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祕—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51:1942——英中毀佛繼天譴,逆天慘劫醒人間(下)

作者:古金

圖51-1 草開神奇花,預言醒中華——承載諸葛亮預言的諸葛草。

    人氣: 89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51章 1942:英中毀佛繼天譴,逆天慘劫醒人間(下)

前面幾章講過:1942年2月,戴安瀾作為中國遠征軍的先鋒,一入緬甸,就記下了那裡流傳了1700多年的預言:諸葛亮南征返回的時候,應土人之約,指著一種從來不開花的草說:此草開花之時,我將再來。從那時起,人們就把這種幫著蜀漢軍隊避防瘴氣和瘟疫的、從來不開花的草叫做諸葛草[1]。直到1941年10月,諸葛草在緬甸突然開花,漫山綻放,這是5000年來第一次,緬甸人盛傳:「孔明仙師要回來了。」

戴安瀾《遠征》第一首詩中的「花如許」,意思是:這種奇花,正如諸葛亮當年許願的那樣,將見證諸葛武侯的歸來。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50:1942——英中毀佛繼天譴,逆天慘劫醒人間(上)

7. 人間有劫難,道義可旁觀?

前面四章,我們講述了1942年太白守牛宿的天象,本是對英軍在緬甸百年辱佛毀佛的天譴,結束英國在緬甸的統治。天象應驗之際,中國遠征軍主帥杜聿明,一意孤行炸毀200座佛塔,犯下了更大的毀佛罪,趕上了人間現世現報的契機,把天譴頂了過去。

這樣從表面上看,天象應該是中英兩國的劫難,可是英方屢屢背信棄義,讓遠征軍救護他們撤退,而遠征軍仁義為本,捨己為人,結果是:戴安瀾的200師、孫立人38師,把對英軍的天譴也扛了過來,儘管打了勝仗,但損失慘重。

該不該救英軍呢?當時為了保衛滇緬公路這條中國抗日的生命線,必須去救援盟友;但是現在「事後諸葛亮」地看:救人救成了,滇緬公路還是丟了,損失比不救更慘重,得不償失。以後人類還有類似情況,該不該救呢?

從天道上看,從人間道德來看,都應該救。人間看不到歷史的因果,應該按照天定的人間道德行事,違背了人間道德,就是逆天。中國傳統文化講「仁義禮智信」,按這個做人的道德規範,當然要救;西方的基督教文化來看,西方人幹壞事、背信棄義,同樣是犯罪,觸犯《聖經》約法中的「十誡」,同樣是犯罪,後文我們能看到英軍為此再遭天譴。

8. 兵家大道的修行

前面有讀者也在問:「兵家殺人如麻,也能修行嗎?這又是哪家的修行呢?」

了解中國修煉文化的人都知道:正路的修行,都要修道德,與人為善,不殺生,特別是不能殺人,因為殺人造下的罪業太大,償還不起,會毀掉一生的修煉。除了佛道兩家的正法門修煉,在其它不殺生的行業,勤修道德,做好事,不斷提高思想境界,也能修行,但是從沒聽說過殺人的兵家能修煉。

乾綱乍見,正道一線

也難怪人間有這種認識,因為天法,過去是不能展示人間的。在當今特定的歷史階段,為了解開這個歷史之謎,不得不再展露一點天機:戰場上交戰,敵我雙方互殺,殺多少人都不產生業力,都無罪;而在戰場以外不行,那都同樣犯殺人罪。

引申開來:在戰場上殺降兵,戰場上借機殺戰友,交戰以後殺俘虜,部隊不經軍法隨意殺人,都是犯殺人罪。有罪業,就必須償還。正道總是窄,就這一條主線,所以才珍貴,偏離一點,就會走上邪路。

