業化國家和開發中國家都擁有繁榮和自由的社會。

席勒表示,要讓社會繼續前進,最好的方式並非限制金融創新,而是開放創新。他在該書中描述目前正在發展的金融創新,同時也提出更新的創新構想,證明擁有創意和善意的人們,仍然可以進一步改進社會,促成金融體系民主化。

不過,他也強調,金融危機提醒了我們,金融創新必須朝扮演社會資產管理人的方向進行。此外,金融創新的最佳方式是,建立、遵守金融業裡各種專業人士(執行長、交易員、會計師、投資銀行家、律師和慈善家)從業的最佳實務,藉此將「優良的道德」融入華爾街文化。

席勒指出:「金融的民主化與人性化密切相關。金融離不開人性,我們對人類心理的了解愈透徹,金融會將這種知識納入體系、模式和預測中。」他也強調:「完善的金融資本主義能為權力鬥爭建立安全的競技場,而不致引發暴亂。想獲得這樣的體系,需要適當的創新,將金融變得更人性化,並且考量到從行為經濟學和神經經濟學中得到的更多知識。」席勒表示:「金融機構的進展比軟硬體發展更重要。金融體系本身是一個資訊處理系統,是建立在人力基礎而非電子元件基礎上的系統,而且人工智慧領域要取代人類智慧還言之過早。」

對於金融、金融商品和金融制度,有克魯曼「返本歸真」回到無趣傳統的保守路,有席勒繼續創新並做機制設計的積極前進之民主路。無論哪一條路,「倫理道德」都是「行為人」必備的條件,尤其創新之路更是如此!否則美好社會非但不可能來到,悲慘社會將在前面等著呢!所以,我們還是期盼席勒真能成功的將優良道德融入華爾街文化中。#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5-28 10: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