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大英博物館馬克思用腳滑出的「深溝」?

為了給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塗脂抹粉,又把早被人戳穿的馬克思在大英博物館磨出腳印的謊言重新給搬了出來,只不過馬克思磨出的「腳印」改成了用腳滑動出的「深溝」。(Getty Images)

人氣: 9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04日訊】在共產黨國家,流傳過在一個關於馬克思的著名故事,說的是馬克思當年在大英博物館有一個固定的座位,由於他幾十年如一日的在這個座位上鑽研學習,結果在座位下的水泥地上都磨出了腳印。如今五十歲以上的大陸同胞,許多人不但從小就熟知這個故事,而且對它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文革」後,熟知這個故事的中國人都長大成人了,有的出國留學,有的到國外做訪問學者,因了這樣那樣的機緣,有的人去了當年的大英博物館,懷著對馬克思的景仰之心,自然免不了要去打聽一下,馬克思當年留下的那個腳印在哪。誰知一打聽,這個所謂的腳印,根本就是子虛烏有。有些人還把自己打聽的結果寫成文章發到了網上。

比如一篇題為《我們從小就被欺騙——馬克思在大英圖書館從來就沒有固定座位!》的文章是這麼寫的:「上週末去大英博物館。圖書館在一樓一進門的地方。全部免費開放,不用辦理任何手續就可以進去閱讀或者參觀。

我進了圖書館以後,自然好奇當年馬克思坐在什麼地方。就和圖書管理員問起,馬克思當年坐的那張固定的位置在哪裡,她笑著告訴我,很多中國人都問過她這個問題,但是,每天來這裡的人這麼多,我們是絕對不會為某一個特定的讀者安排特定的座位的。更何況,他也不可能每天坐在同一個座位上。

我當時很驚訝,繼續追問,得到她非常肯定的回答,她只告訴我,這是你們中國人的神話故事(fable),馬克思是絕對沒有固定座位的。更不要說什麼天天看書,腳把地上磨出一個坑這麼可笑(funny but impossible)的事情了。

我當時覺得很驚訝,我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為了看木乃伊,就是為了看馬克思當年的座位。所以我繼續問了裡面的更高的主管,他非常耐心地和我解釋,這是絕對沒有的事情,他們對每一個讀者都一視同仁,至於地板,他風趣地和我說,我們的地毯是經常換的,他估計連地毯都磨不出洞來,別說水泥地了。

我的心裡當時覺得很不是滋味,被騙了這麼多年,不知道,我從小接受的教育裡面,還有多少這樣驚天謊言?」

清華大學的劉兵先生在他所寫的《大英博物館點滴》一文中也記述了相同的經歷。他說,「恐怕許多中國人都會熟知馬克思的故事,其中很有名的一段,就是說馬克思當年在大英圖書館裡寫作《資本論》,固定坐在一個座位上,數年下來,桌子下面竟然留下了磨出的腳印。當我走進這個閱覽大廳時,頭腦中自然也有這一故事的背景。按照博物館的介紹,在這座閱覽室裡,150年來,無數的學者、革命家、作家、詩人、音樂家、學生和抄寫員曾來到這座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在一圈的說明牌中,果然有一塊牌子是介紹馬克思的。這塊以『閱覽室與革命』為題的牌子上寫道:

這間閱覽室以及在它之前的建築為眾多的政治流亡者和學生提供了避難所和精神的源泉。

最深地植根於這間閱覽室的政治體系是共產主義。卡爾‧馬克思在將近30年的時間中每天來到這裡。1850年6月,馬克思最先被舊的閱覽室接待。從1857年 起,他在這裡從事包括《資本論》在內的數項計畫的研究。很可能,他使用的是離他所需要的參考書不遠處的L、M、N、O、P幾排的座位。

當我與那裡的工作人員交談,問起這塊說明牌的介紹,並講了在國內流傳的說法後,一位工作人員非常認真地回答說,我們經常聽到的那種說法應該是一種『神話式』的傳說,馬克思並不是固定地坐在某個訂好的座位上。」

今年5月5日,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5月1日,大陸央廣網邀請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黨委書記、院長鄧純東談談他對馬克思的看法。讓人笑掉大牙的是,這位中共研究馬克思主義的所謂權威,為了給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塗脂抹粉,居然不惜炒冷飯,又把早被人戳穿的馬克思在大英博物館磨出腳印的謊言重新給搬了出來,只不過他把馬克思磨出的「腳印」改成了用腳滑動出的「深溝」。

鄧純東的原話是這麼說的:「我們都知道《資本論》是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著作,這部經典著作耗費了馬克思的大量心血。他為了寫作《資本論》,研究資本主義的經濟規律,長期泡在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查閱各種資料,進行研究思考。他有一個習慣,一邊看資料一邊思索的時候,右腳經常來回地滑動,結果資本論寫成之日,右腳滑動的地方,是石頭的地面,都滑動出一條深溝,馬克思勤奮刻苦的精神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腳印」也好,「深溝」也好,並無本質區別,都是一個明顯凹陷的印記。而按大英博物館圖書管理員的介紹,它根本就是一個「中國人的神話故事」。鄧純東居然把已經被揭穿的神話還當成歷史去宣傳,如果不是出於無知,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在蓄意傳播謊言,其用心何在,也就可想而知了。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5-04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