正因為如此,兵家才能修行。兵家修行到高層,是屬於道家的。融入中國傳統文化《道德經》裡就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古代把祭祀燒的紙馬、草狗叫做芻狗。在高層天道看來,人類整體遭災是整體在承受消減罪業,對未來有好處。苦難中能讓人提高思想境界,傳統文化中也有講:「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自古佛家、道家的正道修行,都要吃很多苦,提高道德,要修到為真理、正義、佛法、道法不惜付出生命的境界,才能圓滿。兵家大道的修行,同樣要在艱苦的戰爭中磨練意志,提高思想境界才能提高戰術造詣,為保衛國家、挽救民族的正義,不惜赴湯蹈火,付出生命。可見,修行的實質是一致的。

戰可通神,方成戰神

看古代那些被後世敬仰的兵家的常勝將軍:韓信、趙匡胤、岳飛等人,他們的成功有共性:

(1)基本道德:行正義之師,按當時人類的道德行事,帶好自己的兵,不謀私利不害民,體恤百姓。

(2)武德:止戈為武是最高境界,儘量減少傷亡,打仗的目的是勝利而不是殺人。像《第十九章 司馬立場傾向強,偶做偽史歪真相》講的因子巷的故事,趙匡胤寧可違抗皇帝柴榮的命令,也不屠城,那正是兵家大道無私的修行境界。

(3)忠義:忠於正義,這是兵家的正道,選保明主的軍隊,才是正義之師,打的才是正義戰爭。主公如果大逆不道(用人間正道的標準衡量),就不能保了,否則就是不義。後周世宗柴榮犯下滅佛的逆天大罪,趙匡胤不再忠於他,反而是順天的正途。

(4)智勇:上兵伐謀,以最小的代價取勝,甚至不戰而勝,戰術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歷史上很多精采的戰役,那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成果,修的層次越高,戰略戰術越智慧,他們在戰場上的表現也越神勇無敵。

(5)順天合道:前面多次講過,戰爭的勝負取決於天象,而天象決勝的法則,在李淳風的《乙巳占》裡展現開來。戰將取勝,都是戰術暗合天道,或者像趙匡胤那樣,有天大的功德能改變天象。所以,兵家的戰爭,從根本上講,是通神的,是在人間展現神的威力。有以天象通神的,如李淳風輔佐李世民的唐朝開國之戰;有以易經八卦掐算通神的,如劉基輔佐朱元璋的明朝開國之戰;有以夢境通神的,如君士坦丁大帝的古羅馬統一戰爭;有以祈禱通神的,如二戰中著名的美國將軍巴頓的祈禱;有純粹以智慧通神而自己在迷中並不知道的,如韓信、劉秀、岳飛、孫立人……

能達到通神的境界,打仗才能達到出神入化,才堪稱戰神。古人知道這些,所以古人打仗前都要焚香禱告,求神問卜。現代人不懂這些,反而嘲笑古人迷信。後面我們深入解讀仁安羌大捷的時候,大家將能看到很多神蹟。

9. 毀佛落網無可逃,戰神初試斬魔刀

英緬第一師,被戴安瀾從同古救下來,沒多久,又被日軍圍在仁安羌,在劫難逃。孫立人的營救,將引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天機,這裡先講戴安瀾的同古之戰。

人們一直在嘲笑英緬第一師膽小如鼠,對日軍聞風而逃,那是因為人們看不到高維空間,在日軍的背後,冥冥之中有強大力量。1942年金星守牛宿的天象,是對英緬師百年毀佛的清算,佛教的層層護法,都站在日軍一邊,下面的撒旦魔靈,都要消滅英緬軍,這是他們喪膽的根本原因。

同古保衛戰,戴安瀾的200師替下了他們,就得替他們扛這一劫,也要面對這些無形力量。這樣的仗,只有戰神能打,因為生生世世修煉有成的人,轉生到人間雖然不能帶前世的超能力,但是會帶護法,兵家大道的護法就是不同層次的戰神,護法層次越高,在同古之戰中,越能制約那些佛教護法,這樣人間才有一拼。

為什麼廖耀湘後來在阻擊戰中,屢屢重創日軍主力,而在他營救同古的路上,面對小股敵軍卻無法向前推進?因為後來的阻擊戰是正常作戰,不涉及天譴,日軍背後沒有佛教護法助戰;而同古之戰,是佛教護法參與的天譴戰,廖耀湘無能為力。

戴安瀾的同古之戰,孫立人的仁安羌之戰,是替英軍承擔罪業的「天譴戰」,到後來野人山天譴、收網第5軍時,戴安瀾的突圍戰,孫立人為第5軍的幾次掩護戰,是為第5軍扛罪的「天譴戰」,異常艱難。

面對一倍於己的強敵,200師固守同古12天,頂住飛機大炮的狂轟亂炸和毒氣彈,以傷亡2000人的代價,斃傷日軍5000餘人,而後全身而退,一名傷患一副伙食挑子都沒丟下,代人受過的天譴戰打成這樣,實在不易。

10. 詩文天成,天機相應

遠征軍的副指揮、詩人將軍羅卓英聞捷大喜,當即揮筆賦詩,文不加點:

《讚二百師同古之戰》(其一)

萬馬爭馳黑水陬(音:鄒,指邊隅、角落),

撼山搖海識同仇。

昆陽大敵終能破,

刮目全軍第一流。

羅卓英可不是個簡單的詩人,他這幾首賀捷詩,是天成之筆流入人間,意境悠遠深長。黑水,怒江因江水色深黑,古籍《尚書.禹貢》中稱為黑水。大禹曾劈山導河,開拓怒江。怒江流入緬甸,稱薩爾溫江。同古在薩爾溫江下游以西,所以詩中稱「黑水陬」,黑水的一邊。為什麼以大禹治水的典故,用到戴安瀾的同古之戰呢?因為在這5000年文明初期,大禹治水的時候,戴安瀾那時是大禹的重臣伯益,跟大禹治水奔走四方,到過黑水。大禹後來要禪讓天下給益,但是大禹去世後,大禹的兒子啟殺了益,建立夏朝。

伯益在那一世,形成了善於奔走的特性,一直體現在後續的生生世世中。看這次遠征軍入緬,戴安瀾是先鋒,迅速插向了緬甸南部,走得最遠;後來又從緬甸中線被錯誤調往西線,又馬上調往東線救援,再沿東線追擊敵人;撤退時掩護主力,走在最後邊,但是他的隊伍又是最先撤退完畢的。

戴安瀾在同古交戰前,還作了一首詩,和羅卓英的賀捷詩遙相呼應:

《遠征.其二》

策馬奔車走八荒,遠征功業邁秦皇。

澄清宇宙安黎庶,先挽長弓射夕陽。

「策馬走八荒」,伯益當年跟隨大禹就是這樣,當時洪水氾濫,華夏大地一片洪荒,伯益隨大禹騎馬走遍了八荒之地,所以他才能寫下中國第一部地理著作《山海經》。但是《山海經》的內容半真半假,是益根據親身經歷和道聼途説寫的,裡邊有不少是各地人胡編的傳聞,益都信以為真,所以《山海經》不配稱作經,裡面有很多是「胡扯六更天」。

「遠征功業邁秦皇」:秦朝南征百越的時候,戴安瀾曾是那時的戰將,來到過這裡。其實秦朝的疆土比現在人想像得要大,不僅僅是直達日南(北回歸線以南),當時百越之地,越往南,越沒開化,都被秦軍宣布占有,後來秦將趙佗建立南越國,就包括這些地區。

「夕陽」,喻指日本,在戴安瀾看來,那時日本已經日薄西山了。

「澄清宇宙安黎庶」,上報國家,下安黎庶,這是兵家修行的理念,武將的最高理想。日軍已經完全魔變了,燒殺姦淫無惡不作,731部隊活人實驗,使用化學武器、細菌武器,戰爭發展到最後,不少斷絕補給的日軍吃人肉,甚至捕殺戰友吃肉,完全沒有做人的底線了。那麼在戰場上消滅日軍,就和斬除人間魔鬼一樣,在兵家來看不但不會造下殺人的罪業,還是做善事,積大德,救民於水火。

11. 難扛天劫,以命相解

同古一戰,200師9000官兵,死傷2000人,作為師長,戴安瀾是替英緬軍扛罪業的主體,雖然肉身無礙,那是因為罪業很大部分被他的護法分擔了,結果就使護法們被罪業壓得掉層次,能力下降。撤下來剛一週,在平滿納修整,杜聿明趕來視察96師的工事,命令炸了200座佛塔,整個第5軍背上了沉重的罪業,都在劫難逃了。

可能有人聽說過中國古代修煉文化中有「兵解」之說,就是修煉人被兵器殺掉,以這種痛苦的死亡方式,還清罪業,解脫肉身而圓滿。西方的耶穌也是這樣,救的人多,擔負著眾人沉重的罪業無法解脫,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如此替那些人受罪,還淨罪業,解開眾人的死結。當然,如果修行層次很高,死劫對他就沒用,但是,也得用其它痛苦受罪的方式替眾生償罪。

遠征軍大撤退,戴安瀾要獨立把200師帶回國去,衝開毀佛罪業招來的天羅地網,他所帶的那些護法的能力,已經不夠了,就得用命去換了。修行的層次高,能力就大,他的命就能抵換很多人,能解開他們身上的詛咒。戴安瀾身負重傷的那一戰,正是衝開敵人最後封鎖的一戰,從那以後,回國之路就向200師敞開了,在高維空間對應的,就是天羅地網向200師網開一面。

圖51-2:從左至右,1942年遠征軍200師師長戴安瀾,副師長高吉人,598團團長鄭庭笈,599團團長柳樹人。(作者提供)

據數位200師老兵的訪談和回憶錄說,這最後一場突圍戰,非常慘烈。團長們幾乎都受了傷,戴安瀾躺在擔架上,聽到599團團長柳樹人為全殲殘敵壯烈犧牲,悲痛欲絕,哭昏了過去。一路上,戴師長血流不止……後來戴師長知道自己不行了,把指揮權交給高吉人,以鄭庭笈為副手,囑咐他們:一定要把弟兄們帶回國。

到5月26日,全師行走到離當今國境線幾十里的茅邦村,戴將軍忽然清醒,讓人替他整理儀容。手下問:「師長有什麼話要對你夫人和孩子說嗎?」他搖搖頭。又問他該怎麼走,戴師長手指地圖,示意部隊從莫羅北過瑞麗江,在八莫和南坎之間北行回國。

戴安瀾示意把他扶起來,弟兄們知道師長迴光返照,淚流不止。戴安瀾安慰大家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說罷,北望祖國,喃喃數語,溘然長逝,死不瞑目。直到部下說:「請師長放心,按照你的部署,我們一定能回國!」說罷,大家看見師長的遺體奇蹟地閉上了眼睛。

200師官兵齊跪在地,一陣痛哭之後,抬著師長的遺體,走上了師長指的路。事實證明,這是一條無阻的通途。

6月25日全師到漕澗集結,尚有官兵4000人,還是一支有戰鬥力的軍隊,和第五軍其它走出野人山的潰軍完全不同,因為這是戰神的部隊。

12. 人間雖有變,天意必兌現

人間再有變化,天象的預言也要實現,只不過,人間的罪業,會把惡果變得更慘。再看《乙巳占》中對金星守牛宿的天象解讀:

圖51-3:1942年金星守牛宿天象圖。(作者提供)

【金星進入牛宿並且留守其中,大人物有生死之憂。】

——先應驗在英緬軍第1師師長斯高特(Scott)少將身上,他在同古防衛日軍就像中了詛咒一樣,失魂落魄,極為不正常,不挖戰壕工事,四門大開。戴安瀾去同古接防,問他敵情,他回答不知道;問他敵人的戰法,還是不知道。把同古交給戴安瀾,匆忙撤逃。斯高特帶第一師到仁安羌去炸油田,被日軍圍困,又嚇傻了,坐以待斃,要不是孫立人去救,就和7000英緬軍一起應天劫了。而後,這個天意應驗在遠征軍高層將軍們的身上,活下來的也都是九死一生。

【將軍會失去他的眾多軍兵,關口、山梁阻塞。】

——英軍之所以逃出天劫,那是中國遠征軍把他們替下來,替他們扛了。遠征軍撤退之路,大路、路口處處被日軍占領。走野人山,也是走沒路的地方,經常鬼使神差地迷路。

【民眾有不少賣身的】

——4萬多遠征軍,命都賣給了野人山的魔鬼。

【金守牛宿,將發生兵戈和對應國政權的變革,應驗在60日內。】

——1942年2月22日金守牛,60日之內,是截止於4月20日。天象對應到人間,4月19日仁安羌大捷,4月20日,仁安羌肅清殘敵,到中午,掩護英軍全面撤退完畢,英軍開始全面逃出緬甸。在金守牛的第60天,緬甸從英國的殖民地,變成了日本的領土。《乙巳占》預言如此精準,那是天意在人間的解讀。

【妖言不會停息,對應人間的諸侯國有大兵,將軍作亂。】

——前面講過了,英帥亞歷山大、美國總指揮史迪威、中國遠征軍實際主帥杜聿明,受到了毀佛天譴的詛咒,思維混亂,指揮錯誤、錯亂,將軍們先後作亂。

【金星進犯牛宿時留守在那裡,全軍被破,大將死。】

——遠征軍扛了對英軍的天譴,10萬人整體大潰敗,1萬戰死,4萬慘死野人山。戴安瀾少將師長突圍戰死,是此次遠征犧牲的最高將領,應了「大將死」的天意預言。

13. 千里哀榮人天應,億萬同哭祭英靈

天人合一,在很多時候,人間的事和天上是對應的。戴安瀾的靈柩從野人山進雲南,靈柩前的引魂幡上,挑著師長的血衣。據後來戴安瀾的三子戴澄東介紹,那是一件破舊的粗麻布血衣,是他父親的襯衣,那是窮人才穿的。戴安瀾廉潔愛民,和當時不少發國難財的軍官是鮮明的對比。保山的百姓傾城而出,沿途跪接哭祭。一位老者看到戴師長狹小的棺材,實在受不了,把自己上好的楠木棺材獻出來,讓戴師長睡得安穩些……靈車經昆明、貴陽、柳州、桂林到全州,輾轉5000里,所到之處,人們都是聽到後自發地跑去拜祭,送靈的隊伍有時長達15里。戴安瀾不是一個大人物,這也不是組織安排的政治事件,為什麼這自發的哀榮,在近代盛況空前?表面上,是讓華夏兒女記住這位有代表性的遠征英烈,實質上,是讓人間明白這段悲壯演義的歷史真諦。

圖51-4:戴安瀾將軍靈柩歸來(70年前老照片)。(作者提供)

從古北口長城會戰,到台兒莊大捷,再到昆侖關大捷,戴安瀾從一場場惡仗中勝利走來。3個月前,他率先跨出國門遠征緬甸,那時百姓夾道歡送,同古完勝、收復棠吉,國內舉國歡騰,捷報餘音在耳,轉眼間,歸來的卻是靈柩血衣。

戴安瀾的妻子王荷馨驚聞噩耗,幾次哭昏。1943年4月1日在全州的公祭,王夫人又一次痛哭暈倒。那又是一次空前的悼念,蔣介石、林森、李宗仁等民國要人,宋希濂、羅卓英、孫立人等名將,徐悲鴻、李濟深等各界要人,各報社、團體都來敬獻輓聯,甚至破天荒地接到了躲在陝北大後方的毛澤東、朱德等人的花圈。中共在這個民族凝聚人心的時刻,前來表現一番,到文革時,他們又把戴安瀾打成反革命,鏟墓滅跡……

圖51-5:戴安瀾的全家福。(作者提供)

14. 名詩預言,穿越千年

在悼念戴安瀾將軍的六大本輓聯中,人們常常提起毛澤東的五言律,但是在修行界知道,歷史給戴安瀾的悼念,卻是這首質樸的唐詩。

《隴西行.其二》   陳陶

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讀者會問:這不是唐朝人陳陶遊隴西,寫當時的古戰場嗎?

其實從史料記載的陳陶的經歷和詩作,能看出他可不是凡人。他比唐朝初年的李淳風,晚約200年。他精於天象曆法,但是屢次科舉不中,慨嘆自己空有大國師的本事,卻不能被天子發現。他遊山訪友,親見了道友白日飛升的壯麗景象,留詩為證。出家人不打誑語,修行人更不能說假話,且看詩的描述:

《洛城見賀自真飛升》

子晉鸞飛古洛川,金桃再熟賀郎仙。

三清樂奏嵩丘下,五色雲屯御苑前。

朱頂舞低迎絳節,青鬟歌對駐香輧。

誰能白晝相悲泣,太極光陰億萬年。

古代能精通天象、堪作國師的人,屈指可數,承傳天象的道家法門也是鳳毛麟角,陳陶的修行經歷、志向、文采,和李淳風很是相似,讀者可能猜到了:他是李淳風轉世,又在那一門中修行。為什麼懷才不遇呢?陳陶遇到的皇帝是唐武宗,犯下滅佛的逆天大罪的帝王,不允許得到這樣的國師。

陳陶的道行,已經能看到自己在高維空間的位置[2],所以能不被女色勾引,守身持戒,精進修行,也白日飛升成道。神通如此,當然能預言後世。看他的這首垂範史冊的《隴西行.其二》:

誓掃匈奴不顧身:唐朝時已經沒有匈奴這個民族了,唐朝面對的北方遊牧民族是突厥,所以這裡匈奴喻指外族。而日本第一個國名,是東漢開國皇帝劉秀所賜的「倭奴國」,當時成為中華藩屬,日本舉國歡慶。所以,詩中的匈奴,既指當時的突厥,又可喻指後世的日本。

五千貂錦喪胡塵:貂錦,最好的服飾,唐朝沒有這樣華麗的軍隊,喻指精銳雖然可以,但是唐朝後期武力疲弱,沒什麼精銳可言。而遠征軍戴安瀾的200師,那是當時中國最精銳的機械化師,以貂錦為喻,更為貼切。五千?戴安瀾200師9000遠征4000還,5000多喪命在緬甸,正合此句……這是陳陶對李淳風後世的預言。(編按:李淳風的後世轉生,文末有說明。)

15. 善惡未顛倒,因果循天道

有人說:戴安瀾死了,他家人得到啥了?那麼多遠征軍將士死了,他們得到啥了?相反,毀佛的杜聿明,卻是善終,不斷被中共讚美。

那麼,耶穌救人,得到什麼了?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弟子追隨他,傳正教,得到啥了?大部分被殺了。老子紫氣東來,在函谷關留下《道德經》,出關西去,在人間一無所有。釋迦牟尼領著修行的弟子在人間要飯,也是什麼也沒得到……但是修煉界知道,他們得到的不只是永世的榮耀,更是高維空間的真實存在的輝煌,那是生命永隨的財富。而人間的名利,百年之後盡成空,什麼也帶不走。

別說人看不到,前面幾章我們講述了老子顯聖、菩薩顯靈的例證,足以證明。而毀佛的林彪,歷史上滅佛的三武一宗帝王,卻落得一致的悲劇結局。即使一時未得惡報,但罪業隨身,終究會追償。所以,只有用長遠的眼光,才能看清歷史的規律。

戴安瀾的夫人王荷馨,僅得到了國家的20萬元撫恤金,她知道丈夫心向教育,就把這20萬元全部捐獻,在全州辦了安瀾高級工業職業學校。這是私立學校,但是王夫人不允許孩子從學校得好處。王夫人用微薄的積蓄,買了一輛馬車,僱人經營過活,要贍養老人,要照顧兩個小叔子,要撫育四個孩子,還有戴安瀾朋友的孩子。戴安瀾的三子戴澄東回憶說:「我們冬天沒有棉鞋,只穿兩條單褲,父親僅有的好衣物,也被拿去換米。」父親常說「人窮志不窮」,母親也是這樣教育他們。

國民黨潰敗台灣時,要帶走戴安瀾全家。王荷馨拒絕了,她說:「我丈夫死在哪兒,我就在哪兒陪他一輩子。」她和戴安瀾是家長包辦的娃娃親,在那個破除傳統的年代,悔婚再自由戀愛很普遍,而戴安瀾有了功名,就把這位沒見過面的村姑接來完婚。王荷馨忠貞一生,辛勞一生,在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家屬迫害,後來病死。一生吃苦,好像什麼也沒得到,但是,也同樣得到了永世相隨的榮耀和修行的福報——她是在人中迷中的修行,過去叫做「不修道已在道中」。

16. 慘死野人山,功德今日顯

戴安瀾嚴格要求自己的家人和他的部隊,那是帶著他們走的修行之路,他給部隊定下的精神信念是「忠、勇、勤、廉」。他們不求人間浮華,「澄清宇宙安黎庶」,為了正義捨生忘死,成就兵家大道的正果。200師命喪緬甸戰場和野人山的5000人,都是戰死的烈士,死得其所。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杜聿明的第5軍,躲避日軍潰逃,4萬多人慘死野人山,他們是烈士嗎?《第四十九章 1942: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講的那位楊團長,屢屢不聽孫立人的勸告,帶著5000人跟在杜聿明大隊的後邊走野人山,死亡97%,傷亡率100%!在野人山中,他目睹自己23歲的侄子,因為吃皮帶不消化,腸扭結絞痛而死,死前的遺言竟是:「為什麼不讓我死在戰場上?偏讓我死在野人山,沒有價值啊!」

直到現在,人們還是這麼看:4萬精銳枉死野人山,是國軍的奇恥大辱,毫無意義的潰逃找死。外國人也對此鄙夷不屑,悲而不壯,慘澹無光。偽史的攪渾,完全掩蓋了真相,當代甚至為毀佛的杜聿明洗脫,向蔣介石身上推卸罪責。而今,我們在天象之下還原這段歷史,大家恍然大悟:原來野人山的悲劇,是對今天人類滅佛惡果的預演,是歷史的警鐘!

歷史是天道的智慧。一切的歷史,都在為當今鋪墊,為今人能夠走出人類的大劫而上演?什麼大劫?人類最後因為滅佛而遭受的天譴末劫,這是5000年演義的核心主題。

在底層天象看,杜聿明毀佛招天譴純屬偶然,沒有這個意外,遠征軍將全身而退,但是那樣,毀佛的天譴被分擔稀釋,做惡者逍遙法外,人間還有什麼教訓可言?天象是一層高於一層,天道貫穿下來,也是層次分明。在高層看,杜聿明毀佛,國軍慘死野人山,又非偶然。他們是用最慘烈的悲劇,在驚醒今人,為了今人走出滅佛的大劫而演義,他們而承受的太多太多,這才是這些烈士真正的功德!

真相顯現,野人山的4萬多將士,得以功德圓滿!

有人問我:戴安瀾不是在三國的時候,跟諸葛亮南征走過野人山嗎?野人山為什麼能觸動孫立人塵封的記憶,而戴安瀾卻不能,非要走那片死地?

其實,戴安瀾帶200師走野人山,他們的路並不難走,他的部隊是正常戰鬥,死得不多,和杜聿明的第5軍被森林魔鬼吞噬完全不同。在戴安瀾生命的深處,還有一個大家熟知的名字——《推背圖》、《乙巳占》的作者李淳風,所以他會毅然走向那個1700年前自己犧牲的地方,那是為了給今天陷入滅佛大劫的世人,展開這段悲壯的歷史警示。(未完,待續)

注釋:

[1] 諸葛草,學名韭葉芸香,分布在陝西、甘肅、雲南、貴州和緬甸等地,可治感冒風寒、腹瀉嘔吐、風濕痹痛、中暑、瘴瘧等。這種草每年9至10月開花,但是花很小很難見,就是看見也因為淡小,沒人當它是花,所以老百姓都認為它從來不開花。但是1941年,緬甸的諸葛草突然開出大花,漫山黃花,緬甸人又驚又喜,奔相走告:孔明仙師要回來了。

據戴安瀾日記記載,緬甸人崇拜孔明,尊為神聖,很多緬甸人認為孔明還沒死,根本不把日軍崇拜為神的天皇當回事。日軍後來編造說:「已經擒獲孔明」,騙緬甸人就範。

[2] 洪州的節度使嚴尚書知道陳陶有操守,前去拜訪,讓名妓蓮花去伺候、勾引他破戒。陳陶不為所動,賦詩一首:

近來詩思清於水,老去風情薄似雲。已向升天得門戶,錦衾深愧卓文君。

「已向升天得門戶」,表明他已經看到自己在高維空間的正果歸宿,不染凡塵了。@#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面幾章,我們撥開偽史,在天象之下還原了1942年中國遠征軍出兵緬甸的真實影像,展現了幾場勝仗和整體慘敗的天道根源。深入解讀,當時的天象只是註定了中國大敗,而鑽行野人山的不戰慘死,卻是杜聿明逆天毀佛的巨大罪業招來的——但真相遠不止於此。
  • 野人山是喜瑪拉雅山脈的末端山地,喜馬拉雅山系在緬甸的餘脈,是廣義的野人山。廣義野人山範圍較大,包括緬甸北部以及延伸到中部的大片山區。戴安瀾率200師撤退,鑽行的是野人山的東部;孫立人率新38師跋涉去印度,穿越的是野人山的西部。當時人們也這麼叫,後文我們可以看到,身處局外的錫金國王,在致詞中也是這樣鄭重闡述的。而今我們還原這段歷史,也是從宏觀上俯瞰整個廣義的野人山區。
  • 1942年遠征軍4萬多人慘死野人山,釀成人類戰爭史上最大的悲劇,而今很多人卻要把這段恥辱,描述為悲壯的鋪路、勝利的奠定——冷靜想想:4萬多人慘死魔鬼谷,無謂的犧牲,哪有正面意義?日軍知道那是死地不能走,並沒有逼國軍進去,他們是逼國軍決戰,結果杜聿明膽小走進去躲難,連日軍都深感意外。
  • 1942年3月,中國遠征軍初征緬甸。當月戴安瀾在同古獻捷,次月孫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後遠征軍就不戰而潰,敗走野人山,約4萬人慘死在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關野人山的回憶錄、小說、紀錄片、訪談、講座、電視劇,層出不窮,但遺憾的是,都偏離了人間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機也就無從談起。
  • 世上沒有無源之水,也沒有無本之木。人們常說今天的一切都是歷史種下的因果,今天的一切也將註定生命的未來——這個過於抽象的概念,只有放在歷史的真實演義中才能形象地展露開來。當然,穿越歷史時空的天機,過去只有那些獨具慧眼的修道人才能看到。
  • 如此「天人合一」,難道南京大屠殺是順天而行麼?絕不是!那是人間一場失控的、逆天的、彌天的罪惡——但是,為什麼卻應天象而出,順天象而結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